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10169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第5节:打抢劫杀愈演愈烈

  发表日期:2007年1月2日      作者:石野     【编辑录入:shiye

      像那名警察的举报信中提到的冯XX,因为和管理层有非同一般的关系,便将“市场准入证”批发过来,几乎垄断了电话宰客等生意。那些开宰客电话档的电话仔,再从冯XX等人那里直接或间接购买“市场准入证”。

      那些最末端的电话档主,如果守法经营不去敲诈消费者,不但无利可图,还可能要亏本,因为他一个月要上交的费用大大超过合法经营一个电话档的成本。

      这种分配体系的最大受害者是那些最贫困、最无助的阶层:打工仔、打工妹、外来的农民。《南方都市报》记者暗访电话宰客现象时发现,档主总找那些衣着破旧、举止迟钝的外地人下手。他们敲诈的,很可能是这些人身上最后一点回家的路费,寻亲的盘缠。被敲诈后,不少走投无路的人被迫加入抢劫、盗窃、贩毒等犯罪团伙,在火车站一带游荡“觅食”,成为新的不安定因素……

      除了多如牛毛的各类票贩子,除了花样百出的电话客,这儿还有令人烦不胜烦的拉客男女。在广州火车站刚下火车的外地人,一出站就会遇到一大群手持“部队招待所”、“高级宾馆”等字样牌子的拉客男女,关于这些,同事卢嵘(现为《南方周末》记者)曾多次乔装改扮,“混迹”于车站广场进行了长时间的暗访,最终在1998年6月14日《南方都市报》头版上的一篇题为《秘访拉客妹拉客仔》的报道揭开了此事的黑幕,并探到有以次充好、以远充近和以色相诱等几种骗局。并探明此处的拉客仔、拉客妹有千人以上。拉客者往往还从事其他兼职,比如倒卖发票之类。大部分拉客者都有被抓的经历,一般都由其“老板”出钱来保。出来后,仍是重操旧业。拉客使众多旅客蒙受了经济损失,也带来各种社会问题……

  这儿还是无数瘾君子的天堂,2000年春节期间,《南方日报》社摄影部的暗房梁有祥师傅只身来到广州火车站广场,发现这里聚集着一个吸毒部落,数以百计的瘾君子在火车站广场和车站周围的出租屋里游荡,当他们毒资匮乏时,就到车站广场上抢劫。他经过数日的卧底和暗访,终于在报纸上揭露出了这一惊人的内幕,社会各界无不震憾!有关主管部门最后出动了数百十人,终于将这一长期盘据在广州火车站的大毒瘤一举切割。

      这个早被当地传媒曝光了无数次的流花地区,对我而言,也是一个充满愤恨而又无奈的地方。这儿嚣张的票贩子,猖狂的电话宰客,兼营色情生意的拉客仔拉客妹,打抢劫杀等呈愈演愈烈之势。

      1997年开始,我一直是负责流花公安分局新闻的政法记者,由于工作关系,我经常前往此处,曾耳闻目睹了许多触目惊心的案件,其中的一宗强奸案给我的印象很深:1998年7月某日的夜晚,一位来自湖南的年轻女子,从汕头乘坐一辆长途大巴车到广州的途中,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遭到车上的一名男售票员连续五次强奸!第二天清晨,大巴车到达紧挨广州火车站旁边的长途汽车站时,车上40多名旅客像躲避瘟神一样全部逃之夭夭,没有一个人想到报案。最后还是两位路过此处的军人发现了这名神情恍惚正抱头痛哭的女子,在了解到实情后急忙向警方报案。当几名值勤民警在受害者的指认下,将那名正悠然自得地坐在附近一家小食店吃东西的色狼抓获时,这个家伙不仅当面威胁要为他戴上手铐的警察,而且还恬不知耻地对采访此事的记者说:“像这种事情在广州火车站太正常了,我又不是第一个……”后来,我和流花公安分局的通讯员黄华珍和曾振宇合作写了一篇报道,同时发表在第二天的《南方日报》和《南方都市报》上。当然,被新闻披露的事件不止这些,在这个谈虎色变的是非之地,军人的妻子也被恶徒轮奸过,连那些警察也是小心翼翼,别说一般的老百姓,更不要说那些举目无亲的外来工了。

      2000年春运期间的一天上午,一名来自宁夏农村的歹徒,在火车站广场持刀抢劫财物时,被在现场值勤的一位武警战士发现并冲上前阻止,当即遭受到这个凶残的家伙的追杀,致使这位武警战士身中数刀,后因流血过多当日牺牲。几个月后,这名歹徒在烈士倒下的地方被法院宣判死刑,这个死不悔改的人渣竟然还破口大骂。当时,对于此宗震惊国内外的恶性案件,广州地区所有新闻媒体都在头版显著位置作了较为详尽的报道。

      我的第一次死里逃生就是在这种恶劣的治安条件下开始了。

      四人采访组进军王圣堂

      4月1日,西方的愚人节。许多年轻人,往往要在这个日子里绞尽脑汁寻找玩笑取乐的对象。出发前同事们也打起精神开玩笑说,不论碰上什么险情,就当是耶稣将我们的小命狠狠玩乐了一把。

      经过一番准备后,我们决定在这一天前往广园西路一带,对举报信中所列举的有关情况先进行明察暗访,然后再寻找时机深入王圣堂、三元里一带的出租屋进行暗访,这样才能将活跃在附近的色情抢劫团伙的活动规律、作案情况以及作恶黑幕侦探清楚。

      以前我曾与同事深入客村立交桥一带的黄色群落进行过暗访,并到芳村地下赌场卧过底,但那是在公开场所,而且是在有线人作内应或从旁协助的情况下,隐瞒身份进行的。然而,今天的采访,是在广州地区社会治安最为混乱、案发率最高、最令人提心吊胆的地方,是杀人、抢劫、强奸、吸毒贩毒等各类恶性案件的高发地,而且我们今天所面临的是一伙已背负多宗命案在身的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

 

上一篇:第6节:两把黑枪顶着我脑袋
下一篇:第4节:谁都不是等闲之辈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5912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