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10830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第1节:我曾四次死里逃生

  发表日期:2007年1月2日      作者:石野     【编辑录入:shiye

    第一章 保安员冒险来信大揭黑幕

      正义保安的愤慨

    在10年的政法记者生涯中,我曾多次卧底地下赌场、黑窝等危险场所,其中种种险象环生的景像使我今天回味起来仍心有余悸,感慨万千。在我的卧底历险暗访中,我曾经经历过四次死里逃生……

      1997年12月中旬,我独家披露的广州天河区银河村治安队员“吃霸王饭,打伤无辜市民黎世冬”的连续报道,在羊城激起了极为强烈的反响,使刚由周报改为日报的《南方都市报》发行量一路高涨,这也是我没有想到的。我从一名默默无闻的小记者,一下子在人才济济的广东新闻界崭露头角,着实“火”了一把。当时正在广州白云区矿泉街派出所做保安员的读者王正(化名),正是读到《南方都市报》上有关银河村治安队员的一组违法乱纪的报道后,满怀信心地给我发来了这封长达数千字的举报信。

      王正在写给我的这封不同寻常的举报信中说,他是花了大半年时间才掌握了这些黑帮团伙的内部情况和活动规律的,为防不测,他再三叮嘱我一定要为他保密。

      他这样做,是有生命危险的,后来所发生的事情,印证了我对他的担忧,这些都是后话,读者可在随后的章节中感受到那种惊险。

      我记得很清楚,当我收到这封从山西某县寄出来的挂号信时,正是1998年2月1日下午3时许,这时的羊城正下着第一场春雨,雨不大,但我感到有些寒冷。我是在位于广州大道中的《南方日报》大楼,在16层的一间办公室里开始关注这封不同寻常的信。

      举报信全文抄录如下——

石野先生:

      你好!祝你节日快乐!

      我在广州一年多,广州的城市建设和经济发展速度,实在令人赞叹,令人向往。但它的阴暗面,社会治安问题实在令人担忧。

      我在1997年12月24日《南方都市报》上,看到你写的“依法严惩凶手”等几篇独家报道。我想,你一定是位有良知、有正义感的好记者。在世风日下的今天,特别是在南方,只讲“金钱”,一切仁义道德都不讲的广州,实在是太可贵了。社会太需要你这样有正义感的记者了。我当时看到你的文章很感动,当天就准备与你联系,把我在广州的所闻所感告诉你,在报上披露以便引起公安机关和社会的关注,彻底清除那些不应有的社会丑行,让广州这个大都市变的更加美丽。

      至于拖到今天才与你联系,是由于我内心很矛盾,有很多顾虑。(我)担心那些丑恶的东西,是不是凭个人的力量就可以扫除?我反复的(地)一遍又一遍地拿出那张报纸,思想在激烈地斗争,闹得我整天心里不安。说实在的,你报道的银河(村)保安毒打食客之事,在广州白云区矿泉街、瑶台、王圣堂一带,是一件根本不稀奇的事情,可以说是家常便饭。原来只在香港打斗片中,听到什么警匪一家之类的事,可在这一带就是是(事)实。

      下面我就把活动在王圣堂一带的一邦(帮)犯罪团伙,向你披露。我想你一定会愤慨,会想办法扫除它(他)们。

      你如果常去华南影都,(也就是)省妇(幼)保健院一带,你就会看到三个一邦(帮),四个一群悠闲无事的人走来走去。别看不起它(他)们,他们是有组织性的,有二百多人的队伍,每天要从华丽宫至城北饭店这一段路上挣回几万甚至几十万元人民币,这也许你根本不会相信。它(他)们有内线、外线,有计划,手段很狡猾,有很高的反侦破(查)能力,加之,他们不惜代价拉拢一些人员,给金钱和女色,好在万一出事时,能帮助他们。它(他)们在这一带有十(10)年的历史了,起初只有一个邦(帮)子,才十几个人,它(他)们真像一个单位,各有其职,各负其责,收入也事先订好比例,每天清帐(账)分红,班子里主要人物是老板,负责整个邦(帮)子的事务,负责租房和安排日常事务,每天收入的35%归老板,再者就是拉皮条的(每个班子四至十人不等),负责把有钱的客人引到房子里,谁叫的客人领收入的30%左右,房内有一小姐,领收入的20%。另有他们自己命名的“保安”数名,剩余的收入归它(他)们分成。它(他)们租二套房子,“做事”的房子一般租在瑶台,王圣堂,三元里一带,另一套租在棠下,棠汐,新市,罗冲围,石井,横窖一带,供它(他)们住宿,因为这样很安全,每天早上八至九点从郊区乘车到华南影都“上班”,下午五点“下班”回郊区住。

      拉皮条的负责把客人送到房间后,找客人要几十元小费就走了,接着客人与房内一小姐做那事,床底下躲着一人乘机把客人衣服和包内的钱偷光,钱偷到手后,伸出手夹一下小姐的脚,发出信号。小姐得到信号,说约好有人要来,不肯做了(再)把客人赶走,就这样把钱搞到手了。如被客人发现钱丢了或者有的客人不想做要走(时),小姐和床底下的人就拉住客人,故意大声说话,这时门外的几“保安”就破门而入,把客人打得跪地求饶,然后把客人洗却(劫)一空。如钱款上几万元,为了保险,就将客人捆起来,塞上嘴,把门锁上一走了之,这套房子不要了,另租房子做事,过上几天再派人去把客人放了,有时打开门人已经死了,它(他)们继续锁门,不管了。它(他)们说一点事没有反正是用假身份证租的房。有客人不怕事的甚至被当场打死。


上一篇:第2节:每天最低抢几千元
下一篇:简 介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