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37005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记者卧底传销组织身份暴露遭4辆车追堵

  发表日期:2011年8月6日          【编辑录入:shiye

记者卧底传销组织身份暴露遭4辆车追堵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8月06日04:10  大河网-大河报

  赵作海一切都听媳妇的,李素兰沉迷传销执迷不悟

  报道引起重视,宁夏自治区领导批示“督办”

  □记者 周斌 实习生 习宜豪 蒋雨桐 文图

  核心提示

  自愿打入传销组织的甘永成功脱险,获得了很多赵作海夫妇从事传销的证据。当记者借此规劝李素兰回家安稳生活时,李素兰却矢口否认,接着关闭手机,玩起失踪。但是,李素兰和赵作海的“发财梦”可能做不长久了。本报和《新消息报》的连续报道已经引起宁夏回族自治区领导的重视。

  1

  察觉危险,“卧底”及时转移证据

  8月3日上午,记者突然接到了甘永的电话:“李素兰已经知道你跟踪他们来到银川。”他让记者速到太阳城C区东门口会合。同时他还告诉记者,赵作海夫妇所在传销体系的“老总”会到他们的住处。

  记者意识到可能出现意外,立即和新消息报的同行分头行动。一路去和甘永接头,一路到贺兰县公安局报案,希望警方紧急出动,捉住“老总”这条“大鱼”。

  11时,记者赶到太阳城C区东门口,反复寻找却并未发现甘永的行踪,多次拨打他的手机,也无人接听。记者只能驱车在小区里寻找。在北门口,记者猛然发现赵作海所在体系的“老总”孟某某开着路虎车向出口驶去。

  11时13分,甘永给记者发来短信:赵作海等人被临时通知到小区的另外一个地方开紧急会议,把他一个人留在了赵作海的住处。甘永察觉到情况可能有变,要求马上将其采集到的影音资料证据转移交给记者。

  10多分钟后,在太阳城C区东门口的太阳城大药房,记者见到甘永,但是甘永示意不要说话,记者从他手里接过证据,马上转移。

  这些关键的证据包括甘永在赵作海住处偷拍的洗脑课程以及与赵作海交谈的影音资料,还有,赵作海夫妇的“老总”及“上线”的图片。

  2

  记者报案,副局长称“时机不成熟”

  另一路记者来到贺兰县公安局,告诉一位姓陈的副局长,已经有人打入赵作海住处,并拿到了其从事非法传销的证据,其体系“老总”现正在太阳城C区,请求警方立即行动。

  颇令记者感到意外的是,陈副局长不仅不打算采取行动,还质疑打入传销组织取证是否合法。他说:“赵作海来贺兰搞传销的事情,已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只是现在证据不足,时机不成熟,还不能立刻行动。”

  “如果现在行动,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我们最多只能对赵作海夫妇进行教育后,劝其回家。这样做的话,有两种结果,一方面这样会打草惊蛇,惊动他们,这样抓不到主犯,也没法给他们定性,公安民警的多日工作也将功亏一篑。另一方面,他们回家后,过一段时间,避过风头,仍然会再回来。”

  3

  “卧底”暴露,记者遭遇围追堵截

  警方拒绝行动,记者正在为甘永的处境担忧,中午12时许,记者突然接到甘永的电话,称李素兰接到传销组织的通知,已经知道他是记者派的“卧底”。他趁李素兰在家里忙碌之际,离开太阳城,正赶往银川火车站。

  记者在火车站与甘永会合后,他心有余悸地告诉记者:“从8月2日进入赵作海住处,李素兰对我一直比较信任。但3日中午吃饭时,李素兰接完一个电话后,突然让我把手机关掉,再去新购一张电话卡。”接着,李素兰就试探甘永,“有人说你是记者派来的,但是我们这么熟,我不信。”

  谁会告诉李素兰“甘永是记者派来的”?之前,李素兰还得知了记者跟踪他们来到宁夏的信息?这一刻,记者深深感受到,传销组织在当地有着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眼线广布,耳目众多。紧接着的一幕,让记者亲眼目睹了传销组织在当地行为嚣张。

  甘永脱险,但其行李箱还在赵作海租住的屋内。记者决定冒险去取,同时尝试直接接触赵作海。当日下午5时许,在一名便衣民警的暗中保护下,记者和新消息报的同行来到赵作海的住处。

  记者用力敲门,1分钟后,猫眼处(未装猫眼)一张纸揭开,一只布满血丝的眼睛凑了上来。记者忙说是甘永的朋友,受他委托前来取走行李。

  “委托你的人叫啥,手机号是多少?”记者一一告知。“你要不开门,我就报警了。”“你报就报吧,行李箱的主人没给我们说委托你来取,我们怎么能给你呢?”

  约1刻钟后,一男子带着行李箱出来,示意记者不要打电话。下午6时10分,记者拿到行李箱出太阳城C区门口后,没有乘坐采访车,搭乘一辆出租车迅速离开。出租车驶入109国道贺兰段一加油站,记者换乘采访车。

  采访车正欲返回银川市区,突然从后面驶来4辆小轿车,在109国道上,两前两后将采访车夹在中间。采访车司机见情况不妙,突然驶离109国道,甩掉前面两辆车,加速从一条车辆稀少的道路向西驶去,后面一辆红色比亚迪和灰色小轿车紧追不舍。

  采访车司机熟悉这一带地形,见乡村小巷就拐,反反复复和跟踪者捉迷藏……原本半个小时不到的车程,记者走了1个多小时,才将跟踪车全部甩掉。

  甘永脱险后,李素兰不断打电话给他,甘永均未接听。赵作海的上线徐某某又发来信息,要求甘永将照片尽快删除,否则要派人追究甘永的责任。

  为了尽量争取赵作海夫妇摆脱传销组织,8月4日下午3时,记者与李素兰通了电话,劝解她认清传销非法甚至可能构成犯罪,早日和赵作海回家过安稳日子。还没等记者把话说完,李素兰就打断记者的话说道:“我和赵作海没有干传销。”

  记者告诉李素兰,如果她和赵作海有难处,河南媒体和宁夏的媒体都可以想办法,帮他们走出陷阱。希望李素兰和赵作海到新消息报社与记者见面。

  记者在报社的办公室里等到晚上9点钟,仍未接到李素兰任何信息。记者多次拨打李素兰和赵作海的手机,两人手机关机。

  对于李素兰的态度,甘永说,这在他预料之中。李素兰对传销是执迷不悟,赵作海缺少对事实真相的判断力,他只对李素兰唯命是从。

  “赵作海对传销基本上没有概念,在他的心里,只要能挣钱就有干头,所以他把一切都交给了李素兰打理。”甘永话语中流露出无奈和遗憾,他只希望“老赵能回家过安稳日子”。

  4

  部门回应,自治区领导批示“督办”

  8月4日,在贺兰县公安局,负责打传的经侦支队阚队长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阚队长介绍,贺兰主要有几伙传销人员,其中一伙传销人员聚集在县城四环路以内,主要是在太阳城里。这里大多是河南籍人员,拉亲戚、朋友、同学入伙购买虚拟产品。每份3800元,一般购买10份是33500元,占涉嫌传销总人数的90%左右。另一伙人员聚集在习岗镇沙渠村的塞上名居小区,以20多岁的年轻人为主,通过网络从全国各地骗网友来贺兰,在网上营销虚拟化妆品,每份2900元,占涉嫌传销总人数的6%左右。还有就是在安鑫花园发现的传销“太阳神多补钙”保健品,每股1600元,占涉嫌传销总人数的4%左右。

  “我们当地政府是严格打击传销的,县委、县政府也很重视,还成立了主管县长为组长,综治、工商、公安、街道办等23个部门为成员的打击传销工作领导小组,加强对出租房的管理。”阚队长说。

  本报和《新消息报》的连续报道引起了宁夏回族自治区领导的重视。8月5日,记者获悉,自治区党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苏德良批示由自治区公安厅经济犯罪侦查总队派人督办此案。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8972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