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42163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乌海淘汰汽车害惨多位消费者 陕西农妇受骗陷入马拉松官司

  发表日期:2011年10月5日          【编辑录入:shiye

乌海淘汰汽车害惨多位消费者

陕西农妇受骗陷入马拉松官司

                        

尊敬的石野先生:

    您好!

我叫任秀英,是陕西省宁强县的农民。经过多位朋友的介绍,走投无路的我特别把你的《卧底记者》《我在北京做记者》和《我为人民说真话:人大代表王维忠传奇》等大作全看了一次,令我极为震憾!同时,我也查看过多篇有关您这一位报告文学作家兼记者的所有网络文章和报道。从那些字里行间流露出一种正义的力量,这给了我热切的希望。现在,我怀着无限崇敬的心情,把我在内蒙古自治区打官司维权的一系列坎坷遭遇讲述给您,恳求您予以关注。整个事件千头万绪,我的文化水平又十分有限,一时不知从何说起。只好引用以前关注过此事的记者文章,一是为了证明我没有向您说假话,二是为了便于表达事情的前因后果。

 

(一)、从新闻报道说起

2010112,《消费日报》旗下的《权威导刊》“消费维权”栏目以《汽车排量须达标签订合同需谨慎》为题,对乌海市坤元商贸有限公司涉嫌销售淘汰汽车并引发民事诉案及行政投诉的事件刊文报道,其原文如下:

张克兵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这辈子会跟法院和工商局打上交道,而且是到千里之外的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东胜区人民法院和乌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去告状。面对记者的采访,他时而沉默不语,时而摇头叹息。在记者的追问下,他才道出隐情。

关键词之——买车、扣车和退车

事情还得从2010年春天说起。张克兵原先在陕西省一个小型煤矿工作。后来,因国家整顿小煤矿,使他失去了工作。为生计发愁的他,不得不到处寻找创业机会。终于,机会来了。大概是3月份的一天,他通过一个朋友认识了给徐亮打工的何雯。何雯告诉他,徐亮是大老板,在鄂尔多斯有工程。只要预付6万元购车款,徐亮就可以担保买到一辆全新的翻斗车,然后进入徐亮的工程干活,再用这辆车干活挣来的钱分期归还剩下的购车款。一是有现成的车,二是有现成的活,剩下的事情无非就是筹资6万元钱和雇用两个司机。张克兵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既赚钱又能得到一辆车。他同自己的表姐任秀英商量,最后决定由任秀英出资,他出面,二人合伙经营。   

    张克兵交了6万元预付车款等着提车。201049,徐亮亲自到乌海市坤元商贸有限公司提回一辆北奔重卡自卸货车,并当即把车钥匙交付给张克兵。据说,当时是一次性在坤元公司提回五辆北奔重卡自卸货车,张克兵和另外四名车主是通过“抓钥匙”选择的车辆。接着,徐亮和张克兵二人就签订了一份《机动车辆承包合同》。第二天,这辆车就开始在鄂尔多斯市东胜区徐亮的一个工地干活。

张克兵和另外四名车主没有想到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张克兵说,他这辆车的大梁、平衡轴、弓卡、弓板、消声器先后发生断裂,电路损坏、液压严重漏油,油门、拉线不能正常使用,有时正上坡,车却突然熄火。另外四辆车也出现了类似问题。后来,由于车辆不能正常使用,加上工活接不上茬,致使挣的钱还不够徐亮扣收车辆承包费,更别提支付工人工资和修车费及生活费了。到最后,张克兵和任秀英连修车费也付不起了。为了摆脱困境,张克兵联系了河南省的一处工活,于612号带车离开了位于鄂尔多斯市东胜区的徐亮的工地。2010619日,当车辆行至河南省南阳市境内时,被当地交警查扣。2010625日,徐亮向鄂尔多斯东胜区法院起诉,要求收回车辆、已交的6万元钱及3万元承包费归其所有并赔偿损失等,理由是张克兵违反合同、擅自带车离开指定的工地。

关键词之——应诉、起诉和投诉

事已至此,张克兵只有应诉。要打官司,就得请律师。请了律师,就好办了。这就是张克兵、任秀英的想法。但事情真的“好办”吗?

2010810,张克兵、任秀英二人和律师一起到东胜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诉状,要求撤销201049的书面合同、徐亮退回9万元已付款、徐亮和坤元公司共同赔偿损失等,理由是合同显失公平、存在欺诈和重大误解。法院当即予以受理。

2010816,任秀英到乌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递交了一份投诉材料,要求对坤元公司涉嫌销售不合格汽车产品的行为进行查处,理由是该车排量不达标、无法上户、合格证不正规等。该局随即予以受理。

    张克兵的律师是河南梅溪律师事务所的王长建律师。当记者问及为什么既向法院起诉,又同时到工商部门投诉时,王律师说:根据有关法律的规定,工商部门有权查处销售环节的产品质量违法行为,这是一种行政职权;人民法院有权撤销意思表示不真实或错误的合同,这是一种司法权力。两者并行不悖。另外,工商部门的处理结果,有可能成为法院裁判案件的主要证据之一。  

关键词之——审理、办理和处理

2010917,张克兵诉徐亮及坤元公司一案进行了第一次庭审。张克兵告诉记者,徐亮和坤元公司当庭承认这辆车是国二排量,但辩称这辆车不需要办理车辆登记手续。记者试图电话采访这件案子的主审法官,但该法官以涉及审判秘密为由拒绝采访。据悉,第二次庭审时间将由法院另行通知。

2010920,任秀英接到乌海市工商局一张姓科长的电话答复,称北奔总厂已经寄去了这辆车的证明文件,北奔总厂承认这辆车是其生产,是正规产品。当任秀英提出需要与原件核对无误的复印件时,张科长没有明确答复。记者电话采访张科长,当问及何时能够作出书面的处理结果时,得到的答复是把复印件交给投诉人就可以了;当记者问及这辆车究竟是不是国家禁止生产和销售的汽车产品时,张科长说需要进一步调查。

记者电话采访了张克兵的律师。王律师称:各方都承认这辆车是ND3250S型自卸车,也承认该车是国II的排量标准及该车出厂日期是2010327日。根据《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第112批)》,该ND3250S型车辆早在2005127日已被撤销;根据国家环保总局环函〔2007519号文件之规定,自200871日起国家禁止生产和销售国II标准的汽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29条、第35条和第51条之规定,生产和销售国家明令淘汰并停止销售的产品,应当责令停止生产和销售、没收产品及违法所得,并处违法生产、销售产品货值金额等值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吊销营业执照。

那么,这辆车究竟是否属于国家明令淘汰并停止销售的产品呢?假如这辆车真的属于淘汰产品,乌海工商局应该如何处理呢?乌海工商局又能否在民事诉案第二次开庭前做出书面处理结果呢?

这就是记者的提问、设问和追问。本报将继续关注这一事件的最新进展情况。

    2010127,《权威导刊》“新闻调查”栏目以《乌海工商局高度重视涉嫌“销售淘汰汽车”》为题,再次对这一事件进行报道。原文如下:

 2010年10月28,本报以《汽车排量须达标 签订合同需谨慎》为题,对乌海市坤元商贸有限公司涉嫌销售淘汰汽车并引发民事诉案及行政投诉的事件进行曝光后,引起其他媒体广泛关注和主管部门高度重视。

2010111,当事人张克兵聘请的律师偕同事件受害人任秀英一起,再次来到乌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先后与该局公平交易科张科长、该局负责人周局长就投诉事宜进行交谈。

张科长向任秀英及其律师出示了一份加盖有包头北奔重型汽车有限公司公章的一份证明材料。该证据的内容表明该公司已经认定涉案车辆(车型为自卸车、型号为ND3250S、发动机型号为WD615.50、车架号为LBZF46EAXAA003529)是其生产。张克兵的律师向张科长提交了一份《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第112批)》及两份外地工商部门查处淘汰汽车产品的相关案例,以证明ND3250S型自卸车早在200512月已被撤销,应属淘汰产品。张科长表示:如果该车确属淘汰产品,则不仅应当禁止销售,而且也应禁止生产;截至目前,乌海工商局尚未发现和处理过类似违规销售行为;又因包头北奔重型汽车有限公司是整个内蒙地区的重点企业,且其生产的汽车多为国家免检产品,因此必须慎重处理。

此外,应张科长要求,任秀英补充了一份投诉材料,针对经营淘汰产品的行为进行举报。

随后,任秀英及律师见到了乌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周局长。周局长表示:既然是2005年就已淘汰的产品,为何2010年仍在继续生产和销售?包头市质量技术监督部门也有权查处此事。为彻底搞清楚案件事实,有必要会同质监、环保部门联合办案。

112,张科长给张克兵的律师打来电话说:乌海工商局对此案高度重视,已经上报给自治区工商局,并立即和质监、环保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一定认真查处这起重大案件,一有结果立即通知当事人。

记者注意到,作为车辆销售者的乌海市坤元商贸有限公司至今既没有就涉案车辆的来源向工商部门作出书面说明,也没有对该车是否属于禁止销售的淘汰车辆进行回应。

目前,这一事件已引起其他媒体和公众的广泛关注。

   

(二)、“我是《西部法制报》记者”

     由于张克兵对徐亮和乌海市坤元商贸有限公司(下称坤元公司)提起撤销合同的诉讼,徐亮起诉张克兵解除合同的案件被裁定中止诉讼。鄂尔多斯市东胜区人民法院对张克兵作为原告的撤销合同案件先后于2010917112412202011124进行了四次庭审后,终于宣布庭审结束、定期宣判。这时距2010812立案已经过去5个月零12天,距法律规定的6个月审理期限只剩下20天了。2011124是农历的腊月二十一,离法院放假只剩下一星期了,我在心里盘算着:能不能在春节之前拿到一审判决呢?律师的说法是:既然已经宣布定期宣判,那就应该不会再延期六个月,毕竟扣除春节假期,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可以写判决呢,所以年前出判决可能性不大,过完春节应该很快可以拿到胜诉判决的;至于行政投诉,相信在《权威导刊》记者的追踪报道之下,很快会有一个满意结果的。

农历正月初八,我想给东胜法院打电话,但忍住没有打;过了两天,询问律师有消息不?律师说,暂时没有,估计需要等到过完正月十六,这么久都等了,不差这几天。过完正月十六了,律师给法院打电话,法官却说正在写,很快出来。又等了一段时间,法官说徐亮在开庭时曾经提起反诉,主张双方的书面合同是借款合同,虽然被当庭驳回,但需要制作一个民事裁定书正式驳回徐亮的反诉,徐亮收到这样一个裁定书后可能还会对裁定提起上诉。因此,不能作出判决。律师争辩说,反诉和起诉不同,当庭合议驳回反诉是正确的,徐亮不服可以申请复议,也可以另案起诉,不需要制作驳回起诉的裁定书。法官说,商议一下再说。

我很着急,律师也很着急。如果法院真的制作一个驳回反诉的裁定书交给徐亮,那徐亮就很可能要提起上诉,以达到拖延时间的目的。该怎么办?我想到了久负盛名的《西部法制报》,并很荣幸的找到了该报驻陕西汉中记者站的站长吕平先生。吕站长看完了我提供的证据材料,当即决定前往鄂尔多斯市东胜区法院进行采访。

2011311,吕记者采访之后写出了一份记者内参,原文如下:

领导批示:

(空白)

情 况 反 映

                                    西法汉记内送(2011)第005

艰难的诉讼路

    这起案件从开始到现在似乎就是一场强势和弱势力量的博弈。

    当事人张克兵和任秀英(以下简称乙方)是08512地震自然灾害最为严重的四川省广元市和陕西省汉中市宁强县的农民。20104月份经他人介绍赴内蒙古自治区东胜市和当事人(本起案件的被告人)徐亮(自然人、以下简称甲方)签订了汽车租赁、劳务合同。合同规定,通过劳务、现金等方式完成合同规定的条款。然而,当事人将首付款6万元交付合同规定的甲方时发现车辆是国家明令禁止生产销售的拼装车,遂向东胜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法院于2010810正式立案受理,并将该案指定到该院民事审判第三庭审理,主审法官为刘翠勤。同时,当事人的律师也查清了该车的销售单位是乌海市坤元商贸有限公司,遂将其也列为本案的第二被告人。

按照当事人提供的证据,法庭当初认为案情简单,只适用简易审判程序。但经过两次开庭后乙方律师认为该案不适用于简易程序,而应变更为普通程序。随后法院进行了变更。然而,该案于2010917日、20101124日、20101220日、2011124日,先后开庭4次后至今没有任何结果。按照民事诉讼法规定,该案已到法定审限。然而东胜区法院对超审限问题没有向当事人作任何说明,当事人至今也未拿到超审限问题的任何裁定书。该案起诉的标的仅为163650元,但从案件诉讼开始,当事人就往返于陕西、内蒙、四川之间数十次,仅差旅费就近万元。2011310日,当事人又从四川到内蒙古东胜区法院,得到的答复却是甲方提出了反诉,同时她已将判决书拟写好并送到了分管院长处,院长没有签发。

按照主审法官的解释,当事人乙方认为既然甲方反诉了,法院应该裁定审限的变更等,并且送达法律文书。然而主办法官粗暴的拒绝了这一要求。但她却告知了该院分管院长的电话.......

四川、陕西和内蒙之间远隔千里,而且是重灾区的农民,仅仅为一个民事案件疲惫的往返于此,付出高昂的各种费用,已经引起有关媒体、人大和政法单位的关注。本报记者对案件的正常公正审理没有权力干预,但对法律规定的程序方面的问题有监督的权力,我们期望此案引起有关领导的重视并批示,尽快公正审结,减少社会矛盾和当事人的损失。

......

2011330,我终于拿到了东胜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0)东法民初字第282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如下:一、确认原告张克兵、被告徐亮之间于201049签订的《机动车辆承包合同》无效;二、被告徐亮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返还原告张克兵货款60000元,工程劳务费47431元,共计107431元以及赔偿利息(其中60000元自2010410起,7269元自201051起,15946元自201061起,24216元自2010616起,至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付利息);三、被告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赔偿原告张克兵律师费8000元,公证费700元,交通费319元,计9019元;四、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390元,由被告徐亮负担1300元,其余由原告负担。

接到判决后,徐亮和张克兵先后都提起上诉。徐亮上诉称,《机动车辆承包合同》是合法有效的借款合同,应当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张克兵的全部诉讼请求;张克兵提出的主要理由是,一审判决对交通费及其他实际费用判得太少,与实际花费相差很多,请求改判。

 

(三)、突如其来的庭外和解

20114月底,乌海市坤元商贸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邓雄突然给我打电话并提出了和解建议,答应一次性支付现金250000元,并要求徐亮和张克兵分别撤诉。

20115月初,在双方见面商谈撤诉和解事宜过程中,邓雄又提出只有乌海市工商局对其不予追究并允许张克兵撤回投诉才可以兑现赔款。任秀英及律师不得不赶往乌海市工商局。工商局的主管副局长答复称,投诉不能撤回,该局正在处理。律师提出,既然不能撤回投诉,那么请工商局立即作出处罚决定。但工商局未作明确答复。

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无法签订和解协议。一场看似即将终结的官司,突然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四)、迫不得已的行政官司

我的直觉是,乌海市工商局对此案既不同意撤回投诉,又不作出处罚决定,态度何其暧昧!难道其中有鬼吗?!从2010816日递交投诉书到20115月已经过去了8个多月,究竟由于什么原因不能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呢?我实在不能理解。律师说,要想搞清楚真实情况,合法途径只能是打行政官司,促使工商局把调查取证情况以及对方的答辩材料提交法院,这样我们或许有所收获。我问能打赢吗?律师说民告官很难啊!

经过慎重考虑,王律师再次接受张克兵的委托,并于2011512日向乌海市海勃湾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行政起诉状》,状告乌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行政不作为,请求法院判令工商局限期作出行政处罚。法院于当日作出立案决定予以受理。

201162,行政诉讼案件进行开庭审理。法庭辩论异常激烈。

工商局辩称“我局于2010111日决定立案。经调查取证,证实第三人坤元商贸有限公司无出口经营许可证,不允许在国内销售北奔重型汽车公司生产的发动机号为WD615.50的重卡自卸车,销售给徐亮(韩仓)的重型汽车属违法经营。因该案涉及两地,涉及多个部门,涉案人员多,有些涉案人员联系十分困难,案情较复杂,且涉案金额较大,在法定的期限内不能查清结案,均依规办理了批准延长手续。现该案事实已基本查清,正在研究处理过程中”。工商局向法庭提交了一份落款日期为2011520日的“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该书证显示工商局于今年520日以乌海市坤元公司涉嫌犯罪为由将案件材料移交给了乌海市公安局。除此以外,工商局还提交了其他证据材料。

作为行政案件的第三人,徐亮和坤元公司的主要辩称理由是:张克兵仅仅是举报人,工商局是否实施行政处罚不影响举报人的权利义务,因而张克兵不具有行政诉讼原告主体资格,应裁定驳回原告起诉。徐亮和坤元公司未向法庭提交证据。

我方仍是王律师亲自出庭。他指出:歹徒故意伤人,受害人亲自向公安机关报案,加害人却声称公安机关的行为对受害人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这样的观点能够成立吗?!不要忘了,是受害人本人报的案,而不是路过的行人!张克兵不仅是举报人,更是非法买卖车辆行为的最终受害人!工商局举证的所有与案件事实有关的证据材料都收集于2011224日之前。也就是说,在224日至517日(被告向法院提交答辩状之日)这长达两个多月共计83天的时间内,被告除了曾于31日那天召开了一次集体决定延期的会议之外,根本没有实施调查取证和再次开会研究等任何履行职责的行为。既然是以“案情特别复杂”为由集体决定再次延期,那么其决定延期的目的究竟是将案件束之高阁?还是为了继续调查、慎重研究?既然224日至520日之间并未取得任何新的证据材料,也并未再次召开案件讨论会议,更未制作案件调查终结报告和行政处罚案件有关事项审批表,那为何会突然冒出一份“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呢?如果根据224日之前的证据就可以制作这份“涉嫌犯罪案件移送书”的话,那么为何非要等到520日才作出终局处理决定?从224日至31日的5天时间足够被告使用了。退一步讲,就算5天时间不够用,那么办了第二次延期后,为什么要从31日拖延至原告起诉之后的520日才作出移送决定呢?再退一步讲,31那天的会议局长、副局长及相关办案人员全部参加,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提出“移送乌海市公安局”的建议呢?因此,不得不认为,如果原告不起诉,被告就根本没打算移送和结案!

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五)、另外三辆车也起诉了

    20116月,当初和我们一起买车,并分别和徐亮签订《机动车辆承包合同》的另外四辆车当中的三辆车的车主也慕名委托了王长建律师。王律师于624带领这三位车主赶赴鄂尔斯市东胜区人民法院,并递交了三份《民事起诉状》。

民事起诉状

    原告:刘艳亮,男,38岁,汉族,住辽宁省新民市兴隆镇周家村256号,身份证号21012119731226491X

    被告:徐亮,男,汉族,29岁,现住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东胜区。

    被告:韩仓,男,汉族,1981125生,住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杭锦旗。

第三人:乌海市坤元商贸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邓雄,任董事长。

住所地:乌海市海勃湾区海达街62号。

诉讼请求:1、确认二被告与原告签订的《机动车辆承包合同》无效;2、判令二被告共同连带返还原告支付的车辆价款202000元,并赔偿利息损失(利息自付款之日起按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至付清之日止);3、判令二被告共同连带赔偿原告实际损失9000(含车辆维修费7500元、交通费1200元、住宿费200元、餐费100)4、判令二被告或者第三人收回车辆;5、本案诉讼费用由二被告全部负担。

事实与理由:201047日,二被告从第三人乌海市坤元商贸有限公司(简称坤元公司)一次提回五辆北奔重卡自卸货车,并于当天将其中一辆车(车辆型号为ND3250S,车架号为LBZF46EA9AA003540)交付原告使用。201049日,被告韩仓以徐亮名义与原告签订一份《机动车辆承包合同》,将该车以分期付款和保留所有权的方式出售给原告,并要求原告在还清车款之前必须带车在其指定的地点干活。该合同系二被告事先制作的格式合同,签字当时二被告都在现场。当时徐亮明知韩仓代替其填写合同及签名按印,但未提异议。韩仓还把签订日期故意填写为201046日。原告以为该车是徐亮从坤元公司购买,并且二被告是合伙关系,因而对二被告的行为未提异议。该合同履行至今,原告先后共向二被告支付车辆价款202000元。现原告得知,坤元公司与被告韩仓曾于201048日签订一份《购销合同》,由坤元公司以分期付款和保留所有权的方式向韩仓出售五辆北奔重卡自卸货车,且《购销合同》明确显示该车为国二排量,不符合国家现行尾气排放标准,只限于在蒙古288口岸使用。此外,原告现又查知,200512月国家发改委已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第112批)》中将ND3250S型汽车列入撤销产品名单,且自200871日起国二汽车已全面停止销售,因而涉案车辆根本无法办理上户手续,实属明令淘汰产品。

根据以上事实,原告认为:1、本案的《机动车辆承包合同》不仅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的强制性规定,而且二被告是在未取得车辆所有权的情况下擅自将车辆出售给原告的,因而该合同应当被确认为无效合同;2、韩仓作为车辆买受人却以徐亮名义与原告签订合同,徐亮明知韩仓实施此行为亦未作否认,可见二被告确系合伙关系,故应共同连带偿还合伙债务;3、即使二被告不是合伙关系,那么由于原告有理由相信韩仓有权代理徐亮签订合同,已经构成表见代理行为,故仍应认定被告徐亮与原告之间的《机动车辆承包合同》成立,但因徐亮不是车辆所有人,故应认定为无权处分行为,徐亮应当承担合同无效的一切法律后果;4、二被告擅自处分属于坤元公司的财产,坤元公司作为车辆实际所有人,是否已在事后追认二被告的处分行为,是否要求收回车辆,是本案必须查明的关键事实,并足以影响案件裁判结果(如果追认处分行为,则属于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并可能承担民事责任;反之则是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本案裁判结果可能影响其民事权利),故该公司应当以第三人身份参加本案诉讼,人民法院也必须通知其参加诉讼,否则就有遗漏案件当事人、程序违法之嫌;5、二被告违背诚实信用原则,故意向原告隐瞒合同标的物是国家法律禁止销售产品、无法办理车辆上户手续、其本人根本无权处分等真实情况,致使原告签订并履行了无效合同,给原告造成了巨额经济损失,因而二被告负有导致合同无效的全部过错;6、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有关规定,被告不仅应当返还收取原告的车辆价款,而且应当赔偿原告各项实际损失。

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原告特提出上述各项诉讼请求,望人民法院明察公断,判如所请!

此致

鄂尔多斯市东胜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刘艳亮

                                          2011年6月24

      除刘艳亮外,另两名车主分别是姚元金和姚庆华,均系辽宁人,也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和我们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每个人都已经向徐亮支付了20多万元的购车款,而这笔款差不多都是向亲戚朋友借的。用姚庆华的话来说:“连我父亲都开始躲着我了!别人经营车辆搞运输只要不发生交通事故都赚钱,我们反倒越赔越多!都怨这该死的合同!算了,实在熬不下去了,只好起诉!”

 

    (六)、《消费日报》的记者来了

    20118月初,《消费日报》记者王生志在收到我提供的相关材料后,决定奔赴内蒙古自治区采访调查。

    王记者先后走访了乌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和乌海市海勃湾区人民法院以及包头市石拐区人民法院,分别见到了工商局长、海勃湾法院院长及石拐法院院长。

王记者之所以采访石拐法院,是因为他有一个很大的疑问。徐亮起诉张克兵一案的当事人户籍所在地、经常居住地、合同签订地、合同履行地以及合同标的物(车辆)所在地均不归包头市管辖,而该院刑庭庭长于世峰却在20106月份带领一名书记员赶到河南省南阳市把张克兵经营的那辆车就地扣押,至今已达15个月之久。住在鄂尔多斯市的徐亮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到与本案毫无关系的包头石拐区人民法院去申请扣车呢?石拐区法院跨区域办案是否属于错误管辖、违法办案呢?于世峰作为刑庭庭长为什么要办理民事案件呢?法律规定扣押车辆不能超过一年,包头市石拐区人民法院是否应该宣布扣押失效呢?

王记者的采访报道还没有画上句号。我每天都在关注《消费日报》的消息。

 

    (七)、行政案件的延期

    2011812,王律师拨通了张克兵起诉乌海市工商局一案的承办法官即海勃湾区人民法院行政庭庭长樊敏的办公电话,得到的答复是:案件延期了。

    王律师对我说,行政案件的延期需要内蒙古自治区高级法院批准,并且只能延期3个月;案件延期说明法院对此案很重视。假如是经审查认为张可兵不具有原告资格而驳回起诉,那根本无需延期。此案是今年512日立案,一般审限是3个月,由于延期3个月,所以最迟可在1112之前拿到判决。

    我知道,律师的说法是有法律根据的。在王律师为此案写的代理词上有一句话使我印象深刻——“法律之于法院,犹如圣经之与教会;法官也好,律师也罢,实乃法律的信徒耳。”

海勃湾法院是好的“教会”吗?樊敏法官是好的“信徒”吗?我不知道。

 

    (八)、民事案件维持原判

2011718,鄂尔多斯市中级法院对民事案件进行开庭审理。令我疑惑不解的是徐亮的律师又换了。在民事案件一审过程中,徐亮先后聘用了两任律师。在二审开庭的前夕,徐亮突然再次更换律师。其用意何在呢?

答案很快揭晓了。原来徐亮的律师拼弃了送达给张克兵的上诉状,重新拟定了一份上诉状,其上诉理由完全变了。

王律师当即指出,徐亮前后两份上诉状的落款日期相隔一个多月,可见第二份上诉状并非上诉期内递交的,更何况并未送达给我方当事人。因此,仍应以第一份为准。

201197,王律师收到了鄂尔多斯市中级法院做出的(2011)鄂中法民四终字第169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结果不出所料: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九)、中国式马拉松官司

乌海市工商局办理的张克兵投诉案件从立案到现在已经过去了13个月。张克兵状告乌海市工商局不履行法定职责的行政诉讼案件庭审结束也已经过去了3个多月。

这辆车究竟是否属于国家明令淘汰并停止销售的产品呢?假如这辆车真的属于淘汰产品,乌海工商局应该如何处理呢?乌海工商局准备拖延到什么时间才能作出书面处罚决定呢?

我知道,这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也是一场中国式马拉松官司。我会坚持到底,跑完全程,倾家荡产,在所不惜。

 

                          陕西农民:任秀英

 

201110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