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9329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第12节:不听话你就死路一条

  发表日期:2007年1月2日      作者:石野     【编辑录入:shiye

      听了那女人的话,我这才恍然大悟:这几个家伙以为我是公安局的,他们把我当成便衣警察了!

      大概是在军营时养成的习惯吧,长期以来,我一直留着一个修剪整齐的短茬平头,昔日军人的气度,已经糅进我的血肉,成为我整个人精神的衍生部分。

      听说我的采访包子里也没有什么武器,这两个家伙顿时松了口气,这才把枪从我的太阳穴收回。他们闪到一边耳语了一番,不一会儿又冲到我面前,其中一个家伙在踢了我一脚后,他们又抽出枪来,两只枪死死顶着我的脑袋,然后一左一右地猛的一下把我的双臂扭到身后,将我顶在小床后面的墙壁上,恶狠狠地咆哮,“快说,你小子是干什么的?他妈的,快给老子如实招来!不然一样让你吃枪子!”此时虽是4月,但羊城的气温已是很高了,当时我上身一件灰色衬衫,下身一条单裤,脚上穿一双不到百元的黑色皮鞋。除了腰间一个BP机,身上几乎没有他物。在又一次将我搜了个遍之后,见没找出任何武器,这两个家伙这才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各腾出一只手使劲地扭着我的胳膊,盯着我,连连喝问:

      “快说,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是谁派你来的?你来这儿干什么?”

      我连忙辩解,我是外地来打工的,现在一家公司里上班,听说这一带的小姐便宜,今天是特意陪我那位表弟出来找小姐玩玩。

      他们半信半疑,再次恶狠狠地逼问我:“他妈的,你今天一上午都在华南影都转来转去东张西望,不是便衣是什么?”

      我叹口气说:“找小姐这种事,既怕警察抓到,又怕熟人撞见,谁不担心呀……”

      那身着青色绸缎的家伙又用手中的枪不轻不重地点了一下我的太阳穴,尖声喝问:“那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一口咬定:“我是做生意的。”

      “刚才那个戴眼镜的真是你表弟?他是干什么的?他妈的,还不赶快叫他上来?快叫他上来!否则,他走不出这大门就得躺在这屋子里。”另一个也阴森森地怪笑道:“在我们这里,是进来容易,出去可没那么容易!”

      我又不由一惊,一时还没有弄明白他们的葫芦里到底装的是什么药,但我知道这伙亡命之徒,为了自保,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同时我也知道,我这位“表弟”平时嘴巴虽然很伶俐,但他胆很小,根本受不了什么惊吓。我估计很可能大门外埋伏着人,如果邓世祥在出门时也碰到手拿刀枪的歹徒,那么,未见过这种惊险场面的他肯定会慌神,万一激怒对方,因惧怕风声走漏而背后使暗枪,他不但逃不出魔掌,反而会不明不白在此丢掉性命。我此时惟一能做的就是将他叫上来,回到我身边,两个人配合或许还有一线生还的希望。

      于是,我急急高喊:“表弟,表弟,你快上来!”外面两道门都已上了铁锁,此时他们刚走出二楼那道门,快到大门口的邓世祥自然不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听到我的喊叫声,当即应了一声,然后又慌不迭地往回赶来。

      听到下面转身的脚步声,两个杀气腾腾的持枪歹徒又用手枪冲我眼前晃了几下,见我抬头看了一眼,他们一个马上狠狠搡我一把,另一个把枪口再次对准了我的心窝,压低声喝道:“先给我老老实实地好好呆着,否则就死路一条!”

      接着,他们收起枪,对那小姐关照了声:“你先看着他,等那戴眼镜的上来后,你们自己搞掂!”

      说罢,他们又朝我瞪了一眼,便迅速闪入对面那间小房子里,砰的一声关上了门。我顺着这响声偷偷放眼望去,这才发现刚才那门锁是松的,整个是装饰品,乍一看去,谁能够发觉这其中的奥秘?真想不到,这伙匪徒还真是足智多谋哪。不过,我至今也没弄清楚,那里面的小房中到底藏了几个歹徒。

      那两家伙刚消失不到一分钟,邓世祥一边喊着“表哥”,一边拉开布帘小心翼翼地探头进来,看到我虽然毫发无伤,但是脸色想必难看极了,四肢僵硬地呆坐在床沿。他自然弄不明白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场面,甚至还有些莫名其妙。是啊,不曾见到刚才那一幕绝处逢生的场面,哪能理会我大难不死的心情呢?

      “大哥,是你在喊我么?你…… 没什么事吧?”邓世祥进来后,见我脸色苍白,半天不说话,直拿眼睛死盯着他,不由恐慌起来。
 
    “没事,没事,在我们这个地方还能出什么事呀?”独辫女如同一条变化多端的美女蛇,仍然笑盈盈地一只手轻拍床沿,燕语莺声招呼刚进来的邓世祥挨着我坐下,一脸体恤和诚恳。

    邓世祥虽然没见我有大的异常,但他已警觉到事态有些不妙,一边和这女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搭着话,一边用略为紧张的口吻提示我逃命:“这儿太热了,我们还是先出去透一下气吧……”我张了张嘴,还来不及将处境暗示他,心有余悸的我差点没惊厥过去:就在邓世祥的背后,就在他刚才进来的门口边,突然从那挂着长溜布帘的房门外探进来一只爬满粗黑卷毛的手臂,紧接着,一个脑门上同样爬满粗黑卷毛的男人脑袋,像一只乌龟头样,慢悠悠地伸了进来。又一张陌生面孔!只见来者年约二十五六岁,面孔瘦长,颧骨高耸,长着一副瘦长的马脸,鹰钩鼻上架一副墨镜。见我发现了他,他干脆悠闲地双手叉腰靠在门旁,一只脚跷起来,用冷冰冰的目光直盯着我俩。

      我有些失态的张大了嘴巴。邓世祥见我一副吃惊的样子,不由顺着我的视线转过头往后一看,当他看到那个瘦高个男子时,慌忙对着里面,也不知是问我,还是问那个女人。“他、他……他是谁?他是怎么进……进……来的呀……?”

 

上一篇:第13节:他们是记者 杀了他们!
下一篇:第11节:他是便衣警察!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1067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