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37337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山东菏泽三上访者缘何遭受牢狱之灾?

  发表日期:2011年12月6日          【编辑录入:shiye

山东菏泽三上访者缘何遭受牢狱之灾?

 

  文图/金剑、江湖、刘圆圆

 

近段时间以来,山东省菏泽市时年65岁的老农民王干雨、60岁的仝海和该市牡丹区某棉花加工厂工人孟祥存自称因正常举报而受到当地有关部门的打击报复,频繁上访,四处投诉。记者经调查走访了解到:王是因房屋拆迁补偿问题而多年上访,最终因其“冒领”地方政府拆迁被偿款8700元而被菏泽开发区人民法院以“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时年34岁的孟祥存则因四处举报供职单位领导涉嫌违法问题而最终被当地人民法院以“诽谤罪”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就这样,三位因举报而同时进监狱的人员,服刑期间,因在同一号而相互认识,在出狱后他们都认为自己之所以蒙受牢狱之灾,主要是因为当地政府对他们长年举报的打击报复,他们一致表示,当地法院是枉法裁决。

六旬老汉为拆迁补偿入狱

令头发花白的王干雨蒙受牢狱之灾的主要原因,源自房屋拆迁的补偿问题。记者从一份山东省菏泽市开发区人民检察院(2009)菏开检刑诉14号起诉诉书及(2009)菏开刑初字第33号判决书中了解到以下案情:20086月,菏泽建设局作为拆迁人,王干雨作为被拆迁人,双方经签订相关补偿协议,约定由建设局补偿王房屋及附属物补偿款277292元,其中包含王所有的19根电线杆补偿款23900元。2008624日,王从菏泽房管局领取了补偿款277292元。20087月,因永昌路(王干雨19根电线杆即在此路段的南侧)扩宽改造,菏泽开发区丹阳办事处建委工作人员在对路边附着物进行清点时,王将自己路南的19根电线杆进行了申报,并与在场的第五生产队长康某和第七生产队长杨协商,此补偿款一半归两队,一半归王。之后三人达成一致意见。后建委有关人员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王所报的19根电线杆,以21根多补偿400元的标准计算,并按有关规定补偿王17400元。同年8月,王干雨接到耿庄社区会计通知,即让其儿媳杨春兰前往领取了补偿款8700元,其余一半则支付给康某和杨某。后来,王以生产队扣款太多为由,又向康和杨索要了1000元。

200911,菏泽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以涉嫌诈骗罪将王干雨刑拘,8日之后,即9日经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200954,开发区人民法院经开庭审理,以诈骗罪判处王干雨有期徒刑八个月,并罚金一万元。

但王干雨对此不服。他认为,在永昌路改造期间,也就是有关部门对附着物清点时,他根本不在场。在改造永昌路过程中,有关部门应对其路南和路北各4根电线杆,以及下水管等进行补偿,这些附着物应得补偿款15800元,而他实际上只得到8700元。再说,上述附着物与他在房产局因房屋拆迁领取补偿款23900元所对的19根电线杆并不重复。对此,北京市德勤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北京市律师协会宪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徐灿指出:所谓诈骗罪,我国刑法第266条规定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而在本案中,被告王干雨根本没有隐瞒真相,因为其家本来就因为房屋拆迁这程中,有好多东西和附着物没有得到补偿,这些附着物应得补偿款15800元,而他实际上只得到8700元。再说,他根本没有虚构事实,因为上述附着物与他在房产局因房屋拆迁领取补偿款23900元所对的19根电线杆并不重复。

王认为,他根本没有诈骗的故意,当时也是接到耿庄社区会计的通知后,才让儿媳妇去领了8700元补偿款。当时之所以让儿媳妇领取补偿款,是因为他还有一些附着物包括永昌路北和路南电线杆各四根,还有地下水管道,按有关规定,这些都得进行补偿。但法院认为,王称另有附着物未得到补偿,其共有电线杆27根,所领取的电线杆补偿款8700元是另外8根电线杆的补偿款,与在房管局所领取补偿款不存在重复。同时也与其在公安机关所作的供述相互矛盾,其辨称不予认定。

2010310,在北京上访的王干雨气呼呼地说:这实际上是有关部门故意设计让他往里钻,也是有关部门借此打击报复他长期因为土地和房屋的拆迁问题上访。

不服拆迁补偿四处投诉而惹祸

19965月,原菏泽市土地管理开发区分局与开发区都庄村民委员会经协商签订征收土地协议,收回都庄第二村民小组土地计17263333平方米,其中交通用地114000平方,城镇居民占用地5863333平方米。山东省人民政府于1997310以鲁政字(199772号文批复,允许都庄村村民农转非。在此拆迁过程中,由于村民不服拆迁补偿太低而抵触强迁,并发生几次冲突。但地方政府还是强拆成功。

20029月,菏泽开发区依据有关协议和文件,将位于华英路以东、新丰路以南,人民路以西,都庄居民点中心街中心线以北的居民有地近百亩提供经政府进行储备。200294,山东省人民政府以鲁政土字(2002431号《关于菏泽市2002年第七批次城市建设用地的批复》中批复同意,并指出:同意征用居民点及工矿用地72174平方米,用于菏泽城市建设;要认真抓好征用土地方案的组织和实施,做好片区土地补偿和安置工作。

但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鲁政土字(2002431号批复文件中,其实是当地政府部门采取以征都庄村土地的名义,实际上征用了籽庄村的721公顷土地,至今相关补偿分文未给,这引起了许多被拆迁户的不满,他们纷纷指出:后来接着出台的市政府“通告”,以省431号文件为依据,搬迁都庄村有很大的问题。

有多位村民指出,在拆迁前,市国土资源局向市建委写的搬迁都庄村的报告中,有意把新丰路以北的98亩土地与省府431号批准的721公顷土地合并成一片了,这自然为开发商搬迁都庄村创造了条件,这是明显的弄虚作假行为。

20021117,菏泽市人民政府发布了(2002)第7号《征用土地及安置补偿方案通告》,即为“菏泽市2002年第七批城市建设用土。”征用土地位置为:东邻都庄行政村居民点和菏泽市外贸畜产公司,西邻都庄行政村居民点,南邻永昌路,北邻胡同。被征地面积共72174公顷。之后,市里公布了有关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标准及地上附着物标准。但令广大村民无法接受的是,其中的地上附着物补偿标准是按照鲁发(1993314号文件规定执行,而非200111月国家新的《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执行。

同时,以王干雨为首的几个村民对市里的补偿通告提出如下质疑:1、此补偿通告是针对都庄行政村一个村的,不涉及其他的村庄;2、市相关部门公布的土地面积不对,都庄村面积为1373公顷(206亩),而省421号文批的是721公顷;3、土地位置错误,“通告”上明明是“西邻都庄居民点”,而为何下面又变成了“征用该行政村居民点及工矿用地721公顷”呢?

但菏泽市相关部门对此不置可否。

2002108,菏泽市人民政府以菏政复(2002122123号文批准将上述两宗土地依法进行公开出让,并在当地媒体发布拍卖公告,最后菏泽开发区帝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国土资源局成交。很快,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由帝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起帝都花园,占地面积为208亩。

因为补偿费及占地不清问题,以王干雨、田瑞金和李广斌等人为代表的村民坚持到山东省及北京有关部门上访,但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村民阻挡占地推土机被判刑

因为阻挡地方政府部门在自己的土地上非法圈用,最后而坐牢的还有一位叫仝海的老农民。时年65岁的他也是因为土地被地方政府占用,而得不到合理赔偿时,因多次和家人阻挡推土机作业,先是被拘留,继而很快被当地司法部门编造种种理由,最后判处他有期徒刑一年。

凑巧的是,这位失地的老农民和王干雨以及后面的孟祥存三人,都被关在同一号子里。当他们经交流后得知都是因为依法维权而被当地司法部门以“莫须有”的所谓罪名判刑时,决定出来后团结上访。这也成为他们后来频频进京上访的原因。

员工网上举报企业领导因“诽谤”入狱

因举报供职单位领导涉嫌违法问题而被判刑入狱的是菏泽市一家纺织公司的下岗职工孟祥存。记者从一份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09)菏牡刑初字第120号了解到,受到指控的孟祥存因犯有诽谤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这份法律文书上如此指控称:孟祥存伙同另一人李振伟捏造其所在公司雇佣童工的事实,自从20089月份以来,使用自己注册的wangcx1122wangcx56两个网名,通过互联网在百灵网、大洋网、凤凰网、中国新闻网等网站,以转帖、跟帖的方式,多次发过“黑心厂长雇佣童工”等帖子,散布公司经理李志挺非法雇佣多名童工的信息,其帖在互联网上广泛被浏览和复帖,传播面广,给公司经理李志挺造成恶劣影响,给其所在公司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和经济损失。孟祥存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其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应当以诽谤罪追求其刑事责任。

2008112810时许,菏泽市公安局牡丹分局刑警大队在菏泽市开发区岳城办事处电厂附近一网吧内,将正在上网的孟祥存抓获。

2009511孟祥存涉嫌诽谤罪一案在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法院认为,被告人孟祥存与他人共同预谋,捏造虚构的事实,通过互联网发帖的方式,恶意散布,其散布面广,影响恶劣,损害了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诽谤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之规定,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在庭审中,尽管被告人孟祥存辩称,自己只是在互联网上转贴过一次“黑心厂长雇童工”,原始贴子根本不是自己所发,指控其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根本不成立,不构成诽谤罪,但法院却认为其辩护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采纳,最后判处被告人孟祥存犯诽谤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有关专家指出:孟祥存的行为只是网上举报,而且列出了大量事实,不存实捏造事实的行为;同时,他的网上发贴等行为,也不可能会对当事人和当事企业造成所谓的严重后果和重大损失,他的行为根本不可能构成犯罪。

就在孟祥存、王干雨和仝海对一审判决不服正欲依法上诉时,他们仨人因被关押在同一牢号里头而相识,他们也同时受到地方司法人员的威胁利诱,有关人员威胁利诱称:你们如果不上诉的话,我们就象征性地关你们几个月就放你们出去,档案也不会有记录;但是如果你们敢上诉的话,那么我们一定让你们坐牢到底,同时还要加你们的刑。

这三位不懂法律、胆小怕事的农民,只好被迫放弃上诉。但后来,他们还是服了一年的刑期才被放出来。出狱后,他们不服,认为他们的行为都不构成犯罪,因此而四处上访,但荷泽有关司法部门对此置之不理。因为频繁进京上访,他们曾多次遭受到地方政府的威胁和恐吓。

20117月,他们委托北京某律师事务所的两位律师代表申诉3人的刑事申诉,但两位律师三次前往菏泽中级人民法院,要求对此立案重新审理,对方拒不受理,同时也拒绝出具“不予立案通知书”等相关法律条文,只是要求他们去省高院立案;当他们找到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时,对方却称此案不属于他们管理,只能回到地方去立案。就这样,在省市两级人民法院的多次踢皮球下,此案至今无人理睬。孟祥存认为地方政府采取公权手段,对他们的正常上访和举报的行为进行打击报复,而法院更是枉法裁判。

几年时间过去了,他们的冤屈依然无人理睬。

走法律程序却总被省市法院踢皮球,走上访之路更是曲折漫长。他们能依法维权吗?人们将拭目以待。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3964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