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9489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第9节:根本不可能活着走出去

  发表日期:2007年1月2日      作者:石野     【编辑录入:shiye

      邓世祥的话使我心里不由咯噔一下,忙观察双辫女,果然看到她的脸色陡变,十分阴冷,像电影里的巫婆。显然邓世祥的话已引起了她的警觉。

      于是我亲亲热热地大声一口一个老乡,“老乡,你别见怪,我这表弟什么都好,就是胆子小点,他也常听人说有些地方老是有人骗人,他这是第一次跟我一起出来找小姐,难免心情紧张。你不要见怪。”

      那女人一听,脸上很快阴转晴,并拍着胸部,信誓旦旦地向我保证:“我在广州做了十多年这样的生意了,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事。我们这些人赚的都是血汗钱,绝对不会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请你们放一百个心,我们那儿绝对安全,这一带的派出所都有我们的人,那不是自己砸自己的饭碗么?”见这女人打消了怀疑,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就在这时,我腰间的BP机“嘀嘀嘀”地响起来。我估计很可能是魏东他们在呼我们,一时不见我俩的影踪,他们肯定会着急与我们联系。我从身上取出一看,果然是魏东用手机传呼我。我趁机拍拍邓世祥的肩膀说:“表弟,咱们那几位正在找我们,你替我去复个电话吧。告诉他们,就说我们现在在外面办一件要紧的事,叫他们一个小时后开车到王圣堂牌坊前等我们。让他们别担心。”说罢,我连忙暗示他赶紧去打电话。刚好,就在这高大的王圣堂牌坊的左前面路旁有个电话亭。聪明的邓世祥见我连丢几个眼色,同时话中有话,自然心领神会,忙奔向电话厅。其实,我刚才这句话有两种含义,一是暗示邓赶紧向报社正在等候我们消息的任天阳和魏东他们报告,报告我俩此时的行踪和具体位置,万一我俩在后面有什么危险时,报社也好寻找我们或是及时报警。

      为了防止双辫女听到邓世祥电话的内容,我又故意三步并两步赶到前面,把她直往牌坊里面引,并主动与她搭话。约四五分钟后,邓世祥从后面追上来,大声朝我喊道:“表哥,我已告诉朋友们,一个小时后不见不散。对了,下午还有个客户通知我们去白云宾馆谈生意,最好能早点赶过去,时间可不能玩长了。”我知道邓世祥已将我们的有关情况告诉了报社和同事,心中顿时释重不少。进入王圣堂坊后,左边是一个用塑料棚架高高搭起的肉菜集市,人头拥挤,各种嘈杂的叫卖和讨价还价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鱼腥味,腐肉烂虾味,腌菜的酸辣味,冲鼻而来。我们随同双辫女穿过这个乱七八糟的菜市场后,又向右转了一个弯,拐进一条窄窄的小巷。这种小巷对我而言不算陌生。

      这是广州城里典型的“都市里的村庄”,两面密密麻麻几乎遮天蔽日的建筑物互争地盘,这是当地先富起来的农民自建的“高楼大厦”。简陋的有四五层,奢华的有七八层,各家阳台都拦一道洞眼密集的防盗网,放眼望去,活像一只只高悬的蜂窝,从下面走过的人大多一缩脑袋,怕突然掉下来被砸个灵魂出窍。由于这些农民屋本来没有建设规划,随心所欲你挨我我挤你,使得小巷两边供行人出入的地方尤为狭窄,建筑物间距又近,抬头向上望去,天空像“一条线”。拐过这条令人压抑的小巷后,我们又钻入一个交叉口,看见几家门口转动着彩色旋转灯的发廊,靠门口无精打采地站着几个打扮妖娆的小姐,见双辫女领着我们两个年轻男人走过,先是怪异地挨个打量一眼,吃吃地浪笑着,然后,几个脑袋埋在一堆窃窃私语起来。

      双辫女领着我们拐进了另一条小巷,接着又七拐八拐,在一条极窄极窄的小巷深处,她忽然在一个陈旧的防盗门前站定,朝我们堆起一个笑。因为小巷采光不好,她的笑容看上去有些高深莫测。

      “这不就到了,怎么样,不算远吧?”她一边笑嘻嘻地说着,一边从手提包里掏出了一大串钥匙,唏里哗啦听来格外刺耳。

      我和邓世祥同时留意到,这锈迹斑斑的防盗门顶端一块早被风雨腐蚀了颜色,上书“王圣堂某巷27号”字样的门牌。就在长发妇女熟悉地拉开左侧一铁门,示意我们入内时,突然,在我们的身后另一出租屋地下室虚掩的防盗铁栅栏也“哗啦”一声被人粗暴拉开,一位身着黑衫、阴沉着脸的青年男子大摇大摆走了出来,扫了我们两人一眼,随后又转过身去,一声不吭地横在那门口。

      我心里不由一沉,暗暗思忖:这人是谁?为何我们刚一来到此处,他就开门?为何他开了门后,又一声不吭地横在这门口?难道他是这个女人的同伙么?如果他是这女人的同伙,那么他们为什么不相互打招呼?如果不是这女人的同伙,那么这个神秘的家伙为何用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目光看着我们呢?

      我紧张地望了对方一眼,并趁机飞快地朝前后打量,心底倏的一紧,就在我四处侦察的一瞬间,突然发现前面小巷尽头有两个似曾相识的黑影在拐角处闪了一下,很快又不见了。

      我看到,这条小巷的尽头虽然可以向两边延伸,但从地形来看,那儿极可能是一条无路可走的死巷。同时我也意识到,对门这个黑衣男人和巷口躲藏伺机而动的那两条黑影,极有可能是一伙!拉客女只不过是请君入瓮的一只黑手而已。

      从表面上看,我不露声色,但我的脑子却在思忖对策。难道我们不慎露了马脚引起对方怀疑?我明白,如果此时走出这间杀机四伏的出租屋,必然凶多吉少!如果我们的真实身份在这个是非之地暴露出来,就根本不可能活着走出去!怎么,也只能继续向前开,在前面约两里外的十字路口处才可以向左掉头转过来,如果是那样怎么办?是进是退?我感到头部隐隐发痛,神经绷得几乎要断裂。这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生死,还关系到同事的安危啊。任何贸然的举动都有可能付出惨重的代价。我想,如果现在转身逃跑的话,我们两个人中至少有一人能冲出去,这地方再偏僻,毕竟也是一个有人生活的村庄,对方再穷凶极恶也不至于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因为他们最根本的出发点是谋取不义之财,不到万不得已,他们是不会轻易动刀子的。但那样一来,我们岂非前功尽弃,功败垂成?既然接受了任务,我们就一定要全力以赴。我想将想法传达给邓世祥,但此时此刻,我又不可能开口说话。当我们的目光碰在一起,我也看到了他的眼神惊疑不定,他也在等候着我拿主意。我故意装着东张西望的样子,看了腰间皮带上的BP机显示屏一眼,此时刚好是下午的2:40分。

 

上一篇:第10节:这床下肯定埋伏有人
下一篇:第8节:我今天就相信你一次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