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23232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宜昌四中13岁中学生猝死校园谁之过?

  发表日期:2011年8月29日          【编辑录入:shiye

宜昌四中13岁中学生猝死校园谁之过?

一个原本身体虚弱、家长多次提醒不能做剧烈运动的中学生,在一次体育课时因老师强令其独自一人跑步,且又无人监管,最后孩子晕倒在寻找班集体的途中;出事后,家长怒斥学校校医急救不力:学校没有及时将孩子送往附近步行不到十分钟路程的两家大医院,而是坐等120来急救,直等候到家长闻讯赶到,这才让120把孩子送往医院,前后浪费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最终,这位品学兼优、不满14岁的优秀学生赵博文终因抢救不及时而死亡。更令家属无法接受的是,校方坚称对此无任何责任,拒绝赔礼道歉和相关民事赔偿。多次协商无果后,家长一怒之下将校方告上法庭,可一审法院判决结果更令其大失所望。人们不禁要问——

 

宜昌四中13岁中学生猝死校园谁之过?

 

/图中国独立新闻调查记者石野

石野焦点网 金剑、定力

百姓舆论监督网 晓绘

 

中学生体育课遭老师强令跑步

13岁生命不敌过劳猝死校园

对于湖北宜昌市实验小学女教师刘红萍来说,她和丈夫赵汉强平时最引以为豪的,是他们那正念初二的儿子赵博文,身材削瘦的儿子

是宜昌市第四中学802班学生,担任班上的学习委员,一贯品学兼优,同学关系融洽,深受老师好评。

但是,2010年10月11日下午所发生的一切,彻底打破了刘红萍一家的幸福安静,并让他们一家陷入巨大悲痛之中。

这天下午3:40分左右,刘红萍所在学校的同事突然气喘吁吁地跑到正在学校五楼教室上课的刘红萍面前,称:刚刚接到宜昌四中电话,称其儿子赵博文在上体育课时晕倒了……校方电话催促她和家人赶紧赶到学校。惊悉宝贝儿子出了事,刘红萍急得一边电话通知丈夫和家人,一边当即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不远处的四中校园内。当她赶到该校操场,询问了几位学生后,这才有人引着她寻到校医务室门口的救护车旁,孩子在救护车上,插着氧气管在输液。站在一旁的体育老师胡家义见到家长到来,就语无伦次地说:“赵博文刚才在上体育课时跑了三圈,也就750米,不知怎的就自己昏倒了……”一位校方责任人也嗫嚅着说:“赵博文是自己昏倒的,老师和同学们马上就将他抬到了校医务室里抢救……”宜昌四中13岁中学生猝死校园谁之过?
事发地宜昌四中漂亮的大门外

刘看到儿子双目紧闭、脸色苍白,嘴角有刚被人擦拭过的血迹,她焦急地呼喊着儿子的名字,可孩子没有应答,再也没有睁开眼睛看一眼妈妈。而令她心如刀割的是,儿子明明己命悬一线了,该校校医梁蓉和几位医护人员却还在等候家长的到来。在刘红萍再三催促下,救护车这才将昏迷不醒的赵博文送往离学校不远的宜昌市第一医院抢救。而宜昌四中距离市一医院,平时就是步行,也最多十分钟;距离市二医院则只仅需四五分钟。

病人被送到急救室后,时间己是下午15时54分。经有关大夫紧急检查,发现病人“中昏迷,血压测不出,全身湿冷,双肺呼吸清晰,心率52次/分,右口角可见皮肤破绽及少许出血,前胸可见一长约10CM皮肤破口,有少许出血……”初步诊断为:晕厥原因待查;心律失常;阿斯综合症。

虽经医院全力抢救,可怜的赵博文终因错过了最佳治疗良机,不幸于当晚21时带着满腹的遗憾离开了这个美好的世界。医生最终诊断为:急性重症心肌炎心源性猝死。

年仅13的儿子就这样从当天离家时欢蹦乱跳上学,此时竟与亲人阴阳相隔!刘红萍和随后赶来的爱人赵汉强一下子感觉天塌了下来,随后抱着儿子哭得昏倒过去。宜昌四中13岁中学生猝死校园谁之过?

这位风华正茂的少年,竟会因为上体育课而失去如花的小生命

 

尽管校方及有关老师一再声称,赵博文是正常上体育课时自己跌倒的,当时有很多同学都在一起,是意外死亡,与校方无关。

后来在学院街派出所好心人的提醒下,满腹疑团的刘红萍和赵汉强夫妇随后经多方调查,找到儿子多位同学后,他们才吃惊地获悉了当天儿子出事的真实经过:当天15:10分,也就是第二节课时,儿子赵博文所在的802班是体育课。男生由体育委员带队,绕塑胶跑道跑完3圈后,有同学向胡老师反映称:“我们都跑了三圈,赵博文同学只跑了两圈(每圈250米)就停下来了。”但胡没有问明原因,就当众指令赵博文:“赶紧补跑一圈……”随后,这位胡老师就带领班级其他学生离开操场到篮球场集合,只留下赵博文独自一个人在跑道上跑步。802班没有一个学生看到赵博文倒在什么地方,只看到赵博文嘴里出血,眼睛闭着,被其他班级正在上体育课的同学架扶着、拖着走向医务室。很显然,儿子出事时,并非像体育老师胡家义及其他老师所言那样,只是意外事故,是自己不小心摔倒的……有关老师和校方很显然隐匿了许多事实,以便逃脱责任。同时,现在孩子己不幸离去,作为有责任的宜昌四中,应该态度端正地站出来,安抚家属,就孩子的有关后事等相关处理问题,有一个明确的说法。可令刘红萍和赵汉强夫妇大失所望的是,当他俩和亲友们多次心平气和地找宜昌四中校长张启家等人谈处理意见时,对方态度生硬,校方称:1、这种急性重症心肌炎死亡率100%,任何方法都无法抢救过来;2、老师把学生一人留在操场上跑步的教学行为是正当教学行为。3、学校自始至终都没有责任。再三声称孩子的死亡与校方无任何关系,校方不存在任何责任。

铁铮铮事实揭开少年死亡真相

冷冰冰态度校方竟坚称无责任

一边是孩子冰冷的小遗体,一边是校方冷漠而生硬的态度。好端端的孩子因为上体育课而命丧校园,难道校方毫无责任?尽管刘红萍和赵汉强夫妇多次和亲友们上门跟学校协商,但毫无结果,校方和有关主管部门的冷漠,令死者家属受伤的心灵雪上加霜。

2010年10月15日,这天是星期五。上午10时许,在众多亲友的再三提议下,悲痛异常的赵汉强在孩子舅舅,外公和奶奶及多位亲人的陪同下,第一次来到位于宜昌市四新路四中的校门口,按其家乡的风俗,摆起花圈,带着祭品来到学校门口遥祭孩子冤屈的灵魂。可他们刚刚到达几分钟,管辖地的西陵区学院街派出所突然出动多部警车,出动大批警察,将近80岁的死者外公,70多岁的奶奶、舅奶奶,舅爷爷,及因悲愤过度而昏迷在地的父亲,一同强行带到派出所。也就是在派出所接受讯问期间,有好心的人员向孩子的亲人透露:事发第二天,警方就要求校方有关老师和现场的学生作了笔录,同时警方也调看了事发时学校的监控录相。并同情地告诉他们:实际上当时只有赵博文一个人在跑步,……刘红萍震惊了,从巨大的悲痛中清醒过来,开始调查事情的真相,打电话询问802班的学生。后经律师出面请求,警方出示了有关笔录。

刘红萍和赵汉强夫妇看到,这些笔录都是10月12日上午做的,从这些耳闻目睹儿子出事前后过程的同学和有关老师的笔录中,他们吃惊地了解到以下真实情况:

10月12日上午(以下时间均为同一天),8:30—8:40分,被询问人覃某(802班体育委员)答:……第三圈快跑完时,发现赵博文蹲下来系鞋带……胡老师望着赵博文说:你把后一圈补上……赵博文什么也没有说就自己跑了……我没有看见赵博文怎么跑的。(赵博文)身体不太好,他在上小学时跑步晕倒过(听说的)

9:01-9:15分,被询问人余某(901班学生)答:……上课20分钟后,我看见操场上第二篮球场中间躺了一个人,就告诉沈老师了,老师让我跑到医务室喊校医……我看到这学生右嘴角有少量血,眼睛微睁,校医就和胡老师、何明俊一起,将他扶到医务室。

9:30-9:40分,被询问人卢敏(班主任)答:(赵博文)平时身体不怎么好,偏瘦。在七年级下学期有一次跑步晕倒过,后来到医院检查,没有查出结果。在小学上学时也摔倒过一次,但学生健康状况联系单家长填写是正常的。

10月11日 22:55-23:57分,被询问人体育老师胡家义在学院街派出所对赵博文出事的经过是这样叙述的:体育委员带着全班跑完三圈后,有很多学生反映赵博文少跑了一圈,我就望着赵博文说:赵博文你把一圈补起来。赵博文就到操场去补跑,我就带全班学生准备练球……(后来发现赵摔倒后)我就问他是怎么不舒服,他说是心里不舒服,我就问校医怎么办,医生说平躺着比较好,我就把他弄到地上,医生就给他擦风油精,用手按他的人中,过了两分钟,120就来了。

问:小孩平时身体状况怎么样?

答:还好,每年入学特殊体质表他填的正常,没有疾病。

问:入学后身体有什么情况?

答:初一下学期,上体育课时他晕倒过一次,当时家长把他接走时,要求家长去医院做全面检查,家长说通过检查没有发现问题。今年开学后健康调查表,他在表格上填的是身体状况正常。

同日上午11:23—11:50分,被询问人梁蓉(校医)答:……我就和胡老师一起将这个患者扶到医务室坐在凳子上,看他坐不住了,就把他放在地上平躺着进行急救,同时拨打120。

问:当时病情如何?

答:到医务室后,我拍了他的人中,摸了脉博是54次/分,呼吸正常,呼喊他后能睁开眼睛,与120医生在医务室检查的结果一致。

针对以上情况,记者随后从事发后宜昌四中向死者家属及有关部门出示的一份“宜昌四中关于救治赵博文同学的详细过程”中得到了证实:男生跑完后,体育委员覃朗等多名同学向胡老师反映,赵博文只跑了两圈,胡老师就对赵说:你把这一圈补起来(我校操场250米),赵就去补了一圈。赵跑完后就走下跑道,当他几乎走完整个篮球场时,就摔倒在地(据校方监控录相显示时间为15点20分47钞)。此时,一正在上课的王老师急忙和两名901班学生余某和何某将赵扶往医务室方向,胡老师也迅速跑来,梁蓉医生及时对赵进行救治,并启动应急预案,迅速拔打120(网通记录时间为15:33分09秒至15:33分38秒);班主任卢敏老师闻讯后,迅速给赵博文同学的母亲打电话联系,并跑向医务室。市第一医院120救护车于15:31分50秒(据校方监控录相显示时间)到达校门口,于43分50秒离校。

获知以上真相后,震惊之余,刘红萍夫妇马上意识到,儿子的死与学校有不可推脱的责任。他们此时也明白,宜昌四中为何要隐匿事实。在此前,学校再三骗他们说,孩子和全班同学一起在跑步,他跑在最后面走到篮球场上摔倒才出事的!

就学校老师笔录上所说的孩子曾经上体育课晕倒的事,记者采访了家属,刘红萍夫妇说:“7年级下学期,孩子晕倒后,带孩子到医院检查,医生没有检查出任何原因,说可能是发育期生理性晕倒,并出具了孩子不宜进行剧烈运动的证明。我们让孩子将证明带到学校给了班主任,还给班主任打电话告知了此事。孩子出事后,我们曾要求学校提供这份医院证明,学校说没有看到这份证明,却给我们提供了一份《宜昌市四中学生健康状况联络单》来证明赵博文是健康的。而在一审开庭时,四中并没有出示赵博文的联络单,而是出示了几张有问题的其他学生的联络单,说赵博文是健康的,学校只保留了不健康的,健康的都没保存,我们向法院提请,强烈要求四中提供赵博文的联络单,因为律师在提请询问笔录时曾在派出所看到过这份健康联络单,我们的手中也有这份联络单。直到第二次出庭时,对方才极不情愿地把联络单拿出来,上面清楚显示赵博文不宜参加剧烈运动”。宜昌四中13岁中学生猝死校园谁之过?

2010年暑期,刘红萍和儿子赵博文在旅途中,可惜此情此景不再

 

10月17日,这天是周日。刘红萍夫妇首次以死者父母的身份找到校方协商,并要求学校出示孩子出事的详细经过及校方安全应急预案。

但那位张启家校长称:应急预案被教育局调走了……现做来不及,只有以前的……身为小学老师的刘红萍当然明白,作为中小学校,《突发安全事故应急预案》是必备的,这是《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了的。第二天,他们也请来了宜昌前锋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熊华,校方这才出示了赵博文出事的书面经过及一份《宜昌四中突发事故应急处理预案》。

2011年5月12日上午,记者在采访时,看到刘红萍夫妇出示的此份长达8页的“预案” 制定时间是2010年1月10日,而这一天恰好是周日,刘指着第2页第(7)条,“学生集中上下楼时,班主任指导学生走指定楼道,教导处工作人员负责疏导。初301、302、初203、204、205、206走教学楼西侧楼梯,初304、305、303、初201、202、310、207、208、209走中间楼梯,初306、307、308、309、初101、102、103、210走东侧楼梯,其它班级走门厅出教学楼。”刘告诉记者:宜昌四中对年级的称呼一直是7年级、8年级、9年级,没有初一、初二、初三的称呼,即使是有初102班等的称呼,制定该预案时,赵博文在初102班,而初102班在一楼,根本不可能走东侧楼梯。刘红萍称:在一审开庭时,四中又出示一份同一日期(即2010年1月10日)的《宜昌四中突发事故应急处理预案》,经过修改后,奇怪地省去了上面那段文字。刘红萍气呼呼地告诉记者,很明显,这是一份事后东拼西凑的虚假文件,孩子出事前,学校连突发事件的应急预案都没有,这是《未成年人保护法》不允许的。这两份应急预案目前都保存在法院里。宜昌四中13岁中学生猝死校园谁之过?
生前的赵博文是一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记者同时发现,在该“预案”第7页,“其他突如其来的伤害事故(件)应急预案”中,上称:如发生学生在校内受伤或身体不适,应当立即送往校医务室救治,同时向值班领导或学校领导报告。校医根据学生病情认为有必要送医院救治的,应迅速拔打120,并通过班主任通知家长,由家长陪同就医……

刘红萍愤慨地哭着告诉记者:“在孩子摔倒后,如果医务室能重视,能抓紧那短暂的宝贵时间,我儿子绝对不会离世……如果说,前面是因为体育老师胡家义的极不负责而导致身体欠佳的孩子摔倒的话,那么在送往医务室后,那位校医梁蓉简直是草菅人命,正因为她拖延了长达近半小时的抢救时间,最终令孩子失去了最佳救治良机!”

据了解,遭体育老师强令跑完最后一圈的赵博文终因体力不支而倒地时,当眼睛紧闭、且嘴角流血、情况万分危急的赵博文被同学架扶着送到医务室时,作为专业医师,校医梁蓉更应该知晓抢救时机的至关重要性!但这位校医只是对病人采取了掐人中、抹风油精等简单手段,至其耽误了长达23分钟,错过了最佳抢救时机……

记者从校方提供给家长的一份《宜昌四中关于救治赵博文同学的详细过程》得知,赵博文摔倒在地时间为15点20分47秒,梁蓉拨打120急救电话时间为15点33分09秒(网通服务器时间),用时近13分钟;120急救车到达四中校门时间为15点31分50秒,驶离校门时间为15点43分50秒(校方监控录像时间),用时12分钟。从赵博文摔倒在地到被急救车送走,用时整整23分钟!

记者经咨询北京安贞医院有关专家获知,像赵博文这种状况,无疑是因为剧烈的运动和郁闷的心情诱发的急性心肌炎爆发,而爆发性心肌炎的最佳抢救时机是10分钟之内。作为专业医师、专职校医,应该精通并熟悉各种急救常识及对异常情况的专业判断。普通人都知道,如果是体力不支摔倒,摔伤的应该是胳膊和腿,而赵博文摔伤的是嘴和胸,说明孩子是在无意识情况下摔倒,情况相当危急,不说一位具有医疗资格的校医,就是普通的百姓也都懂得,此时应以最快速度将病人送往医院急救。如果该校真的距两家宜昌市大医院步行只有不到十分钟路程,根本用不着等救护车,校医和校方应在第一时间将病人送往最近医院抢救。难道校医连普通人的判断都不如吗?但令人遗憾的是,他们偏偏错过此最佳抢救时机。

市教育局官员公然威胁家属

四中多次强迫签订无责协议

10月21日,刘红萍夫妇第四次与校方就儿子后事交涉。但校长张启家避而不见,只是让校方律师传达市教育局的所谓指示精神,明确称校方对此无任何责任,令他们无法接受的是,校方竟然拿出一份早拟好的《关于赵博文的死因及救治过程和双方达成的(意识)共识》协议书中强令他们签字确认后才能谈赔偿还是补偿。但校方的强硬态度令刘红萍夫妇无法接受,他们拒绝了对方的无理要求。

也就是在这天,在死者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宜昌四中这才极不情愿地出示了事发当日的监控录相。刘红萍夫妇清清楚楚地看到:画面上,孤零零的儿子强撑着虚弱的身体,独自一个人用28秒跑完了他生命历程的最后一圈,而体育老师和同学们都离开了操场,接着他倒地……救护车进校后在学校停留了10多分钟,只给孩子打了点滴和输氧,等刘红萍到校后车才开走。从孩子倒地到被送入医院耗时近半小时……

在大量的事实面前,宜昌四中竟然坚称对孩子的死无任何责任。刘红萍夫妇只好从10月22日起,四处向宜昌有关部门反映。当天,他们又特意寻到宜昌市教育局去询问处理情况,因为早在几天前,他们己将有关孩子死亡过程的报告递交给了宜昌市教育局。市教育局的有关领导纷纷躲开,最后接待他们的是安全科一位姓杨的副科长,称苏科长有事,叫他们下午电话联系。可等到他们下午打电话时,那位苏科长却称:教育局认为校方无任何责任。同时,对方再三声称:只有你们在按要求签了校方无责任的协议书后才有可能双方协商。之后校方和市教育局就再也没理睬他们。宜昌四中13岁中学生猝死校园谁之过?
宜昌市教育局使用行政手段干扰赵博文猝死四中之事

与此同时,一直用合法手段帮助他们和校方协商的熊律师,遭受到市司法局的施压,被迫退出援助。

10月27日,刘红萍夫妇只好前往宜昌市信访办上访,两天后,信访办回话称:教育局态度十分强硬,称必须签无责协议……他们只是市政府的信访办,也无能为力。

11月1日,周一上午,身体孱弱的刘红萍在丈夫赵汉强的搀扶下,步履艰难地又一次找到市教育局,安全科苏科长再三要求他们签那份所谓的协议。当天下午,宜昌四中几位负责人带着那份单方的协议,要求他们在上面签字,但最终还是被刘红萍夫妇愤而拒绝。

宜昌四中13岁中学生猝死校园谁之过?
独生儿子的猝然离去,令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遭受着终生痛苦,赵汉强和刘红萍夫妇怀抱儿子的遗相默默流泪

11月3日,不死心的刘红萍夫妇又一次赶到教育局,以母亲、职工、党员的身份要求见主要领导。这时江书记出面接见了他们,协商无果后,江竟指着刘威胁道:“你是党员,你是老师,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份和社会影响……你的孩子又不是在四中死的,是死在医院里,而且是你这做母亲的亲自从四中送往医院的……

苦苦哀求数次,第一次见到市教育局领导,竟是这样一副态度,刘红萍伤心欲绝地哭了。这位书记在他们临走前还硬梆梆地扔下一句:你不是我们教育局的职工,你是西陵区教育局的职工……

也就在同一天的中午,学院街派出所找到刘家,称他们和四中的纠纷由西陵公安分局的有关领导出面协商。

一边是市教育局的冷若冰霜,一边是宜昌四中的强硬态度,一边是未成年的儿子冷冰冰的遗体。活蹦活跳的儿子,好好的进学校上课,却意外死亡,而校方和主管部门却声称无任何责任,难道孩子白死了?但肝肠寸断的刘红萍夫妇,实在无法面对儿子那孤单的遗体,他们决定先让儿子入土为安。11月6日,他们在悲愤交加中,将儿子火化下葬。

11月8日,在西陵区公安分局相关领导出面协调下,双方在四中会议室里就有关赔偿进行协商,当时有西陵公安分局的覃局长、学院街派出所李所长、教育局的江书记、苏科长、街道办的蒋主任及四中的张启家校长和校律师。张校长一开口就声称,校方为孩子花了两万多元的费用,这些钱都不知找谁报销。但市教育局江书记一直阴沉着脸,只称宜昌四中没有任何责任。此次又是协议无果。

多次协商无果家属怒上法庭

一审判败诉无可奈何再上诉

2010年11月15日,赵汉强和刘红萍夫妇向宜昌市西陵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为由,将宜昌四中校长、法人代表张启家告上法庭,并要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赔偿两原告医疗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误工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种经济损失共人民币354742元;要求被告向两原告赔礼道歉。

12月20日,此案在西陵区人民法院依法开庭。

两原告在法庭指出,他们活泼可爱的儿子突然离去,与宜昌四中的管理不善、该校体育老师胡家义和校医梁蓉存在过错有着不可推脱的关系,同时向法庭提供了大量人证物证。

两原告认为:其一,四中体育老师胡家义极不负责任,在事发时存在以下过错:

⑴事发时,胡得知赵博文少跑了一圈后,不询问缘由,不分青红皂白,直接以老师的身份强令身为学生的赵博文补跑一圈;⑵胡家义明知赵博文在以前上体育课时有晕倒过的状况后,仍然实施了上述行为,为错上加错;⑶胡家义作为人民教师,在实施上述行为时方法、态度粗暴,不计后果,严重违反了我国《教师法》中“教师应当关心、爱护学生的职责”,如果他多一份对学生的关爱和呵护,赵博文死亡的悲剧就不会发生。

他们出示了2010年10月11日宜昌市公安局学院街派出所对胡家义及多位学生的询问笔录、该校监控录像以及原告方的录音证据、宜昌市四中出具的《宜昌四中关于救治赵博文同学的详细过程》、《宜昌四中突发事故应急处理预案》。及赵博文几位同学的电话录音都充分证明了以上事实。

其二,校方的校医梁蓉存在过错,身为校医的他及其校方在发生意外事件时反应迟钝、延误对学生的最佳抢救时机。他们怒指梁蓉的行医没有尽到专职专业医师的最大注意义务,存在疏忽大意的过失。

两原告代理律师宜昌夷陵律师事务所刘金波律师认为:梁蓉作为专业医师、专职校医,应该精通并熟悉各种急救常识及对异常情况的专业判断。特别令人无法容忍的是,在明知赵情况异常危急的情况下,身为专职校医的梁蓉只是对病人擦拭风油精、掐人中等一些极其简单、无关痛痒的诊疗。刘律师依大量人证物证指出,正是尚未成年的赵博文在这位胡老师的强令下,孤零零一人跑步导致其情绪低落、压抑,加上身体不适后的剧烈运动,从而直接诱发了其心源性心肌炎的爆发,酿成惨痛悲剧。

经过两次庭审后,一审法院认为,赵博文的死亡原因是突发性的心脏疾病,学校在处理整个事件中没有过错,不应当承担责任。首先,胡家义老师在教学活动中无责任,他不知道赵会突发疾病,赵也没有主动说明不舒服,慢跑750米只是热身运动,对一个正常健康的14岁的学生而言是可以独自完成的。胡只是按教学要求让其完成热身运动,没有过错。其次,梁蓉在处理上没有过错。其作过简单处理及判断后马上打120,并通知了家长,尽到了相应的义务。校方和老师也尽到保护学生的义务,在处理整个事件过程中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责任。

2011年4月26日,一审法院驳回了原告赵汉强和刘红萍的诉讼,案件受理费2074元由其承担。

两原告不服,己于5月11日向宜昌市中院提交了上诉状。

宜昌四中校长称此事为国家机密

宜昌市教育局称此案与他们无关

2011年5月13日下午3时许,记者特意来到位于西陵区四新路的宜昌四中。记者一到门口就被两位中年门卫拦住,当记者说明来意后,只好在门卫办公桌上寻到党委办电话,但对方一位工作人员接听电话后称对此事不接受任何采访。在记者的要求下,门卫又打通了校长的电话,但对方称张校长在开会。眼看就要吃“闭门羹”,正好遇到两位男子前来找张校长,门卫要求对方先打通电话。对方正好与张是熟人,也打通了其手机。记者趁机说道:“我也是特意来找张校长的,让我和他打声招呼。”当记者确认对方就是张启家本人时,赶紧说明了采访意图,谁知张校长在电话那头说道:“什么事不管,你为何偏要管这事呢?告诉你吧,此事早交给市教育局来处理了,我们谁也不能多说什么,因为这涉及到国家机密……”说罢,对方以马上要开会为由,就挂掉了电话。

十分钟后,记者打车赶到位于体育场路的宜昌市教育局,经受了两名保卫的认真审查后,对方这才让记者前往对面办公楼。记者按大厅里的行政公布图,找到了8楼负责新闻的一位科长,对方获知来意后,先是称此事他们都知道,但得由安全科来接待,但该科负责人去外地了,得几天后才回来。之后,对方又问记者采访此事到底有何目的,随后又以主管领导都不在,而他自己又无法作主为由,婉言谢绝了记者的采访。

下午6时许,记者来到刘红萍家采访时,这位在小学执教了二十多年的女教师泪流满面地告诉记者:“我的儿子是孤独地、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的!在他生命历程的最后一圈,没有老师!没有同学!他是在体育老师的强令下,不得不拼命跑完人生最后一圈倒下的,他再也没有站起来……他留给妈妈以及众多深爱他的亲人们最后一句话就是在抢救时拼命喊出来的‘呼吸,我要呼吸’……可他终究因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而失去了宝贵的生命,给妈妈留下了撕心裂肺的永久的痛……”

宜昌四中13岁中学生猝死校园谁之过?

天堂里的儿子呀,妈妈每天都要这样清洁一次你的遗物……

 

神情憔悴的赵汉强也流着泪告诉记者:“如果没有那最后一圈,我的孩子绝对不会出事;如果校方不耽搁那么长时间,能及时送往医院抢救,悲剧也不会发生。人死不能复生,赔偿再多的钱也无法还我的儿子,但令我们无法容忍的是,作为教书育人的四中态度一直恶劣,市教育局个别官员态度更是冷漠至极,他们上下串通一气,坚称我儿子的死与校方无任何关系,甚至连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实在令我们无法接受。”

这对中年痛失爱子的夫妇哭着说:我们都是知识分子,事发后没有听从其他亲朋好友的劝告,抬着儿子的遗体继续去四中“闹事”,而是很理智地强忍悲痛,在没有得到分文赔偿的情况下,主动将儿子火化安葬,但没想到校方和主管部门态度如此冷漠。

他们表示:一审法院无视事实,那种判决简直是视法律为儿戏。不管诉讼的路有多难,我们都会将官司打到底,依法为冤死的儿子讨回应得的公道……

刘红萍夫妇能在二审帮助儿子讨回公道吗?我们将拭目以待。

案外声音

全国第十届、第十一届人大代表王月娥:我是一名老师,在基层担任孩子王长达二十几年。不管是以前在交通闭塞的贫困山村,还是现在在人数众多的镇小学,在教学之余,我特别重视校园安全,关注孩子们的安全。校园安全,除了平时防火防盗及建筑设备安全事故外,大多与突发事件有关。面对突发事故,每一所学校应有灵活机动的应急处理预案,这样才能及时有序、高效迅速地做出相应处理。

但发生在宜昌四中的这起中学生赵博文在校上体育课死亡的事件,很令人痛心。从此宗原本不该发生的事故中,可以看出;四中在安全管理和突发事故应急处理方面,存在不少明显的问题。第一,中学生赵博文因身体原因,曾在学校出现过身体不适,有关老师都知道,特别是,其家长多次以不同方式要求学校和老师,不要让孩子做剧烈运动,学校和老师不但对此掉以轻心,反而在孩子正常上体育课时,在校园里出事,实在令人匪夷所思。第二、我认为学校和有关老师有不可推脱的责任。这是因为,身为学生的赵博文,在正常的体育课中,因身体不适跑了两圈后,体育老师却无视其体能,强令其继续跑步;在赵跑最后一圈过程中,这位缺少责任感的老师,不但没有在旁看护,反而带着所有学生离开现场,以致赵因此诱发突发性疾病后倒地无人管理,最终还是在邻班同学的帮助下才将之架扶到校医务室。第三,特别令我痛心的是,当生命危急的赵博文被紧急送到校医务室时,身为校医不及时向学校报告或是第一时间送往附近的医院抢救,反而只是采取掐人中、搽风油精等毫不起作用的方式;当120到达后,校医和有关老师因为企图逃脱责任,竟然在孩子生死攸关的紧急关头,先等候家长到来才送医院,以至失去了最宝贵的抢救时间。第四、在孩子不幸病逝后,学校和有关主管部门表现得冷漠无情,不但至今没有给家长一个适当的安慰,反而设置种种障碍,企图逃避相关责任,这实在有损教书育人机构的良好形象。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宜昌四中都要承担相关的民事责任。但是,一审法院却对此宗情况明了、证据确凿的案情,却作出“学校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的判决,有偏向强势一方之嫌。我希望二审法院能排除行政干扰,给死去的孩子和家长一个公正的答案。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