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16882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卧底记者石野的孤独新闻之旅

  发表日期:2009年9月6日   出处:东方传媒网        【编辑录入:shiye

   最初,没见到石野,他的形象以高大伟岸的身躯屹立在心中,他的名字,跟传说中的他一样坚如磐石,就像他的种种事迹一样具有震撼力,激荡心灵,跳跃不止。


    现在,眼前的石野,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多了一分文人的气息,留着板寸,保留了军人般的气魄,可是岁月的流逝,世事的险恶,熬得面容黯然憔悴。他的谦和、平易近人拉近了与平常人的距离。特别是在他窄小的出租屋内,报纸堆积成山,面壁书海无涯一片,那一排一排的书,除了名人传奇和报告文学,竟然绝大部分是文学书籍。一进门,书香气息扑鼻而来,这味道好生熟悉。凌乱,窒息,但是紊乱而有序,随即映入眼帘的是石野写的四本书,随手翻开,复杂而沉重的心情接踵而来,跟着他的思绪迁移,往返于昔日的年岁,往返于石野一个人的旅程。
  
  
流浪者的流浪
 
  
    石野土生土长在湖北农村,贫瘠的土地造就了他吃苦耐劳、扶贫救济、捍卫正义的精神。中学时家中一场大火烧毁了他所有的梦想,辍学的他列入打工者那长长的队伍,怀揣着做泥工挣回的5元钱,躺在简陋的工棚,一夜星辰划破长空,光亮斜射,畅想那个沉积已久的文学梦,也许是遥遥无期,也许是触手可得,那一刻,对于石野来说,一切都是个未知数,只知道,这是流浪的开始。


    为了生计,千方百计挣钱,做矿工时,与多数矿工一样,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在生与死的界线,拿起自己的生命做赌注,谁曾料到,这样的赌注,会一直无休止的赌下去。
 

    石野从海军陆战队复原后,南下广州,当过保安,做过保镖,直到后来凭借自己的勇气、魄力、真诚、实力做了南方都市报的记者,同样居无定所,颠沛流离,石野称自己是“流浪记者”, 名副其实的流浪记者。每一个他所到过的地方,都留下了他流浪的足迹,见证了他的艰辛历程与努力付出。


  硕大的苍穹之下,石野一个人走南闯北,为了自己所热爱的新闻事业和文学之路,流浪在荒芜的寸地,或是繁华喧嚣的都市,石野不失自己忠于职守的敬业精神与道德底线,心中那片净土,静如止水,不为之所浮动,不为都市的世俗腐朽所污染,不为金钱和权势所诱惑。


  时光从指尖滑过,石野的流浪足迹迁移进京,这个散发着文化气息,夹杂着都市气派的古都,潜藏着生命的活力,给予这个流浪者无穷的力量。在低矮的平房、泥泞的小径、宽敞的大道,开始他的北漂生活,继续他流浪记者的事业。


  恍惚间来京十年,依然持续昨天的故事,继续今天的事业,完成明天的理想。无情的岁月在脸上划过一道道痕迹,可年轻的心依然健在,恒古不变的是那颗执着追求自己事业的恒心。


  流浪者的流浪生活没有完结,轻唱一首《流浪者之歌》,祝福浪迹天涯的人儿,一路走好。

 

执着者的坎坷


  石野这十几年的记者生涯,暗访揭黑,长期与黑恶势力作斗争,得罪了不少人,这位现代版的“侠客”,特立独行的正义者,为民主持正义与公道,自己却惹来横祸,穿梭于刀光剑影的硕大地盘上,哀叹一声长气,自己的性命一时间被别人掌控,几次差点丧命。


  在广州做记者时被团伙威逼跳江,在北京做记者时吃尽了官司,可他还是无所畏惧,接着铤而走险的继续他的工作,就算用刀架在脖子上也会硬拼到底,石野声称自己是“刀尖上的舞者”,这个“舞者”,舞出了生命的真谛,舞出了人生的价值 。


  石野觉得卧底记者这个角色,形象一点就像契诃夫笔下的变色龙,你要善于变成不同的角色,才能真正挖掘出各种真相,找出有价值的新闻。作为卧底记者,尤其是一些不得以而为之采取的手段,社会上有很多人不理解,有些人甚至误解,甚至一些记者遭到阻拦、恐吓、殴打、诽谤等等。尽管我们有时候不被人理解,但转念一想,当我们揭露了一个又一个黑幕的时候,当我们把一个又一个的腐败分子送上审判台的时候,当我们新闻记者通过暗访的手段,摧毁了一个又一个犯罪团伙的时候,当我们为弱势群体呼吁,为他们的伸冤叫屈的时候,我们不管有没有说好或者是掌声,但作为一个记者都应感到自豪,因为为老百姓做了一些实事。


  石野因为写批评报道,多次被人家侮辱诽谤,曾经写过一个案子,两次坐牢,一次在广州被人非法拘禁十一天。对方利用手中职权,采取非法的手段,不允许他写批评报道。在北京,也是因为写批评报道,结果他因批评南方一位记者的劣行引发对方恶意诉讼,石野怒而以“刑事自诉”的方式将对方告上北京朝阳法院,没想,此案却在即将开庭时,法官却以“诽谤地不在北京”为同由驳回了自诉,后来此案尽管在王维忠等多位全国人大代表的关注下,引起了最高人民法院的重视,但至今一直没有结果。在自诉案立案后又拖而不决的情况下,对方起诉石野和报社的案子却在他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二审,广州花都法院将此案移交到朝阳法院执行。就这样,石野因为拒绝在报纸上公开向那位玩弄女性并非法与两打工妹生育了四个子女的邓世祥道歉,最后被法官骗去,被关进看监狱15天。后来,石野以沉重的笔在其新作《我在北京当记者》中对此有过五六万字的记录。尽管如此,他从来没有觉得坐牢这事很丢人。


     他为了真理,为了正义,为了弱者呼吁,不顾生命安危,不顾人心险恶,一心为人民说真话,为人民做实事。

 

孤独者的孤独


    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四季更替,时间日以继夜地流逝。漂泊在路上,沿途风景大为可观,可石野无心看风景,一心忠于自己所热爱的事业,一时间失去很多本应该拥有的东西,譬如爱情。


  关于爱情,没有定数,或许是遥遥无期,在石野的生命中,曾出现过三次爱情,女友都因他的工作危险受不了这种生活而悄然离去,其中两位女友现居国外,爱情从此一去不复返。


  恍惚间,过完那个生如夏花的年华,爱情在石野眼里已经变得无关痛痒,孤独的流浪者,像白云一样飘忽不定。在聒噪的季节里,浮躁的世界掩盖了失语的声音,孤独者造就了孤独者的落寞和悲伤,眉宇间充斥着一片愁云,爱情变成灰色,不再绚烂如花。


  暗无天日的时光,石野忙碌无停息,白天箭步如飞,远去那孤独的背影,去捍卫正义之事,夜晚,伏案写稿,敲打键盘的声音划破黑暗的寂静,微弱的灯光拉长影子,倾斜而下,4个QQ闪烁不停,民众的呼声由此而来,默默的,为此付出,背后的孤独不为人知。


  与生俱来的孤独暗藏多年,过往的一切只筑成了一片伤感的记忆,石野一声长长的叹气凝结了空气,他不再奢望爱情,不再奢望完美的婚姻,也许“缘分”这个东西会把石野和他的另一半连结在一起。


  不知道,这位被多家传媒称为“中国第一卧底记者”、被央视和凤凰卫视等多家电视台称为“中国独立新闻调查记者”的石野何时才能结束漂泊的生活?但不管外界如何评论他,他总是憨厚地自称为“流浪记者”。


  这个流浪记者,在下一站的旅程里,何时不再是一个人?希望他在下一站会遇见自己的另一半,会寻觅到自己的幸福,更希望他能用手中的笔为老百姓写出更多的真相。(作者:韩冷)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