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14692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谁令苏州艺海农民工子弟学校陷入绝境?

  发表日期:2010年9月3日          【编辑录入:shiye

      江苏苏州艺海农民工子弟学校至办学起,秉承严谨治学之校风,多年以来,给当地重点中学输送了多位优秀学子,然而,一所被众多外来务工者所赞誉的学校,如今却面临倒闭之困境。
      该校在各种办学手续齐全的情况下,投资几百万元多次按照金阊区教育局指示进行各项工作整改,却迟迟拿不到区教委验收合格证,继而被主管部门以由各种借口强令停办,紧接着被区教育局推上被告席,从而令其濒临绝境?人们不禁要问——

谁令苏州艺海农民工子弟学校陷入绝境?

文/图   中国独立新闻调查记者 石野
石野焦点网 王定力
中国记者维权网  金剑

      苏州退休老师热心办学
     
众农民工子弟书声朗朗
      宋代诗人苏轼有云:到苏州不游虎丘乃憾事。虎丘现为苏州市金阊区所辖,名胜多,游客广。在改革开放风潮吹至苏南之后,虎丘这片地区也吸引了众多外来工人。当庞大的外来务工者进入后,各种社会问题接踵而至,由于各种原因,此处近千名农民工子弟上学却成为一件刻不容缓亟待解决的事情。
      当外来工子弟在虎丘出现上学难这一现象出现时,立即引起了苏州退休老师许详官的注意。


昔日热闹非凡的艺海西校区,现在己被金阊区教育局弄得关闭大门。

      在当时,虎丘地区除有限的几所公办小学外,还没有一所专为农民工子弟服务的民办小学,颇有责任心的许祥官决定在此办一所专为农民工子弟服务的民办学校。他的想法立即得到全家人的支持,同时也获到身边其他几位退休老师赞同。
      说干就干,2002年9月,许详官和本地退休老师曹明芳(66岁)、陈彩英(67岁)、陈培芳(70岁)及谌龙喜老师(55岁)等人,拿出所有退休工资和积蓄,开始创办艺海农民工子弟学校(下简称“艺海”),2002年正式成立。2004年经政府批准,苏州市教育局颁发其办学许可证,同时也办理了其他相关证件。
      在许祥官及一批富有教学经验的退休教师的带领下,学校灵活的办学方针,高效的办学方式很快就得到了很多外来工称赞和支持,区教育局领导也大为赞赏。
      成立之初,艺海只有位于虎丘西路西山庙桥5号的东校区(为该校注册地)。学生由最初的39人,在几年时间就发展到1400多人。眼看东校区无法容纳更多学生,艺海学校决定扩大规模。根据金阊区教育局要求,2005年学校以22万元高价,从原办学人李大国手中承租金阊区虎丘西路长青桥北堍的原繁荣小学作为艺海的西校区,同时,与作为房东的金阊区教育局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截止今年6月,连续租期长达5年之久。
      善良的许祥官认为,自己在此办学得到区教育局的大力支持,现在又租赁他们的房子做学校,以后学校的发展也许会更顺利。但他万万没想到,正是由于他昔日的手下、现高升为金阊区教育局局长的王依大权在握,最后终于引发出一连串事端,并几令艺海学校濒临绝境……

      女教育局长上任设置种种障碍 
      艺海多次“整改”依然不合格
      艺海学校一成立,为了令学生拥有安全舒适的学习环境,许祥官他们就立即四处筹集资金建修“六室一场”、建人造草坪操场和装修教学大楼等。
      2007年6月2日,结合学校实际,艺海学校向区教育局递交了“艺海学校关于认真做好创建合格学校的申请报告”,做好“六室一场”的建设工作,但区教育局却不予理睬。该校又向金阊区委和区政府书面反映此事并提出申请报告。
      2007年6月21日,第三次向区教育局提出申请建房的报告,在“默认”的情况下,开始在校园里集资建房,当众老师们筹措到四十多万元并准备开始建造教学楼时,6月30日下午,区教育局突然来电话,要求校长半小时内赶到区教育局。随后,以王依为主的几位官员们严历指责他们不该擅自建房,并让许祥官校长必须在一纸责令上签字,不得造房,马上拆除,否则收回西校区。


    许详官校长指着花费了30多万元刚建起就被区教育局强拆的教学楼残址,心痛得老泪纵横

         7月10日,区教育局委派的律师鲁云亮先后发来律师函要求5日内交还房屋。7月25日,这了将艺海驱逐出租赁地,区教育局又把艺海学校告上了法庭……。
      据了解,在2005年的租赁期间,因一位叫王依的女干部接任区教育局长,此人担任区教育局长后,开始利用职权多次以主管者和房东的名义向艺海发出整改通知,要求整修、添附相关教学设施,配备专用室场。为此,艺海学校连续多次想方设法对学校硬、软件进行投资,投资金额达三百多万元。
      身为艺海校长和法人代表的许详官认为,这一方面当然是办学需要,但另一方面完全是身为区教育局长的王依有意让艺海为其属下的房屋添砖加瓦,使原本不符合办学条件的学校变成符合条件的学校。
      堂堂一区教育局局长为何会与一家外来工子弟学校过不去呢?据许详官介绍说,多年前,他与曾在一所小学共事,因在许手下担任老师的王依因在某些方面没得到许的帮助而心怀不满,两人从而积怨。几年时间过去,王依从一名普通老师一路高升,终于在2006年初荣升成为金阊区教育局局长。
      也就是在这一年的秋天,艺海学校的许详官因为学校的事,时常被王叫去“指示”,还多次要求其在现有基础上继续加大投资;2008年5月,当许详官递上报告,要求区教委对艺海学校进行验收,并下发合格证书时,王却称没有列入计划。后来,在艺海方的再三要求下,王依才于2009年底勉强首次来校验收,但却称该校不合格……
      2010年5月31日,金阊区教育局突然对艺海发出通知称:根据苏州虎丘地区综合改造工程建设文件(苏虎指办2010年1号)精神,艺海学校所在地块己被列入第一期动迁计划,应在2010年8月底之前腾出学校地块。现经局务会议并报请区政府批准决定,在2010年7月1日前撤销艺海学校……
      令许校长十分气愤的是,区教育局作为主管部门、房东,对于房屋及场地的添附物,增加的教育教学设施,使房屋及场地增值部分的财产,区教育局却避而不提。
      更令艺海学校无法容忍的是,为了将他们增添的财产部分占为己有,王依又于今年8月13日公然申请区法院查封了该处房产。
      2010年8月25日下午,当记者在几位艺海老师的引领下,来到位于苏州市金阊区虎丘西路长青桥北堍的艺海学校西校区时,只见这里大门紧锁。在门卫打开大门后,只见里面教室及各种教学设备齐全,但是一片狼籍。在烈日下,头发花白的许详官带着记者走上明显整改过的操场,气呼呼地说:“就在那一片空地上,我们在王依等人的“默许”下,花了四十多万元建起了一栋两层的教学楼,可是,令我们做梦也想不到的是,楼房刚盖起来还不到一周,王依却以房东和上级领导之名,强令我们拆除大楼!当时苏州市分管教育的副市长朱永新得知我校退休教师集资为了学生建房的消息后,当即作出批示---酌情处理,可是王依仍旧下令拆除大楼”“王依当上区教育局长后,我们这所民办学校就倒了大霉。她总会对我们这所民办学校找出一些毛病来……”一位老教师说。 

艺海学校花巨资将原本深达三米深的水塘填成水泥操场,但区教委还是指不合格。

      许祥官气呼呼地告诉记者:事实上我校验收是合格,但是王依指使他人说:“我说合格就合格,不合格就不合格,什么标准不标准。”硬把一个合格学校说成不合格。而更令人奇怪的是,请问市教育局制定的标准还管用吗?现在她又借虎丘地区拆迁“合格学校不批了”,还指使其他外来工学校分流我校学生,这种做法太过分了……
      据了解,同属虎丘地区的新益小学,也是一所民办小学,“六室”(指电脑室、图书室、美术室、音乐室等)一场(操场)还不及我们,食堂也不行,操场也没有铺草皮,但金阊区教委给了他们合格;位于西原路的兴旺学校,根本没有“六室”一场,甚至连旗杆都没有,但也有合格证;我们按教育局规定对教室全部落地翻新,我们每次都是按他们提出的要求来做的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我们艺海还是不合格。2008年5月的一天,正值全区的小学校长开会,我就学校验收之事又一次找张磊副局长反映,此时王依走了过来,当众喝令张不要理我们。当我再三质问市教育局定的合格标准区教育局为何不执行时辰,张磊瞪着眼睛叫道:“现在是我说了算,市教育局的标准不管用。要么你们把市教育局长叫来,他说合格就合格……”
      许祥官校长和陈彩英、曹明芳等几位上了年纪的老师围着记者义愤填膺地指出:“办了五六年的艺海学校被弄成这个样子,完全是王依一手造成的,学校几百万元的损失固然痛惜,但我们更心疼四五百名学生会因此而受到恶劣影响……”许祥官称,既然西校区因为拆迁不让我们办学,那么至少我们可以搬到现在的东校区呀,可是,王依还是利用职权要我们停办……今年6月25日,王依特意打来电话,声称我们的东校区房子不合格,不适合办学。其实,这里的所有房屋我们都重新进行了翻新,而且全是用钢板加固的,可以防七级地震。我们都苏州有关主管部门颁发的房屋质量合格证书。

又是学生报名时候了,可艺海东校区依然冷冷清清。


      区教育局官员粗暴手段抢生源
      虎丘山庄艺海老师遭教委殴打
      2010年8月15日上午8时许,艺海学校的许祥官校长和几位老师正在东校区像以前一样,正在招生时,住在学校附近的几位家长突然跑来告之:金阊区教育局的几位领导带人正在虎丘山庄分流艺海的学生,并声称艺海因拆迁和其他问题己被上级关闭了!
      许详官闻之又惊又气,当即不顾天气炎热,带着几名老师前往虎丘山庄了解情况。
      在现场,他们看到区教育局的毛泉兴副书记,张磊副局长和高伟芳副局长、区教育局社教办主任侯珍珍及办公室的周金林和曹琳等共有七八人等,正在现场发放材料帮助距离此处六、七公里远的民办学校东冉学校招生,也就是将本属于艺海的生源分流给他校!
      在现场,他们还看到金阊公安分局内保科一位沈科长带着五名警察和六名协警,还有附近山塘中心小学和虎丘第一中心小学两个公办学校校长带领多位身强力壮的体育老师守在现场。
与艺海很熟悉的十几位家长看到校长一行,急忙告诉说区教育局早就通知众家长当天上午9点在此招生登记,上午是五、六年级的,下午是是一二三四年级,通知家长交钱注册。
      刚开始,教育局一行人设置种种障碍不让许详官一行进入招生区。许校长据理力争说道:“我们作为艺海学校的校长和老师,来看看我们的学生和家长,你们无权阻挠!”。
      随后,许详官一行上前质问毛泉兴和张磊等人:按教育局的规定,学校应在各自的施教区招生,区教育局为何要在此帮助东冉学校招生,还搞这么大的声势?你们教育局却多次以短信、公告和电话方式通知艺海学校的家长在此设点招生,还公然称我们艺海停办了,这是什么意思?!
      谁知,对方几位官员当众叫道:“不要理睬他们!我们宣布艺海学校停办了……我们教育局说了算。”
      许校长和艺海众位老师见状,马上当众告诉家长们:艺海学校不可能停办!金阊区教育局的做法是违法的。艺海学校是有政府批文的,在没有接到上级政府通知之前,我们的招生行为都是合法的。请你们不要上当受骗。


金阊区教育局群发给学生家长的短信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当日下午1时,29岁的艺海学校老师陈翔在虎山庄大门看到教育局的招生公告,气得一把撕了;谁知几分钟后,又有人张贴了新的,又被陈翔随手撕了。山庄里面山塘中心小学和虎丘第一中心小学两个公办学校的两位年轻教师见状,马上对其大声怒骂,随后招来几位身强力壮的男子将陈翔拳打脚踢,并强行拖到里面有区教育局租赁的一间房间内。现场的区教育局办公室主任周金林和那位公安分局的沈科长大声指挥众人:“把他押进去,押进去……”
      后来在许校长和众多老师的救助下,陈翔好不容易才挣脱出来。但他的脖子,左右手臂都被打伤并流血。随后,艺海学校报警求助。闻讯赶来的虎丘派出所对双方做了笔录。
      几位行凶者公然称,他们是教育局毛书记打电话叫来的,所以不怕哪个……
      尽管金阊教育局对此不愿正面回答,但记者从现场几位家长拍摄下来的一段录相中看到了事情全过程,同时,2010年8月25日苏州电视台也对此次风波进行了曝光。

      金阊区教育局长推卸责任
      社教办工作人员细说详情
      8月26日下午2时许,记者赶到苏州市金阊区政府综合大楼,当找到王依局长并说明来意时,王局长有些意外地问:“你是怎么找到我这儿来的呢?”
      当获知记者是专门从北京来苏州调查艺海学校之事后,就回答说:“有关此事,前天苏州电视台也播出过,但我只想告诉你的是,这家艺海学校所在位置正面临拆迁,是全市的大工程,他们不搬也得搬;另外,那个地方是我们教育局的,但租赁合同早到期了,就凭这他们也得搬……”
      记者问:“艺海学校有东西区,如果西区真的拆迁的话,他们是否可以搬到东区继续办学呢?”
      王局长回答说:“他们不管搬到哪里,都不可办学。因为教育局对他们的设备打分不合格,根本不适合再办学;如果他们再办学就是非法办学了。”
      当记者将几个重要问题正要一一询问王局长时,她借故开会,称自己只是主管领导,具体情况需向具体当事工作人员了解。
      说罢,她要求记者前往区教育局属下的社教办曹科长了解相关情况,还称对方会出示很多有力的书面文件和材料,那都可以证明教育局是依法行政。
      四十分钟后,记者找到区教育局属下的社教办。刚开始采访,一位曹姓科长称自己是新调来的,对诸多事情不清楚。特别是对于8月15日中午发生在虎丘山庄的教育局属下的公办学校教师群殴艺海老师陈翔之事,连连称“不清楚,不清楚,我没有看见,因为当时我在里面的房间没有出来……”
      接着,这位科长让记者向同办公室的王姓老师了解情况。
      王老师称:“因为艺海不具备办学条件,区教育局要求其停办,可对方拒绝搬迁,为了更好地分流该校的学生,安抚好农民工,我们就决定于8月7日至9日在附近的虎丘山庄对学生进行预登记,8月15日缴费,谁知艺海学校教师在许校长带领下,来了很多人阻挠,连续三次冲到报名现场闹事……
      随后,他们居然也在此租房公然招生。8月15日下午,一位姓陈的年轻老师当众撒野,连续两次将我们教育局张贴的招生广告撕毁,我们的老师上前责问时,遭到对方的回骂,于是教育局的几位同事就很生气地将他拉到房间里说理……”
      记者问:“说理时为何出现好几个教育局的人呢?为何要动手呢?”曹科长接过话茬回答:“我们教育局的人是不可能动手的,打人的是艺海的人。那位艺海的许校长还当众造谣,指我们是假冒区教育局,分流学生是骗人的。”
      据曹科长和王老师解释:8月7日至9日,区教育局的多位人员在王依局长的授意下,特意从东冉学校调来三辆中巴车,将分流学生拉到东冉学校参观,跟随的61位家长,当场就有58个填了报名表,只有3个待定。
      但记者了解到,目前尚有一大半学生不愿接受区教育局的“分流”,坚持选择艺海。
      来自安徽的农民工王星和王复之夫妇,他们时年12岁的儿子一直在艺海就读,他告诉记者说:艺海学校领导和老师对我们农民子子弟很好,教学质量也不错。但今年暑期的7月17日,金阊区教委通过我们暂住地的茶花村居委会转发通知称:艺海要停办了,并声称可以把孩子送到公立学校。随后,又以欺骗手段拉着我们家长去参观五六公里外的东冉学校。真的被“分流”到此,孩子每天上学路途太远不说,学校在312国道边,车流很大,来往很不安全。接送孩子的公车很破旧,安全隐患重重。我们决定还是选择最近的艺海学校。


几位农民工家长特意跑到艺海来声援,抗议区教育局的强权行为

      今年40岁的魏显珍也说:我的儿子刘成虎今年13岁,现在艺海就读六年级,在此一切都很好,上学方便,安全可靠,更主要的是孩子们对艺海有很深厚的感情。我们居住和打工都在此,自然也希望孩子读书就在附近的艺海呀。
      39岁的安徽阜阳农民谢连芬和老公苗一直在虎丘卖菜。她告诉记者:我们俩个孩子都是在艺海成长的。当金阊区教育局多次通知我,想让儿子转学时,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因为艺海的老师对我们有恩,我的女儿就是从这里考上苏州重点中学苏州三中的。艺海每年能向苏州市几所重点中学输送几十名优秀学生,这充分说明艺海的教学质量很好。几位拥有本科文凭的老师纷纷告诉记者:一般来说,能考上市重点的,大都是公办学校的,而艺海是全市民办学校中唯一的一家培育出这么多优秀学生的学校。每年至少都是十几名。像这么优秀的一家学校,我真不明白区教育局为何不让人家生存下去……
      从云南红河的来到苏州打工多年的龚世权和李腊梅夫妇,一提到金阊区教育局的行为,夫妇俩就气不打一处出:他们的长子李春苗今年12岁,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读于艺海学校,马上由三年级升四年级。本来孩子在艺海一切都好,可是在暑假时,区教育局却称艺海学校是民办学校,被他们责令其停办了,要求孩子马上转学,还称新的学校保证是公办的,最后没想到全是骗人把戏。
      一脸憨笑的龚世权2005年初在江门一家铝材厂做工时左腿因工受伤,但因工厂方不给钱,自己又没钱治疗而落下残疾。他一直想不明白,金阊区教育局为何要让艺海停办,却要求他们舍近求远去一家完全陌生的学校?他告诉记者说:8月 21日,在教育局的再三催促下,他们只好带着孩子去东冉学校报名,一共花了710元(其中学杂费500元、实践费100元、资料费65元、放心班费用45元、水费30元及5个月的生活费420元。后来,因嫌东冉学校态度太差,学费比艺海贵,他们跑到区教育局坚决要求退了学,重新让儿子返回了艺海学校。
      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当金阊区教育局获知这些家长们不愿上东冉小学,而仍要上艺海学校时,他们马上通过电话和短信,要求他们“不要相信艺海谣言,他们己停办,你们家长要相信区教育局……”

      区纪委接举报查而不力
      苏州市公安局婉拒采访

      事情发生后,金阊区纪委在接受艺海老师遭区教育局行政人员指使手下公然围攻并殴打教师等行为的实名举报后,表示进行调查,严肃查处。
      8月27日下午三时许,记者来到金阊区纪委。区纪委监察局一刘姓局长接受记者采访说;那天明明是艺海的陈翔老师故意撕毁区教育局的公告,却要说成是“小广告”。
      刘局长指出:不管是哪个部门的公告,只要盖有行政部门的大印,就是很庄严的事,公民不可随意撕毁。所以,陈老师这种行为,在场的教育局人员有权力阻止。这也就像公民在公众场所看到小偷,理应上前扭送到公安机关一样……
      许老师当即责问道:“区教育局的所谓公告带有明显的欺骗性,是不合法的行为,我们作为公民可以阻拦。退一步而言,就是我校有人出于义愤去撕毁——如果此行为涉嫌违法的话,那也应当由司法机关来处理,而教育局无权围攻和殴打。”
      刘局长生气地问道:“这事最后不是双方都报警了么?此事当然由警方来处理了,你们还来找我们纪委做什么呢?”
      记者见双方又要争执起来,于是赶紧打断争吵问道:刘局长,今天许老师来此就是为了询问一个结果。区教育局8月15日伙同区公安分局内保科的行为,按你所言不违法,那么是否违纪呢?
      刘副局长一边抽着烟,一边含糊其词地回答:“据我们调查,我们没有发现教育局有违纪行为。”
      记者就8月15日金阊区分局内保科孙科长带警参与“分流学生”、区教育局殴打艺海老师及对此的查处结果等问题,欲采访苏州警方时,却连遭对方拒绝。
      8月27日上午,记者先通过电话联系上了虎丘派出所,对方称采访得由区分局批准;当记者与金阊区分局政保科和内保科取得联系时,对方称:警方有规定,采访事宜一定得经过市局批准才行。
      当天上午11时许,当记者好不容易拔通苏州市公安局宣传处电话时,一位韦姓女警官耐心地听完记者说明来意后称,她只是一般的工作人员,采访之事得经宣传处的领导批准。接着,她很热心地让记者留下姓名和联系电话,称向领导汇报后,再与记者联系。之后再无音讯。

      逼艺海关门区教育局起诉讼
      依法维权艺海学校怒而反诉
      2010年7月12日,以王依为法人代表的金阊区教育局,为了收回房屋,一纸状词将之告上法庭。
      原告方称,原告苏州市金阊区教育局和被告苏州市金阊区艺海学校于2010年3月签定《房屋租赁合同》,约定:甲方(原告)将坐落于原繁荣小学内的房屋、建筑面积为1767.3平方米,场地面积为2931平方米出租给乙方(被告),期限从2010年1月1日至2010年6月30日,半年租金为76430元。合同到期后,乙方应立即把房屋交还甲方,如延迟交还甲方的,应继续支付双倍租金的使用费。现双方合同到期,原告多次要求被告迁出返还房屋,但被告拒不履行,故原告诉之法院请求保护原告的合法权利。


尽管被区教育局折腾得危机四伏,但艺海东校区还是坚持招生开学

      接到法院立案通知后,艺海学校一边应诉的同时,一边聘请律师对区教育局提起反诉。
      8月28日上午,本案艺海学校的代理律师、江苏水城律师所的主任律师刘志发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经深入调查,我们认为本案完全是由艺海学校的顶头上司金阊区教育局以权欺弱,行政不作为而造成。
      刘律师认为,区教育局借口虎丘地区拆迁和租赁合同到期要求艺海搬家,这本无可厚非,但问题是,对于艺海在既是顶头上司又是房东的区教育局,为何却只字不提艺海方几年来投资和增添的巨额财物呢?
      刘律师告诉记者;对不符合条件的校舍及场地添附他物,增加教育设施,促进改善办学条件,这是义务教育法、民办教育促进法规定的必须行为,也是应区教育局的通知要求而添加的,是双方达成合意的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86条规定,金阊区教育局决定不再续租,回收房屋及场地,应当对艺海学校添加的附属物及设施作价赔偿,还其以公道,否则,就有滥用行政权力之嫌。
      在本案中,区教育局既是房东又是主管,做事依仗职权,蛮横无理,使艺海这所农民工子弟学校无所适从,损失惨重。
      为维护艺海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根据我国义务教育法,民办教育促进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86条,民事诉讼法第 126 条等相关法律规定,我们所决定接受艺海的委托代理,针对区教育局的起诉,特向人民法院提出反诉,并要求:1、确认反诉原告在房屋租赁期间的添附物及其设施享有财产所有权;2、判令反诉被告赔偿反诉原告因被回收房屋及场地,造成的财产损失共计人民币460万元;3、由反诉被告承担所有诉讼费用。
      9月1日,尽管艺海学校坚持开学了,但学生少了一半。许详官和老师们,以及两百多名农民工家长,无不担扰区教育局下一步将会对他们采取怎样的措施……
      此事目前己成为苏州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对于艺海这所农民工子弟学校今后的命运,人们将拭目以待。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5735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