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10367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第4节:谁都不是等闲之辈

  发表日期:2007年1月2日      作者:石野     【编辑录入:shiye

      1999年10月中旬,广州市流花地区公安分局一名民警给《南方都市报》写了一封举报信,信中揭出了电话宰客的惊人内幕(据举报信,有删节):

      站南路的电话怎么回事?这个问题已萦绕在我心头几年之久。

      在情况复杂的流花地区,打电话被宰的顾客特别多。大都是“一个市内电话收我48元”,“一个长途电话收我198元”。而我们的处理方式只是劝客人回去再商量,叫档主少收一点,便完事。其实就是去也没用,冯老板(指在此操纵电话黑手的头目)的小车就停在那旁边,谁敢动他。

      今年7月起,站南路的电话宰客更疯狂。打一个电话要400元、500元,只要顾客有钱,1000元也敢收。不给便打人,打到给清为止。9月27日,有个东北游客拒付398元电话费。他大声喊道:“就是打到美国也不要这么多。”但最后还是被四五个人围住打断了脚。

      我发现这里的电话打的全是假电话。档主事先在电话贮存键上输入家里的电话,等客人拨完号,便抢过话筒,重新按贮存键,接进家里,接通后家里那头便让打电话的等着,说去叫人。而且我发现这里的电话仔有30多个,专门吃这碗饭。大部分是外来的盲流,这些电话仔每档每月交老板冯XX7500元,摆在前面的交9000元。我发现最厉害的莫过于电话老板冯XX,此人11岁便来广州,跟流花地区各部门都很熟络,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在火车站附近就有20来部电话,有的用化名“冯德鼎”申请,我们已查到8部,其中有5部市政府有关部门曾予撤除,没想到又给他私拉到站南路摆下5个档口。

      据流花公安分局一位老领导讲,流花地区的电话不知害了多少人。很多打工仔本来不够钱回家,给宰客电话一刮,沦为乞讨为生的盲流,但老板冯XX却发达了。此人身家上千万,在南海市××花园连带地皮建了6层楼,有日本凌志车。有警员规劝他改过自新,他竟大言不惭地说:“没有我,谁养活你们这些差佬。”

      广州火车站的电话宰客问题,一直是市领导、市人大和媒体密切关注的问题,经过流花公安分局的整治有所成效,但一直治标不治本,不彻底,打击力度不够。

      我这份报告,已写过几回,不敢交领导,怕给自己,给家人带来不测。但每每接到客人的投诉,看到他们又是哀求,又是流泪,我心里似油煎,像刀割。我希望市政府、市人大、市公安局,还有广州媒体能腾出时间,听听我这小兵的呐喊……

      无独有偶,几个月后,一个自称“在火车站混了10年的票贩子”又向《南方都市报》写信举报关于火车站倒票的黑幕:整顿火车站大快人心,首先要整公安内部。

      黄牛当班的民警向队长交钱买好岗位。如果让民警当便衣每月可收到炒票人的钱8万至10万元,如果让民警在票厅上班每月可收到炒票人的钱5万至6万元。在火车站干我们这一行有个规矩,每个月6日到10日是主动上“税”期。炒票的每人每月向公安交200元,如果炒票的不交,就得被他们整,抓住后关进值勤室,进行敲诈。炒票的没有办法,只好给钱。出来了没有钱只好学公安黑心敲诈旅客的钱,不黑良心敲旅客,交不起公安的“税”。这样以(应为“一”)来,炒票的是公安的兼(“赚”)钱工具。炒票的揭发公安敲诈、收“税”,纪委查了,他们有钱找一找关系,一样的没事。

      邹××(指一民警)打着公安的招牌,无(“漏”视字)党纪国法,执法犯法,敲诈勒索。例如:1999年7月25号还是29日晚上6时左右,一个旅客拉着谢××(炒票人)说他卖了一张假火车票,谢××心里害怕马上逃跑,后被×××骑红色的摩托车追获,后在草暖公园用手铐带谢回到羊城售票大厅内楼梯口的小房内,进行敲诈。经讨价还价,谢××给了×××800元,×××后打开手铐放走了谢,谢是湖南省耒阳市永济乡人。又如去年7月中旬的一天,×××(指同一民警)带着马仔,到羊城票务中心的售票大厅,明目张胆地说凡是在东票厅混的人员都得向他交“税”,不交“税”者就得遭打。一次就给×××现金3000多元。

      我斗胆地问一句,法律是否对执法的公安无效,如果是有效,×××为何这般的目无国法,听说他爸爸是一个科长,谁也告不倒他。他做了坏事,还对我说,你告我×××,我的枪是不长眼睛的。但我相信上级机关是清廉的,会查他个水落石出的。×××在德政路开了一家摩托车修理店,总之上级只要来查会有更多的问题(被查出)。

      在这封信登在《南方都市报》上的第二天,举报信中说到的那名干警倒票的事实就被查实。

      这两封信道出的火车站广场长期整治不力的根源:非法利益集团已经深深渗透进了管理部门,管理部门内的个别权力寻租分子甚至主动控制了非法利益集团,使它成为自己的牟利工具。

      一位知情人士称,在火车站这样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几乎所有的经营:合法的,不合法的,从开粥粉档到倒卖火车票,都有个“市场准入”问题。这个隐形的“市场准入证”就把持在各个部门的管理者那里。倒卖“市场准入证”成了部分管理者发财的捷径。一名曾在流花公安分局任职的警察告诉记者,巡逻时即使是一个水果摊也不能随便动,因为说不定这个水果摊的主人就能很容易地找到他的领导。能在火车站这块地盘上混饭吃的,都不是等闲之辈。

 

上一篇:第5节:打抢劫杀愈演愈烈
下一篇:第3节:是雨天但空气是甜的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1374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