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10099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第19节:多想平平凡凡度日

  发表日期:2007年1月2日      作者:石野     【编辑录入:shiye

      接着,我们这两位死里逃生的年轻人,情不自禁紧紧拥抱在一起,眼泪夺眶而出。邓世祥紧握着我的双手,哽咽着对我说:“好兄弟,今天如果不是你,我的小命早就没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从现在开始,我们是生死与共的兄弟,我们是最好最好的朋友……”

    公共汽车终于发动前进了。我和邓世祥特意挤到车厢后面,透过通明光洁的玻璃窗户,我们看到,那个身穿黑色丝绸短袖衫的“黑老大”,正在比比划划,指令另外两位戴着太阳镜的打手在汹涌的人潮之中搜寻我们的下落。我们冲这几个越来越渺小的身影潇洒挥别,互看一眼,不由百感交集!我们再度紧紧相拥。绝处逢生的喜悦随泪水清泉般喷涌而出。

      我们投光了身上仅有的20元钱,又不愿惊动报社同事,于是在距报社临近一站下车,为防止万一,我又赶忙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大声叫司机直接将车开到位于广州大道中的《南方日报》大门口。出租车终于将刚刚历经九死一生的我们送到报社大门口,一见到我们熟悉的地方,重新沐浴到这春日明媚的阳光,我像一个刚从地狱里逃出的囚徒,贪婪地,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南国四月新鲜无比的空气,我这个时候才深切地感受到阳光是如此的温暖!活着真好!

      下车后,我们两人虽然已是虚弱不堪了,但我还是赶紧冲到报社大门口的门卫室里,一把抓起电话拨通了正在焦急等候我们消息的采访部主任任天阳的电话,在电话里简单扼要地说明了一下我们死里逃生的过程,并让他赶紧下来为我们付车费。

      当我们在任主任的陪同下,拖着狼狈之躯步行回到办公室时,同事们惊骇,大笑,随即全体起立欢呼喝彩,把我们团团围住……


      第四章:黑老大落入法网

      省厅批示:要以最快速度破获此案!  

      我们把历险的经历向报社的有关领导作了汇报。几位领导经过多次商量,决定先让我和邓世祥休息两天,然后让采访部主任任天阳带着我们这两位当事人前往广东省公安厅报案,以便警方能在最快的时间内将这伙作恶多端的特大黑帮团伙一网打尽;同时,领导也让我和邓世祥两人各自写出一份有关此次采访的全部经过,报社准备以两个整版的版面发表这篇独家报道。

      尽管经受了有生以来最为触目惊心的历险,尽管我的身心很疲惫,当天夜里,我在自己租住的房间里一口气写出了长达六七千字的文章。最后一个字落笔时,我浑身疲软得像一团棉花,身子刚一倒在床上就呼呼入睡。在这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这篇暗访报道发表后,立即在整个羊城激起了空前的反响,社会各界无不为之感到震惊和气愤,读者的电话不绝于耳,各种信件和传真像雪片一样飞到我的案头;我看到有关主管部门迅速成立专案组,并在极短的时间内将那一伙穷凶恶极的黑恶团伙一网打尽,将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押上了庄严的审判台。当我看到这些作恶多端的歹徒们,像狗尾巴草一样耷拉着沮丧的脑袋从我的面前走过时,我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正在此时,我突然被人推醒。接着,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我:“大哥,快醒醒,你怎么老在说梦话呀……”

      睡眼惺忪之中,我看到是妹妹正在推我。原来,加了一整夜班的妹妹刚刚回家。我迷迷糊糊地爬起来,天早已大亮了!本来我的这次历险,对妹妹是绝对保密的,但我没想到,我放在桌面上的那份材料还是被她看到了,结果,当即把她吓得大哭起来。

      至今,我的耳畔还萦绕着痛哭流涕的妹妹哀求我时的那番话:“哥哥,你这样做多危险啊?我的魂都差点被吓跑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办呀!父母亲怎么办啊?我们一家人怎么办呀?!我求求你以后再不要冒这样的风险了,实在不行就不要做这个记者了,只要你平平安安,我们就是回老家种田都好啊哥哥……”

      看着泪流满面的妹妹,我的心情沉重极了。我来到外面的阳台上,仰望天空,不由长叹一声。是的,谁不希望自己一辈子平平安安?可是,当你看到生活中的那些丑陋和罪恶时,作为一名以笔为枪鞭挞丑恶、匡扶正义的记者,你难道能够无动于衷么?我不能!我的老家远在湖北大冶农村。我的村子是一个叫石应高的贫穷而又落后的地方。我的父亲是一个老实憨厚的农民。我那忠厚老实的母亲,是在土地上埋头劳苦耕作的女人,平生最大的希望不是子女当官发财,只不过是期盼她的四个子女能健康成长,老老实实做人,平平凡凡度日。如果母亲知道她引以为荣的儿子因为批评报道身陷险境,她还会在乡邻面前露出那种自豪的微笑吗?我决定以后在家人面前严密隐瞒自己的冒险经过。

      由于我和邓世祥的BP机在这次采访中被抢,邓世祥身上的300元钱和我身上的3000多元现金也被歹徒洗劫一空,报社领导经过商量,决定先从报社财务上为我们两人垫付这几千元钱。又出钱为我们各购买了一个中文BP机。

      4月2日下午,我和邓世祥两人来到五羊新城长城宾馆对面的一家长城传呼台,各自购买了一台中文BP机,每台价值1300元,当时算得上是最好的传呼了。我的传呼号码是25971,邓世祥的为25970。为了表示我们是生死兄弟,我们特意把两人的BP机密码都定为一个号码:8888。意为前途无量,也是相互向对方表示,从此以后,我们两人之间都没有什么秘密。

      谁知,因为我们一起购买了BP机,不但号码仅仅相差一个数字,而且两台BP机的密码也相同,以致后来因此揭示出一连串令我目瞪口呆的真相来,这彻底改变了我和邓世祥的关系,我们由生死兄弟成为了生死冤家,并由此牵引出一宗轰动全国的官司——中国首宗新闻记者刑事自诉案。在这场引人注目的官司中,我是原告,邓是被告。其中有关详情,有兴趣的读者请看我的第二本新书《卧底记者———我的正义之旅》,或另一本新书——《天良丧尽——中国首宗记者自诉案始末》,也翻阅2002年7月27日《北京晚报》及2002年12月下半月的《知音》等有关报刊的相关报道。

 

上一篇:第20节:一路寻寻觅觅曲曲折折
下一篇:第18节:逃出一个是一个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