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9123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第18节:逃出一个是一个

  发表日期:2007年1月2日      作者:石野     【编辑录入:shiye

      押送我们出去的是“长马脸”和黑老大,他们一人手持一把刀不情不愿开了锁,最后还要给我们张鬼脸看。第二道铁门终于打开,我们陡然惊出一身冷汗,像大病一场那样,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震颤。我赶紧让邓世祥先走。我自己则故作虚脱的样子,放慢了脚步。我知道,如果此时我们两个人刚一出门就飞跑,必然会再次引起他们的怀疑。在此紧要关头,一定得镇定,不能露出丝毫马脚来,否则又是前功尽弃了。邓世祥一脚踩到门外的地面,立即没命的往前跑去。我见他眨眼跑出了10多米远,就暗暗思忖着自己如何尽快脱身。但是,我又实在不甘心这样跑掉。因为担心刚才这么一吓没记准门牌号,就故意回过头去朝门后看了一眼。谁知“黑老大”看透了我的心思,见我回头,扬着刀子向我头上杀来,我急忙把头一偏,急急掩饰说:“大哥,我……我都找……找不清方向了……”

      说罢,我慌忙转身,故作镇定地样子,慢慢向外走去。

      第二次死里逃生:三杀手马路追杀

      当我们跑到第二条小巷子时,正好迎面碰上刚打完电话回来的“尖下巴”,由于邓世祥只顾低着头拼命朝前跑,当他从这家伙身边冲过时,对方一时还未看清他的样子,但我紧随其后东张西望查看地形,目光正好跟他撞个正着。一眼认出我来的“尖下巴”既恐慌又震怒:“站住!你们怎么出来的?是谁让你们出来的?”我赶紧撒谎:“我把所有东西都押在这里,现在去银行取钱。我存折上还有1万多元,我要取了钱再送来,很快就回来……”此时我身在屋外,人在小巷中,别说一个手无寸铁的“尖下巴”,就是两个我也不再像刚才一样恐惧和害怕了。这家伙不知是相信了我的话,还是在外不敢太放肆,他疑疑惑惑地放我过去了。我快步穿过几条又窄又长的黑暗小巷。这些巷子竟没有看到一个行人。不对劲!这里还不安全!我不自觉又加快了脚步,邓世祥求生心切,早已在前面小跑起来。当我们来到王圣堂10巷一个交叉路口时,对面几名发廊妹和快餐店老板夫妻,正用一种惊疑万分的目光瞠视着我俩。令人揪心的是,他们在看着我们两个的样子时,还伸长脖子向我们身后观望着什么。我不由回头一望,心脏猛又窜到了嗓子眼。

      原来,气势汹汹的“黑老大”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手握长刀,带着“尖下巴”和“长马脸”追杀上来了!

      “快跑!”我猛拉一把邓世祥,没命似的向前奔逃。

      “站住!他妈的,你们给老子站住!你们给老子马上站住……”只听“黑老大”在后面追着喊。

      我拖着邓世祥使出亡命般的干劲猛跑。我知道,这个时候的“尖下巴”与后面的同伙碰了头,必然已核实了我们的身份。因为这次暗访只有报社领导知情,而报社其他人员根本不知道我们此时的处境,当有人打电话询问我们的情况时,自然会将我们的记者身份如实相告。后来我才了解,我和邓世祥刚走的同时,“黑老大”把玩我们的呼机,上面显示报社正在寻找我们的留言。他们看到后不由心惊胆战,杀心顿起,一致决定豁出去也不能留我们活口。由于急着向前冲,突然,我脚下不小心踩上了一块香蕉皮,脚底像抹了油一样,一个趔趄。我只觉身子一软,整个人飘飞了出去。

      “邓世祥……快跑!”

      我看见邓世祥已经冲出老远,迎着人流汹涌的巷口跑去,心头不由万分欣慰。逃出一个是一个。胜利在望!可是我还没想到死,尤其大庭广众被人以乱刀砍死,暴尸街头。这帮必欲致我于死地的家伙还是慢了一步,当他们蜂拥而至时,滑倒在地上的我不顾疼痛,早已一跃而起,甩开大步继续狂奔。跑步对于我来说是强项。当我在海军陆战旅时,艰苦的体能训练中,我们每天至少要保持一个10公里和5公里的负重长跑训练。后来这个长跑的习惯我又坚持了多年,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长跑的速度和耐力,一般人还真难以与我相比。我迎着阳光跑去,对温暖与生命前所未有的极度渴望使我萌发了无穷无尽的动力。当我一鼓作气冲出王圣堂村牌坊,一眼发现邓世祥正坐在街沿上喘粗气。

      “没事了!没事了吧!”

      “他妈的,站住!快给我站住!”像是要回答邓世祥,“黑老大”带人追踪而至,大砍刀挥舞着。我来不及停下,凭借惯性拽上邓世祥向马路狂奔。

      “哎呀呀,追上来了!怎么办?”邓世祥气喘如牛地问我。

      我嚷:“不要怕!我们快往前跑,边跑边拦车呀!”

      “什……什么车?”

      “出租车,公共汽车,什么车都行!快!不要紧张,快往车多的马路中间跑……”

      说话间,我拉着邓世祥已经跑出了王圣堂牌楼,接着我们又跑到了人流细密如织的广园西路口。
  
    这时,一辆从白云区瑶台开往广州华葆公园的189路公共汽车正好迎面驶来。此时的我真像溺水的人突然捞到一根救命绳子一样,我拉着邓世祥的手,什么也没多想,还没等到司机将车开到站牌前停稳,我们就向车门扑过去。

      被我们的动作吓了一跳的司机此时哪能知道我们所处的危急境地,一边冲着我们恼怒地骂了一句,一边赶紧来了个急刹。停车开门后,我们急忙从前门跳了上去。由于这是一辆无人售票的自动投币车,上车时按规定必须投入两元票款,但我们身上早已被人搜刮一空,哪有两元零钱?想也没想,我就将身上仅有的两张10元纸币统统塞进了投币箱,这20元钱正是临出门时“黑老大”给我们作路费的。这个时候,我俩根本不理会车上其他乘客惊讶的神情,赶紧找了个座位一屁股坐了下去。此时,就连司机嘴里不干不净的骂骂咧咧声,仿佛也是我们这个时候在阳光底下所能听到的最美妙的乐音!随着公共汽车大门啪的一声关紧,我和邓世祥紧悬着的心直到这个时候终于才放下来。

 

上一篇:第19节:多想平平凡凡度日
下一篇:第47节:暗访新闻揭露了黑幕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6192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