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8268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第16节:第二章 莫道人生多坎坷((2)

  发表日期:2009年9月9日          【编辑录入:shiye

1965年7月,王维忠先是被通知到农村参加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接着又去乡下开始为期8个月的"四清"工作。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直到1966年4月份结束。

  生活上的艰苦,工作上的困难,思想上的变化,都使王维忠受到一次又一次的良好锻炼,不仅磨练了意志,而且增长了社会工作经验。两个月后,他又被安排到农安县龙王公社同心大队参加社教工作。这次他任工作组材料员,工作得心应手。

  1967年7月,随着"文革"武斗的升级,医院通知他们回医院。医院一般不收治病人,医护人员无所事事,王维忠因身体原因休病假,1968年春返校到二院出门诊。"文革"造反派把一大批领导干部打成"走资派",到处可见批斗场面,特别是对王维忠这样出身不好的人,随时都可以抓起来批斗。但王维忠没有虚度年华,只要一有空,他就偷偷地看书学习。就这样,他以优异的工作成绩一直留在白求恩医科大学。

  1971年,王维忠回院参加4个月的医学培训班时,他利用中医学徒时打下的良好基础,综合所掌握的中医中药理论知识,发明了活血化瘀的"心舒乐",用以治疗冠心病。这次临床实践的成功,使他从此踏上了科学研究之路。

  1975年春,王维忠又担任七三级《诊断学》教学。由于他采取灵活的教学方式,又与学生建立了深厚的情谊,深受学生们好评。

  但1975年对他来说是黑色的一年。这一年,学校造反派在一些不法之徒的煽动下,再次把整人的矛头对准群众,首先把平时交往多、活动能力强的"三王"(王彪、王农、王维忠)列为重点,而王维忠因为是富农出身,又被列为重中之重。当时学校一位叫阎某的保卫干事,抓住他不放,无止境地上纲上线,纠集专横跋扈的杨某等人,像猫盯着老鼠一样盯着年轻能干的王维忠。

  灾难随着王维忠的一次回家探亲而降临。这年春天,他回家乡探望年老体弱的父母时,两位大队干部看到这位吃"国家粮"的年轻人从省城回来,就特意找上门来诉苦,并请求他:"咱们这穷乡僻壤现在最缺的是化肥,你能不能想法从省城里搞一点回来呢?"

  JP2王维忠本来是个热心人,他想都没想就满口答应。回到长春后,他四处找同学帮忙,一下弄到了50多吨平价化肥,且为了方便乡亲,他又找车把这些化肥运回家乡,这不仅让老家的全村人受益,更让整个公社的乡民受益。那时的化肥对于农村来说,可真是紧俏货,能想方设法搞到高价化肥就不错了,何况现在王维忠搞到的是平价化肥,数量还不少。乐得当时的公社领导和大队的几位干部,紧拉着这位年轻医生的双手连连说:"真是感谢你的热心帮助,要知道,这些化肥对我们乡下人是多么重要!"这么多化肥当然不能全由自己掏腰包,王维忠在出示进货和其他票据后,只收了个最低价。他当时很高兴地想,自己终于为家乡的父老乡亲们做了一件好事。JP

  就在王维忠当天随着送货的车,乐呵呵地哼着东北小曲刚回到单位时,有人悄悄地告诉他:不好了,有领导要找你麻烦了。

  正纳闷的王维忠回到办公室,就被早已等候在这里的保卫干事和几位陌生人围住。对方气势汹汹地冲到他面前,喝道:"王维忠,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王维忠愣了半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实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那位闫某恶狠狠地骂道:"哼,你还挺会倒卖化肥的呢!告诉你吧,有人举报你投机倒把,破坏农资统销政策,谋取私利!现在你不用再看病了。"说罢,那人手一挥,冲上来两位如狼似虎的打手,不由他分辩半句,就将措手不及的他押送到长春铁北看守所,对他进行了长达17个月的"审查"。

  就这样,王维忠被强行摘下听诊器、扒下白大褂,被野蛮地剥夺了做医生的权利,时间长达三年之久。王维忠认为自己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就四处上告,可在那个是非颠倒的年代里,能去哪里说理呢?

  更令王维忠痛苦的是,在乡下一直挂念儿子命运的老父老母得知宝贝儿子"出事"后,二老头顶烈日,相扶着从乡下找到省城长春,找到儿子工作的学校,后来在好心人的指点下,终于找到铁北看守所。但面对那戒备森严的大铁门,两位语言不通又无人理睬的老人,在门外徘徊了几天后,只好仰天长叹,万念俱灰地回家了。由于经受不住这场打击和惊吓,在不到百日时间内,二老竟先后含恨去世。但那些没有人性的家伙,根本不让这个独生子回家为双亲送终,使其遗恨终生。

  多年后,王维忠对我谈起这段悲惨往事时,这样评价说:"在那个特殊的年代,这种惨遇几乎随处可见,无数家庭都受到过冲击和伤害,我们不能恨某一个人,其实他们也是受害者……俱往矣,那个不幸的年代。现在,我们的国家早告别了那场是非颠倒的噩梦,我和天下百姓一样,只是希望那些悲剧不要再重演,我们的百姓再也不要受到伤害。"

  是的,王维忠永远也无法忘记父母的养育之恩。在60岁生日那天,他面对茫茫夜色,仰望天空,含着热泪写?了一首律诗,以表达对亲人深深的怀念:

上一篇:第17节:第二章 莫道人生多坎坷((3)
下一篇:第15节:第二章 莫道人生多坎坷((1)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9455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