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11410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安徽女学生受伤昏迷遭遗弃续:面临被截肢风险

  发表日期:2012年3月22日          【编辑录入:shiye

安徽女学生受伤昏迷遭遗弃续:面临被截肢风险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3月21日17:01  新华网
3月21日,正在安徽省合肥市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接受治疗的受害人小黎(化名)。她的双脚被涂抹了大量药膏。新华社记者郭晨摄   3月21日,正在安徽省合肥市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接受治疗的受害人小黎(化名)。她的双脚被涂抹了大量药膏。新华社记者郭晨摄

  新华社合肥3月21日专电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王圣志、鲍晓菁) 3月19日,一则题为《18岁女生遇袭受伤 警察和民政将其当做女尸处理》的新闻引发网民关注:安徽省涡阳县一名女高中生在该县高公镇受伤昏迷后,当地派出所民警接警后不仅没有及时救助和破案,而是将其作为流浪女尸交由当地民政办处理,民政办将她拉到邻近的太和县遗弃。记者采 视频:女学生遇袭昏迷被民警和民政部门两度遗弃来源:黑龙江卫视《新华视点》 访了解到,涡阳县委县政府对此高度重视,全面展开调查和处置工作,4名责任人已被刑事拘留,受伤女子经全力抢救,已暂时脱离生命危险并转院至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但依然需要进行二次手术,并面临着被截肢的风险。

  花季女孩遇袭昏迷 当地有关部门竟将其当做女尸遗弃

  3月19日,一则《18岁女生遇袭受伤 警察和民政将其当做女尸处理》的新闻在微博上被转发近万次:安徽涡阳一名18岁的女高中生放学后遭遇歹徒袭击,受伤昏迷后被遗弃在路边干涸的沟渠中。当地民警接到群众报警后不仅没有及时救助和破案,而是将其作为流浪女尸交由当地民政办处理,当地民政办竟然将其扔到邻近太和县一处沟里。女孩被遗弃后被严重冻伤,生命垂危,还面临截肢的风险。

  网友们对这条新闻表示高度关注,纷纷强烈谴责当事警察和民政工作人员玩忽职守。

  新浪微博网友“李秋沅”说:“不作为,视同谋杀。痛恨!”“广东高鸿”说:“惊叹有如此处案的警察,是不是无利可图便可不管?再一点就是体现了人性的冷漠,可悲!”“新播报”说:“真替‘为人民服务’的人感到汗颜!当天执勤的民警和民政人员,是不是欠公众一个交代?!”“段郎说事”说:“这比小悦悦事件更令我寒心。”

  受伤少女仍在重症监护室救治 家属痛不欲生要求严惩当事人

  3月20日晚,受害人小黎(化名)从太和县人民医院转至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3月21日上午,记者在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见到,小黎身上插着好几根管子,气管也被切开,接上了呼吸机。手和脚都呈现严重冻伤后的黑紫色。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有关负责人介绍,医院已经组织了医疗小组,由相关专家给予其最好的诊断和治疗。目前患者需要做二次手术,并且有截肢风险。

  “我好好的一个闺女糟成这个样子,我难过得要死!”小黎的母亲杨女士哭诉,“小孩送到太和县医院后一直昏迷,没睁开过眼。我们知道消息后从打工的地方直接赶到医院,然后又转院到这里,一直守着,不敢离开。现在医生告诉我们她的手指和脚趾可能都要被截除,今天下午三点还要做一次手术,医生说风险很高。”

  小黎父亲告诉记者,他和孩子妈妈为了挣钱给孩子上学一直在江苏打工,小黎和弟弟就一直跟70多岁的奶奶在家乡涡阳县生活。“孩子非常懂事,平时很听话很节约,成绩一直都很好,在省重点高中也能考到班上前十名,家里的奖状、喜报贴了一整面墙,眼看还有几个月就高考了,没想到出了这样的惨事。”小黎的舅舅说。

  “出事以后,她奶奶已经在家里哭了几天了,现在听说要动手术,还有生命危险,我们都快疯了。”小黎妈妈说。她告诉记者,她们目前的心愿是首先把孩子救活,其次希望政府早点抓住凶手,替孩子讨个说法。“那些明明知道我小孩还活着不去救的警察和民政干部,他们的心太狠了!耽误了20个小时的治疗时间,让她严重冻伤,给我的小孩造成的伤害太大了!我们要求政府一定要惩罚他们,并且给我们赔偿!”小黎的妈妈哭着说。

  “本来这孩子会有个好前途,现在手指脚趾要截除、头部伤也很重,还有精神上的严重打击,很可能一辈子就被毁了,我们家属希望政府能够早日破案、严惩凶手,处理玩忽职守的干部,给受害人家属赔偿,保障她今后的生活。”小黎的舅舅说。

  检察机关初步查明当事民警和民政工作人员玩忽职守

  记者从涡阳县人民检察院了解到,3月12日17时54分,高公镇派出所接县公安局110指令:“在高公镇前李村路边河沟,有一女子躺在河沟底下。”所长张建飞立即安排值班民警姜中常、王瑞璞和联防队员穆新出警。3人在现场发现一名女子,下身赤裸,面部朝上躺在路边河沟底下。姜中常下至沟底进行现场勘查,并问该女子:“你是哪里人,你说话?”该女子不说话,腿晃动了几下,手动了一下。民警王瑞璞用相机对现场进行拍照。

  这时,张建飞打姜中常手机问现场情况,姜中常向张建飞汇报说“是个女子,下身没有穿衣服,年龄大约三四十岁的样子,像是个憨子(当地话‘傻子’之意)”。张在电话里安排姜对该女子仔细检查,确定是否有伤。姜却让报警人蒋凤英进行检查。蒋检查该女子头部时发现有血,就对姜说“我摸了两手血”。但姜向张建飞报告说该女子没有伤。张安排姜进行现场走访并做好记录。蒋凤英在做笔录摁手印时又对3名民警说“我手上都是血”,但3人听到后没有再去重新勘查现场,而是做完笔录后就回所里去了。

  姜中等3人19时左右回到派出所后,张建飞又对现场情况进行了询问,姜中常说“现在还活着,像是个憨子”。张说:“就是个憨子也不能死在咱辖区,去找民政办来救助。”之后张外出吃饭,大约20时左右,张建飞饭后归来安排姜中常等3人开车到了高公镇民政办,找到负责人周玉珠。姜中常、周玉珠等四人开车前往现场,途中,周找了一个小名叫“绕”的村民。到现场后,周安排蒋凤英及其孙子张强、“绕”3人将该女子抬到事先打电话安排好的灵车上。

  当时,驾驶灵车的司机李刚听到3人谈论女子还活着,就对姜中常说可以送医院。姜说,我得商量商量。但姜周二人在路边商量后姜就坐上警车离开。周玉珠、李刚、李刚妻子及“绕”等人则开车向高公镇西南方向驶去,最后在太和县境内二郎乡将该女子扔在路边沟里。

  检察机关已查明,该受伤昏迷女子系涡阳县一高三女生,现年18岁,后颅脑粉碎性骨折。目前,张建飞、姜中常、王瑞璞、周玉珠4人涉嫌玩忽职守,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在进一步侦查中。

  据涡阳县委宣传部介绍,涡阳县委、县政府对这一事件高度重视,已成立案件处理领导小组,组织精干力量追查伤害该女子的凶手,同时对失职渎职者依法依纪追究责任,并对公安干警队伍进行作风纪律整顿。全力做好受害人的救治工作,救治费用由县统筹解决,经全力抢救,目前受伤女子已脱离生命危险。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