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11644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第7节:第一章 重症病房里的接访((2)

  发表日期:2009年9月9日          【编辑录入:shiye


  面色发黄、嘴唇发青、满身冒汗的张虽章被家人送到医院后,终因伤重不治身亡。后经法医鉴定,系锐器刺破右肺引起失血性休克死亡。

  汝州市公安局接到报案后,赶到现场将张三有的行凶匕首、张现有被张虽章扯掉的纽扣及其毛发等证物取走,并将张福禄、张现有抓获。但是,仅隔5天,张福禄就被释放;15天后张现有也被释放。在抓捕张三有时,临汝镇派出所的王红卫拿着枪紧追,最后还是看着张三有"逃跑"了。随后,他们又把持刀杀人的罪名转移到张三有一个人身上。

  5年后,张三有大摇大摆地回到彦张村。此后十几年间,从来没见汝州市公安局去抓人。另一重要凶手张未有从来就没有被警方传讯过。

  张现有被抓又被放后,张虽章的妻子马八鸽多次去公安局追问负责人陈双林:"公安局为什么把凶手放了?"陈双林回答称:"谁说把人放了?杀人犯谁敢放呢?"当马八鸽气呼呼地指责道:"我们都亲眼看到凶手已被放回了,他还在村里出现过。"陈当即恼羞成怒,大发雷霆地骂道:"人是我放的,你又能怎么着?我姓陈,叫双林。你们想告就大胆告去!就是告到中央、省里,也不过只是来封信,最后还得我来管!你有种也可以找媒体报道去,我谁也不怕。"说罢,就将马八鸽轰了出去。

  自己的丈夫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活活杀死,而执法的公安局不但放走凶手,而且还这样张狂。马八鸽,这位失去丈夫、无依无靠的农村妇女,带领当时年仅8岁的大儿子张灵飞、6岁的小儿子和5岁的小女儿,不停地上访,并不停地去公安局找陈双林讨说法。

  更令张虽章家人无法接受的是,公安局竟然作出偷梁换柱的结论:将捅伤张三章后畏罪潜逃的张三有定为杀死张虽章的凶手,将没来得及逃跑且已被抓的张现有释放,并借口主凶(指张三有)现在已经外逃,警方抓不到人,没有办法。

  此时,马八鸽一再声明,杀死张虽章的真凶是张现有,并非张三有,有他们这么多家属亲眼目睹,更有全村两百多围观者作证。但办案人陈双林却称:"我们把真凶张现有和主谋张福禄放回去,是为了让他们去找逃跑的张三有。"但是,张福禄找到张三有后,并没有向公安局汇报,而是出资让其逃跑,并将张三有之妻马海霞送去照顾他。

  1988年6月,三位自称平顶山公安局的办案人员找到马八鸽,将带来的信访表念给她听。当念到"张未有搂住头、张现有搂住腰、张三有用刀子捅"时,马八鸽立即纠正说:"用刀子捅死我丈夫的是张现有,不是张三有!这都是我们亲眼看到的,而且现场有几百人!"对方急忙解释说:"这不要紧,谁是谁非,还没有作决定。到时抓住张三有审问,如果不是他杀的人,我们严惩张现有。你如果不签字,不按指印,上级就无法解决你的问题。"马八鸽大字不识,哪知道这其中的圈套呢?听说按上手印就可以解决问题,她流着泪用颤抖的手按了指印。没想到,承办此案的陈双林却以此作为依据,对这起凶杀案草率定案。从此,张虽章家人得到陈双林的回答总是:"我们不管你们谁看到,都得以县局认定的凶手为准。"为了拖延时间,县公安局的陈双林等人,还以各种借口将讨说法的马八鸽推到汝州市检察院和法院等单位。在他们的冷漠推诿下,耗费了马八鸽及其子女们5年时间。

  1992年初,杀人凶手之一的张三有想回村里住,但害怕马八鸽控告,就托中间人来说情,给马八鸽一些钱和解。马八鸽不答应,对方便称:"人家花了六千多块钱,从县局到上面早已说通,同意让你们和解。你要是还不听话,他们家再花几万块钱就可以让你们把诉书撤回来。"第二天,当马八鸽将这个重要情况当面告知陈双林时,陈却回答说:"等他回来再说。你可以顺手牵羊,收下他们的钱。只要张三有回来案件就能解决。"当马八鸽提出警方应马上去抓人时,陈气呼呼叫道:"我们公安局说的话你老不听,你有本事,就自己去把凶手抓回来。"

  时光荏苒,转眼到了2005年8月10日。此时,张虽章的长子张灵飞考上了哈工大的博士生,他又一次向公安局反映父亲于1988年3月被杀的案件,时任汝州市公安局局长的冻小东接到了他的控告状。冻局长批示"请张局长、刘亚哲安排,查清案底,依法查办"。张灵飞马上找到了刘亚哲,刘刚开始热心积极地安排肖治国队长办案,但后来态度却又消极暧昧。

  2006年2月,当张灵飞再次找到刘亚哲时,他告诉张灵飞案件已转到了张建国副局长手中。张建国在召集肖治国等6人后,当着大家的面指示肖治国马上抓人。但肖回答说:"卷宗都找不到了,叫我怎么抓人?"在此前,公安局副局长告诉张灵飞:那宗杀人案的所有卷宗都丢失了。这时,张灵飞问张副局长:"您能确定公安局已经没有此案子的卷宗了吗?能确定是被销毁或丢失了吗?"张模棱两可地回答:"只能说是目前找不到,不能确定公安局还有没有此案的卷宗,更不能确定是否被销毁或丢失。也可能是遗失了,因为公安局好多年前搬过一次家,以前的卷宗都是人工管理。"

  在此次交谈中,张建国竟对张灵飞说:"虽说是命案,但时间太长,凶手判也判不了多长时间,我看就让对方赔些钱,你也不要再追究陈双林的责任了,他是我们局里的老领导,事情比较复杂。"

上一篇:第8节:第一章 重症病房里的接访((3)
下一篇:第6节:第一章 重症病房里的接访((1)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5760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