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9432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第10节:这床下肯定埋伏有人

  发表日期:2007年1月2日      作者:石野     【编辑录入:shiye

      双辫女似乎也看透了我们的迟疑,忙讪讪地笑着:“快进去吧,两位小老乡。楼梯间的电灯坏了,小心碰着头呀。”说罢,她一边向我们招着手,一边踏入了这间黑乎乎的出租屋。

      双辫女待我们两人也跟随着她进入屋内后,马上转过身把我们直往里面推,突然抬高了嗓门说道:“快点来吧,我把这外面的大门锁上,安全得很呀!”说着,只听“哗啦啦”一声,对方已身手敏捷地将防盗门拉上,锁了个结结实实。然后,冲我们谄媚地笑着说:“怎么还站着不动呀,已经进来了还怕什么呢?来,还是我来带你们上去,人家小姐早在楼上等你们大半天了!”楼梯间阴暗潮湿,没有灯,扑面而来的是一股食物腐烂似的怪味。我走在前面,并偷偷地伸出一只手紧紧抓住邓世祥的一只手,沿着极窄的水泥台阶朝上摸索。在楼梯的拐角处,零星光线反射下来,七零八落地塞着大团黑糊糊的东西,似乎是几只晦暗陈旧的稻草垫子,难闻的气味应该就是它们发出的。
      黑暗中,我和邓世祥不自觉彼此更用力地抓住对方,我感觉到他的手在颤抖。此时我只能加倍使劲地握住他的手,暗暗传送鼓励和力量给他。沿着漆黑一片,狭窄如鼠洞的台阶,我们就这样上到了这栋出租屋的三楼。刚上来,我们又看到面前有扇用一把又粗又长的铁链紧紧地锁着的小铁门。双辫女一边在找钥匙,一边转过头用安慰的口气对我们说:“你们看看,我们这儿多安全呀,有好几道锁子呢。只要人进来了将门锁上,外面谁也进不来……”但是我却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一束令人惊悸的刀光。她摇晃着脑袋打开了最外面的一扇木门,连催我们进去。我俩刚进门,她又手脚麻利地将木门反锁。她这套叫人眼花缭乱的开门锁门技巧是那样纯熟,以至我们想不出任何抗议的理由。

      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大客厅,光线虽然不好,但比起楼梯间却开阔多了,大约二三十个平米的面积,屋里空空荡荡,别说半个人影见不着,就是连一张桌子、一张椅子都没有!整个屋子里安静得令人窒息。BP机的呼叫声音。按常理,一般BP机在接收到讯号时,如果没有人为中止,应连响8至10声,但刚才只响两下,便不知被什么人及时中断了。毫无疑问,这屋子里面肯定有埋伏,他们早已听到了我们上楼的脚步声,他们也没料到携带的机子会在此时尖声响起。很显然,刚才对方为了不让我们听到机叫声而赶紧人为地掐断了。这里面肯定是有人正手持BP机在等待外面的同伙传送有客人到来的“佳音”。

      危险就在的眼前!此时要想退出去已经来不及了!我和邓世祥同时用警惕的目光四处探寻:只见这客厅尽头的右后面,有一个小门,那是连通客厅惟一的房间;房间小门的一角挂了块与墙面颜色不易区分的破布帘,直垂到地板上,走进去必须掀开它。这空空荡荡的客厅里不可能有人隐藏,要有名堂也只是在那小房间里头了。想到这,我不由将目光落在前面那个小房间的门前。听到那两声BP机的尖锐响声后,与我们紧挨在一起的双辫女也觉察出了我们神色的异样。但她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好像什么也没有听到。为了掩饰,她一边嘻笑着,一边冲我们抛了媚眼:“两位兄弟,小姐就在那房间里面,很漂亮哟……快进去吧。"

      她说着,边用手掀起了布帘,又敲了敲紧闭的房门,大声叫道:

      “小妹,有客人来了你准备好了没有呀?"

      门开了,双辫女将我和邓世祥一前一后朝里一推。里间的小房约有10多平方米,在我们的正前方是一个小窗户,但早被木板和塑料布封得严严实实,一点风也不透。在窗户的左侧,还有一扇紧闭着的小木门,外面吊着一把很小的锁。很显然,这里面还有一间小房子。在门外我自然无法知晓那里面的房间该有多大,但是,即使只是一个储藏室,暗藏几个人应是不成问题。右侧靠墙壁摆放着一张单人小床,一个年轻女人坐在床边上。一看到面前这张单人床,我的心不由地发毛起来。因为王正在他那封信中多次提到,这些可恶的家伙,一般都躲藏在房间的床底下,以便伺机偷取床上客人的财物。坐在小床上的女人见我们进去后,立即站了起来。只见她年龄二十五六岁,身高约1.65米左右,身着无袖碎花的低领连衣裙,扎了根长长的马尾巴,虽然脸上很明显散布着几个小红疙瘩,但能看出还是颇有几分姿色的。

      很显然,这就是所谓的小姐了。此时,这女人见到了我俩也不说话,只是笑眯眯地轮番打量我们。大功告成的双辫女忙指着面前这位女人说:“你们两个看看,我们的这位小姐长得多漂亮呀!我没有骗你们吧!”说罢,她向我们伸一只手要钱,要求我们先付给她领路费50元,再付给面前这位小姐小费80元。见我并不爽快,她伸过一只汗津津的手来,伸向我的衬衫口袋,就要掏钱。我手一挥,说,“急什么嘛,钱我们是一定会付的……”我再次飞快地环顾了这个小房间,尤其多看两眼小床对面那令人疑窦丛生的挂有小铁锁的神秘小房。随后我又将目光停在那张小床上。只见那上面有一张卷起来的被盖,却没有枕头,不像是有人在此睡觉的样子。尤其令我胆颤心惊的是,眼前那铺在小床上的脏兮兮的旧床单,很宽,有一大半直垂到地面,将那床底遮掩得严严实实,在这半米多高的床洞藏一个人是根本不成问题的。

      在这个时候,虽然我不可能马上将那床单掀起来看看里面到底是否有人,但眼睛一落到那儿,我的心紧张地怦怦直跳。直觉告诉我:这床下肯定埋伏有人!

 

上一篇:第11节:他是便衣警察!
下一篇:第9节:根本不可能活着走出去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7660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