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10279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第8节:我今天就相信你一次

  发表日期:2007年1月2日      作者:石野     【编辑录入:shiye

      就在此时,不远处一个涂脂抹粉,梳着两根油光水滑的长辫子女人走上前来。她眯着眼睛在我俩身上扫来扫去,目光里有些颇为锐利的成份,不知怎的,她一出现,四周的拉客声竟矮了半截,从她的气势来看,我怀疑她极有可能是个小头目。“哎呀,我说老乡,怎么平时没见过你们呀?”女子操一口湖北口音。

      我忙搭腔说:“第一次来这里,我是特意带我表弟过来看看的。他还是个学生,从来没有见过什么小姐,老乡,你不照顾照顾吗?”双辫女一拍大腿,嘴巴一撇,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既然咱们是老乡,我这带路费当然最便宜,人家50,你们就只给30,怎么样?够意思吧?”

      四周的女皮条们见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不但不激怒,还套起了近乎。她们明白在我们身上没什么油水可捞便狠盯我们一眼后,渐渐向四围走散,去拦截其他过往行人。也许因为我和邓世祥在此已拉扯了40分钟还没谈成生意,她们早就心存不满了。我们不能拖得时间太长,以免有人怀疑,于是我当机立断,说:“老乡,我今天就相信你一次,30就30吧。”

      说完,我与邓世祥对视一眼,接着,我又故意拉着邓一只手,嚷道:“表弟,跟老乡走不会错,又保险,肯定找个漂亮的小姐叫你见识见识世面。”

    两记者入巷受跟踪

      见“生意”初步做成,双辫女马上面露笑颜,一边满口答应,一边甩开大步向前带路。一路上,身边此起彼伏响着“要不要漂亮小姐,几十元就可以开心个够”的拉客声不时在耳畔响起,似乎是在牲畜交易市场贩卖骡马。我强忍内心的厌恶,一边与她周旋说话,一边趁机观察周围的情况。此时我俩都清清楚楚地看到,在这一带的路边,有好几个鬼鬼祟祟的老头子也在四处拉客。其中一个年约60岁左右,满头白发,留个平头的小老头儿始终在尾随我们。只见他不时沿路拦截路过的外地人,不时向他们吹捧他手头有多少漂亮的处女。

      就在我俩跟随那个女人向前走时,从我们正前方走来一个腋下夹着公文包,手持大哥大的中年男人,行色匆匆甚至是有些莽撞,小老头一把拽住他的胳膊,大声说:“老板,我那儿有处女,100块钱一次,非常便宜!如果多玩还可以再少些,你不去试试?”中年男人整整领口,红着脸,大声骂着本地话,费力挣脱开后,挥手拦了辆的士像躲避瘟神一样,急急忙忙地走了。矮个老头见对方如此不留情面,还追着这刚刚启动的出租车跑了两步,气呼呼地骂道:“他妈的,好好一个男人不要小姐,你有毛病呀!”看见这个老头凶巴巴的,邓世祥神情紧张地望着我,我故意咳了一声,向他使了一个眼色,一把拉着他的手向前走。

      为了防止对方有什么怀疑,一路上我还是不时地与双辫女闲聊。我们从华南影都出发,路经省妇幼医院,很快来到那一块高高耸立在街道边,建得金碧辉煌,颇有气势的王圣堂牌坊前。王圣堂是一个村庄的名字,离此不到两里远,就是因在清代抗英战争中闻名遐迩。早已载入中国近代史料的三元里村。但谁也不愿相信,在这块被先人热血染红过的地方,如今却成为了藏污纳垢的地方。我装着不经意的样子向马路那边扫了一眼,发现我们那辆子弹头型的采访车,也跟随着我们来到了对面的马路上,但我突然意识到,如果我们从王圣堂牌坊进入里面的话,马路对面的车子根本不可能再尾随我们前行,因为马路中央都是一排长长的隔离带,汽车要过来接应的话,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再像此时一样,掌握我们的行踪进行偷拍了。我不由着急起来,如果他们跟不上我们怎么办?我们是继续前行,还是借故拖延在此等候车子赶到?如果我们与车中的轩慧和魏东两人分开,失去联系,后果也许对我们不利。但是如果我们两人在此专门等候他们的车子到来,极有可能被这些警惕性极高早就密布于附近的黑帮团伙成员发现端倪,只要引起一点点怀疑,我们的所有计划因此前功尽弃不说,他们熟悉了我们的脸,下次想再暗访将是难上加难了。身边那些神情诡异,鬼鬼祟祟的男人,不用说,肯定是王正信中所说的“打手”和“保安”了。我们早就进入他们的视线,自然也就会成为他们盯梢的目标了。

      我不知道邓世祥是否意识到这点,因为此时的他磨磨蹭蹭地跟在后面。我心里七上八下,仍要若无其事地应付双辫女的插科打诨。正要迈入王圣堂牌坊村时,我趁拐弯的机会向身后飞速扫了一眼。果然,在我们的身后真有人在跟踪。我清清楚楚地看到,刚才还在华南影都一带转悠的那3名长得鼠头鼠脑的男子一直尾随在我们。见我停下来向后看,他们赶紧在相距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有的双手抱胸,有的双手插在裤袋里,肩膀一耸一耸装作悠闲样子,其中一个瘦个子的那双小眼睛不时斜侧着冲我们扫过来。在我和他们目光对视的一刹那,其中一个愚蠢的家伙赶紧把眼光闪开,为了掩饰,只见他一边装模作样地用一只手摸自己下巴,一边还吊儿郎当地吹起了口哨。口哨声也引起了一向谨小慎微的邓世祥的警觉,他飞快回头张望一眼,忧虑重重的目光最后停在我脸上,似乎要寻找随时应变的答案。我试探性地问双辫女还有多远。她故作娇嗔地看我们一眼,脚步明显加快,朝前面胡乱一指搪塞说:“快到了,快到了!”“什么快到了,你看你,拐来拐去,把人都拐糊涂了,这时候要是碰上什么坏人,还不是任他们抢,我以前听人说过,你们这儿常发生这样的事……”

 

上一篇:第9节:根本不可能活着走出去
下一篇:第7节:你爱怎样玩都可以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2871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