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10140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第2节:每天最低抢几千元

  发表日期:2007年1月2日      作者:石野     【编辑录入:shiye

       目前这个行业,越来越壮大,它(他)们(不断地)介绍自己的亲朋好友来加盟。他们中间,有农民,有职工有中学教师,甚至还有党员,真是什么怪事都有。在金钱的诱惑下,班子与班子之间也常发生矛盾,去年八九月间,在同德横窖两个班子发生矛盾,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它(他)们的住处就杀死一人,当时那栋房子二楼四楼都住着干这一行的(此事到同德派出所可查)。杀人凶手照样在华南影都一带做自己的事,它(他)们说在瑶台,王圣堂死了几个人在出租屋,公安机关也没法破案。

      就是被抓住了,到派出所撒个谎,再加上内部有人邦(帮)忙活动,也就放了,顶多送到沙河收容,花300多元就出来了。现在正关押在公安局的有个案犯叫曾XX,湖南常德人(干此行的基本上是常德人,现在也有少数外地的)。他就是老板,他被抓后,他的班子一天也没有“停工”。他的弟弟曾X,代他管理着班子,每天收入很可观,并把抢来的手机送给东山区巡警XX中队的一个干部,托他保曾XX出来,那位干部要4万,答应近期放出来。今年六七月间,曾XX的弟弟曾X,在王圣堂被抓住,送到矿泉派出所(曾X身上有赃物是抢来的),曾XX通过派出所内部的关系,跑到派出所二楼关押疑犯的地方,把曾X放出铁窗与其兄谈话达半个小时以上,曾XX教其弟死不承认,就说赃物是捡到的,只要不承认就有办法保出来,结果当天夜里二点多钟,花6千元就出来了,1997年12月初,又一常德人(姓名不详)在瑶台搞色情抢却(劫),被当场抓住,他们自己人都说起码判10年,结果花1万元,当夜1点就放出来了(这人的姓名,我如果到广州还能查到,我也知是找谁放的)。今年五六月间,在三元里抓住两个色情抢劫的,送到三元里派出所,案犯身上有BP机和电话本,及身份证,名叫朱XX,可朱说她不叫朱XX,她是被朱XX骗到房里的,说朱XX跑了,结果也就不了了之。朱出来后,说广州的公安都是饭桶,太好骗。要是在家乡,她起码要判十几年。因为朱是老板。他们还经常给一些新来的上课,他们万一被抓,怎么对付,怎么撒谎。特别是他们挣到钱,就花天酒地乱搞两性关系,连猪狗都不如。在他们做事的屋内,有妻子同客人做那事,丈夫躲在床底下的;有媳妇在床上公公或小叔子在床下的;有姐姐在床上,弟弟在床下的;有妹妹在床上,姐姐在床下的,还有一家三代都来广州干这行的,特别可怜的是请来做小姐的,只十五六岁,有的干了几年只落了几件衣服,如(即使)得了性病还得干,却(确)实不行了就(被)赶走了。平时如果与老板配合得不好,或想家不愿干就派五六个男人轮奸,把她治得服服(贴贴)的,真是惨无人道,而且还吓唬她,如(果)坏事就杀她全家。

      老板常对手下说,你们要聪明点,好好干,干这行挣钱比什么都快,现在就是叫我当官,我都不干,这个社会就是挣(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要说犯法,我们这些人都够吃子弹的,每天最低抢几千元,一年你们算算有多少(有时一天抢过几十万),那些干时间长的有几百万,我们才干的谁没个几十万!

      由于我文化少(低),写了许多,很不成文,但都是事实。他们自豪地说因为有了他们,华南影都在全国都出了名,没有办法对付他们的。实际华南影都对他们太有利了,因为影都同省妇院中间有条站西路,一边归荔湾区管,一边归白云区管,这边有公安就去那边,那边有公安就来这边,再说他们在出租屋就是一天杀几个也无法发现,希望你能抽空到实地看一看,再把我反映的情况整理一下,向有关部门反映,要求彻底将这犯罪团伙消灭干净。因为就是在华南影都把他们全部抓起来,也没有用,没有现场,定不了他们的罪,有个老板叫刘XX被抓过,从他身上查出100多克抢来的黄金,他抵赖说是买来的,后来只好将他放了,所以千万不能打草惊蛇。如需要,我愿配合你们找到他们的现场,这样才能一网打尽(现有一个叫冯五妹的老板现在也关在看守所,共4个人)。请你去查实采访一下,如果你能想办法使公安机关重视此事,到时你可以追踪采访,你(就)可以得到更具体更真实的材料。希望在正月初十以前得到你的消息。

(注:我花半年时间才掌握他们的内部情况和活动规律,这事如查到底,要牵连一串子人。为防不测,我的姓名、电话、住址,请你代我保密。)

                                         投诉人:王正

                                       1998年元(1)月23夜

      看完这封举报信后,我头皮不由一阵阵发麻,身上不由打了几个寒颤。虽然我早已经历过多次的历险,但像信中所提及的丑恶现象,仅仅通过这举报的文字,就足以令我感到十分震惊。虽然我凭直觉知道这位举报者绝不会向一位从未谋面的新闻记者编造串串谎言危言耸听,但我还是不大相信在繁华的羊城,在热闹非凡的广州火车站附近,居然会真的生长着这样一颗罪恶昭彰的大毒瘤?!我知道,现在我惟一能做的就是投入行动,只有通过深入调查暗访之后,身为政法记者的我才具备发言权。

      这封不同寻常的长信一定花费了这位保安员很大的力气。在此信的后面,这位热心的读者还特意地给我留下了他家中的电话号码。看来,他是在随时等待我的回音。

 

上一篇:第3节:是雨天但空气是甜的
下一篇:第1节:我曾四次死里逃生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4725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