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17036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山西清徐72岁老农维权缘何遭逮捕?

  发表日期:2009年10月4日          【编辑录入:shiye

 

 

时年72岁的山西清徐县老农民刘国亮多年前从事棉花代加工业务时,依法向当地工商部门交纳了管理费,当他前往工商所交了相关费用正在等候办证过程中,却被县工商局联同公安局以其“无证经营、投机倒把”为名,将其货物被扣,他和儿子双双被拘,直到家人被迫交纳保证金4万元后才重获自由。因不服清徐县工商局的行政处罚,刘国亮将之告上法庭,可令他目瞪口呆的是,在长达7年的维权过程中,他为此6次诉讼,尽管最后有太原市人民检察院的两份抗诉书,但两级法院还是判决其败诉。无奈的老人为此又9次进京上访,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200996刘国亮却突然被当地警方以“非法经营罪”刑拘,随后被检方批准逮捕而身陷牢狱。人们不由要问——

72岁维权农民缘何成为犯罪嫌疑人?

——山西清徐县一起工商行政执法引发出的奇案幕后

撰文:中国独立新闻调查记者 石野

实习记者 胡雅

中国记者维权网 韩冷

老农民经商依法办证惹祸害

县工商局“查处”无证经营案

今年72岁的山西省清徐县清源镇张闫村的农民刘国亮,在老伴左巧英和儿子刘红的帮助下,19971月开始断断续续从事棉花代加工业务,并向工商部门交纳了19971月至200012月的全部工商行政营业管理费(均有缴费收据为证)。后来,本村所辖地吴村乡工商所的负责人韩某让村干部左秉经通知刘国亮前去办理营业执照。2002年初的一天,刘国亮按左的吩咐特意带上身份证和相关费手前往乡工商所办理营业执照,但韩某却称此时工作很忙。对方在收取刘53元办证费(有收费收据为凭),要求留下其身份证后,就让他先回去。对方还再三表示:他们办好后会主动通知刘的。当时还有几位熟悉的乡亲均在场目睹了有关经过。

期间,刘国亮老汉曾多次通过不同方式向对方询问过进展,但对方一直以各种借口拖拉着不办。这位憨厚的老人做梦也没想到,就在他边做生意边等待办理营业执照期间,灾难突然降临……

2002731下午5时许,刘国亮和儿子刘红正拉着一车货要外出,就在村口的路上,突然警车长鸣,嘈杂一片,几辆执法车突然从后面追上来,当场没收了刘氏父子拉的货物。随后,这伙人又包围了刘国亮家。原来,是清徐县工商局连同清徐县公安局等部门,突然袭击了刘家,动作麻利地以“无证经营、投机倒把”为名查扣了刘国亮的棉花加工机械和全部皮棉、絮棉,并将猝不及防的刘国亮及儿子拘留。同时到达现场的还有清徐县电视台和太原晚报记者。当时刘国亮的老伴及刚从大连某高校回家看望父母的小女儿刘小红多位村民目睹了对方的粗暴执法。

第二天,县公安局要求刘家交纳了4万元保证金后,这才将刘国亮和儿子刘红释放出来。

与此同时,清徐县工商局在未通知刘国亮到场的情况下,先是擅自对所扣押的棉花进行的数量认定为:皮棉7640公斤(实际为皮棉8155.5公斤),絮棉906(实际为907卷);清徐县工商局又伙同清徐县价格事务所作出了所谓的“清价事字(2002)第51号棉花估价鉴定书”,认定皮棉5000吨,絮棉4/卷(500)。事实上,当时山西省的市场价是:皮棉15500元/吨,絮棉9/卷(500)。但令刘家气愤的是,时至今日,清徐县工商局也未将相关的“鉴定书”送达刘国亮之手,他们认为这是明显的程序违法。

就这样,根据上述“认定”,清徐县工商局于20021126作出了“并工商清处字(2002)第0051处罚决定书”,其处罚内容为:1责令立即停止违法行为;2没收小轧花机工作箱、锯片;3限价出售絮棉906卷;4强制收购皮棉167包(7640公斤);5罚款人民币4元,限15日内交到中国农业银行清徐县支行营业部清徐县工商局指定的账号,逾期不交,按每日3%加收罚款。没读过两年书的刘国亮根本不懂相关的法律法规,接到处罚通知书以后,因担心每日被加收3%的罚款,被迫迅速缴纳了4万元的罚款。

记者看到,工商局的处罚依据是1987917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并实施的《投机倒把行政处罚暂行条例》及其实施细则,而此宗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使用了多年的《条例》己于2008123被国务院宣布失效。

刘国亮被释放出来后赶紧和家人一起去咨询县城里的律师,对方明确表示:“你以前交纳了管理费,之后又正在办理营业执照,根本称不上无证经营和投机倒把……”明白过来的刘国亮马上向太原市工商局申请行政复议,同时不停地跑到清徐县工商局及公安局理论。

可谁知,清徐县工商局却于第三天,也就是20021128,又擅自将所扣押的全部棉花按照清徐县价格事务所作出的所谓“清价事字(2002)第51号棉花估价鉴定书”认定的价格出售给了清徐县土产日杂公司。

湖北维佳律师事务所石义银律师为此指出:清徐县工商局的行为是典型的程序违法行为,因为正在申请复议的案子,县工商局根本无权再作处理,而应当等待上一级工商部门的处理意见后才能作出处理。

太原市工商局经过行政复议后,认为清徐县工商局处罚过重,发出《行政执法纠正通知书》,责令其重新处理,并退还刘国亮的罚款4万元。2003724清徐县工商局首先退还了刘国亮2万元的罚款,并于20031014下达了并工商清处字(2003)第0159号处罚决定书”,其认定事实、处罚依据等几乎全部沿用了“并工商清处字(2002)第0051号处罚决定书”里的说法,仅仅省去了处罚内容中第5条的“罚款人民币4万元”。刘国亮认为自己并无过错,,又一次向太原市工商局申请行政复议。随后,太原工商局却在一份太原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复字(2003)第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中维持了此次清徐工商局的处罚。刘对两级工商局的处罚行为不服,认为侵犯了自己的合法权益,于是四处投诉。在此期间,清徐县工商局先后退还了全部限价出售、强制收购的棉花款和所没收的棉花加工机械,但对刘的其他要求拒不理睬。

多次投诉无门之余,刘国亮被迫拿起了法律武器维权,遂于20042月将清徐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告上法庭。

不认可两级工商行政处罚

维权老汉怒上法庭讨公道

法院依法受理此案。在案件的审理过程中,被告清徐县工商局竟然在答辩时称:“4元罚款是在2002124日用限价出售和强制收购的棉花款顶交的”,但后经过原告代理律师查证,清徐县工商局200212月份的现金明细账中根本就没有此项记录。与此同时,清徐县公安局退还了刘国亮和儿子被拘时的4元“保证金”。

此宗在当地影响较大的行政案经清徐县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告刘国亮请求撤销被告(2002)第005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但此决定书被告己自行撤销;太原市工商行政管理局(2003)第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系针对被告并工商清处字(2003)第0159号处罚决定作出的维持决定。被告作出(2003)第0159号处罚决定前,原告所作出的并工商清处字(2002)第0051号处罚决定书己失去法律效力,其具体行政行为不再存在。原告请求撤销太原市工商管理局并工商复字(2003)第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没有法律依据,最后清徐县人民法院于2004317在一份(2004)清行初字第1号行政判决书中驳回了原告刘国亮的诉讼请求,诉讼费620元由其承担。

刘国亮的代理人认为此判决十分荒唐,因为,其一,法院并没有明确被告清徐县工商局对原告所扣押棉花的数量和价格认定的行为是否合法,其二,法院避开了本案最重要的事实:只字不提刘国亮曾经在工商部门交纳过有关工商管理费和正在办理营业执照这一基本事实。

刘国亮不服,继续找清徐县人民法院讨说法。2004611,刘国亮第二次向清徐县人民法院递交了一份行政诉讼状,要求法院判令核实被强制收购的皮棉数量;判令被告依法结算由其限价出售的絮棉货款和强制收购的皮棉货款,两次合计人民币11万元;判令被告支付延期付款的银行利息1606275元,并由被告承担为此支付的交通费1400元。

2004826,山西省清徐县人民法院在2004清行初字第3号行政判决书判决被告清徐县工商局强制收购和限价出售原告的机制花总价值40924元,扣除原告己领取的2万元,余下的20924元,限被告清徐县工商局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全部退还原告。另,本案诉讼费6092元,上原告承担48736元,被告承担12184元。

无奈之余,刘国亮只好向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上诉人刘国亮非法经营棉花,违反了《投机倒把行政处罚暂行条例》,被上诉人对其进行了行政处罚,其行为合法。被上诉人将扣押上诉人的棉花及时时行了过磅,记录有过磅人、监磅人及证明人的共同签字的原始凭证,证明了棉花数量。对所扣押的棉花,被上诉人委托县价格事务所作出的鉴定书为有效证据。上诉人虽在诉讼中对该鉴定有异议,但没有在举证期限内书面申请重新鉴定,故其对该鉴定书的异议不能成立,故认定上诉人刘国亮的上诉理由不足,最后,2004127日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同时此次案件受理费4058元、其他受理费100元由上诉人刘国亮承担。

太原市检察院两份行政抗诉

两级人民法院依然置若罔闻

刘国亮认为一审判决不公,二审又维持原判,他怎么也不服气:明明是工商局违法后作出错误的行政处罚,为何两级人民法院都不依法判决呢?老人只好又继续找清徐县人民法院讨说法,

20041228,山西省清徐县人民法院又在一份“2004清行初字第2号” 行政判决书中又驳回了原告刘国亮的诉求,同时又收取了其3020元诉讼费。

头发花白的刘国亮老人气乎乎地说:“并工商清处字(2003)第0159号行政处罚决定,取消了(2002)第0051号行政处罚决定中罚款4万元一项,要求被告清徐县工商局返还我己缴的罚款4万元,并赔偿由此造成的损失1万元,共5万元,但法院一边认为被告于2002124代我这个原告缴纳的所谓罚款4万元应当退还给我,一边又称被告清徐县工商局从强制收购和限价出售的棉花总价40924元中顶缴罚款。这真是自相矛盾。更令我想不通的是,明明当初是我家人用现金按县工商局的指令才被迫交纳了4万元的所谓罚款,而且至今还保存着交费收据,但法院却根本不采用……”

走投无路的刘国亮在律师的帮助下,前往太原市人民检察院申诉,在向他们投诉了清徐县人民法院的枉法裁决情况的同时,又向他们展示了清徐县人民法院的三份行政判决书:20043171号、20048263号、200412282号。

太原市人民检察院极为重视,并指派专人负责调查此案。20051118,太原市人民检察院分别针对“山西省清徐县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2004清行初字第1号”和“山西省清徐县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2004清行初字第2”提起抗诉。记者看到,太原市人民检察院在其中的“山西省太原市人民检察院行政抗诉书 并检行抗字(20051”中认为,清徐县人民法院(2004)清行初字第1号行政判决遗漏诉论请求,适用法律错误,并认为,在本案中,清徐县工商局对原告刘国亮作出处罚后,刘不服,向清徐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其诉讼请求除第1项要求撤销并工商清处字第005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并工商复字(2003)第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外,还有第2项,要求判令清徐工商局返还限价出售的絮棉906卷和强制收购的皮棉167包(7460公斤)。法院除对刘国亮第1项诉求进行了审查并裁决外,还应对其第2项诉求进行审查并裁决,因为第2项诉求,即限价出售絮棉和强制收购皮棉是清徐县工商局的具体行政行为;而清徐县人民法院只对刘国亮的第1项诉论请求作出判决,并没有对其第2项诉讼请求进行审查和判决,显然遗漏诉讼请求,适用法律错误,故向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抗诉,请求依法再审。

山西省太原市人民检察院在另一份“并检行抗字(20052号行政抗诉书”中,认为清徐县人民法院(2004)清行初字第2号行政判决适用法律错误,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明确指出: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有关规定,清徐县人民法院在审理本案时,应对清徐工商局的具体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进行审查,并明确指出清徐县工商局应适用《棉花收购加工与市场管理暂行办法》对刘国亮作出的行政处罚,而不应适用《投机倒把行政处罚暂行条例》及其实施细则对其作出行政处罚。因此清徐县工商局(2003)第1059号处罚决定适用法规错误,不合法,清徐县人民法院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有关规定,作出判决。二、清徐县工商局对刘国亮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的程序不合法。三、根据《行政诉讼法》第32条的规定,被告对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而县工商局所举的证据自相矛盾:清徐工商局称,2002124将刘国亮的棉花款4万元以现金的形式顶缴了罚款,而该局200212月的现金明细账却没有记载;工商局既然举证己于2002124将刘的棉花款40924元中的4万元替其顶缴了罚款,而为何却于2003724又退给刘棉花款20000元呢?显然其证据前后自相矛盾。

但令刘国亮没有想到的是,接到太原市人民检察院出具的两份抗诉书后,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清徐县人民法院却采取了消极对抗的态度。20061011,清徐县人民法院分别作出了“山西省清徐县人民法院2006清行初字第1号” 行政判决书和“山西省清徐县人民法院 2006清行再字第2行政判决书”,竟然继续维持了(2004)清行初字第1号行政判决和(2004)清行初字第2号行政判决。

200767,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也分别作出了“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2007)并行再终字第1”和“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2007)并行再终字第2号”的判决。记者看到,在这两份行政判决书中,对太原市人民检察院的抗诉意见避重就轻,尤其是对“适用法律错误”避而不谈,而是分别进行了长达12页的绕口令式文字游戏,继续维持原判。记者同时从刘国亮家人了解到,此次清徐县人民法院收取了刘国亮620元和3020元诉讼费;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也分别收取了其同样数额的诉讼费。

九次进京上访均被工商截回

七旬老农维权不成竟被逮捕

就这样,在长达7年时间里,太原市和清徐县两级人民法院6次判决,出具了7份判决书,而且先后共向原告刘国亮收取了17000多元的诉讼费。

2009930,刘国亮的老伴,时年68岁的老伴左巧英老人在电话时告诉记者:为了这场行政官司,7年来,不仅是老伴刘国亮身心遭受到巨大伤害,更是直接导致家里的各式各样经济损失近20万元,几乎把我们全家都毁了……

200710月,刘国亮上诉到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然而,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根本就不予立案。

走投无路之余,刘国亮老人只好无奈地踏上了进京上访的坎坷之路,但每次都被清徐县工商局强行截回。2008年奥运会期间,为了不让刘国亮去北京上访,清徐县委县政府开始出动了,派专人24小时轮流值班看守,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

20098月中旬,一直疾病缠身的刘国亮老人拄着拐杖,在老伴的搀扶下又一次去北京上访。此次在京呆了12天后,清徐县工商局又一次派人骗他回来,那位经常接访的工商局王主任还信誓旦旦地表示:这次只要你回去,我就先给你5万元,剩余的在15个月内给清。随后,对方并制订了详细的口头还款计划,表示可以一次性赔偿其各种损失16万元……善良的刘国亮又一次信以为真。然而一回到清徐,他和老伴再次失去人身自由。第三天深夜,刘国亮趁人不备设法逃了出来,并躲到亲戚家,准备再次进京上访。但老人没有想到,200996下午,清徐县公安局通过特殊手段很快就找到了他,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此次警方竟然对他实施了刑事拘留;8天后,家人又莫名其妙地收到一份来自清徐县检察院出具的逮捕通知书,罪名是“非法经营罪”。与此同时,时年68岁的左巧英老人也被当地政府派出的四五名工作人员日夜监控,后来还是在几名好心的村民帮助下才设法逃出家门,至今躲在亲戚家里,有家不敢回。

记者从多方了解到,刘国亮今年已经72周岁了,平时身体一直不大好,自从状告县工商局后,身心更是背上了沉重的负担。记者从刘国亮的小女儿刘小红提供的200988清徐县人民医院出具的X线透视检查表及CT扫描检查报告单上清楚看到,时年72岁的刘国亮身患椎体暴烈性骨折及强烈性腰部骨折等重病。

左巧英老人在电话中哭哭啼啼地向记者表示担忧:“老头子都70多岁的人了,一身的病,走路离不开拐杖,生活难以自理,一直需要人照顾呀,现在却被人关入了牢狱……我真担心他这个样子如何坚持得下去……”

刘国亮的大女婿、现为太原市某电信部门工程师的丁俊生气乎乎地告诉记者:“清徐县工商局有错拒不改正,太原和清徐两级法院枉法裁决,把一位时年72岁的古稀老人逼到了绝路上。清徐有关部门采取极端手段如此对待一位耳聋眼花、走路都靠拐杖的重病老人,实在是法理不容……”

刘国亮老人的身陷囹圄是否与其状告清徐县工商局有关,老人到底是否犯有“非法经营罪”?他何时能重获自由,法律是否会还其一个公正说法?我们将拭目以待。

有关著名法学专家及律师说法:

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专家陆敏教授认为:所谓非法经营罪,根据《刑法》第225条规定,是指未经许可经营专营、专卖物品或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买卖进出口许可证、进出口原产地证明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经营许可证或者批准文件,以及从事其他非法经营活动,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行为。

1997年刑法颁布后,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了一系列立法解释或刑法修正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也颁布了相关的司法解释,对刑法第225条进一步补充,对“非法经营活动”作了进一步列举,主要包括:在国家规定的交易场所外非法买卖外汇、扰乱市场秩序的,对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期货或者保险业务,对违反国家规定,出版、印刷、复制、发行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扰乱市场的非法出版物,情节严重的,以非法经营罪论处等十二种情形。

根据本案情形,刘国亮的行为并不构成“非法经营罪”。其一、行为人刘国亮早在1997年至200012月依法缴纳了工商行政营业管理费,这说明他的行为是合法经营。其二、尽管他因客观原因而没有按时继续交纳有关费用,但他又主动前往当地工商所申请办理营业执照,并交纳了相关费用,还将身份证一并交与工商所工作人员。按理,地方工商部门应当对刘国亮收购加工棉花的资质进行审查,如不符合条件,可通知其停止加工业务。但工商所没有这样做。这说明,刘国亮主观上是想合法经营棉花加工和销售业务,只是因为工商部门的行政不作为,才导致其无证经营的情况发生,责任在地方工商行政部门身上,而并非在当事人刘国亮身上。其三、刘国亮主观上没有非法经营的故意。客观上,即使认定刘国亮有无证经营行为,但涉案金额较小。因此,公安机关将其以“非法经营罪”刑拘的行为是错误的,作为监督和审查部门的地方检察院,对公安局的行为不加以监督和阻止,反而将错就错,继续给予当事人刘国亮批准逮捕的行为更是错上加错。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著名行政法学专家刘飞指出:在本案中,依据《投机倒把行政处罚暂行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做出的行政处罚是双方争议的焦点。《条例》本身的有效性变成了一个关键性问题。

因为清徐县工商局所引用的《条例》于2008123才被国务院宣布失效的,而案发的当时尚未废止,所以在本案中工商局依据《条例》对刘国亮做出行政处罚是合法的,可是在合法的外衣之下,法院和行政机关还应该关注行政处罚的公平、公正问题,这才是问题的内核所在。我认为,本案中清徐县工商局的一些具体行政行为从案件材料看,在合理性上是存在瑕疵的,比如说工商局对罚没物品的处理方式就存在问题。以他们擅自对刘国亮家的没收的皮棉出售为例,本案中工商局是按照物价局鉴定的每吨5000元的价格出售的,而当时的市场价格为每吨15500元,这中间的差价已经悬殊到严重影响行政相对人的财产利益了。

结合本案案情来看,尽管当时工商局的做法并非违法,但不违法不代表工商局的做法正确。在目前,关于行政处罚中罚没物品如何处理的问题,只有海关、财政部等个别行政机关有做出针对自己机关的专门规定,而在全国范围内至今没有一个统一的规范。在本案中工商部门就没有制定相应的对罚没物品的处理规范。在无法可依的前提下,去给行政机关的行为贴上违法的标签也并不合适。为了避免一些行政机关在处理罚没物品时因借口无法可依,而随意处置行政相对人财产的情况发生,我建议有关国家机关可以就罚没物品的处理制定出台相应的统一的全国性规范,将行政机关的自由裁量权约束在实现好维护好社会公平正义、人民利益的范围内。

而法院在审理这一案件中,即使没有具体的法律规定可以依据,但是法院也应该按照公正原则去判决,从而定纷止争。法院可以通过向行政机关提出司法建议的方式,提醒行政机关及时纠正自己的过错行为,避免给当事人尤其是在行政诉讼中通常出于弱势的行政相对人造成巨大的损失和难以弥补的创伤。

就本案而言,我认为最简便的解决方法可能是做出行政处罚决定的行政机关在意识到自己的行政行为在合理性上存在问题时,就主动对行政相对人作出一定的补偿,从而及时解决争议。

一个纠纷经历了一次复议、六次诉讼,特别是在检察院两次抗诉后,历时7年之久,仍然没能解决,这不能不说是我们司法制度的悲哀,而现在时年72岁的高龄老人刘国亮,居然还为他已经付出巨大代价的官司而身陷囹圄,这更是悲哀。我认为,面对行政纠纷,行政机关和法院都要以解决争议为出发点,而不是仅仅形式上的做出裁判了事。毕竟老百姓需要的不是那一纸判决而是问题的真正解决。

湖北维佳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石义银指出:

1、本案当事人刘国亮是否犯罪,首先要弄清何谓非法经营行为。我国刑法第225条的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有下列非法经营行为之一,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5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5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1)未经许可经营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专营、专卖物品或者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的;(2)买卖进出口许可证、进出口原产地证明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经营许可征或者批准文件的;(3)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

   2、本案不是专营、专卖物品或者限制买卖的物品,故本案当事人刘国亮的行为并不构成犯罪。200165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棉花收购加工与市场管理暂行办法》的通知及其《实施细则》已经放开。通知明确“为避免出现一放就乱的状况,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要统一认识,正确处理好棉花购销放开与加强市场及质量管理的关系,严格市场准入和资格认定,加强市场管理,这是直接关系到棉花流通体制改革的成败和成效大小的关键。”显然棉花收购和加工有一个市场准入和资格认定的管理,也是任何经营者必须具备的基本条件,并非限制买卖物品。本案没有办理营业执照或者正在办理中均属无照非法经营的行政管理行为。

   3、本案根本不符合立案标准。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关于印发《关于经济犯罪案件追诉标准的规定》的通知2001418),公发[2001]11号没有明确规定棉花收购加工的行为是非法经营罪的行为。只对违反国家规定,采取租用国际专线、私设转接设备或者其他方法,擅自经营国际电信业务或者涉港澳台电信业务进行营利活动;非法经营外汇等专营、专卖或者限制买卖的物品均作了分类和构成犯罪数额的规定;但本案代加工及运输途中行政处罚认定的棉花价值是四万余元,不足五万,不够立案的标准,所得也只是代加工,赚取的是人工费和机械成本。行政处罚并没有认定和鉴定棉花质量伪劣,亦缺乏犯罪证据。

  4、本案已过追诉时效。我国《刑法》第87条规定了追诉时效。本案案发在1997年至2002721,而太原市于2009914公捕字(2009)第000194号,以涉嫌非法经营罪逮捕本案行政诉讼原告,没有事实和法律追诉依据和立案数额标准,是一种公然压制和打击报复上访人的非法行为。就本案来说,退一万步来讲,即使行为人构成非法经营罪,按其情节也是在法定刑期五年以下,应当在案发后五年内予以立案追诉,而本案中的刘国亮的行为已过追诉时效。

北京市德勤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北京市律师协会宪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徐灿:此宗并不复杂的行政诉讼可谓一波三折,竟然经历6次开庭审理,两级人民法院出具了七份判决书,而且在上一级人民检察院的抗诉前提下,依然败诉,这很令人匪夷所思。

    本案对与错的关键,主要得看工商行政机关作出的具体行政处罚适用行政法规和处罚程序是否合法,只要其中有一项不合法,人民法院应判其撤销。清徐县工商局在第一次作出的(2002)第0051号和申请复议后,在上一级工商局的监督下,再次作出的(2003)第0159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其本身均适用《投机倒把行政处罚条例》行政法规错误,暂且谈本案程序是否违法的事实,据此法院足以按“具体行政行为适应行政法规错误”而决判撤销。工商局应当适用《棉花收购加工与市场管理暂行办法》及其《实施细则》的相关行政规定作处行政处罚决定,是有法可依的。投机倒把罪早在1997年刑法修订时废止,由非法经营罪取代。法院判决认为没有明令废止《投机倒把行政处罚条例》,但最基本点是新法与旧规相冲突。然而下位法不能违反上位法,行政法不能违反法律,法律不能违反宪法,这是最基本的法律常识。故法院以没有明令废止为由,维持行政处罚决定的合法性的判决不妥。新法出台后,行政法修改和废止是有一个过程,但本案当时就出台了行业的《棉花收购加工与市场管理暂行办法》及其《实施细则》,应当取代冲突法律规定。后来的国务院(2008)第516号,正工商法字(200852号均对“投机倒把条例”撤销。因此,清徐县工商局的行为是一种非法行为。清徐县人民法院和太原市人民法院理应依法判决工商局执法错误,更不应出台七、八份所谓的判决书。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有关社会学专家指出:一名乡村老汉为养家糊口而独自经营棉花代加工业务,这种行为当地工商和政府本应大力支持,在政策方面给予优惠,可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反而在等候办理合法经商手续的过程中遭受到工商部门的“法办”,之后,又令老人在长达7年的时间内历经七八次诉讼,花费数万元,不但令老人的身心深受其害,更令其家损失惨重。特别令我震惊的是,时年72岁的老人,因为不服地方工商部门的行政作为,多次不服地方法院的判决而9次进京上访,最后竟被地方司法部门神速地刑拘并批准逮捕,身陷牢狱。老人最后是否有罪,我相信法律会给予其一个公正的判决,但对此案背后地方政府部门的一系列行为,很令人反思。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