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38892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并非闭门造车的幻象——石野长篇小说《生死暗访》读后

  发表日期:2011年8月29日          【编辑录入:shiye

——石野长篇小说《生死暗访》读后

李迎兵/

中国文学,以恢复生命知觉为始,经过全方位复苏、骚动和空前活跃之后,业已归复平静,日渐失去所谓的轰动效应。沸沸扬扬的大热闹早已收场了,在迅速占领的市场经济浪潮的冲击下,文学所面对的诸多病灶与危机逼使文学从读者关注的中心逐渐滑向了边缘地带。失去这一关注荣耀的文学,有其市场原因,也有自身原因。石野如同一匹野马,在文学界汗牛充栋的牛头马面中,以首部自传体长篇小说《生死暗访》(重庆出版社)的推出,引起了数以万计读者的热烈关注。在许多敏感的小说家已感受到巨大市场威胁和挑战的时候,一向以卧底记者的身份深入暗访第一线的石野,早已曾经在《南方都市报》写过大量的批评性报告并出版多部畅销的长篇报告文学书籍的石野,正在完成着一个华丽的转身。当人们还在谈论作家如何走出书斋,书生如何张罗着下海的时候,倏忽之间,石野在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作出了最为有力的诠释。

  小说主人公“我”就是这样一位与假丑恶宣战的揭黑记者。“我”不畏强暴,不畏危险,而在与社会的毒瘤作斗争。这不是闭门造车的幻象,而是实实在在的亲力亲为,来源自石野的现场见证。

 

 我与石野多次交谈过,虽然在狭小的陋室之中,但这丝毫无妨我们殚尽心智的各陈对文学的各种见解。“文学的多样性”、“大师之必备要素”云云,无论如何云山雾罩,最后还是回到了原点上。石野认为小说的原点,还就是讲故事,塑造人物,只要讲得老到地道,展现人物各自不同的性格,才能赢得读者的心。莱辛说:一切与性格无关的东西,作家都可以置之不顾。对于作家来说,只有性格是神圣的,加强性格,鲜明地表现性格,是作家在表现人物特征的过程中最当着力用笔之处。王蒙说过:“故事是文学也是人生的一种风景、风光……任何好的、动人的故事本身,都有已经发现了或者有待发现的价值。”石野以林中响箭的口吻在《生死暗访》里展现自己的生活积淀和思想升华。比如对“我”这个人物的抒写,其中“我”与李萌萌的爱情,以及暗访中的各种人物关系,出人意料的黑老大,都有了一种来源生活而又高于生活的拓展和提升。

石野似乎早已参透生活中的某种禅机。我似乎看到他内心蕴藉多年的潜流已汩汩冲涌出来。这部作品在结构上构成了一个相对完整的有机链条,真实和想象让他有了不同的发现。石野凭藉多年的军旅生涯和记者生涯的厚实底子,凭藉对事实与真相的探究和深切体验,把自己放置于时代变革和市场经济的现实大背景下,以当代意识与艺术审美来观照这一历史转型期中国城乡深刻的嬗递,并从中提炼出浓烈、冷隽的文本价值。因此,这就使得作家率兴挥就的拓新之作,具有独特的真实性与深刻性,折射出个性光彩的风格与情调。每个作家都有一方属于自己的故乡。故乡是童年的情结或梦想,在炊烟般袅袅升起之中,有了一种无法排泄的情绪。石野《生死暗访》里,“我”与李萌萌的爱情,就有一种孤寂而漫长的人生羁旅中一梦惊醒的遗憾。城市里的外乡人总是在心头挂牵和淌着感怀的泪滴。作为记者的“我”在不断的游走和忙碌中,失去很多,甚至失去爱情。李萌萌走了,让“我”感到了更多的无奈。“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此时此刻,流浪作家三毛的心声颇具有代表性。这是一种迫不得已的远离现实和远离社会的过程,一种放逐心灵、归返本真的过程。石野这部素材性极强的调查小说,总让我联想起社会法治类的电视纪录片。这类纪录片,纪录一种与现实常态异同的状态,一段打量扭曲的众生相的艰难过程。纪录对象的心理表达方式,体现在对象的动态过程中,这个过程就是每个生命甚或每个社会人的生存轨迹和灵魂异变的轨迹。老作家汪曾祺说:“一个作家对传统文化和某一特定地区的文化了解的愈深切,他的语言便愈有特点。每种方言都有特殊的表现力,特殊美。”石野就是凭藉这种纪录片的镜头语言,让故事在情节中演化,让人物在细节中鲜活,把人生和时代的镜像展现在读者眼前。

石野的创作之根,似乎一开始便扎进了时代和现实之中。他的童年时代,正是中国农村以生产队为单元的集体化时期,每个农民的劳动都与集体有关,在严密的现实钳缚下,变得谨小慎微。石野自有石野的视野。清寒困蹇的家境使他早早领悟农事的繁杂艰辛、熟谙乡土人生的世俗冷暖与世事变迁,也由此让他早早体会到人性中的美丑、善恶、真假。而所有这些,在石野的心灵烙下永难磨灭的印记,尤其每年都有回老家看望父母,这就造成他对人生悲剧底蕴的深刻感悟。从这部小说中,不难读到作者童年生活和军旅人生的影子。作为一名海军陆战队的战士,石野深知中国的兵员构成以农村兵为主流,是支撑社会的基石,但也在城市边缘人群中,外出务工人员也占据多半壁江山。简言之,中国农民的人生变迁,构成了中国城市化的整个裂变的全过程。在《生死暗访》里包括黑老大在内,包括那位隐藏很深的举报者,都见证了某种惟利是图的令人深思的冰山一角。作家对城市文化形态、对犯罪团伙集体无意识的审视,对各种边缘人的行为模式、思想观念、人事关系和处世哲学的曝光,既是站在局外的角度来进行观察的,而又有有着“此山中人”的深刻感悟。   还是回到石野的小说文本上来吧。石野是属于那种多产性素材积累很快的智性作家。他的长篇系列《生死暗访》的“调查小说”系列,还刚刚开始。石野遵循的是现实叙事的原则,虽然有人物的心理刻画,也有情节的突出和深化,但没有过分的颠乱,甚至于变形和荒诞、夸张的因素,更没有装神弄鬼的机关、故弄玄虚的噱头。石野的小说优长正在于这种对生活素材和人物形象的各种提炼和推演,从而使小说达到一种以假乱真的效果。与作家的文化承传和抒写对象相适应的是他的直面现实的现实主义创作风格,在简约传神的诸多白描中,透示出某种新纪实主义和新新闻主义的优势来。石野与当年的刘震云、刘恒、池莉等新写实主义的作家有了很大的不同。石野能从理念的形而上的过多的玄思中超越出来,对生命本身状态的关注超过了对个体生命的自说自话的理念性的思考,将澎湃的激情隐藏在触目惊心的案例之中,剑拔弩张,而又藏而不露,十分讲究感情的节制与内敛化的表达,情绪的平抑与调节使得小说的新写实主义和新新闻主义的元素发挥到极致。石野力求忠实地还原生活,但又不拘泥于真实的个案,而从生活原生状态中提取原汁原味,审视和把握生活自身蕴藏的某种自然规律,最终使得小说有了一个飞跃。 

李迎兵,作家,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多年担任鲁迅文学院辅导教师,文联作家。出生于山西吕梁,曾就读于北师大作家班。迄今已发表文学作品200多万字。著有小说集《温柔地带》,长篇小说《校园情报快递》《雨中的奔跑》《狼密码》等多部。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0311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