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47049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辽宁鞍山缓刑犯缘何长期非法控制制药公司?

  发表日期:2012年4月6日          【编辑录入:shiye

辽宁鞍山制药有限公司董事长冯德芹,因大肆侵占国有资产被众股东举报后落网,然而,这位被法院查实“挪用”赃款72万元和收益171.33万元的女巨贪,最后却被地方法院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令人不解的是,正服刑的冯却依然能非法安排多名亲属控制企业,并在21名股东将公司公章收回后,竟以假公章继续其非法经营活动;在该公司营业执照已经两年没有年检、药品生产许可证也没有下发的情况下,她又用假公章伪造营业执照年检和生产许可证,不但令该公司损失巨大,且公然雇用黑打手将众股东拒之门外;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合法股东四处投诉省市两级工商局渎职行为时,至今无人理睬,令他们陷入厂门无法进,合法权益频遭侵占的两难境地,人们不禁要问——

 

鞍山女缓刑犯缘何长期非法控制制药公司?

 

/ 中国独立新闻调查记者 石野

石野焦点网  王定力、金剑

中国记者维权网 江湖

百姓监督网  晓绘

 

2012年北京“两会”期间,辽宁鞍山制药有限公司的金钢、齐旸、鲁刚和贾秀华等21名股东,在向中央和辽宁省多家部门控告的同时,亦特别找到“石野焦点网”和“中国记者维权网”投诉称:鞍山市铁西区检察院、铁西区法院对该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冯德芹挪用公款一案有明显的枉法行为,鞍山制药有限公司竟然被正在服缓刑的犯罪分子冯德芹非法控制,她不但公然有恃无恐的继续犯罪,同时还雇佣一帮黑恶分子强行将21名股东驱出门外,强行占领企业,肆意侵吞国有资产,侵占股东利益,大肆贿赂个别官员。特别令他们心急如焚的是,鞍山市工商局严重的不作为,在明知冯德芹出具假法人、私刻假公章的违法犯罪情形下,依然无视众股东的举报,欲强行按冯的意图变更法定代表人……

众股东实名举报顶头上司

女巨贪神通广大被判缓刑

鞍山制药公司众股东和董事长冯德芹及其家人的纠纷渊源,还得追溯到3年前。

那是2009年6年22日。这天上午,位于辽宁省鞍山市南9道街253号的鞍山制药有限公司21名股东,推出4名代表,在律师的陪同下,以实名形式向市检察院反贪局举报称:该公司董事长、原鞍山第一制药厂厂长冯德芹贪污国有资产达两百多万元,要求检方依法立案并查处。由于几位举报人提供的证据确凿,马上引起了检方的高度重视。鞍山女缓刑犯缘何长期非法控制制药公司?
紧闭的公司大门里面,两位理着光头的彪形大汉正虎视眈眈地盯着外面的行人


 

第二天,也就是6月23日上午,正要外出的冯德芹因涉嫌贪污、挪用、侵占罪被市反贪局在其居住的小区当场抓获。当时这则新闻成为鞍山制药公司最令人震惊的特大新闻,亦成为众股东大快人心的兴奋剂。

谁知,随后接二连三所发生的一切事实,不但令他们陷入迷惑中,更令他们愤怒至极!

这些实名举报的股东以为,这宗轰动鞍山市的特大贪赃枉法案件,肯定会公开审理,特别是,作为本案中既是股东又是举报人,同时又是冯许多违法犯罪中重要见证人的贾秀华、金钢、鲁刚及张润娇等人,按法律规定肯定是会出庭作证的,可令他们奇怪的是,此案于2009年12月7日公开审理时,这些重要的举报人和证人都不知详情,直到2010年初,他们才从一份(2009)西刑初字第262号刑事判决书中获知:被告冯德芹早于2009年12月25日被鞍山铁西区人民法院以犯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鞍山女缓刑犯缘何长期非法控制制药公司?

鞍山铁西区人民检察院,冯德芹的举报被抓神秘地被公诉方变为“自首”

 

2012年3月,记者在此份刑事判决书中看到,更令这些举报者无法理解的是,他们是实名联合向市检察院举报冯的劣行,但在此份判决书中的“案件来源及抓获经过”中,冯却被认定为“主动投案自首”;以前市检察院定的罪名,却在此变为挪用公款罪。很显然,早在在冯德芹被羁押期间,有关办案人员就掩盖他们实名举报的事实,竟然以投案自首为由为其减刑;而冯德芹自己供述其挪用公款用来为自己购买本公司股权,

2012年3月28日,记者在该判决书的多处均看到有关记录,如第11页中有“7、被告人冯德芹的供述及8、鞍山制药有限公司记账凭证、专用收款收据,证明2000年12月收到冯德芹股本22万元的事实;第12页“3、被告人冯德芹供述,2000年10月其个人购买国有股时,是擅自动用鞍山制药有限公司10万元,其安排贾秀华在公司帐上提出10万元,用于其个人购买国有股的事实……”,这些事实都证明了冯的行为是贪污罪和职务侵占罪,但令他们匪夷所思的是,在此却被法院轻描淡写的定为挪用公款罪。更令他们不解的是,尽管铁西人民法院认定冯德芹挪用公款72万元及收益171.33万元,但面对数额如此巨大的被告人,法院依然只是对其判处缓刑。

2009年12月21日,21名股东又一次联手向铁西检察院举报冯德芹新的犯罪行为。

这些实名举报者自然不服。就在冯德芹被判刑后,他们又收集到了这位女人涉案金额57万元人民币的新的犯罪证据,并以实名的形式举报到中共铁西区纪委、铁西区检察院,强烈要求司法部门一并调查,可令他们大失所望的是,没有人对他们的举报进行调查。

直到2010年1月11日,在众举报者的一再上访下,铁西区检察院反贪局赵树峰局长这才找到举报人了解情况;一周后,也就是在 1月 18日,办案人刘志又把他们这些举报者分别找去作了询问笔录后,就很快停止了调查。

按法律规定,如果检察院对举报者所举报的情况不予立案的话,得出具书面答复,但铁西区人民检察院总是以各种理由推拖。也就是此时,他们得知时任铁西区反贪局局长的许科(音),就是当年办理冯德芹刑事案件的、时任铁西区检察院起诉科科长。

直到2012年2月20日,铁西检察院才极不情愿地将不立案通知书交给他们,但上面的签发时间却是2011年7月20日。

这些举报者认为,鞍山市反贪局向铁西检察院移交冯德芹案件时是贪污罪名,为何起诉时被改为挪用公款罪?鞍山市铁西区检察院和区法院明显隐瞒重大事实、虚构冯德芹投案自首的情节,为其减刑,并对其罪行枉法轻判。

在鞍山采访其间,主要举报人金钢、贾秀华等人气呼呼地对记者称:铁西区反贪局不但避重就轻公然包庇冯德芹,而且还把我们这些实名举报人名单透露给被举报人冯德芹及其家属,致使他们这些举报者当中的贾秀华、金钢和鲁刚等人先后遭到冯德芹及其家属的残酷打击报复。

与此同时,众股东在充分掌握了冯德芹套用公司现金150多万元的犯罪事实后,又于2010年初向鞍山市经侦支队报案,但是警方不支持。无奈之余,他们只好于同年的3月4日,向辽宁省经侦大队举报冯德芹套用现金150多万元的犯罪事实,并提供了其犯罪证据(票据照片),同是强烈要求鞍山警方对此依法立案侦查。2010年4月28日,在省经侦大队的督办下,鞍山市经侦支队对冯德芹以“职务侵占”立案,但同年12月,冯却又莫名地被取保候审,至今1年多时间过去了,此案却没有任何进展。

对此,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的著名律师刘迎新指出:罪犯冯德芹早于2009年12月25日被鞍山市铁西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但冯以服刑之身,竟然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依然大肆违法犯罪,按法律规定理应撤销缓刑,收监执行;鞍山市相关司法部门对冯的犯罪事实视而不见,是一种严重的不作为,对那些放纵犯罪的执法者,应当追究其渎职刑事责任。

冯德芹弄虚作假设股东

工商局依法查清假登记

2009年12月,也就是他们的联合举报对象冯德芹因挪用公款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的同时,金钢、贾秀华等21名股东又发现一个令他们目瞪口呆的情况:原本不是该公司自然人股东的冯德芹,竟然摇身变成了公司最大的股东!更令他们无法相信的是,冯竟然是以“合法手段”来变身的。早在此前,这位神通广大的女人已经在工商局进行多次“股权变更登记”。经他们多次到工商局进行认真查询后发现,冯提交给工商局的“股权变更登记材料”均属虚假、伪造。

随后,他们马上又联名向市工商局实名举报。鞍山市工商局经立案调查后,认为该公司因冯德芹犯挪用公款罪,依法不能继续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依据《企业法人法定代表人登记管理规定》的规定,于2010年2月4日下达《责令改正通知书》,限期该公司在20日内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

鞍山市工商局认为,该公司在张建宏的股东设立登记(伪造身份证明和出资证明)及之后的股权变更登记中多次提交的虚假材料并骗取了公司登记,违反了《公司法》第199条的规定。2010年2月10日,市工商局在一份鞍工商开《行处》字(2010)第00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对该公司作出下列处罚:限期该公司20日内改正违法行为,逾期不改正则依法撤销相关登记直至吊销营业执照;罚款30万元,上缴财政。

正是通过此份行政处罚书上,记者更加清楚地了解到冯德芹等人弄虚作假的种种违法行为:冯德芹是非自然人股东,行使表决权,并出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股东会议选举了董事及监事,董事为冯德芹,张建宏,鲁刚、卜文奎、王健,于淑华为监事。经审查:该公司设立登记提交的股东会纪要自然人表决签名共计30人,其中包括张建宏在内的5名自然人股东的表决签名不是本人亲笔签名,为虚假签名,公司章程签名的自然人股东共计30人,其中包括张建宏在内的多名自然人的签名为虚假签名,这些虚假签名是由办理公司登记的刘生新和贾秀华代签。又查证:张建宏设立登记时本人没有出资,是冯德芹于设立登记后的1999年6月和1999年12月分别将8万元和30万元公款挪用,作为张健宏的出资……

名为张建宏的股东登记时以无效身份证明登记,未履行出资义务,也未实际行使股东权利,其签名也被证明是经办人刘生新受冯德芹的指派代签。公司提交的登记材料属虚假材料,并取得了张健宏的股东身份登记。张建宏为虚设股东。

2001年1月10日,鞍山制药有限公司进行了股权变更登记,该公司提交的变更登记材料中,股东会决议、章程修正案、股权转让协议形成日期为2000年11月24日,材料上涉及到的张建宏签名,均为经办人受冯德芹的指派代签。此次变更登记材料载明,张建宏股权从55万元增加了42万元,变更为97万元,占公司总股本的64.7%。此次提交的登记材料承载的内容与事实不符,属虚假登记材料。

2001年6月1日,该公司再次办理了股权变更登记,提交的变更登记材料显示,国有股8万元转让给冯德芹,张建宏将持有的97万元股权转让给冯德芹50万元,使得冯德芹持有公司58万元股份。经查明,冯德芹此次购买8万元国有股权时,国资委并未批准,其购买张建宏股权的股权转让协议与事实不符,张建宏的签名系假冒,股东转让协议均属虚假材料。

鞍山制药有限公司提交无效的张建宏身份证明及虚假的出资证明,并且在数次变更登记中向登记机关提交虚假材料取得公司登记的行为,违反了《公司法》199条有关规定,因当事人多次作假,隐瞒重要事实取得公司登记,且至案发时止没有改正,情节比较严重。

工商局漠然不理假登记

众股东怒而维权波折多

金钢、齐旸、鲁刚和贾秀华等人经多方咨询律师后认为,张建宏是冯德芹虚设的股东,冯德芹又伪造文件欺骗股东签字致使公司股权混乱无法召开股东会,因为,他们请求工商局依据《公司法》的有关规定,依法撤销公司的违法登记,同时将公司的股权登记恢复到合法状态,但对方却总是找借口不予理睬。

2011年2月10日,他们只好向辽宁省工商局举报鞍山市工商局的不作为,但都没有得到答复;2011年8月10日,他们又依法向辽宁省工商局提起行政复议后,同月22日,省工商局以超过复议时效下发不予受理;9月2日,他们依然向沈阳市皇姑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后经法院当庭调解下,这些善良的股东们相信鞍山市工商局作出的一个月内作出书面决定的承诺而撤回起诉,但是,鞍山市工商局却依然不理睬。2012年1月17日由于鞍山市工商局行政不作为,他们再次向辽宁省工商局提起行政复议,而辽宁省工商局依然无视皇姑法院作出的裁定再次作出不受理决定。

贾秀华愤愤地指出,省市工商局公然不作为,反而对那些有党性的依法办事的工商人员进行打击报复。

2012年3月28日下午,记者采访了鞍山开发区工商分局公平交易科科长张伟勋。作为鞍山制药公司的见证人,他对此深有感慨。他接受采访是说:“我是鞍山制药公司案件的办案人员,对该公司较为了解。我们分局公平交易和注册登记部早就接到多位合法股东关于该公司公章真假及其使用声明。如果我们这些执法者在审核是明知申请人使用盖公章所谓材料来申请登记而不进行审查,那就是犯罪。所以,当该公司一位赫英勇的来要求变更登记时,被我们拒绝。我们也及时通知了贾秀华、金钢等合法股东。但没想到对方四处诽谤我,而且捏造事实公然投诉到市局监察室,他们假冒制药公司的名义,反映我阻挠该企业变更登记等问题。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我们的上级竟然信以为真,还以公函的形式要求我说出书面说明,被我愤怒地回绝。”

张科长表示,希望纪委和司法部门能迅速对此立案调查,他以党性保证绝不畏惧某些人的打压,因为我只是做了一名党员干部应尽的职责。

2012年3月27日,面对记者的采访,金钢、齐旸等人诉苦称:由于市工商局的长期不作为,给我们的企业造成巨大损失:众所周知,公司原法人代表冯德芹因经济犯罪判刑因而丧失法人代表及董事长的资格,《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已经两年没有通过工商局的年检,2010年新换的《药品生产许可证》,(鞍山市药监局至今未发给企业)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数据中心显示,鞍山制药有限公司《药品生产许可证》的有效期限为2010年12月31日,致使一年多以来,我公司一直处于无照、无证经营状态。鞍山女缓刑犯缘何长期非法控制制药公司?
鞍山制药公司主要股东代表齐旸又一次在鞍山市工商局讨说法时的情景


 

贾秀华气呼呼地说:冯德芹在没有召开董事会和股东会的情况下,先后非法委托其亲属刘文臣、其弟弟冯德奎掌管企业并对我们这些举报人打击报复,采取暴力手段强行将股东调离关键岗位,财务全部换成自己家亲属,不给股东的销售市场发货,大肆挥霍厂内资金行贿,为其违法行为寻求保护伞,我们企业被他们挥霍几近于破产。

贾秀华指出,现在距2010年2月10日鞍山市工商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已经结束2年有余,我公司股东对此处罚无任何异议。但该案确定的违法行为至今未被纠正,登记状态仍然是违法的。

金钢也无奈地告诉记者称:因公司内部的原因,不能召开股东会,形成合法有效的股东会决议,他们根本无法主动改正骗取登记的违法行为。特别是在冯德芹主持公司工作期间,因内部管理混乱,以致10年以来公司无法召开股东会。在冯德芹被羁押时至今日,公司强行由其胞弟(非股东)和亲属(非股东)纠集社会闲散人员非法管理,而我们这些合法股东却无法进入。特别是,公司账面上有近1700余万资金被冯及其亲属用于行贿和挥霍,给我公司造成巨大经济损失。

对于本案,鞍山工商局应当依据《公司法》有关规定,纠正鞍山制药公司违法行为,撤销公司提交虚假材料骗取的登记。但是,从2010年7月开始,一年多时间过去了,鞍山市工商局至今拒不作出撤销违法登记决定。

2010年6月17日,21名股东在不得已情况下,趁机将公司公章予以收回,但冯德芹向公安局报案称他们抢劫,后经警方调查后认为:公司在没有法定代表人的情况下,由公司多数股东掌管公章并不违法,并对冯德芹一伙要求返还公章和申请重新刻制公章的请求不予支持。

因向股东索取公章未果,胆大妄为的冯德芹便又私刻了一枚公章,并以此“合法”办理各种手续。

2012年3月14日,鞍山市工商局法制处、监管处及登记处有关负责人不顾具体办理人员的异议,向省工商局出具了一份所谓的“对鞍山制药有限公司有关问题的处理意见”,强令下级受理冯德芹一伙的非法登记。

 

金钢气愤地指出:“正是因为鞍山市工商局以省局名义强令开发区工商分局受理使用伪造的鞍山制药有限公司公章的文件,要求变更法定代表人登记,他们这是公然的包庇。”

2012年3月16日,冯德芹及其亲信指使一名叫赫英勇的非法人员,手持盖有伪造的鞍山制药有限公司公章的文件,要求变更法定代表人和工商登记时,被敏感的举报者发现并报警,铁东公安分局已经对此立案,但市工商局有关人员依然要求开发区分局给予赫英勇办理变更。

但是几天后,也就是在铁东警方对此案立案侦查期间,在缺少必要的法定材料的前提下,铁东公安局治安大队不仅没有追究冯德芹一伙私刻公章的违法犯罪行为,而且违法向冯德芹一伙发放刻章许可证,令对方居然又“合法”刻制了一枚公司公章。在股东们的强烈要求下,办案人回答称:他们的刻章确实有问题,但领导有指示,我们不能收缴,你们愿意告就告吧……

从2012年3月20日开始,冯德芹一伙用“合法”刻制的我公司公章,和伪造的非法的股东会决议再次到工商局申请变更登记,当受理人员提出异议时,有关主管领导竟公然说:“不管改不改正违法行为,材料合不合法,不用实质审查了,就这么定了,你们分局必须受理,而且马上办,那些股东爱上哪告上哪告,出什么事由市局负责!”市工商局竟然如此公开承认冯德芹骗取的登记,并帮助她以此对抗他们这些合法的股东。

众股东都气愤地指出:依据《行政许可法》的规定,市工商局明知我们是此次登记的利害关系人,应当把受理登记情况通知我们,我们有陈述权和申辩权,而且有要求听证的权利。但工商局非法剥夺了我们利害关系人的合法权益,不给我们陈述、申辩权,以及要求听证的权利。我公司如果因此而破产,辽宁省工商局及鞍山市工商局相关负责人玩忽职守负有不可推脱的责任!

 

鞍山市工商局集体“躲猫猫”

市检察院学习忙遇“闭门羹”

2012年3月28日,星期三。上午10许,记者在一名股东的陪同下,特意寻到位于鞍山市铁东区南胜利路的市工商局,只见本不宽敞的正门口,停着几辆小车,一位中年保安正在对进入的人员进行登记。

记者说明来意后,在保安的指点下坐电梯上至7楼。负责对外宣传工作的办公室主任孙锡波办公室无人,经询问隔壁707的文书办公室后,一位沈姓年轻女员工告诉记者称:孙主任上午开会去了,局长到外地出差了,其他的几位副局长都不在家。

当她获知记者来意后,让记者直上8楼808房找另一位负责办公室工作的邱副主任或阮副主任。记者来到808门前,敲了半天的门,终于出来一位戴着眼镜的瘦个青年,审视了记者半天后,才回答:两位副主任都正在市里开会呢,也不知何时能回来。

记者只好重新返回到文书办公室,要求那位戴眼镜的沈小姐通过内部电话联系有关人员时,却一个也找不着,不是关机,就是称都在外出差开会去了。在办公室等候了半小时,见依然无法联系到有关人员,记者只好再三向那位小姐说明采访来意,并特意留下名片,希望有关人员回来后能说明来意。

但在记者回京几天后,鞍山工商局没有人员与记者联系,尽管记者后来两次拔打相关人员的电话,但不是无人接,就是不在服务区中。

2012年4月6日上午,记者特意打通了辽宁省工商局法制处处长胡明超的电话,刚说明采访意愿,对方就回答道:“鞍山制药公司的事情我们正在办理中,目前我们不愿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说罢对方就赶紧挂了电话。

随后,记者又拨通了鞍山市工商局登记处处长赵斌的电话,刚说明采访来意时,对方却称打错电话马上挂断了。后来记者打通其办公室电话,半天却无人接。

当天下午2时30分,正常上班时间,记者来到鞍山市检察院,想就有关冯德芹案情采访相关办案人员,但一进门却被一法警告知,检察院正在进行全体业务学习,下午肯定没有人,请记者次日下午再过来。在记者的要求下,法警先联系了该院办公室负责外宣的一位孙主任电话,但无人接;拨通负责冯德芹案办案人员张禹的办公室电话,亦是无人接听。

一小时后,记者再次赶往市检察院,但那位法警称他们还是在开会,记者让他帮忙拔通了电话,依然无人接听。

 

四股东进门不成被拦截铁门外

记者采访鞍山制药公司两被拒

就在记者在检察院采访期间,记者获知消息:齐旸、金钢和韩广金等四位股东下午前往鞍山制药公司讨说法,要求进去依法查账并索要股东会议的有关文件时,却被保安员拦截在大门外,双方正对峙着。

记者当即打车赶往位于鞍山市铁西区南九道街263的鞍山制药有限公司。只见宽敞的大门前被一高大的自动防盗门拦住,里面的办公楼前和外面的大理石厂牌上悬挂着“整改是机遇”、“迎改促建军齐努力”等字样的大红条幅。在左边的保安门口,记者正看到两位强壮的保安员正在门口的保安室里值勤,大院里面,三四位留着光头、体型健壮的壮汉正警惕地盯着门外看,而齐旸、金钢和贾秀华等四位股东只好无奈地在铁门外徘徊。

记者当即赶上前,向保安出示了相关证件,简明扼要地说明采访来意,并要求见见冯德芹或公司相关负责人,但保安员理也不理。鞍山女缓刑犯缘何长期非法控制制药公司?
2012年3月28日下午,三名合法股东欲进门不着,只好在紧闭的铁门外徘徊


 

见有人要进来,院里马上又闪出三四位理着光头、长得牛高马大的青年人,虎视眈眈的盯着门外。当齐旸等人强烈地再次要求进去时,保安员理也不理,并称他们是公事公办。记者再次上前表明来意,对放也称:不管是谁,我们都不能让他进去,除非是我们领导亲自带进来的人。记者要求对方是否先电话下冯德芹或有关领导,表示要求进去就有关事情进行当面采访,对方拒不理睬,那在院子里不停地摇头晃脑的几位壮汉,手持铁棒,凶神恶煞地向门口靠过来。

出于安全考虑,齐旸等人马上要求记者离开。但他们四人在门口站了半个多小时,对方还是坚决不让他们进去。就这样,几位拥有合法股权的主要股东,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非股东的冯德芹用他们血汗钱雇佣来的黑打手,望着自己的财产兴叹而离开。

因进制药厂采访不成,在股东们的帮助下,记者拔打早被法院判三缓三的冯德芹两个手机号,一个无法接通,一个关机。记者又转而打通了冯唯一的女儿、时任鞍山制药公司总经理助理的卜丰电话。

2012年3月29日上午11时,记者又特意拔通了冯德芹之女、鞍山制药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卜丰的手机,以下为主要通话记录:

记者:请问您是冯德芹董事长的女儿卜丰吗?我想就鞍山制药公司的有关情况采访她。

卜丰:我母亲刚刚住院了,你应当去工厂里了解情况的。

记者:工厂门卫拒绝我们进去,多次拔打冯董事长电话都不通,因为这些股东的最主要投诉的对象是冯德芹,所以很想当面采访一下,请问能否帮助联系上?或是否能转告一下冯总或目前工厂的主要负责人?

卜丰:我妈的身体状是非常的非常不好,所以不可能接受什么采访,尽管她也有一肚子委曲要说。

记者:那能否找下其他负责人?

卜丰:工厂的人我也联系不上,也不认识他们,我也不了解情况。

对于自己被“任命”挂职总经理助理之事,她予以否认,还称金钢这些人无中生有的事很多,但她不清楚,因为自己长期在京,既不负责也没在工厂里。

最后,记者特意留下姓名和联系电话,让其最好能在近日电话联系,但至记者发稿时止,一直无对方任何消息。

记者从几位举报股东出示的、盖有鞍山制药有限公司大红公章的(2009)第015号文件中看到“关于卜丰同志任职的决定”写道:根据工作需要,从即日起任命卜丰同志为总经理助理,协助总经理工作。任命由现任总经理金成于2009年9月7日签发。

同一日,这位被非法任命的总经理金成连续签出(2009)第016、017号任命书,分别是任命文素娟(系冯德芹表妹)为财务部长,临时全权负责财务部一切工作;任命解宏艳(系冯德芹家保姆的姐姐)为财务部副部长;在此前的2009年8月13日,金成又以总经理之名“任命”冯德芹之弟冯德奎为总经理助理,“协助总经理工作,主要负责车队、后勤、办公室及行政保卫等工作。”

一提到这位时任公司总经理的金成,贾秀华、金刚等股东就气不打一处出,他们都愤怒地指出:这是胆大妄为的冯德芹没有经过我们这些股东的同意,没有召开董事会研究,由她独自一人非法任命的,所以金成只不过是一个假经理,是非法的。他的任命和签字当然都是非法的。

据了解,时年35岁的金成,其实是冯德芹女儿卜丰的同学。冯非法任命金成后,又由金成来非法任命卜丰、冯德奎、闻素娟和谢宏艳等一批亲属或亲信担任企业要职,把时任财务总监的贾秀华和其他的人员全部找借口调离财务岗位,最后干脆驱之门外。就这样,这家原本有29名合法股东、拥有资产数千万元的股份制药公司的主要财务岗位,全部被冯强行接管。随后,贾秀华的保险箱被全破坏,多年的许多贵珍贵财务资料和物品不知去向。尽管后来贾当即跑到铁西分局刑警中队报案,但因目前根本进不了公司,无法知情到底损失了多少财物。

依法举报股东频遭暴力袭击

冯氏兄弟恶言威胁打折双腿

四处举报冯德芹长期非法侵占公司财物的,不仅有金钢、鲁刚等公司主要股东和主要负责人,更有另主要股东之一、曾长期担任公司财务总监的贾秀华。

贾秀华无奈地对记者说:“其实刚开始时,我和冯德芹的关系还可以,但后来我看到冯对企业财物不断侵占,长期挥霍企业大量资金,打击有贡献的老员工和班子成员,特别是,总是谎称企业亏损、改造和搬家等,长达10多年不给股东分红,其种种劣行早就引起大家的公愤,尽管大部分员工都是敢怒不敢言,但最后,我这财务总监对冯的狂妄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2009年6月22日,掌握了冯大量涉嫌犯罪事实的贾秀华、金钢(时任鞍山第一制药厂工会主席和纪委书记)、鲁刚(常务副总经理)和齐旸等21名股东,以实名举报方式,四处向鞍山市多家主管部门控告冯德芹的违法犯罪行为。

生于1956年6月的贾秀华,从财务专业毕业后,就于1978年进入鞍山第一制药厂,当了7个月包装工后,就进车间任核算员;1980年任出纳员又做了多年会计,1990年当财务科长,1996年任总会计师,直到2002年初,经过董事会任命,担任制药公司的财务总监。

贾秀华告诉记者说:1994年1月27日,冯德芹担任鞍山第一制药厂厂长时,我是管财务的。在我的印象中,1995年前的冯看上去还是一付朴实像,但从1996年3月之后,她就开始变得自私霸道,变得贪婪起来。

贾秀华介绍:1998年9月成立鞍山制药公司后,鞍山第一制药厂于2005年4月22日由鞍山铁西区人民法院依法裁定破产,2006年4月13日破产终结(资产没有变现)。两家是两个独立的企业,但法人代表均为冯德芹,最让我们无法理解的,她手握大权后,竟无视法纪,先是擅自把她老公卜文奎调入公司,接着又将卜的侄儿卜杰(男,32岁),安排到财务做出纳,这样,冯根本不用通过其他人,直接可以将钱提出,这也为其日后贪赃枉法创造了条件。身为董事长,冯当然明白这是严重违反财经纪律的,也是会计法上不允许的,因为鞍山制药公司是股份制企业,而非冯家私企。

金钢也气呼呼地告诉记者:“冯的老公卜文奎的弟弟卜文才根本不是我公司的员工,尽管没有任何职务,但是他却可以掌管企业的采购大权,尽采一些质量次、价格高出几倍的药材;冯的两个亲弟弟冯德奎(50岁)和冯德宽(48岁),都是在冯掌管企业后擅自调进来的,担任企业的营销工作,占用企业应收货款,其中冯德宽有据可查的就有300多万元,冯德奎近百万,其中冯德宽还掌管企业药品包装的权力。”

几位股东都愤怒地指出:冯德芹时年35岁的女儿卜丰,家在北京,长期在京工作并没有在公司做任何工作,却在公司担任总经理助理的职务,这位生活在北京的所谓总经理助理,长期没有在公司工作却拿着不菲的工资。

令贾秀华等股东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依法举报的征途却是那么艰难曲折。在长达两年多时间的举报中,他们合法权益不但没有得到维护,反而人身也频频受到威协。

据记者了解,就在举报冯德芹期间,贾秀华和金钢、鲁刚等人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报复。

2009年9月初的一天下午,细心的贾秀华至今还记得,那是2点过后不久,冯德芹的小弟冯德宽突然气焰嚣张地闯入财务办公室,当众威胁她:“你他妈的敢再举报我姐,老子要当面整死你!”见贾秀华不服气,对方竟并挥手要打,后被同事拦住。

其实,早在2009年8月14日15日起,冯德宽先是派车跟踪她,接着从这天起多次半夜打恐吓电话,气得贾秀只好每到夜里就得拔掉电话,但肆无忌惮的冯就不停地给她发恐吓信息。记者从贾至今保留着的短信中,看到一条发自2009年8月14日凌晨2:18分和3:14分的两条粗言威胁短信,其中一条更是肆无忌惮地署名冯德宽。鞍山女缓刑犯缘何长期非法控制制药公司?
2009年8月14日凌晨2:18分冯德芹之弟冯德宽发给贾秀华的辱骂短信


 

后来,贾前往市检察院举报时,对此也做了笔录。经咨询律师后,她明白,冯这种公然打击报复举报人的恶劣手段,其实本身就是犯罪行为,但鞍山司法部门却一直对此没有追究。

2011年12月18日晚,大约6:40左右,贾秀华在位于铁西区民南街7栋5号3楼的家中正在整理举报材料时,家中的电突然停了,她警惕地跑到窗外看了看,奇怪地发现左右隔壁家中都有电,惟独自己家中一片黑暗。当时她也没有多想,随手抓起手电筒,刚拉开防盗门,就看到一个年约35岁、满脸杀气、身材高大的年青人企图硬撞入家中,贾秀华也不知哪来的气力,赶紧死劲将这家伙往外推,并扬起手电筒一边砸,一边大喊救命。随即,就有一男一女闻讯跑了上来。贾定晴一看,男是时年30多岁的公司办公室主任赫英勇(非法任命)女的大约25岁,以前没有见过。他们称是送股东会的通知来的。贾气得当即怒斥道:送一个通知还用得着停我的电?还用得着叫陌生人闯入我的家来?但对方拒不承认。事发,心有余悸的贾秀华听多位目击者称,当时楼下还停着一部黑色现代轿车,里面还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叫黄鹤的女人,另一人就是那位一直对自己虎视眈眈的冯德宽……

当晚,贾秀华在朋友的支持下,赶紧去铁西分局北陶派出所报警,但目前案件至今没有了结。

无独有偶,另一名重要股东金钢也因为举报冯的劣行而遭到报复。

2010年7月22日上午10点左右,金钢正在小区内擦车时,突然一辆红色捷达出租车开进小区院内,从车内冲出两名20多岁的小伙子,他们都身穿黑色T恤,动作神速地冲到他身后,扬起二尺多长的木棒,对毫无防备的金钢照头便打。金钢一边本能地用左臂去阻挡击向头部的木棒时,被打成骨折。见他绕着小车躲闪并欲逃跑,那两位凶手依然扬棒追打,最后将其头上、脸部及腿上多处打得青紫肿胀。因他大声呼救,惊动了楼上的一些邻居,那两名神秘歹徒便从后院跳墙逃之夭夭。

报警后,闻讯赶来的铁东区和平派出所出警做了现场勘查,受伤的金钢在同事的陪同下去医院检查后,发现左臂被打成粉碎性骨折,如果要打在头上后果不堪设想。后经公安局指定医院鉴定为轻伤。后来此案作为刑事案件移交到铁东区公安分局刑警队立案侦查,但至今没有结果。

就在金钢光天化日之下被人打伤后,仅仅过了9个月,也就是2011年4月7日,金钢又惊恐地目睹了股东之一的原第一制药厂生产副厂长、制药公司常务副总经理鲁刚被打的过程。

那天上午,他陪同鲁刚一起去公司找时任企业负责人谈事情,就在两人刚进厂办公楼时,冯德芹的两个弟弟冯德奎和冯德宽就凶神恶煞地追赶来,一直尾随两人上了5楼。当他们刚寻到就到5楼唐志斌(原药厂副厂长)的办公室时,冯家两兄弟就闯进来破口大骂,并恶言威胁道:“你们再敢举报我姐,我们就搞死你们……”两人边骂边扑过来,其中冯德奎竟挥拳连续击打鲁刚头部、面部猛打。突然的袭击令猝不及防的鲁刚当即被打得鼻青脸肿,最后还是被金钢赶紧拽着往外躲避。冯德宽还恶狠狠的跟在后面抬脚猛踹两人背部,冯家兄弟还当众扬言称:你们这些股东只要敢进来,老子就打折你们的双腿!

 

巨贪冯德芹缘何被轻判

鞍山主审法官细说详情

鞍山制药有限公司21名股东在长达三年的时间以实名方式频频举报董事长冯德芹,其中不仅有跟随冯多年的财务总监贾秀华,亦有常务副总经理、纪委书记等主要责任人,但令人奇怪的是,在铁证如山面前,冯德芹为何总是能避重就轻、化险为夷并能继续以服刑的身分依然胆大包天的从事一系列非法活动呢?特别是,对这样一宗侵占了两百多万元公有财产的女贪、并在今年北京“两会”期间引起多位全国人大代表关注的案情,为何当初人民法院只轻判三年有期徒刑且缓刑三年呢?鞍山女缓刑犯缘何长期非法控制制药公司?
对女贪冯德芹判决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的铁西区人民法院


 

2012年3月28日下午,记者经过辗转反侧,终于电话联系上了当年主审此案的鞍山铁西区人民法院法官史修岩。

史法官称,2009年6月,当此案移交到法院时,区检察院就是以挪用公款罪公诉的,后来他们又结合反贪局有关书面报告,经合议庭商议后,决定以此罪名审理冯德芹一案。

当时公诉机关称被告人冯德芹系投案自首,检方也出具了有关说明,可减轻处罚,因此法庭也认定:鉴于被告人冯德芹系初犯认罪态度较好,案发后能主动退其所挪用的赃款72万元及收益171.33万元,确有悔罪表现,年龄偏大,社会危害性不大,可酌情从轻处罚,并可适用缓刑;被告人单位也出面保她,称其认罪态度较好,并把一个破产的企业转制后扭亏为盈,安排了下岗就业,为国家上缴了一定税金,为国家和社会作出了一定贡献……

史法官还称,因为当时冯德芹的案情社会影响较大,他们审理期间慎之又慎,还特意向市政法委递交了书面的审理意见,最后是综合检方的书面报告、冯的实际犯罪事实、其社会危害性小及其积极退赃的基础上,才在区法院领导的指导下,审判委员会最后才作出对其判三缓三的有期徒刑判决。判决后,那些股东认为判得太轻,先后告到市纪委和人大等有关部门,政法委还过问过,我们也特意作了书面汇报。

当天下午4时许,记者即赶往铁西区人民法院,在该院门口,史法官热情地将一份当年送交市政法委的有关冯案的汇报材料递给记者,然后又邀请去法院坐坐。为了更加细致地了解情况,记者就随同史法官上了该院5楼刑庭办公室。刚坐下,史法官神情有些不自然地说:“院领导找我汇报工作,我去一下就回来。”

5分钟后,史法官就急匆匆地走进来,满怀歉意地说:“刚才院领导获知了你们来访情况,批评我不能以个人名义接受记者作家采访,否则,就是是泄露国家机密——你们要采访必须先和市中院政治部取得联系。”说罢,他硬是从记者手中抢回了那份材料。

无奈之余,记者只好赶到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门卫联系上了政治部。一位刘姓女主任获知记者来意后,热情地迎出来称:“铁西区法院完全有独立接受记者作家采访的自由,根本不必通过我们中院。他们这种做法是在踢皮球,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尽管中院政治部多次协调,但铁西区法院直到第二天,也就是3月29日上午仍然没有消息。后来,还是刘主任致电记者称:经多次电话协调,区法院表示愿意接受有关采访,但研究室主任上午去乡下扫墓去了。

向全国人大代表和新闻界多次求助的21名股东纷纷向记者表示,他们目前除了大力四处投诉鞍山市工商局多种行政不作为的同时,亦依法实名向国家药监管理局举报了由正在服缓刑的冯德芹及其亲信控制的鞍山制药公司,在长达8年非法购买北豆根提取物生产北豆根片及无证生产经营的犯罪事实。2012年3月14日—16日,辽宁省药监管理局曾派出了飞行检查组到企业进行检查,由于企业GMP管理十分混乱,省局已经作出了收回GMP证书责令企业停产整顿半年的决定。但是企业8年非法购买北豆根提取物的问题至今没有公布真相,

对于这家问题多多、目前仍由服刑犯掌管的鞍山制药公司,其股权和诸多实际问题将何去何从,到底有何结果,我们将拭目以待。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5213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