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20505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天津人民广播电台“百姓故事”专访石野

  发表日期:2008年7月15日          【编辑录入:shiye

百姓故事(刀尖上的舞者——侠客记者石野)

 

欢迎收听今天的百姓故事,早上好,我是立华。说到卧底这个词的时候,很多人可能想到的都是警察,不过今天故事的主人公不是警察,而是一名心怀正义、手拿笔杆的记者——石野,他是一个没有学历文凭的知名记者,以笔为刀,扶弱济困,用自己的方式书写出一条传奇之路。

 

片花1——石野1972年出生于湖北农村,高二时家中失火,作为长子的他为了生活,不得不辍学打工。他做过农民、下过矿井、做过保镖、在中国海军陆战队服过兵役,在他22岁那年与新闻结缘,从此开始了他的记者生涯。曾任《南方都市报》、《京华时报》等多家中央、省级报纸的首席记者、采访部主任。

在从南到北的14年中,他一直做这种批评报道,危险的报道,甚至有人30万买他的人头。他多次深入危险地带卧底暗访,历经死里逃生,他说过,“不害怕是假话,有时候也想停下来,想把这个案子做完了就不做了,但是一旦面对求助者和弱势群体跑到你面前来,我觉得作为任何一个新闻人你都没有办法停止。” 他是一位充满传奇色彩的新闻人物,被人们称为中国第一卧底记者。《刀尖上的舞者》“舞动”侠客人生,百姓故事正在为您讲述。

 

石野用犀利的笔锋揭开黑幕,发挥舆论监督的作用,一个个不法分子被绳之以法。石野也把自己从南到北的新闻之旅写成好几本书,他的舆论报告文学三部曲,相继出版,并都成为畅销书:20046月,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了《我的历险——我的第四次死里逃生》、20051月,由中国方正出版社出版了《卧底记者——我的正义之旅》、第三本是《我在北京做记者》;今年两会期间他又出版了一本《我为人民说真话——人大代表王维忠》长篇报告文学,忠实记录了一位敢为新闻工作者和老百姓说真话的全国人大代表的故事。

 

录音:后面我还有苦辣三部曲在写。 一本是有关艾滋病的、一本是戒毒的还有一本是癌症的,估计3年之内就可以写完了。

 “谈到他的卧底经历,我们还是要从十一年前那个特殊的案子说起”。199712月的一天,广州铁路局的一个职工找到当时在《南方都市报》当政法记者的石野,称其哥哥黎世冬晚上吃宵夜的时候被几个治安队员打成重伤,报案1个多月了还没人管。

录音:我当时意识到,我说广州市当时发生保安员打人的事情太多了,不叫新闻了。我当时奇怪为什么发生这么多呢。我就意识到一点,就是没有法律法规来规范这个事情。
 
石野希望通过揭露这个案件,呼吁有关部门出台能管理治安队员的法规和条例。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原本不算大的案子在采访过程中却受到了多重阻挠与威胁,甚至有人叫嚣“三十万”买他的脑袋,尽管明知前面困难重重,生性倔强又满怀正义的石野不但没有放弃,为了探明真相,他进行了人生第一次的“卧底暗访”,这在业内也叫做隐性采访,就是在遇到采访对象不配合、不支持、阻拦等等情况下,记者通常会隐藏自己的身份,乔装改办成当事人,或者当事人的亲戚、朋友,然后到现场进行切身体验,这样对方就放松了警惕和戒备心理,从而揭开事实的真相。通过暗访往往能得到别人得不到的东西,也有冒险的成分在里边,从事这样的工作也是石野的性格使然。经过大量地调查取证之后他终于找到了大量的证据。199712 17号广州天府区《吃霸王饭  打无辜人员》的报道在《南方都市报》头版头条刊登了出来,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录音:然后就是我继续跟踪报道。在这个同时呢我就接到威胁电话。后来呢看到我不停报道,他们就网上30万买我的人头。
 
尽管面对各种威胁和恐吓,但石野的报道却还在继续,他下决心一定要为受害者讨个说法。19981月份,迫于新闻的压力,治安队的队长和当地派出所拿了1万块钱去看望伤者,并且承认了打人的事实。事情终于有了个了结,可是倔强的石野还是没有停笔,他犀利的笔锋直指犯罪嫌疑人,一定要将其绳之以法。于是恐吓电话、信件和当面威胁几乎天天发生,再加上30万买他人头的消息,生命危险随时可能发生。
 
录音:还有一次就是我呢写稿写到半夜之后,我就想骑自行车回家。在报社门口就发现有个骑摩托车的停在那里。看到我来了他神情就有点不对,军人的敏感嘛,我也马上意识到有鬼。后来我踩着单车估计晃了一下他就跟我,我就知道我被盯梢了。
 
石野不能回家,他骑着单车试图甩掉两个跟踪者,然而就在过珠江大桥的时候突然一辆摩托车撞了过来。早有心理准备的石野躲过摩托车但是他却躲不过早已预谋好的场景。这个时候他前面突然冲出两个人来一个拿着铁链锁,一个拿着棍子。
 
录音:当时我一下懵了,没想到前面有两个人。那个时候我就拼命的跑,他们老是纠缠着我,这个情况下我是赤手空拳,幸好我的自行车比较轻便,我就抡起来当武器晃了几下。
 
广州的冬天,晚上12点多珠江大桥除了偶尔有一两辆汽车路过以外几乎没有行人,大桥两边灯光都非常昏暗。前有打手后有摩托车,四下无人,石野已经无路可逃。望着桥下湍急的江水,石野别无选择,他纵身跳入江中。
 
片花2——隐藏身份深入虎穴、探求真相义无反顾,《刀尖上的舞者》“舞动”侠客人生,百姓故事正在为您讲述。
 
录音:跑不了我就从珠江大桥的栏杆上跳下去了,当时穿着一个羽绒服吧,珠江水还是比较满的时候,跳到水里我就不怕了,因为我是从部队出来的。
 
部队锻炼了他过硬的本领,他的水性非常好,跳到江里后马上脱掉了羽绒服和皮鞋,奋力想对岸游去。这时候他回头一看,那3个人还在桥上望着他。如果不是水性好,如果不是有特种兵的经历,那次他不死则伤了。这是他比较触目惊心的一次死里逃生。跳江后死里逃生的石野又会面临怎样的危险?他又会作出怎样的决定呢? 

 

上次脱险之后,对方一边暴力威胁,一边电话威胁,石野忍无可忍。面对肆无忌惮的狂徒,他公开挑战恶势力。199818号在《南方都市》报头版头条版登出了石野的照片。那是南方都市报创刊以来第一次刊登记者的照片,他也就成了中国第一个在报纸上公开向黑恶势力“叫卖”人头的记者。
 
录音:这个时候刚开始他们威胁我也有点紧张,为自己的安全顾虑同时平时也很警惕。但是呢这种事情不停的发生。我想我是正义的,他们是邪恶的,我呢是在阳光下,他们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你怕的话他更会采取各种各样的手段对付你。我唯一作的一点就是把这个事情搞个水落石出。让凶手绳之以法。他们就不敢再怎么样了。这时候你害怕也没有用。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的揭露他,不停的发报道不停的向社会发出呼吁。他们这些人自然就不敢那个了。我就是抱着这种信心,后来结果也证明我这种做法是非常明智的。
 
在石野的呼吁下,《南方都市报》创刊以来第一次,针对一件事情跟踪报道了将近半年。19994月份,打人的治安队员终于一个个的被抓捕归案了,伤者得到了9万块钱的赔偿。石野的坚持获得了胜利。9个凶手最终被绳之以法,这件事情在广东轰动一时。也正因为如此,当时很多老百姓都愿意把他们的事情告诉石野,石野的新闻线索也是多的不得了,每天电话、传呼不断。就在这个时候石野接到一封非常重要的举报信。
         
片花3——如果把记者手中的笔当做一杆枪,那么,他所写的每一个文字便是一粒粒子弹,作为一名特殊的持枪者,只要见到生活中的真善美,他就会朝天鸣枪为之叫好;对社会中的假丑恶,无论条件多么恶劣,处境多么危险,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勇往直前,冲锋陷阵,将正义的子弹,射向他们罪恶的心脏。《刀尖上的舞者》“舞动”侠客人生,百姓故事正在为您讲述。
 
石野收到的这封信来自广州市火车站附近的一个派出所的治安员。治安员在派出所工作两年,耳闻目睹了广州火车站附近一个叫王圣堂的地方,有个特大色情抢劫团伙。这个团伙利用小姐引诱欺骗一些外地来客,然后进行偷、骗、抢,严重的甚至会杀人灭口。想要查处这件事难度很大,第一,团伙都是用假身份证租房,第二他们工作的地点和作案的地点离的很远,第三他们是群体作案,并且是长期盘踞在这个地方,不仅经验丰富,而且手段毒辣,最为关键的是被举报的这个地方一直没人管。石野掂量了一下这个新闻的重量并且上报了领导,领导都很重视这个事情,马上成立一个以石野为组长的四人暗访小组。石野清晰的记得,那天正好41号愚人节,老天又和石野在生死之间开了一个不小的玩笑。
他们的暗访车开到了广州市华联影都,这一带有关部门治理了多少年都一直没有治理好,犯罪率高,报案率也非常高。石野觉得治安环境越是恶劣,黑暗势力存在的地方危险系数特别大,所以当时他们准备从这个地方入手。为了保障安全石野做了一个周密的安排,摄影记者和司机做接应,他则和同事邓世祥假扮成嫖客以便进一步了解事情的真相。
 
录音:第一我说我们的记者证一定带在身上,第二手机别带在身上但是呼机要带在身上,因为我们手机里存着很多报社的信息。再一个我们每个人身上都带一点钱。走到华联影都的附近,当时正好在放映泰坦尼克号,就马上就有几个女孩来找我们要陪我们看电影,但是我们不肯就跟他们聊天。就聊这附近有什么出租屋没有,她就问是不是外地来的,我说是外地。这样聊啊聊就马上有人上钩了,她说我们这附近王寿堂有出租屋,有很漂亮的小姐,你们可以去一下。
 
就在他们跟那几个女孩假意讨价还价的时候,石野发现他们已经被人注意了,旁边那些打手化装成擦皮鞋的、卖水果的等等各种各样的人,盯着这些拉客的女孩。拉客女带着他们故意绕圈子往出租屋走,在行走的过程中石野就察觉有人在跟着他们这些歹徒不但谨慎而且很狡猾,没过多久,一直暗中跟在他们后面的暗访车和他们失去联系了。两人跟着拉客女一直走到王圣堂大牌坊,他们穿过菜市场来到了一条深邃、黑暗的小巷,石野感觉到周围盯梢的人越来越多了。
 
录音:当时邓世祥吓得不敢进去,我说不行一定要进去,因为我们刚才讨价还价已经被人看见了,下次你来暗访根本就不可能了。后来我们从那个巷子的旁边走到中间的时候,拉客女就拿着一串钥匙就跟我们说,就在这个地方。
 
就在这个时候,对面一个铁门哗的一下拉开了,出现了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看着石野。这种情况下唯一一条路只能往出租屋里走。拉客女把门打开后上了3楼,上面是个1居室,大厅里空无一物,刚进大厅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有传呼机的响声,一般传呼机要响810声,而这次只响了3声就被掐断了,石野马上意识到举报信里说,嫌疑人之间都是用中文传呼机来联络,不同响声传递着不同的信息,那么这三声铃响意味着什么呢。
 
片花4——只有进路没有退路,侠胆石野深入出租屋,面对背负命案的亡命之徒,生命就像是千钧一发,刀枪下如何脱身?《刀尖上的舞者》智勇双全,“舞动”侠客人生,百姓故事正在为您讲述。
 
欢迎回到百姓故事,我是立华。刚才我们讲到石野和同事邓世祥进了出租屋,就在这个时候屋里的传呼机响了三声,原来这个暗号是告诉躲在屋子里某个角落的同伙,小姐拉到的是什么样的客人,让他们提前在里面作好准备。利落的小平头是石野至今没有变过的发型,也就是这个发型让他们觉得石野是个便衣警察。
 
录音:我马上意识到这个地方很危险。这个时候我们还不能跑。大厅右边有个门帘,有个女的笑嘻嘻的说我们小姐在里面,我一看里面空无一物,有一个单人床,铺着一个双人床单,一半在床上,一般罩在地上。
 
为什么单人床铺着双人床单呢?大厅对面还有个小木门,上面挎着一个小锁子。石野马上意识到这两个地方肯定藏着人。石野马上跟那个拉客女说,这样,你看我们两个人你这就一个小姐,我把带路的费用给你,你看我表弟一个人,你另外再给他找个地方。石野暗示同事跟拉客女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因为他清楚,既然来了,想要两个人一起走根本不可能。邓世祥心领神会,马上跟着拉客女走了。接待石野的小姐长的还挺有姿色,小姐笑眯眯的看着他,这个笑不正常,分明就是笑里藏刀,石野浑身不舒服,非常紧张。这个时候木门突然被人推开了,里面冲出了两个人,手里都拿着枪,没等石野醒悟过来,左右一边一把枪就已经顶着了他的太阳穴。

 

录音:他们第一句话就是把你的手举起来,把你的枪赶快拿出来。我想我哪里有枪呢?

 

此刻,石野很冷静也只能冷静。既然歹徒把自己误认为是便衣警察,那么同事也就很难逃脱了。

 

录音:我马上告诉他戴眼镜的是我表弟,他是中山大学的学生,我说我是做广告的。在一个公司上班。他就说你还骗我们?

同事邓世祥遇到这样的情况缺乏脱险经验,和石野分开了很有可能有生命危险。石野第一时间说到,这样吧先把我的表弟叫上来。邓世祥一上来看到这个陈事可真是给吓坏了,浑身哆嗦。歹徒很猖狂啊,他说我可以告诉你们这种地方只要进来了就很难出去了。正在这个时候呢,床底下动了那么一下,又有一个人从里面蹦了出来,瘦高个、尖下巴、满脸长着胡须、带着墨镜,手里还拿着一把杀猪刀。这刀一下顶在了石野的后背上。

拉客女把石野采访包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里面有名片,还有3000多块钱,正当他们数钱的时候,那女人突然大叫一声哎呀他们是记者,放在包里的记者证被发现了。一下子石野明显的感觉到有两把刀顶着他的肉,马上要戳到脊梁骨了,疼的很。

 

录音:这个时候我就喊了一声我就说你们千万别杀人,那个记者证是假的。他们一懵,说记者证哪有假的呢?我说我告诉你我是《南方都市》报广告部的,我们是拉广告的。为了拉广告方便嘛,跟人说记者人家信任我们。所以我们花500块钱做了假记者证。这样一说他有点相信。

 

一伙歹徒半信半疑,这个时候石野就想怎么糊弄他们然后逃出去呢。团伙里的黑老大说:“想来这个地方跟踪我们,没门。我们在广州这个地方,杀人跟杀只鸡一样。不信你闻一下我们的刀子有没有血腥味。“石野一看那个刀子上锈迹斑斑,上面确实还有血腥味。

 

录音:我们确实拉广告的,我说不信呢,我们手头上还有点广告纸。那天路过一个洗脚屋开业广告纸就拿了一个塞包里去了,我马上说你看今天我们做了一个单子,这个洗脚屋开业。你看我身上这几千块钱就是从这里捞得。很高兴我就带我表弟来广州见见世面。他好奇,所以我带他来看看小姐什么样的。我这样一说他们还是很信的 。

 

这个时候,歹徒里出现了两种意见,一个就是要把他们杀掉,如果他们是记者就完蛋了。第二个就把他们放走就算了,他们肯定是假记者。歹徒之间起了争议,这是个时机啊,石野马上提出来了,存折里还有几万块钱,可以给他们。到底怎么办呢?最后,团伙里的黑老大出了一个主意,他们决定先给报社打电话核实一下,如果是记者就杀如果不是就放人。还好当时没流行用手机呢,几个人拿着石野的名片就去打电话了。打电话最近也要走到菜市场,来回怎么也得15-20分钟,他们必须利用这段时间跑出去,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录音:我就说大哥这样,我们真的不是记者。也不是来搞你们的,我们确实是客人。我说不信的话存折里几万块钱都可以给你。这个时候那个黑老大很得意,他说你到我们这种地方一般都是走不出去的,但是现在看你这个样子我可以放你走。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们3个条件。我当时心里想30300个条件我也答应啊。

 

黑老大说了第一今天发生的事绝对不能报警,第二今天发生的事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第三只能向前走不能向后看。石野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为了让对方放松警惕他还恳求说,你千万别向我们单位说。一说的话我的名声就不好了。最后他还提出了一个要求,两人身上已经再没钱了,如果出了出租房也要尽快逃生,当时广州作摩托车1个人5块钱,他还主动向黑老大要10块钱,黑老大一甩手扔给他们20块钱。刚走到菜市场,觉得后面有脚步声,回头一看黑老大带着打电话的那3个人拿着刀子就追过来了。

 

录音:正好有个公共汽车来了187。投币是一块钱零钱,当时一紧张就把那20块钱全部投进去了。当时司机就问我说1块钱你投20块钱干嘛,我说我今天高兴。

 

石野带着同事化险为夷,用命换来的新闻,却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未能见报。一个星期后,他又再次深入虎穴,在公安机关的配合下,一举抓获了这个犯罪团伙。那时侯石野才二十五六岁,凭着智谋和勇气还有他出生牛犊不怕虎的那股子冲劲,像类似这样的采访他做了很多,写深入报道和批评报道成了他的专职。为了写出事实的真相他得罪了很多人,为了除掉他这个眼中钉,有人买凶杀他,有人污蔑他,大大小小的官司这些年他也没少打。

 

用石野自己的话说:在广州他写新闻报道得罪的人太多了,黑白道都有。1999年,石野告别了广州,来到北京。他到北京来第一个想法是走维权之路,第二是发展文学之路。在北京近十年的时间里,他在鲁迅文学院进修过,也在各大报纸杂志任过采访部的主要职位。最后,石野给自己找到了他认为最好的位置,他称自己是中国独立调查新闻记者,实际就是自由撰稿人,不在任何一家媒体专职工作。有了有价值的新闻线索他就去深入采访,去帮助弱势群体维权。

 

为了躲避和他有过结的人,石野住在北京郊区的一个出租屋里,条件并不是很好,可是他过的很坦荡。生活的路是艰辛的,石野来自家庭的经济负担也很重。农村家里的弟妹和妈妈都需要他照顾,就连父亲去世前欠下的看病钱也是他一个人扛。除了写书的稿费,他生活的另个来源就是把自己采访的新闻发到各个城市的媒体中,从中获得稿费。其实,他自己最清楚,他的生活远远可以过的更好更舒适。这些年,也有不少人想买通他,也有人想花高价雇他做事,但是在几十万诱惑的面前,他却依然坚持自己的原则,做自己想做的事,他很有信心的靠自己的实力走正道过上好日子。

 

录音16:我是觉得每个做这种行为的人都有个梦想,非常炙热的梦想。一旦拥有这个梦想,用身躯、甚至用生命去实现这种梦想。我之所以当初选择了新闻这个职业呢,还是热爱它。一旦喜欢它呢,一直做到现在。对我的事业我不后悔。最重要的是亲情,你没有办法回家陪伴你的父母亲,也不可能像别人一样给大把大把的钱,给父母亲创造一个非常好的生活条件。作为我来讲,我的父母亲在农村,我一直都没有能力把他们接到城里住上安静平和的生活,非常歉疚的。

 

因为工作原因,石野一直在流浪,至今没有女友。这么多年过去了石野也想有一个安定的“家”。他给自己的未来做了很多种设计,他最想获得鲁迅文学奖,走上写报告文学的道路,这样生活可以相对的稳定和平静。不过石野说了,他的生命离不开新闻,如今他开设了5个电子信箱,4QQ号,2个网站,每天通过各个渠道至少能获得30条新闻线索,每个月他都从中选出几个进行深入的采访报道。

 

录音17:不害怕是假话,面对黑道和在人民头上的腐败分子如果你害怕他他更会猖狂、有恃无恐,唯一的方法是用法律的手段和他斗到底,从而使他们受到法律的惩罚。所以我认为一个记者不仅仅要有一定的法律知识更要有一定的勇气吧。有时候也想停下来,想把这个案子做完了就不做了,但是一旦面对求助者和弱势群体跑到你面前来,那种求助无门的泪眼和被人大残的跪在你面前请求,我觉得作为任何一个新闻人你都没有办法停止。所以很快的一做就是十几年,也没办法停下来了。

 

在朋友的帮助下,石野以自己的名字建了一个“石野焦点网”,之后又建了一个“中国记者维权网”两个舆论监督的维权网站,通过网络获取中国的投诉信息,再选择合适的题材进行采访报道,他成了一个没有头衔和职务的民间维权人士。石野是一位充满传奇色彩的新闻人物,从中国第一卧底记者到民间维权战士,再到青年报告文学作家,这位“刀尖上的舞者”用他特殊的经历演绎侠客人生。好的,今天百姓故事就给您讲到这里了,采编制作婷婷,播讲立华,感谢您的收听,咱们明天见。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2422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