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10749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第6节:两把黑枪顶着我脑袋

  发表日期:2007年1月2日      作者:石野     【编辑录入:shiye

      我坐上稍作伪装的采访车,从位于广州大道的《南方日报》报社大楼门前准备前往目的地时,心底陡升一股莫名的悲怆之感。不知何故,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几千年前,负剑深入秦宫勇刺秦王的壮士荆轲,想起了那首流传千古、至今仍让人振聋发聩的诗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在广园西路的华南影都附近转悠了一阵,已将近中午12时,我们一行4人就在王圣堂附近找了家“毛家菜馆”,想利用吃饭的时间,商议下一步行动。

      这家湘菜馆装修得朴素大方,乡土气息颇浓,大门口悬挂着两个特大号的大红灯笼。穿梭忙碌着的服务员也是清一色上蓝下绿土家族服装,墙面别出心裁地张贴着开国领袖毛泽东不同时期的革命工作巨照,空隙之间悬挂着红军时期所用的斗笠、镰刀、铁杆等生活用品,店堂内播放着人们耳熟能详的爱国歌曲。由于身负特殊的任务,我们在豪情万丈的气氛中,个个都显得神色庄严。

      我们决定由司机开车带着摄影记者走短距离跟随,多拍些照片。我和邓世祥则下车步行,根据情况随时调整暗访计划。

      为了便于行动,我让邓世祥将手机和采访包全部留在了车上,我则背上了采访包。当然,此时的我做梦也没有料到,我这一无意识的建议,竟会为命悬一线的我们留了一条生路。吃过饭,司机轩慧驾驶着采访车将我和邓世祥送至华南影都附近,车窗外到处张贴着刚刚荣获奥斯卡大奖的美国大片《泰坦尼克号》的巨幅广告,令人眼花缭乱。

      八十多年前,“泰坦尼克号”在大西洋海域撞上冰山那一殊死时刻,人性隐匿的假丑恶、隽永流畅的安宁与高贵何尝不是在一瞬间昭显无疑,船上的人们是如何在两小时四十分钟与人所惧的死亡上演幕幕夺命惊魂的?八十多年后的今天,冰山又是何处不在?有多少人活在暴力的阴影下为饥饿、死亡所恐惧?又有多少人见识到血腥、杀戮为一时贪欲枉送性命?又有多少人为了将黑恶铲除,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在这个时候,我们几位新闻记者只不过是在履行我们应尽的职责。

      我和同事们最后选择了一个行人不多,不为外人注意的小路分手。临下车时,我和邓世祥伸出手与魏东、轩慧紧紧地握在一起,车厢方寸之间盈溢着同事信任与鼓励的目光。大家最后重重一击掌,互道珍重。


 

      第二章 第一次死里逃生:
      两把黑枪顶着我的脑袋
华南影都直面拉客女

      我对报社指派的此次暗访行动,倒还不怕什么,因为我平时就喜欢冒险,也经受过好几次命悬一线的险情。虽然我知道此次采访是真正的要冒着随时都可掉脑袋的危险深入虎穴,但我的内心还真不大紧张。这倒不是因为我真的不怕死,说不怕死的人是绝对的假话——这主要是因为在这之前我早已不止一次经历过生死。我出生于农村,从小在农村里长大,因为家里贫困,我从十几岁开始就从事各种各样的超负荷劳动,上山放牛砍柴,下河洗澡摸鱼,为了更好地加入村里的龙狮队,我有一段时间还屁颠屁颠地与村里的一群年轻小伙子跟着几个民间武师学过几下拳脚,壮大了胆子。在我入学后,我平时很爱阅读古今中外的战史,从小就崇拜斯巴达克、巴顿、拿破仑和毛泽东,更喜欢美国西点军校的野兽般的训练,以至我从小更多向往的是驰骋战场,马革裹尸的壮烈举动。成人后,我积极应征入伍,热血沸腾地成为了一名年轻人很羡慕的目前中国独一无二的特种兵——中国海军陆战队员。特种部队中那严厉得令人窒息的训练作风,那一连串的强化训练,早把我们这些胆小的变成了胆大的,懦弱的变成了勇敢的,尤其是那对每一个海军陆战队员都是望而生畏但又是人人须过关的魔鬼式训练中的北部湾海训:每日六千米,十公里长跑,八百米障碍,荒岛野外生存等,早把我们变成了“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敌人不报到”的大胆军人。

      能历险也许就得有胆量。单说这历险之事,对于我而言早已不是一二次的事了:在我八岁那年的六月,我在村前的小河里摸鱼时,曾被躲藏在淤泥里的毒蛇咬过,几乎丢了小命;十一岁那年,我和我的堂弟石建(以名石志诚)背着大人偷偷地溜到当时还是汪洋一片的大冶湖里游水时,两人突然都发生抽筋,我们兄弟俩不由搂在一起拚命挣扎,生命危险,听到我们拉扯着颤抖的嗓门拚命呼喊,所幸被几名在湖边钧鱼的人发现所救;读初中二年级那年,有次我不听大人的劝告,固执已见地骑着我家中那辆除了车铃不响其它什么都响的破旧自行车去大冶图书馆看书的途中路过三角桥路段一座高陡坡时,因车闸失灵,在前后均有汽车来往的下坡中横冲直撞,最后连人带车撞到陡坡下一人深十多米的稻香四溢的稻田中,头破血流,四肢损伤,昏迷不醒,直在医院里躺了二天才保住了一条小命,那辆旧自行车也摔得四零八落,永远也不能再用了;服役期间,记得有一次我们在北部湾一海岛边的甘蔗林里搞一次大型的军训时,与一名新兵一起不慎踩着了一条毒蛇,并被这条高昂着嵌有“王”字型,呼哧哧地吐着血红信子,长达五米多的粗大眼镜王蛇所追赶,后来还是身边的一位副连长眼疾手快,挥起战备铁锹砍死了这条令人毛骨悚然的大毒蛇:还有一次,我带着两名来自河南和宁夏的两名新兵在北部湾的深海域训练游水时,一新兵因过分紧张而溺水,我急忙游过去救人,谁知那新兵蛋子一紧张,竟在慌乱之中一把抱住了身边那位水性很一般的宁夏兵,我见状一边大声阻止,一边扑上前去将他们拉开,刚从背后抱住了河南兵时,谁知那位被苦涩的海水灌了好几口的宁夏兵此时也被呛得昏头转向,见有人上前,在这非常关头也把我当成了一根救命草,竟然也一把紧紧地抱住了我的腰身,我愈挣扎他抱得愈紧,在我急忙放开那位河南兵时,已经被海水呛得昏头转向的他更是反过身来将我抱得紧紧的,无论我怎么喊,他就是不放手,这样我们三人越挣扎,就越难分开。危险关头,我急中生智,挣出一只手朝这两位处于恐慌和昏晕状态的新兵死劲地各抽了两下,趁他们稍稍松懈之际,我赶紧挣脱出身子,一只手从身后抱住浑身无力,手忙脚乱的河南兵,一边喘着粗气指挥在水中胡乱扑腾的宁夏兵伸展出四肢,用狗刨式慢慢游动,一直到闻讯赶来的冲锋航将早已是精疲力竭的我们拉出海水。这些大大小小的历险经历早已煅炼出了我的胆量,磨练了我的意志,更增加了我的勇气,这自然为我以后所从事的政法记者生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更为我后来的无数次暗访历险增加了无尽的勇气。加上我从小就在中国最底层的农村长大,十几岁后又有过多年的四处流浪的生涯,这些自然也给予了我敢作敢为,决不怯弱的胆识。

 

上一篇:第7节:你爱怎样玩都可以
下一篇:第5节:打抢劫杀愈演愈烈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