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21501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百万财产惨遭地方法院违法执行 石家庄夫妇五年上访漫漫维权路

  发表日期:2009年8月31日   出处:原创        【编辑录入:shiye

百万财产惨遭地方法院违法执行

石家庄夫妇五年上访漫漫维权路

 

                 

 

河北市石家庄市年过五旬的老夫妻金琪和马丽君做梦也没有想到:仅仅因为一宗价值仅3.9741万元财产的民事纠纷案,他们花费了数十年心血积累起来的企业和117.782万元财产被石家庄市高新技术法院查封,最终导致企业倒闭,全家遭受各种损失计千多万元。案发后,金琪夫妇依法向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标的不少于1130.0846万元及“恢复厂房、设备原状”的国家赔偿申请,但开发区法院拒绝其诉求,只愿赔偿7.821万元;上诉至石市中院后,中院撤销了一审判决,确认一审法院诉讼保全行为违法,中院又裁定一审石家庄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赔偿金琪人民币19.6836万元。但金琪夫妻根本无法接受与自身巨大损失相差甚远的所谓赔偿,并坚持要求法院依法赔偿因此而损失的财产1089.5073万元、对法院侵犯其家人人身权要求赔偿40.5773万元及对其儿子金熹故意伤害的赔偿40万元。石市两级法院拖泥带水,至今仍对他们的诉求拒不理睬。无奈之余,这对五旬老夫妇只好踏上了漫漫的上访之路……

 

 

 

 


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金琪夫妇踏上五年漫漫上访路

 

 

千万家财突遭法院粗暴违法查封

中级法院裁定一审法院存在违法

 

时年55岁的石家庄市回族金琪为石家庄市桥东区居民,20029月,从某工厂下岗后的金琪在妻子马丽君的帮助下,以租代买本地一位叫庞德瑛的机械设备用来生产塑钢门窗,并租用石家庄市开发区天源铝制品厂的厂房作为生产车间。后来,他又将所经营的项目挂靠在河北润泽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泽润公司)名下。于是金琪、马丽君夫妇东借西挪,自筹资金200万元与一个叫李国庆人合作,开始创业。这家工厂虽小,但由于夫妇两人科学管理,经营有道,很快就走上正轨,如果不出意外,他们很快就能还清以前借的账,并能盈利。谁知就在此时,本地一位长期供需其企业玻璃的个体商任文达以其拖欠货款为名,将法人代表金琪告上法庭,石家庄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法院(以下简称“开发区法院”)很快开庭并判决其马上归还原告39741元货款。金琪不服一审判决,并上诉到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121日,中级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此时金琪的小工厂正处于发展阶段,一时无法筹备到这笔钱,但法院根本不理会,要求他马上还钱,否则就会强制执行。

 

20041013,开发区人民法院民庭书记员祝纪峰在根本没有向金琪送达《执行通知书》和《执行裁定书》。在没有执行法官到位的情况下,竟擅自一人带着几名社会人员气势汹汹地冲到金琪的工厂,对金琪厂房三个大门全部贴上法院封条,将里面多达117.782万元的机器和设备进行查封保全。

 

第二天早上,尽管金琪夫妇再三强烈抗议,希望对方不要查封判决以外的财物,更不要因此而影响其企业的正常运转,但对方根本不理睬。就这样,仅有书记员身份的祝纪峰不依规定查封其公司账户、不冻结其帐户上的有关资金,却公然对其实体进行强行查封,并伙同执行申请人任文达对工厂里的九台机器设备逐个查封之后,其他上百万元的机器设备、原材料和半成品等财产并未贴上封条,更没有开列查封清单就一并封存在工厂房里。也就在此时,金琪夫妇发现所谓的《查封(扣押)财产清单》是假冒的,而且上面两位执行人的名字“刘广跃”“祝纪峰”均系祝一个人所签名,他们马上提出抗议,并拒绝签字。后来,也就是这份所谓的查封清单,被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石确再字第00001号裁定确认违法。

 

随后,金琪工厂里一套四万多元的玻璃制造机及其他一百多万元的其他设备和材料全部被人拖走。

 

事后金琪才了解到,原告任某其实早对其工厂里的那台新购买不久的四万多元的玻璃制造机觊觎己久,故意编造事实将之告到法院。而该法院的副院长郭兴锁为任的亲戚。更令他们夫妇惊诧的是,被法院查封保全的自己工厂里所有机器设备,竟于同年12月的15日全出现在原告任文达的新办工厂里。大量事实表明,任实际上是以39741元,毫不费吹灰之力换来了价值百多万元的机器设备,并很快在附近不远的北庄村轰轰烈烈的地开办了一家新工厂。

 

金琪欠任文达的货款,本来早就还了他两万元,对方也承认,但对方就是耍赖,硬说成是三万多元,所以金琪拒绝还。后来就是在法庭上,对方也承认金琪曾还过其两万元。尽管如此,法院最后还是判决金琪应还任39741元货款。

 

“其实,我早知道任文达和开发区法院的郭副院长是亲戚,这也是他目中无人的原因。他因与我有生意来往,早就看上了我新进不久的那整套价值四万多元的玻璃制造机,后来,在法院的帮助下,他果然如愿以偿……”

 

眼见一家人赖以生存的企业就这样被法院毁于一旦,金琪和马丽君夫妇四处投诉,并于20041019日向开发区人民法院递交复议申请,但很快被驳回。于是,金琪依法向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诉,提出确认请求,要求上级人民法院确认开发区人民法院的诉讼保全行为违法,确认申请人造成重大经济损失。经过一番艰难较量,在经历了长达三年的煎熬后,直到20071015日,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才送到了一份迟到的裁定书。中院在这份(2007)石确再字第00001号法院裁定书上认定:开发区人民法院在该案采取诉讼保全措施过程中,从查封、清点登记、异地封存,到将厂房贴上封条后,并没有立即通知确认申请人金琪送达裁定;在确认申请人不到场的情况下,开发区人民法院也没有通知无利害关系人到现场见证,而是将厂房门锁砸坏,搬出查封的机器设备,在另换新锁后,并没有将钥匙交给确认人金琪,却把钥匙交给了房主,既没有对厂房内物品清点登记,又没有指定房主对厂房内财产负责保管,也没有制作笔录,造成金琪未查封的财产被他人私自拉走,造成一定的损失。综上,开发区人民法院在进行诉讼保全过程中,在程序上存在着不符合法律规定,办案不规范的情形,应确认为其诉讼保全行为违反法律规定。确认申请人金琪请求确认开发区人民法院诉讼保全行为违法并造成经济损失的理由成立,其确认请求应予支持。最后,法院裁定如下:1、撤销开发区人民法院(2006)石确字第00017号裁定;2、确认石家庄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诉讼保全行为违法

 

开发区法院认错但拒不赔偿损失

一波三折两级法院连出四份裁定

 

20071212,金琪依据中院的那份裁定,向开发区人民法院提出国家赔偿,并要求该院国家赔偿请求如下:1、丢失机械物品价值117.782万元;2、部分物品重置费用及利息损失61.2993万元;3、未结算工程款40万元;4、房屋产权及租金损失确良173.64万元;5、无力清还的债务174.861万元;6、工人工资损失80.6177万元;7、人寿保险损失117.0993万元;停产停业315.4万元以及另外还有因此案引发的其家人身损害损失各类赔偿40.5773万元,时时强烈要求法院依法恢复被他们违法损坏的厂房、设备恢复原状……

 

2008121,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在送达给金琪的一份(2007)石高赔字第1号决定书中认为:在受理原告任文达诉被告金琪欠款纠纷一案后,本院根据原告请求依法采取诉讼保全措施并无不当。根据房主庞国平的请求依法改变保全措施,异地封存所查封物品,依法有据,亦无不妥。法院转移查封物品后,将剩余财产交由房主庞国平保管,并将房门钥匙交到庞手中。故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书认定高薪技术产业开发区法院“没有指定房主对厂房内财产负责保管,造成金琪未被查封的财产被他人私自拉走”,与事实不符。在丢失的机械物品中,除去法院依法查封并拍卖部分外,出租人庞德瑛拉走部分属按约定收回租赁物,项目经理李国庆拉走部分属于其职务行为,其他人拉走部分属于以物抵债,请求人金琪若主张权利,完全可以通过其他合法途径依法解决。

 

该赔偿决定书还认为,本院在依法采取诉讼保全措施时,已将所查封物品以外的财产交由他人保管,属于国家赔偿的情节除外,但考虑到本案的情况特殊,为化解矛盾,维护社会稳定,可酌情给予请求人适当情况补偿……

 

最后,该院在这份盖有法院大红印章的所谓赔偿决定书中,“决定赔偿请求人金琪人民币7.821万元。”

 

自己价值不菲的家产及几百万元的机器设备竟只换来几万元的赔偿!金琪自然不服。2008228日,他又怒而向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提出赔偿申请,强烈要求撤销开发区法院赔偿决定书;要求开发区法院赔偿因此而丢失的机器设备、物品重置人身损失等各种经济损失共计1089.5073万元;要求赔偿因此而造成的人身损害损失40.5773万元并要求恢复厂房、设备原状。

 

4个月后,也就是2008228,河北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在一份(2008)石法委赔字第00001号赔偿决定书中该院赔偿委员会先是对金琪的多项赔偿诉求一一驳回。不过,又婉转地承认了以前从没有正视的事实,比如……天源铝厂厂房大门钥匙在开发区法院转移查封财产前由金琪掌管,厂房内物品处于金琪掌控之下,开发区法院将查封财产转移他处后未将新锁钥匙交给金琪保管,存有不妥之处。虽然天源铝厂房主庞国平要求开发区法院转移查封财产、腾出厂房并被法院指定是未查封财产的保管人,但是,由于保管问题使厂房内未查封的物品流失,开发区法院对此应依法承担由保管行为引发的责任。

 

该决定书也确认:……庞德瑛多拉1.1216万元的设备、任文达拉走6.405万元物品、河北金泰科技有限公司拉走0.6万元的设备以及清单虽有列举但下落不明的7.821万元的物品价值,共计15.9476万元,与开发区法院保管行为有关。开发区法院赔偿决定书未考虑庞德瑛、任文达多拉部分不妥,应当纠正。另外,开发区法院赔偿决定书对于河北金泰科技有限公司拉走0.6万元的设备用以抵偿金琪所欠电费6900万元的认定也依法应当纠正。因为河北金泰科技有限公司拉走0.6万元的行为发生在开发区法院指定保管人保管查封物品之后,且未经过诉讼程序,无合法执行依据,仍应确定为保管行为造成的后果。此外,由于厂房内目前仍存放的剩余物品闲置时间较长,使用价值殆尽,可按照赔偿请求人所报价值3.736万元由开发区法院一并赔付为宜。

 

综上,此次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决定:1、撤消石家庄开发区人民法院(2007)石高赔字第1号赔偿决定;2、由开发区法院赔偿金琪19.6836万元。

针对此份决定书,金琪气愤地指出:“中级是故意避重就轻!如果没有当初开发区法院的违法在前,我的这一切巨大损失就不可能发生。我的所有损失全因为开发区法院的违法行为所致,对于这点所谓赔偿,我绝对不能接受!”                                                         

随后,金琪又依法向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高院要求石家庄市市中级人民法院复查处理金琪申诉。经复查,中院发现原赔偿决定部分事实认定不清,于是又只好重新审理,并于2009119日又出申诉人金琪出具了一份洋洋数万言的所谓赔偿决定书。

 

就这样,金琪和马丽君夫妇被这两家人民法院弄得昏头转向,实在不知威严的人民法院对自己出具的法律文书为何像儿戏一样自相矛盾,而又不能自圆其说呢?

 

 


 

因法院的违法令自己倾家荡产,曾是老板的金琪因投诉无门而满脸无奈

 

 

记者与开发区法院院长面对面

刘院长称法院有错但无权纠正

 

 

2009328,记者特意从北京奔赴石家庄市对金琪、马丽君夫妇的投诉进行深入调查。当天上午10时许,记者来到位于石家庄市裕华区黄河套98号的石家庄市开发区人民法院。当获知记者来意后,该院院长刘文平在法警队长的陪同下,在会议室接受了记者的采访。针对记者提出的一系列问题,刘院长也承认当初法院有关人员做法不对,在执法时存在不少问题。但他认为,现在开发区人民法院是金琪和马丽君夫妇投诉的对象,上级法院对此也很重视,所以他们对很多问题也不好多说什么。

 

后来,刘院长又当着金琪和马丽君夫妇的面打着哈哈说:“我们法院执法时的确有些地方做的不对,但不能把板子全打在我们身上。我们知错认错,己对你们的损失进行了赔偿,但你们就是不要……”当记者问:“开发区法院早己被中级人民法院确认违法了,既然违法就得承担责任;由于法院的违法,对当事人一家造成如此大的损失,你们对此有何看法呢?”刘答:“我们在某些方面的确做得不妥,但金琪家的损失不能全推以我们法院身上,现在我们只能赔中院指定的损失和数额……金琪提出的诉求实在太多,也有很多不属于我们赔偿,所以我们无法答应。再说,现在只能是中院叫我们赔多少我们就赔多少……”

 

 

有关记者采访对话,现不妨整理摘录部分如下。

记者:“既然法院依法办事,为何当事还一再上访呢?”

 

刘院长:“因为他们提出的是无理要求,也不能狮口大开呀。我们无法满足就上访,这是不对的。”

 

记者:“听说法院一直在想方设法阻截金琪一家上访,而且还曾多次派人截访,并打伤过他们?”

 

刘院长:“我们没有打人。就是有一次金琪在京不配合,被扭伤了胳膊,我们也一直负担医药费……”

 

记者:“你们在此期间没有对金琪家人造成其他方面的伤害吗?”刘院长:“没有。我们都是依法办事。如果哪方面做得不对,可以提出来。”

 

记者:“既然法院依法办事,为何害怕当事人上访呢?你认为那三份裁定书公正吗?”

 

刘院长:“他们可以合法上访,但不能越级上访。这样会影响本地的稳定……那些裁定书么,我们当然是依法审理的,而且是公正的,不过,对于不妥之处我们肯定会尽力纠正,给当事人一个公正说法。”

 

记者:“请问刘院长,对于同一案情,为何人民法院会向当事人出具三份不同的裁定书呢?为何不能一步到位呢?这样做是否不妥?”

 

刘院长:“这是因为我们有时工作不到位,所以在发现问题后马上改正。我们法院代表的是法律的尊严,所以,我们向金琪出具的文字都是法院根据法律来办理的,我认为这没有什么不妥的……我们很快还会就金琪的申诉出具法律文书,但这是中院的事情了……”

 

 

 

停在金琪家附近、防备金琪夫妇进京上访的无牌小车


  

截访的法院警车夜色中威风凛凛地停在金琪家门口

 

 

 

面对金琪夫妇的指责,刘院长竟称:我们现在都是朋友了,你们还这样?如果不是看在朋友的面子上,那份指定违法的裁定根本就不会发出……刘院长还称,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目前正在重新审现金琪的诉求,相信很快能书面答复。当记者问,此份法律文书何时能出具时,刘院长称,此次一定会给金琪一个满意的答复,并再三要求记者先不要写稿,先耐心等候半个月再说……

 

当记者通过多种途径欲采访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有关领导时,但对方拒绝采访。无奈之余,记者多次通过刘院长联系中院长,但对方秘书称院长正在唐山市开会,这两天回不来。

 

近一个月后,记者从金琪、马丽君夫妇手中看到了那份刘院长“让等半个月”的新的裁定书。令记者极为惊诧的是,这份法律裁定书出具的日期竟是2009111日,此日期与上次刘院长所指的,竟提前了两个多月。也就是说,20093月记者在开发区法院采访时,刘院长让记者和金琪马丽君“再耐心等候半月时间”的新裁定,两级法院早在两月前就准备好,只是没有及时送达给当事人而己……

 

记者在这第四份由人民法院出具、盖有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大红公章的的(2008)石法委赔监字第00001号赔偿委员会决定书中这样认为:金琪申诉请求国家赔偿的项目中,除厂房内机械物品的损失44.2662万元,属于国家赔偿法规定的赔偿范围,应给予赔偿外,对其所提其他赔偿请求本院赔偿委员会难以支持。另外考虑到金琪马丽君夫妇长期诉讼,生活确有困难,可以给予两人各赔偿1万元。原赔偿决定认定的部分事实不清,赔偿数额不够准确,应予调整,故决定:1.维持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2008)石法委赔字第00001号决定 第一项:即撤销石家庄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2007)石高赔字第1号赔偿决定;2.变更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2008)石法委赔字第00001号赔偿决定第二项:石家庄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赔偿金琪人民币44.2662万元;3.对赔偿请求申请人金琪的其它赔偿申请予以驳回,不予赔偿;4.石家庄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给予金琪及妻子马丽君经济补偿共计人民币2万元。

 

 

法院违法办案令他们倾家荡产

一家三口人身损害该谁负责?

 

 

对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开发区人民法院先后出具的四份裁定书,金琪一肚子怨言。2009810日,又一次被迫来京上访的金琪和马丽君夫妇手持四份结果不同的法院裁定书找到记者控诉:“这两家法院简直目无法纪!他们这样就是故意在拖我们的时间,想法赖赔。”

 

尽管金琪在法定时间内向河北省高院再次申诉,但结果却令他大失所望:200985,省高院在一份(2009)冀法委赔监字第6号通知书中,驳回了金琪的申诉。记者看到,省高院在此份法律文书中这样认为: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2009111作出的(2008)石法委赔监字第00001号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使用法律正确、赔偿数额适当,而且在应予赔偿范围之外,该院还决定给你和马丽君每人10000元经济补偿,赔偿和补偿数额已经充分弥补了你因开发区法院违法行为所造成的损失,故你提出的申诉理由不能成

立,本院赔偿委员会予以驳回。

 

 

 

满脸无奈的马丽君向记者展示四份不同的法院裁定书

 

   要想在本省司法部门讨回公道看来了无希望,无奈之余,金琪携妻子只好又一次来北京上访。他们频繁地奔波于国家信访局、全国人大、中纪委及统战部,当然,他们去得最多的还是最高法信访处。

 

    但是,他们还是像以住一样,每来一次,结果就是失望一次。据金琪称,他们从五年前起,一直把最大的希望寄托于进京上访之中。但在上访过程中,开发区人民法院却对他们的行为又惊又怕又恨,对方总会联同地方警方对夫妇两人横蛮截访,采取种种非法手段对他们进行折磨,多次对他们大打出手。

 

令金琪夫妇难以忘怀的是,2007930夜晚临近12时许,开发区法院分管民庭的副院长郭兴锁带领20多名法官、法警追到北京,将住宿在北京某旅店的金琪、马丽君扭上警车,其中金琪的左胳膊被开发区法院的法官赵立彬扭伤,至今尚未痊愈。他们被强行带回石市后,马上将他们进行非法拘禁,让他们睡在潮湿的水泥地上,并逼迫他们三男两女同居一室,后在他们绝食抗争之下,直到105日才将他们放出。

 

同年1014日下午4时许,该法院获知金琪夫妇又进京上访后,又出动20多人非法将他们绑架回石市拘禁,并对他们强行戴上手铐,致马丽君的右手腕和两手指受伤变形,而开发区人民法院的恶行竟发生在其行为己被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确认违法的前一天!在此前,即日200756日,因几次上访不是被人踢皮球,就是被地方司法部门非法拘禁,金琪被迫无奈,竟采取极端的方式寻求解决自己的诉求:趁人不备爬到天安门城楼欲跳楼时被守卫的武警阻止,终于引起中央有关部门的重视。其多次上访曾引起中纪委三次发函至河北省高检及省高院,要求解决当事人的上访问题,并严肃处理有关当事人。但河北省高院及有关司法部门对此置之不理。

 

据金琪向记者出示的相关证明显示,他们夫妇因为不服两级法院的裁定进京上访,在五年时间内先后被有关部门非法8次、多达69天的羁押。

 

受到严重伤害的还有他们的独生儿子金喜颢。一提到儿子的伤痛,金琪夫妇不由泪流满面。他们向记者哭诉:为了打击报复他们的申诉,开发区人民法院的有关人员竟变着法子威胁他们的儿子。

 

2005619时,高新区法院书记员赵立彬打电话给金琪,通知他于2005678日去法院开庭。而此日期恰好是高考,金琪明白,这是法院故意把开庭时间定在儿子金喜颢高考的非常时期。他马上断然拒绝:“不行,那两天正是孩子高考,我不能去开庭,请你们改天……”赵立彬马上回敬说:“你不去开庭,你孩子就不能参加高考……”。

 

62上午10时,赵立彬主使与金琪有矛盾的供货孙小玲、周田丰、王铁链到马他们居住的小区威胁说:“你要是不去开庭,你孩子就不能高考”。

 

由于赵立彬等人反复出言威胁即将参加高考的儿子,夫妇俩吓得马上向拔打110求助,当地派出所特意派出民警对有关人员进行了口头警告。67日和8日高考时间,因为夫妇俩的悉心呵护,儿子终于安全高考归来。可谁知,就在高考刚结束后,儿子又被人畜意伤害:69下午5时,时年18岁的金喜颢和几位同学骑着自行车从住处向石家庄友谊大街方向去玩,谁知一辆早跟踪他多时的小货车从背后趁他不备撞上前去。在来往路人的惊呼声中,幸好金喜颢躲避得快,尽管没有生命危险,但他却连人带车被撞翻在地,致使其左手前臂双骨多处骨折,因为一直无钱动手术,至今其伤处钢板尚未取下……

 

金琪满脸无奈地告诉记者:高新区法院违法查封行为给申请人他和全家造成不少于1089.5073万元的直接财产损失,但没想到两级人民法院不是避重就轻,就是耍赖,企图不赔偿。

 

从金琪出示的大量证据中,记者了解到开发区人民法院的违法查封行为给他造成的直接损失主要有:

 

1、违法查封致金琪厂房内机械物品丢失、物品重做后因构成违约又无法收回的损失不少于179.0813万元(暂截至071213),其中机械物品的丢失不少于117.782万元;物品重做后又因构成违约又无法收回的损失26.3768万元。

 

2、违法查封导致华府园未结算工程尾款损失不少于40万元及华府园1504256.88平方米房屋产权和租金损失143.64万元。

 

3、违法查封致金琪与供货(料)商的合同纠纷损失174.861万元李世俊诉金琪(2004)东民一初字第2210号民事判决损失2.6928万元;陈恒仁诉金琪(2004)东民一初字第2211号民事判决损失5.4744万元;庞德瑛诉金琪河北润泽实业有限公司(2006)石高民再字第5号、(2005)石高民二初字第51号民事判决损失27.8772万元;庞德瑛诉金琪河北润泽实业有限公司(2006)石高民再字第5号、(2005)石高民二初字第51号民事判决损失27.8772万元;孙小玲诉河北润泽实业有限公司(2005)东民二初字第2152号民事判决损失5.3408万元;周田丰诉河北润泽实业有限公司(2005)东民二初字第2153号民事判决损失9.8939万元……

 

另外,开发区法院的违法查封还导致其违法解除30名职工的经济补偿、赔偿金80.6177万元,同时,还导致致人寿保险损失126.0993万元。

 

金琪称,他和妻子马丽君、儿子金熹颢于1999610日起参加太平洋保险公司人寿保险。2005524日,他们一家三口被迫“生存退保”导致三人的人寿保险损失分别为:金琪损失11.4705万元;马丽12.797万元,金熹颢73.8894万元。

 

金琪夫妇坚定地说:我们都是懂法的公民,石家庄开发区人民法院的违法行为毁了我们一家,给我们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我们提出千多万元的损失都是有法律依据的。不管维权的道路如何艰难,我们一定会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专家律师说法:两级法院明显弄虚作假

法院应依法赔偿金琪损失

 

 

 

国家法官学院有关专家指出:石家庄市开发区人民法院主要存在以下违法行为:1虚假认定严重违法。法院根据原告任文达的一纸诉状,也就是20041112向“石家庄市开发区人民法院”提起的《民事诉状》,而20041013任文达诉金琪买卖合同纠纷一案还没有发生,因此法院根据任文达的诉讼同时申请诉讼保全作出的(2004)石高民一初字第185号民事裁定书是违法的。2开发区法院在20041013所实施的所谓“财产查封保全”行为严重违法。因为,书记员根本无执行权,且是独自越权执法,故其出示的《查封(扣压)财产清单》不具任何法律效力。被执行完全有权拒绝签辽认可。3、既然开发区法院的的诉讼保全行为己被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07)石确再字第00001号裁定确认违法,那么开发区法院理应承担所有责任。

 

湖北维佳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石义银,曾多次担任过有关国家赔偿的诉讼。他在认真审阅了金琪的案情后指出:1高新区法院20041013作出的(2004)石高民一初字第185号《民事裁定书》不具有证明力。因为这是一份虚假认定,且已被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石确再字第00001号裁定第二项确认违法。22008)石法委赔监字第00001号决定查明:“二审判决生效后,任文达于2005219申请执行。经石家庄市涉案物品价格鉴证中心对开发区法院”查封的九项机械设备作出市价鉴字(2005)第036号价格鉴定结论书,被查封物品合计鉴定拍卖底价为人民币36787元。这正好说明了石家庄市涉案物品价格鉴证中心作出的市价鉴字[2005]036号价格鉴定结论书,不具有证明力,因为鉴定结论书是高新区法院诉讼保全行为的一个不可分割的一个组成部分,而开发区人民法院诉讼保全行为已被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石确再字第00001号裁定第二项确认违法而违法。3原决定公然违背事实和法律规定,两级法院企图赖赔。仅以2008)石法委赔监字第00001号《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决定书》中所认定的几点作说明:1)、对“其中丢失机械物品不少于117.782万元”中的74.2358万元,以“有的与开发区法院查封行为无关,有的不应视为金琪的损失”为借口赖赔;(2)、对“其中物品重做后因构成违约又无法收回的损失26.3768万元”以“金琪请求赔偿纱扇等物品丢失的损失与请求赔偿物品重做的损失属同一内容”为借口赖赔;(3)、对“利息不少于34.9225万元”以“不属于国家赔偿法规定的直接损失”为借口赖赔;(4)、对“违法查封致华府园未结算工程尾款损失不少于40万元”以“金琪既未能提供证据证实损失是否实际发生,损失发生是否与开发区法院查封行为有关,且也不属于国家赔偿法规定的直接损失”为借口赖赔;特别是,此决定公然对“违法查封致申请人金琪与供货(料)商的合同纠纷损失174.861万元”以“不属于国家赔偿法规定的赔偿范围”为借口赖赔。

 

北京盈丰律师事务所周剑英律师认为:开发区人民法院的违法查封行为,造成申请人金琪厂房内机械物品丢失、房屋产权和租金损失、未结算工程尾款损失、人寿保险损失、停产停业等巨大损失,共有不少于1089.5073万元的直接财产损失,此种违法行为的后果是极为严重的,也是民事纠纷中罕见的。

 

金琪依据合法的裁定,向人民法院提起标的不少于1130.0846万元及“恢复厂房、设备原状”的司法赔偿申请完全是合法的。石市高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对此前违法裁定的一系列错误执行,应给予申请人金琪相应赔偿。

 

同时,针对(2008)石法委赔监字第00001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决定书》,周律师还指出:受理金琪司法赔偿申请以来,石家庄中级法院赔偿委员会的审理行为存在着全程违法的行为。这主要表现在:其一,程序违法。接连三次通知金琪参加对本赔偿案听证行为必定违法,因为《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赔偿案件程序的暂行规定》第十三条明确规定:“赔偿委员会审理案件依法不公开进行”。

 

其二,实体违法。石家庄市中级法院赔偿委员会不依法赔偿对金琪赔偿标的不少于1130.0846万元及“恢复厂房、设备原状”的根本原因在于中级法院赔偿委员会组成人员没有以法官的身份参与公平、公正的审理,从而令合法的《裁定书》成为一纸空文……

 

然而两家法院对此并不认账,不给予赔偿,事隔已久,申请赔偿何时了?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有关专家针对此案指出:石家庄市开发区人民法院在该案采取诉讼保全措施过程中,从查封、清点登记、异地封存时存在着制作出查封裁定,将厂房贴上封条后,并没有立即通知确认申请人金琪并送达裁定;特别是,在确认申请人不到现场的情况下,对方公然伙同原告方将厂房砸坏,搬出查封的机器设备;在另换新锁后,并没有将钥匙交给确认申请人金琪,却把钥匙交给了他人(即房主),不依法对厂房内物品清点登记,不指定房主对厂房财产负责,依法制作笔录,最终造成申请人金琪未查封的财产被他人私自带走,从而给当事人全家造成巨大的损失,这是一种明显的官商勾结,公然的抢劫行为。

 

与此同时,两级人民法院公然弄虚作假。对于同一申诉人同样的一件事,开发区人民法院先是拒不认错,后被中级人民法院裁定违法后,又找种种借口拒不赔偿。而作为上级法院的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明知下级法院违法乱纪的情况下,处处找借口为之开脱。两级法院,在长达几年时间,竟为同一申诉出具了四份不同的所谓法律文书,简直是视法律为儿戏。

构建和谐社会,民法法制是首当其冲,而司法部门的公平正义更是维护社会稳定的根本。像石家庄市的两级人民法院公然以法律之借口一而再,再而三地侵犯老百姓的合法权益,这很是发人深省。这不但会令受害百姓对法律失去信心,有损司法的良好形象,更会给社会带来不稳定的因素。

因此,我呼吁,这两家人民法院应尽快“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解决申诉人的合理要求,更要对公然违法乱纪的有关司法人员给予严惩。

金琪的申诉最后是否能得到公正解决,我们将拭目以待。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