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8309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第19节:第三章 呼吁"新闻监督法"的出台((1)

  发表日期:2009年9月9日          【编辑录入:shiye

第三章呼吁"新闻监督法"的出台

  中国首宗新闻记者自诉案

  也许有人要问,你在北京生活,怎么会认识远在长春的全国人大代表王维忠教授呢?

  说起来谁也不相信,我这位在京城漂泊的记者与远在吉林长春的王维忠教授的相识、相交、相知,并成为忘年交,是因为新闻,是因为舆论监督问题。

  直截了当地讲,我是因为自己的那宗国内首宗新闻记者自诉案而认识王维忠教授的。看过我的《卧底历险》和《卧底记者》这两本书的读者,也许对此会有印象,但对于许许多多没有接触过相关文章的朋友,也许会被弄得云里雾里:何谓中国首宗新闻记者自诉案?这到底是一宗什么样的案件?为何会令我这个一直为人打抱不平的政法记者一筹莫展呢?

  此案是由一宗实施正常舆论监督引起的。有关报道,早在2001年2月22日《工人日报》"新闻周末"的头版、2001年3月14日《深圳法制报》等公开披露过,同时也可以参阅《卧底记者》一书(2005年1月,中国方正出版社)第十章"中国首宗记者自诉案"的相关文字,书中以长达六万多字的篇幅记录了有关全过程。

  

  有关我这几年的艰难诉讼过程,湖北知音传媒集团属下杂志《打工》2002年12月下半期,作者运海、小云以"SOS:援助打工妹的记者惨遭诬陷"为题,作了长达六千多字的报道,现将其中内容摘录如下:

  因为援救打工妹,曾在《打工》杂志上揭露"爱情骗子"邓世祥(现为广东《新快报》记者)真面目的侠义记者石野,却差点被那个无良知的男人逼疯,一度陷入困境。在一群正义人士的帮助下,石野终于拿起了法律武器,举债南下取证,从而引发了一起国内首宗记者自诉案件……

  近日,本刊特派记者赶赴京城,采访了这位正义的打工记者,独家披露这起国内首例记者自诉案的全过程。

  痛心:生死兄弟竟是个感情骗子

  1972年6月,石野出生在湖北大冶市大箕铺石应高村。高中毕业后他便参军入伍,1995年底退伍后,石野来到了广州,凭借在部队时发表的一大叠作品,他应聘到广州一家省级政法报社当记者。1997年初,他又凭借自己的实力,进入了南方一家省报主办的某都市报社,成了该报的一名政法记者。也就是在这家报社里,石野认识了同事邓世祥。

  

  而此时,石野就对邓世祥同时与两个女人同居生子的事早有耳闻,对他的所作所为无法接受。因此,虽然他与邓世祥的办公室相邻,但平时极少与之来往。石野与他的真正交往始于一次卧底历险。

  1998年初,有读者向石野寄来了一封万余字的举报信,称广州"华南影都"至"王圣堂"一带活跃着一个用色情抢劫的犯罪团伙,希望他前往采访予以披露,盼以此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加快打击力度。凭借职业的敏感,石野断定这是一条有价值的新闻线索。于是,他立即向领导汇报,得到了报社的支持。

  1998年4月1日,石野、邓世祥、报社司机轩慧和摄影记者一行四人前往位于广州火车站附近的"华南影都"、"王圣堂"出租屋进行暗访。为了掌握第一手资料,石野和邓世祥乔装成刚从外地来的"嫖客",他们与皮条女一番讨价还价之后,跟着那女人进入"王圣堂"出租屋。谁知他们刚一进屋,就遭到几个手持枪械和砍刀的男女的围攻。

  由于石野刚从部队出来不久,又留着平头,其中两个家伙错将他当作便衣警察,两支乌黑的枪口和几把白晃晃的长刀紧逼着石野,令他毛骨悚然。从未见过这种场面的邓世祥当即吓得小便失禁。在危急关头,石野以军人的胆略和气魄,毅然让歹徒先放了邓世祥,自己留下做人质。

  两人死里逃生后,邓世祥感激涕零地紧紧抱着石野说:"好兄弟,今天如果没有你,我早就成为刀下鬼了!从今以后,我们就是患难与共的生死兄弟了……"此次历险也使石野打破了平时对邓世祥的偏见,从此他便经常与邓世祥一起合作采访,两人常常联名发表文章。

  1998年4月3日,即历险后的第3天,石野应邓世祥之邀来到了他的家中。在这之前,邓世祥一直对同事说他是租房住。但石野一到邓世祥家,便发现他在说谎。见石野一脸疑惑,邓世祥没有再隐瞒,说这套近百平方米的新房子,是他刚买不久的。接着他又向石野介绍了他的同居女友李梅和一儿一女两个孩子。邓世祥抱着儿子,笑嘻嘻地对石野说:"儿子是我和李梅在河南农村生下的,现在又在广州生了一个女儿。虽说是偷偷生的,但我还是特别疼爱她!"

  邓世祥还对石野说他太爱小生命了,以后还想多生几个,并说这是他的隐私,再三要求石野不要告诉别人。石野虽然觉得不解,但还是出于好心当即指出这种做法不好,将会影响他的工作和生活。但邓世祥不以为然。

  4月8日,石野和邓世祥一起购买了中文传呼机。两人相约将传呼密码都设为8888,以示前途无量。4月10日下午,石野正在外采访,突然连续几次收到一个名叫陈良琴的女子的传呼,所留电话都?北京的陌生号码,因此他没有在意。到了晚上,对方又连续几次呼石野,留言说:再不回话,就要带儿子来广州找他。

  这下弄得石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便赶紧回电话。没想到对方开口便骂:"世祥,你太过分了,儿子生病在医院里,你怎么还不寄钱来?"石野这才弄清楚原来对方把他当成邓世祥了!石野连忙向她解释。得知自己弄错后,那女子连忙道歉并对石野说,她叫陈良琴。

  也许是陈良琴走投无路了,她在电话里向石野讲述了她与邓世祥相识相恋同居生子的过程,说到伤心处,陈良琴禁不住在电话那头失声痛哭起来。原来,陈良琴是在北京打工时认识邓世祥的。在邓世祥猛烈的爱情攻势下,陈良琴与他同居了,并怀了孕。但当时他们在北京的日子很艰难,于是邓世祥向陈良琴许诺去南方挣钱回来娶她。无奈之中,陈良琴只好同意了。邓世祥走后没多久,陈良琴在邓世祥的大姐家生下了一个男孩。没想到邓世祥到广州不久便结识了一个叫李梅的女人,并与之同居生子了……

  陈良琴的诉说让石野感到震惊。此后他还从陈良琴口中了解到,邓世祥以前只不过是北京一家城建公司的安装工人,是陈良琴哥哥的同事,他从来没有上过大学。可是在报社里,邓世祥却一次次对人说他是北京某名牌大学毕业的……

  当天晚上,石野气呼呼地来到邓世祥家中,责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谁知,邓世祥竟不以为然,一边咒骂陈良琴,一边还责怪石野管他的私事。石野气得狠狠地训了他一通。此后,陈良琴经常打电话向石野诉苦,并再三要求他好好劝劝邓世祥。但石野每次找邓世祥解决此事时都闹得不欢而散。

  与此同时,邓世祥骗人的本性慢慢暴露出来,他不但以帮人进报社做记者为名骗钱,同时还以各种手段欺骗一些涉世不深的女子。每次石野很严厉地劝告邓世祥,他都不理睬,两人的关系渐渐冷淡下来。

  可怕:诬陷像乌云一样卷来

  1999年7月的一天,远在北京的陈良琴来电告诉石野,邓世祥不仅已有一年多的时间没给儿子寄生活费了,还一直打电话威胁她,她决定南下广州当面找邓世祥理论。8月,陈良琴带着她和邓世祥的非婚子邓珂来到广州,找邓世祥索赔。邓世祥顿时恼羞成怒,对陈良琴又打又骂。

  8月7日,走投无路的陈良琴带着儿子找到石野,向他求助,哪知,邓世祥得知陈良琴向石野求救后,立即打电话大骂石野:"你不早就想勾引我的女人吗?现在我成全你们!"石野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邓世祥的猖狂和陈良琴的不幸激起了石野的愤怒,他决定尽全力帮助这对不幸的母子。

上一篇:第20节:第三章 呼吁"新闻监督法"的出台((2)
下一篇:第18节:第二章 莫道人生多坎坷((4)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