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46135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安徽阜南11岁少年缘何成为强奸犯?

  发表日期:2012年9月28日          【编辑录入:shiye

安徽阜南11岁少年缘何成为“强奸犯”?

 
 

在根本没有检验现场血迹和精斑、没有目击证人的情况下,12年前,安徽阜南县退伍军人毛云超被曾经的女友赵影咬为“强奸”而被警方抓捕,在遭到警方刑讯逼供而被迫认罪,同时胡乱“供认”出许海波等三位同伴为“同案犯”;被地方法院判处重刑后却又四处上访申诉,令此案一波三折,案情扑朔迷离。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其中时年仅有11岁的许海波竟也被指参与“轮奸”,并被当地警方多年网上追逃。20119月,东躲西藏的许被迫“投案自首”并很快被地方司法部门判定犯有“强奸罪”。人们不禁要问——

 

11岁少年缘何成为“轮奸犯”?

 

文图:中国报告文学作家 石野

石野焦点网 王定立

中南民族大学实习生 梁梦娇

 

11岁少年涉嫌强奸引出蹊跷强奸案

退伍军人涉嫌强奸两民女被判13年

2012830下午,坐在记者面前的许海波,身材高大,满脸秀气,一双浓眉大眼,如果不是他总低着头、半天不吭声,如果不是那满眼的忧郁,外人很难将面前这位英俊的90后帅哥与10多年前那位乳臭未干的“强奸犯”联系在一起。

然而,他的确是被当地司法部门一直通缉的那位“强奸犯”。

许海波之所以被地方司法部门指为强奸并被网上追逃,与12年前发生的一宗引人注目的特大“强奸案”有关。当年的涉案者毛云超早被阜南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3年。据多份法律文书所指,毛为主犯,而时年11岁的许海波为从犯。

毛云超,男,1982年出生,年长许海波8岁。毛家住阜南县城关镇淮河西路。高中毕业后,曾应征入伍到广州空军某部服兵役,1999年冬复员后回到老家待业。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12年,但那惨痛的往事依然令他记忆犹新。201291日上午,满脸沧桑的毛云超痛哭流涕地向记者叙述了不堪回首的痛苦往事……

下面是毛云超的自述:

2000年秋的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在县卫校门口第一次认识了该校女生赵影。赵中等个子,齐耳短发,长得不算漂亮但显得青春活泼。当她获知我刚从部队复员而且家底不错后,马上对我有了好感。一来二往我们很快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并很快热恋起来。但让涉世未深的我做梦也没想到的是,仅仅两个多月后,自己竟会被对方送入牢狱。

20001127晚上,我又想见赵影了,在当晚近9时许,就带着小我8岁的伙伴许海波到县卫校找她。当我们路过县一中操场门口时,正好看到她和一位女同学合骑一辆自行车在那里玩。我就很高兴地跑上前招呼。我就让那位叫王萍萍的女生先离开,和海波一起陪同赵先是在那里玩了一会,然后在她的提议下去她的出租屋里玩。

海波虽然比我小那么多,但人极聪明,也很好,我们常在一起打游戏呀玩球呀的。我和赵影的交往和恋爱,我都告诉了他。于是我们三人就坐上一辆三轮车,有说有笑的前往赵影在外租住的出租屋。出租屋位于城关镇骆庄,对这地方我并不陌生,因为在我俩恋爱期间,赵曾几次带我来过此处。我们在此亲热过,但我从没有在此过夜。但这次刚进房门前,赵摸了摸身上,称忘了带钥匙,我弄了半天也没有弄开,于是就随手捡起一块砖头想砸锁,却被正对面的房东骆某看到并被阻止,称这样会不小心弄坏门。赵就告诉我,还有一把钥匙在她的朋友李锋那里,我就递给许海波一元钱,让他去外面帮忙传呼李峰,让他送钥匙来。

那个李峰我当然不陌生,他也曾追求过赵,后来被我带人在县教委门口打了一顿,但此时我根本不知道李峰其实就是赵的男朋友,我平时也不知道她在与我恋爱的同时还会与他人恋爱。海波打传呼后,李将钥匙送给海波后就离开了。我拿到钥匙后就让海波回家去了。开门后,我就随赵影进了屋。那里面就一个房间,赵影一直说是她自己租的。那时我也没想太多,也没问她什么。那夜很冷,加上当时停电了,我陪着赵在里面说话,看看时间不早了,就提出要回家,但赵显得很不高兴,要求我多待一会,但我最后只呆了十几分钟,就告别她独自回家了。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她。我记得非常清楚,那天晚上,我俩没有像以前一样发生肉体关系。

可我做梦也没想,仅仅两天后,灾难就突然降临。

20001129晚上6时许,记得那里天都很黑了。我和海波等几位平时常在一起玩的伙伴,正在县师范的南门附近玩时,五、六名便衣警察突然冲过来,把我按倒在地,将我的双手从背后紧紧铐住,直接把我推上警车押到刑警队。一进门,他们就喝令我低下头,呆了十几分钟后,又将我押到了县武警中队里面。就在那里,刑警队的时元波、陈之培,还有一姓张和姓周的警察,围着我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要我招供与赵的交往,特别是1127晚上发生的一切。我老老实实地按实际情况叙述了一遍,但他们却骂我不老实,称事实根本不是这样。陈之培和时元波就让我赤着双脚,用大皮鞋踢我,用烟头烫我。我确实没做什么,又怎么承认呀!我被打得直喊爹叫娘,真不知道如何交待。时元波和陈之培边踢我边叫道:我叫你如何讲你就如何讲,否则就打死你!之后,他们讲一句,强迫我跟着学一句,另两个警察就跟着记录。警方要求我“供认”与许海波共同在李峰出租房强奸赵影的同时,还需“供认”曾与许海波、胡光辉及孙传彬等,在某大酒店强奸了张某……他们对我刑讯逼供到深夜2点,不让我吃喝,也不让我睡觉。直到第二天下午,他们在取得较为满意的口供后,才把我送到看守所……与我关在一起的多名在押人员,都目睹了我身上的累累伤痕。对警方这些暴行,我后来多次向检察院提出过,且都在法庭陈述过,但法庭根本不采纳。

有关毛的伤情,其代理律师潘勇、田军曾多次取证,记者从有关取证笔录上看到,当年与其同监在押人员屈洪山、曹献彬、张振凡、刘庆侠等人,均证实了毛曾被公安局打伤:“他晚上疼得睡不着觉,也吃不了东西,手臂上有青一块紫一块的,毛云超称这都是公安打的……”

同年1215,毛云超因涉嫌强奸罪被县检察院被准逮捕。

尽管此案疑点重重、漏洞百出,但阜南县人民法院在不公开审理后,于2001925一审判决毛云超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毛及家人不服一审判决,遂上诉到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经审理后认为原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于是将此案发回阜南县人民法院重审;2002210,阜南县人民法院依然判决毛有期徒刑13年,毛又上诉至中院,2002428,二审又维持原判;经过艰难的申诉后,中院又在2007615依然裁定维持中院(2002)阜刑终字第122号刑事裁定中。

在漫长的十几年时间内,坚持认为儿子无罪的毛云超之父毛家庚一直通过各种合法途径四处申诉、上访喊冤,但无人理睬,直到10多年后毛云超刑满释放出来,他依然没有息访。

安徽阜南11岁少年缘何成为鈥溓考榉糕潱坚认儿子许海波无罪的闫永芝老人拖着病体不停地来返于阜南县司法部门反映冤情

安徽阜南11岁少年缘何成为鈥溓考榉糕潱在外东躲西藏了十几年的许海波和母亲闫永芝一提到自己的冤屈,不由热泪长流


安徽阜南11岁少年缘何成为鈥溓考榉糕潱 毛氏父子一提到冤屈不由失声痛哭
安徽阜南11岁少年缘何成为鈥溓考榉糕潱12年前被判入狱的退伍军人毛云超:我和海波从来没有强奸……

遭刑讯逼供“主犯”被迫“招供”

受冤屈11岁少年竟成为“轮奸犯”

20001129,毛云超按着警方的“指导”,被迫“供认”了平时与他一起玩的伙伴许海波、胡光辉等人,令他们都成为两起强奸案中的涉嫌人,其中,平时不苟言笑、老实结巴的小个子许海波先后被“卷入”毛云超的两宗强奸案中:其一,在酒店与毛云超、胡光辉一起涉嫌在酒店强奸张某。记者在一份(2007)阜刑再字第1号刑事裁定书中,看到如此记录:200011月上旬一天下午3时许,胡光辉与毛云超、许海波、孙传彬打游戏机出来遇到卫校学生张某,毛推着张至黄山大酒店四楼西一房间内,孙、许和胡三人赶到屋子内后,毛让他们去唱歌,三人外出。毛即将张按倒在床上强奸了他。后胡、孙及许进屋,胡又让毛、孙及许出去,接着强奸了张。但令人奇怪的是,在一审即(2002)南刑初字第68号判决书中,庭审又认定是“胡光辉与毛云超、许海波及孙传彬将张某骗至黄山大酒店内……”

案发后,被地方司法机关判重刑的毛云超案一波三折,而涉嫌强奸之一的许海波也多次被网上追逃。而另两位嫌疑人胡光辉于2003319被阜南县人民法院以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孙传彬也以同罪被判入狱,出来之后即死于车祸。还有一位叫李小杰的青年,因为涉嫌为毛云超作“伪证”而坐牢。

其二,20001127日晚21许,毛云超与许海波在卫校门口见到赵影和其同学王萍萍后,即殴打赵并拉其往一中操场走,并将王威胁离开,后毛和许将赵拉上一辆三轮车,然后将赵拉到一小巷内一间房子处,许用砖砸锁不开,后赵讲她知道租房人李峰的BP机号,许呼李到场所将门打开。毛与许把赵头朝东按在床上,之后毛又让许出去买矿泉水,之后强奸了赵……毛云超出去后,许海波进屋,又强行与赵发生了性关系。

很显然,当年年仅11岁的许海波之所以被定为“强奸”,最重要的证人就是毛云超。因毛一直拒不承认自己有强奸行为,痛指警方刑讯逼供下才被迫作出违心的供述,尽管他一直拒不“认罪”,但最后一、二审法院还是判处其有期徒刑13年,直到2009年初出狱。刚开始,阜南司法部门都认定许海波跟随毛云超“强奸”了张某。不过,有关许海波与毛一起强奸张某的事实,最终人民法院也只认定其只和毛一起参与“强奸”了赵影。据现已经刑满释放的毛云超称,当时是警方强迫他“供述”许海波参与强奸,一审法院并在(2002)南刑初字第68号刑事判决书中如此认定:“……他(即毛云超)同赵发生了性关系后,待其上厕所回来用打火机照,找丢失的钥匙时,发现许海波跟赵也发生了性关系……”;在(2007)阜刑再字第1号判决书中,二审法院又如此认定“当时我(即毛云超)正与赵发生关系时,海波敲门,我和赵还没有穿好衣服。海波进屋后我上厕所,回来发现我姐家钥匙掉了,我用打火机照着找,没找到,出来后看到许海波和赵还没穿好衣服。在之前找赵某时,海波就对我说找赵玩玩,其目的就是想跟赵发生关系……”

而法庭证明许参与“强奸”赵的旁证,经司法部门认定的有赵影的姐姐赵华及其母赵付英及赵的男友李峰等人的叙述,同时亦有警方提供的现场勘查图和现场照片,记录了案发地,其中照片记载,现场床上有多处血迹和斑状物质(即精液)。记者特别注意到,在原公诉机关举出的证据中,称有毛云超在现场掉的钥匙及照片显示床上的血及斑状均属物质证明范围,也得到其他证据佐证。在一、二审的几份判书书中,初审和二审人民法院称,“当然,对血迹及斑状物质没有鉴定是事实,但这不等于没有鉴定就不能认定毛云超强奸,本案现有证据能证实毛云超强奸事实存在。”

据记者了解,其实早在2001212,阜南县人民检察院曾以“南检退”字25号,将此案退回县公安局补充侦查。200135,县公安局又向县检察院递交了一份没有标号的补充侦查报告书,其中上面列出侦查结果有:1、现场床上用品及房内纸张较多,床上被子多处精斑无法认定哪一处是毛云超等人所为;2、张均承认被强奸的事实,所以“裤头湿了也有血”,但无法鉴定;3、许海波、胡光辉外逃,无法取证,李峰及赵影均外出打工,通知也不来,因此无法取证……

尽管如此,一审法院最后还是这样认定:“被告人毛云超强奸赵某和张某的事实有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及被告人的供述等证据,且各证据间能相互印证,虽无关于毛云超与赵某、张某发生性关系的检材物证结论,但不足以否认毛强奸事实的存在……”

在原公诉机关及一、二审法院眼中,对于如此重大的强奸案,竟连案发现场最基本的血迹和斑状特质都丝毫没有作鉴定,仅凭口供就对此案进行定性了。

对此,北京通州区人民法院刑庭朱法官就本案的认定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对强奸案的认定,除了人证外,重要的是物证,而物证除了被受人的伤情如被打伤、扭伤,或是撕破的衣服等外,最直接的证据就是嫌疑人的精液或是遗留在案发现场的血迹等,这些只要通过检测就一目了然,这也是强奸案有别与其他类型刑事案件的最主要特证。而毛云超和许海波涉嫌强奸案中,令我惊讶的是,阜南公检法三家司法机关竟然都无视现场的血迹和精斑。只要检验血液和精斑,一切就会真相大白,而法院竟置如此重要的证据不顾,便草率作出判决,这显然有悖于法律。

安徽阜南11岁少年缘何成为鈥溓考榉糕潱

安徽阜南11岁少年缘何成为鈥溓考榉糕潱

安徽阜南11岁少年缘何成为鈥溓考榉糕潱

阜南县人民检察院对许海波的起诉书

毛云超坚决否认许海波强奸

愿意出庭为朋友作证洗冤情

许海波告诉记者称,案发当年自己才11岁,当时因体弱多病,小学没有毕业就辍学在家。后来在游戏厅里认识了复员回家不久的毛超,两人成为了好朋友,他们经常与胡光辉、孙传彬及李小杰等一起玩。但年幼无知的许海波做梦也没有想到,20001127日晚,因陪同毛云超跟随赵某去他们平时常去的那间位于鹿城镇的出租屋,却被人莫明其妙地“咬”为强奸犯!

许海波说:“我年纪本来就小,身体又不好,对男女之事根本就不懂,看到毛云超与赵某谈恋爱,觉得很好奇,哪还懂得去强奸呀!”

对于毛云超当年“咬定”自己也参与了强奸,事隔十几年后,大度的许海波一点也不记恨朋友。他说:“当年云超都不满18岁,却被几个警察铐着毒打,他还能招架得住吗?在那种情境下,保命才是第一的。所以,他在刑讯逼供下胡乱咬定我和胡光辉等朋友,一点也不奇怪。但法律是重证据讲事实的,令我做梦没想到,公安局敢不顾事实违法取证,而检察院和人民法院却也会不顾事实,不顾我案发时年仅11岁,竟不顾颠倒黑白,如此办案。我实在是冤枉呀……”

许海波至今还记得20001129的那个晚上,当时他就和毛云超在县师范南门口一家小书店里玩,他亲眼看到伙伴被几名便衣警察用枪顶着,铐上锃亮的手铐押上警车。惊恐万状的他冲到毛家,告诉这一不幸消息。几天后,他就听人传言,毛云超因在里面挨打不过,乱咬了他和胡光辉、孙传彬等一起玩的朋友共同参与了“强奸”。随后,胡和孙被抓。年仅11岁的他吓得惶惶不可终日,四处躲藏,有家不敢归。

2012829,在阜南县城某宾馆,毛云超在时年60岁的父亲毛家庚的陪同下,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坐了十多年牢的他,看上去比同龄人更显得苍老。提到当年的奇耻大辱,这位退伍军人不由泪流满面:“我当时实在是被他们打得受不了呀,时元波、陈之培他们见我不按他们的话说,就用手铐反铐着我,不但对我拳打脚踢,还用烟头烫我身上,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我被打得实在架不住了,没办法就只好按他们教我一句,我就学一句,叫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然后又按他们要求签字、按手印。我当时真的不知道也指认了许海波强奸的事,那所谓的供述,都是办案人员逼迫的,现在想起来,真的对不起海波!”

据了解,尽管毛云超在检方起诉时,特别是每次庭审时,多次痛陈自己曾遭警方刑讯逼供,且有多人证明,但法庭认为:没有证据证明公安机关有刑讯逼供的行为。虽然与毛云超同号在押的人员证明了毛入所时有伤的事实,但法庭指出,由于没有得到看守所记录证实,即便有伤,也不能证明是刑讯所致。

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当年参与审讯毛云超的时元波和陈之培,不久便因犯刑讯逼供罪和玩忽职守罪站在了被告席上。

在阜南采访期间,记者在一份(2009)界刑初字第110号刑事判决书上看到,安徽省界首市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陈之培身为派出所负责人在履行职责过程中,违反职责规定,严重不负责任,对重要特证未及时勘验、提取、固定,并补上造物证照片记录,导致案件事实不能得到及时查证,肇事者无法确认,致使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的李某逍遥法外,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最后,法院以犯玩忽职守罪判处陈有期徒刑一年。200597,审理毛云超和许海波强奸案的民警时元波,因和另一民警刘某犯刑讯逼供罪而被押上审判席,但他却被免予刑事处罚。

明知毛云超不可能强奸,但他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被抓,而且很快被重判,胡光辉也因涉嫌强奸而被判刑,孙传彬也因此而失去自由……残酷的现实令年幼无知的许海波整日处于极大恐惧中,连身份证都无法办理的他,只好远走他乡,四处流浪,惶惶不可终日,最后还是一好心的建筑工地老板看到他手勤脚快,工作兢兢业业,才收留下了他。

20119月,许海波从外地回家乡投案自首,他早已经是网上被追逃人员,加上他家人认识的民警,就在案发地派出所城关的工作,他再三对其家人说:只是回来结案,让他们好向上级有个交待,因为他案发时是未成年,最多也就判缓刑,以后就没有事了。

许海波和父母经多方咨询相关律师,大家都认为“案发”时他才11岁,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即使犯了罪,也会免于刑事处分。但最后的事实并非如此。

十几年来一直像惊弓之鸟那样东躲西藏的许海波听信了对方的话,就于926从流浪途中回乡,次日就主动赶到城关派出所投案自首。当时负责此案的是城关派出所的副所长谢法银和李民。

一进派出所,许海波虽然没有像本案以“强奸罪”被重判13年的主犯毛云超那样遭到警方的刑讯逼供,但也遭到警方的威胁和诱供。许海波称,那天上午他刚进派出所,审案民警谢法银就拿出当年阜阳县人民法院判决毛云超的判决书,先是要求他认真看完,然后指令他必须认同判决书上毛指认他的“事实”,特别是当时的受害女子赵影的指控,要其承认所有“强奸”事实。许海波辩称:“我根本就没有强奸呀!我没做的事你们叫我如何说呢?”谢法银称:“我不管你这些,你必须按判决书上写的陈述,实在不行,我们说一句你跟着念一句,否则你就是态度不端正。你如果不按我们的要求做笔录,你今天绝对走不出派出所大门。”在办案民警的再三诱导下,许海波只好违心地“承认”与受害女子赵影“发生了关系”……这次审讯,从上午一直到晚上6点多许,直到两位办案民警勉强满意了,并当场给他办理了“监视居住”手续后,许海波这才被放出来。

安徽阜南11岁少年缘何成为鈥溓考榉糕潱
安徽阜南11岁少年缘何成为鈥溓考榉糕潱户口簿当事人身份信息

安徽阜南11岁少年缘何成为鈥溓考榉糕潱阜南县鹿城镇计生办开具的有关许海波年龄原始证明


许海波两个年龄成为蹊跷之谜

移花接木90后缘何变为80后

20111010,阜南县分安局以被告人许海波因涉嫌强奸罪,向县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检方在审查完全部案件材料后,曾于10192012116两次退回补充侦查。2012216,警方无视许海波实际出生于1990年的事实、无视根本没有对案发现场所存留的精斑和血迹进行检验,再次将此案移送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令许海波和家人不解的是,尽管他们再三向警方提出,自己的真实出生年龄是1990220,警方也多次调出其户籍查实,可最后警方向检察院递案情材料时,依然还是将许海波的出生年龄定为198422,只不过是将其住址改正过来。

随后,记者从阜南县鹿城镇计生办获悉了有关许海波出生的原始记录,在此份编号为2742647的盖有公章的育龄妇女卡片上,显示许克保和闫永芝夫妇的独生子许海波出生于199021。据闫永芝老人称,儿子的生日当时申报到派出所时,有关人员错将1日写为20日了,但这并不妨碍儿子出生于1990的真实情况。

2012831上午10许,记者特意来到阜南县公安局,就针对许海波涉嫌强奸一案是否成立、为何警方无视其真实的出生于1990220的年龄而将其改为198422等相关问题采访。当负责外宣的政工监督科科长认真地翻阅了记者递交的有关案卷和问题后,十分慎重地回答:“此案我还真没有听说过,但我先得征求下主管领导的同意。”之后,他拿着材料走出办公室。几分钟后,李科长抱歉地称:领导外出了,请下午再过来台,或者到时电话联系你。

下午近530了,眼看就要到下班时间,记者当即再次赶往阜南县公安局办公大楼,幸而政工监督科的大门尚未锁上。记者正要敲门,只见李科长从后面急急赶来,让记者进了办公室称:“关于毛云超的强奸案,因为法院早已审结,不是我们警方的事了;关于你上午反映的有关许海波涉嫌强奸一案,县法院在前不久确实退回补充侦查。因为许是犯罪嫌疑人,他目前被取保候审,所以司法可以随时传唤他,如果不及时到达,警方可以上网追逃。但关于许海波到底是出生1990年还是1984年,我们已经通知案发地城关派出所的谢所长,你可以去他那里了解相关情况。”随后,李科长以“负责侦查许海波案的主管领导外出开会为由”婉拒了记者的其他采访问题。

十多分钟后,记者打车赶往城关派出所,谢法银副所长尚未离开。获知记者来意后,他返回办公室。

以下是记者与谢所长的对话:

记者:许海波案中,为何出现两个年龄呢?

谢所长:这个我也不知到底是怎么搞的,可能是以前的专案组搞错了,也可能是其他原因……

记者:根据警方所掌握的实际户籍情况,请问许海波到底是198422出生的呢,还是1990220出生的呢?

谢所长:根据我们户籍资料显示,许海波的确是1990年出生的,但那个1984年年龄,是城郊派出所负责的,并非属于我们所所管辖的范围。

记者:你明知许海波户籍上是1990年出生,为何此次审讯许海波后,依然以1984年向县检察院上报呢?

谢所长:……这……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们只负责审讯,其他的事由领导作主,我们也没过多去问……

在记者的再三要求下,谢所长让当时正在值勤的一位陈警官打开了公安内部网,明确查到许海波出生于1990220,户主名为许父许克保(曾用名许峰),母亲闫永芝,住址为阜南县城关镇地城南路38-18号。这些与许家出示的最新户口本一致。但与此同时,记者亦查到许海波的名字竟神奇地出现在城郊派出所所管辖的一张姓人家中,许海波的出生年龄就是198422,是从外地迁移过来的,且曾用名为闫露露。

面对同一许海波的两个不同年龄,最后弄得主审案件的谢法银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他一会说可能真是搞错了,一会说许的真实年龄最后是由局领导定的,只能找领导。

但记者在之前针对此事前往县公安局采访时,有关人士让记者直接找派出所了解就行,至于其他详情他们也不清楚。

2012415,阜南县人民检察院以许海波涉嫌强奸罪向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记者在此份阜南县人民检察院的南检刑诉(2012108号起诉书中看到,被告人许海波出生于“198422”,住址为阜南县鹿城镇地城南路38号附18号,而且还人为地为一直没有办理身份证的许办理了一个号码为341225198402023832的身份证号码。

据许海波称,当年获知毛云超被抓,并传出他因挨打不过而乱咬了好几位朋友如胡光辉和他自己等人后,他吓得四处躲藏,加上那时年纪小,从来就没有办理过身份证,现在居然人为地冒出一个有自己名字的身份证,真是令人不可思议。

北京德勤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北京律协宪法委员会副主任兼副秘书长徐灿指出:我国刑法第17条规定,不满14周岁的人,完全不负刑事责任.不满14周岁的人处于幼年时期,不具备辨认和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无论他们实施了什么样的危害社会行为,都不能作为犯罪予以追究.但不等于对此年龄阶段的行为人放任不管,而是依法责令其家长或监护人实施管教,必要时由政府收容教养。因此,许海波根本应免予刑事处罚。

安徽阜南11岁少年缘何成为鈥溓考榉糕潱毛云超重获自由后特意写的亲笔证明,证明许海波根本没强奸


疑点多多依然被以“强奸罪”起诉

惊恐万分“涉案人”被逼出精神病

20124月的一天,许海波在县人民法院的立案庭领到了此份起诉书,而在此前,此案因为证据问题曾两次被检方退回警方补充侦查。

记者看到,检方在此份起诉中称,经依法审查查明:20001127日晚上9许,被告人许海波与毛云超(已判刑)在阜南县中医院门口遇到被害人赵某,被告许海波与毛一起绐行将其带到阜南县一中操场,毛要求与赵交朋友遭拒绝后,二人将被害人带到李峰在鹿城镇租住的房屋内。毛借故先支开许后强行与被害人发生了性关系,被告人许海波回来后发现只有被害人一人在房间内,亦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

检方认为,被告人许海波违背妇女意志,强行轮流与被害人发生性关系,应当以强奸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检方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到底有哪些呢?记者从起诉书中看到,有以下3点:1、被告人许海波的供述;2、被害人赵影的陈述;3、证人毛云超、赵华、骆炳荣、毛云萍、王萍萍及李锋的证言;4、现场勘验检查笔录、刑事判决书及户籍证明。

而此案于20125月在阜南县人民法院少年庭依法开庭审理时,审判长马之梅和审判员仕学虎及另一位韩姓法官组成合议庭,其中的仕学虎就是当年一审参加审理毛云超案的审判员之一。

怀着极为恐惧的心情,第一次站着被告席上的许海波奇怪地看到,法庭的原告席上,起草起诉书的代理检察员刘黎莎没有出庭,只有一位叫叶之强的年轻检察官,而本案的被害人赵影也没出庭,警方和检方所指认本案证人毛云超、赵华等6位重要证人一个也没有出庭。也就是说,检方仅仅凭警方所提供的受害者赵影的陈述、几位证人书面的证言,根本没有让证人出庭质证,就结束了庭审。在此次庭审中,检方和法庭亦像十年前审判毛云超强奸赵影案一样,既没有应嫌疑人和家人的强烈要求,避开当年案发现场的最直接和最重要证据——血迹和精液的检验,就基本对本案定性。与此同时,检方和法庭无视许海波案发当年出生于1990220的事实,而依然指其出生于198422

提起今年4月的庭审过程,许海波依然印象深刻:当时县人民检察院作为起诉方到庭的是一位名叫叶之强的年轻检察官,认为此案疑点太多,即向检委会提出,此案证据不足,不宜起诉的观点,但有关领导并没同意。

当法庭要求许海波老实供述“强奸”事实时,许海波认为自己根本没有构成“强奸”,因此也就无法说什么,只能听任检方的指控。此案当庭没有宣判。但是,一个多月后,许海波吃惊地获知,一审法院竟然还是以“轮奸罪”为名,判决自己6年零6个月有期徒刑,那还是审判此案之一的仕学虎告诉别人后,他才获知的。随后,阜南县人民法院少年庭的仕学虎几次三番要求许海波到庭接受审判结果,并表示要对他收监。

自己根本没有强奸,却偏被人咬定为“强奸”;在别人的劝说下,他特意跑回家乡投案自首,并违心地“供认”了自己犯下的罪行,原本是希望能得到司法部门宽大处理,只要不让自己坐牢,就是判缓刑他也认了,可许海波却也没想到,他竟然会被一审判决重刑。

多年来一直因此郁郁寡欢的许海波再也受不了这种刺激。当晚,母亲闫永芝就痛苦地发现儿子不吃不喝,时而呵呵大笑,时而痛哭失声,时而以头撞墙,时而乱砸家俱。当家人将他送往阜阳医院检查时,许海波被初诊为精神分裂症。随即,也就是201275,他又被送往合肥市精神病医院(原第四人民医院)经住院诊断为:偏执型分裂症。

就在许海波住院期间,仕学虎还多次要求其家人每隔一周就得将他的住院情况复印到法院。后经许家人申诉,经阜南县人民法院指定合肥市有关医疗机构鉴定,许海波只鉴定为焦虑症,也就是说,这也意味着他还得被收监。当许家向法院提出重新做有关医疗鉴定时,却被仕学虎拒绝,称只能进监狱里后才有权重新申请。

通过许海波家人,仕学虎多次要求他到法院,但他害怕被收监而不敢前往。后来,在他和家人的多次申诉之下,此案终于引起了阜南县人民法院长周新的重视,他指令将此案退回警方重新侦查。李民曾通知他前往问话,但许海波亦不敢前往。2012817,许海波又一次被网上追逃,此次,网上首次出现了他的照片,那是他投案自首在派出所留下的。

201242,当刑满回家的毛云超获知许海波因自己而即将遭受牢狱之灾时,他勇敢地站了出来,并亲笔为他写下了许海波根本不存在强奸赵某的证明,许父许克保当即将证明送到县法院仕学虎,但当即便遭到对方的恶言威胁:事到如此,你竟然还敢不承认?还敢找人作证?我看你是在玩火,你会把你一家人全玩进去……

阜南县人民法院推三阻四

阜南人民检察院婉拒采访

2012831下午3时许,记者在一当地朋友陪同下寻到阜南县人民法院三楼负责对外宣传的政工科时,一位戴着眼镜的马姓青年获知记者来意后,称得先向领导汇报汇报。随后,从隔壁办公室走出一位戴着近视眼镜的中年男子,他自称叫邰晓东,是负责法院宣传工作的。对方对记者称:“对不起,我们不能私自接受你的采访,因为根据最高法的有关规定,一定得经过相关市中院和宣传部的批准,我们才能接受采访。”记者问道:“作为一家县人民法院为何不能接受记者和作家的采访呢?能否出示下最高法的有关规定呢?”邰:“这个规定早就发布了,我有那么多文件,一时上哪去找呀?你可以自己上网查的。不过,你最好马上与我们宣传部联系,只有他们开出合法的采访证明后,我们才能按规定接受采访。”

见对方态度如此端正,记者只好赶到阜南县委宣传部,找到一位主管新闻的副部长,出示了相关证件并说明来意后,对方表示此事完全可以公开采访,之后将记者介绍到负责外宣的朱主任。朱主任获知法院一定要求宣传部开具采访介绍信时,奇怪地说:“不管是新闻记者还是报告文学作家,只要是身份真实,证件齐全,都可以采访的,但从没有听说过要求到我们宣传部开什么采访介绍信的。”朱主任因马上要开会,当即安排司机开车送记者重返县法院。此时已是下午430分。

谁知,记者急急赶到法院三楼时,邰主任早离开了办公室;找到马法官说明情况后,对方显得很为难,称刚才领导交待了,一定得有宣传部的盖有公章的介绍信。记者回答说:“县委宣传部负责新闻工作的领导同意我的采访,如果你还不信,现在就可以直接与朱主任通电话。”记者当即拨通朱主任手机,马法官接过电话,尽管确认了宣传部的态度,但还是称得经领导同意。朱主任明确表示:作为县委宣传部,同意相关部门接受作家石野的采访。马法官通过电话与正在外的邰主任通报后,对方还是态度坚决地回答:光凭宣传部的电话不行,一定得出具宣传部盖有公章的介绍信,否则,按最高法的有关规定,一律不接受任何采访……

无奈之余,记者又特意找到县人民法院周新院长办公室,但大门紧闭,找了半天也无人。记者又想找到主审许海波案的少年庭法官马之梅和仕学虎,但连问几个人都不知,打其手机也关机。

离开县法院后,记者又打车赶往阜南县人民检察院,找到政治处的吴主任。当对方认真了解了记者的采访意图后,回答道:“因为此案正被法院退回警方补充侦查,所以这是一宗未了结的案件,这就涉及到保密的问题。如果采访没有结案的案件,那么就涉嫌泄密了,所以我们无法接受采访。”记者出示了有关法律文书,指出此案疑点多多,特别是涉及到法院有关法官的违法乱纪问题,作为监督部门检察院是否得关注时,吴主任称:“关于这些,最好由当事人直接找我们控申部门。”记者最后又要求,能否采访起草许海波起诉书的刘黎莎检察员或公诉科负责人时,吴主任回答说:刘黎莎刚巧于今天上午去省检察院学习去了;而公诉科有关人员也外出办事去了。

因长期的惊恐和忧患,不仅令许海波患了精神病,亦令其尚为某小学老师的父亲许克保因长期的忧郁而得了肝病,现在已经转为肝坏死;母亲闫永芝则也很快得患上了间歇性精神分裂症,至今还在吃药。

人们不禁要问,对于此宗疑点多多、漏洞百出的蹊跷“强奸”案,地方司法部门会有怎么的结果呢?许海波真的会像毛云超和胡光辉那样,也会遭受牢狱之灾吗?人们将拭目以待。

石野焦点网即对此案作跟踪报道。

多位专家指本案疑点多漏洞百出

许海波根本不可能涉嫌强奸犯罪

安徽大学法学院著名刑法学教授、安徽省人大常委会司法监督咨询员唐大森经过认真审阅毛云超案有关法律文书,特别是关于许海波的起诉书等案情资料后,接受了石野的独家采访。他明确指出,在本案中,从阜南县公安局、县检察院到县人民法院都存在明显的问题,此案疑点多多,漏洞百出,许海波根不构成强奸罪。

唐教授指出,强奸案中,最重要的证据是书证和物证。先说书证,就存在着许多疑点。其一,地方司法部门对许海波的犯罪行为事实认定,完全是根据言辞证据来确定的,这其中包括了曾“指认”许海波“强奸”的主要证人毛云超。经认真翻阅毛案中的多份法律文书,不难看出毛案中疑点颇多,其中毛曾多次指其遭到过警方的刑讯逼供;毛在判重刑出来后,一直和家人四处上访喊冤,且公开否认并出具书面证明许海波根本就没有“强奸”,其当时是因为挨打不过才“咬定”许海波也参与“强奸”,他的否定根本不能再作为许的定罪证据;本案被害人赵某的陈述自相矛盾,有不少疑点,而且只有赵一个人的陈述,并没有第三者看到:“毛强奸我出去后,许进来要我脱衣服,我不脱,他就把我按倒在床上,强奸我有十分钟……”现场重要证人毛云超也只是证实“海波进屋后我上厕所,回来用打火机找钥匙不着时,才看到许和赵还没有穿好衣服……”

也就是说,在许海波的“犯罪”过程中,根本没有第三者看到。而其他证人如王萍萍、赵华(赵的姐姐)、赵付英(赵的母亲)等,都是听信于受害人赵某的陈述。赵的证言只是孤证,但遭到被告人和另一主要知情者毛的否认。

其二,许海波于2011928,在警方的不断督促和许诺下从外回乡投案自首时,曾遭到警方的威协和诱供,有关办案民警先是要求其按着当年人民法院判决毛云超的判决书中“所指认的事实”要求其“供认”,威胁其:“投案必须认罪,如果不认罪就办不了取保,更不可能让你走出去……”许只好作出违心陈述,且他后来在县检察院及法院开庭时,都对“罪行”否认;在许案开庭前,许也拒绝就自己的所谓“罪行”写悔过书。这也充分说明许海波亦于毛云超一样,是受到警方威协恐吓才作出的违心“供述”。

其三,强奸犯罪是一种特殊的犯罪。其主要特征是,一般强奸现场没有第三者在场,因为毛的供述是假的,不是主观陷害而是刑讯逼供故而不可取信。本案中,地方司法部门主要是根据证言来定罪。根据刑法有关规定,证言必须有物证相对应。但令人不可思议是的,本案中,地方公检法三家司法机关,居然都认为无法确定当年强奸案现场所留下的血迹和精斑是谁的,也就是说,他们根本没对现场最重要的物证进行必要的检验。因为当年毛云超已经被抓,只要警方和检方及时对案发现场存留的血迹和精斑进行检验,再提取其DNA对比,可以肯定哪是毛的哪是许的;如果全部是毛的,那么许就完全可以排除作案的嫌疑。但令人遗憾的是,当年警方根本就没有对毛进行检验对比,这是一种严重失职行为。因为检验现场所遗留的血迹和精斑是法医的职责,如果因此而造成冤假错案,相关民警就得受到刑事处分。

中南民族大学法学院刑法学教授吴占英针对许海波案指出: 一、从现有材料看,警方存在刑讯逼供、诱供的可能,因此以此非法手段取得的证据不应采信;二、针对许的年龄的认定,警方也采取了不负责任的态度,存在证据虚假的可能性;三、被害人一方多人的所谓证据可采性比较低,因为他们具有利益上的一致性,比如赵华是受害人赵影的姐姐、赵付英是其母,而李锋案发时是其男友现在则是其丈夫,再说被害人的亲朋根本不是现场目击证人;四,确认现场留下的血迹和精斑属于谁人对强奸罪的认定至关重要,但警方并未确认,因此,不应轻率认定被告人实施了强奸行为。

中南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谭必友就许海波案接受记者采访时,特别指出:在我国改革开放与社会主义现代法制化建设中,此类冤假错案的危害是多方位的:首先,这些冤假错案给涉案的个体,比如许海波及其家人带来不可弥补的巨大身心伤害,严重降低了社会成员对司法机关的信任度。其次,此案严重损害了司法机关的严肃性,其公正性受到社会成员的质疑。处理此类案件的应对机制因再度完善,对于社会成员的质疑应及时做出有效的答复,公正公开地处理好。只有这样,才能维护司法机关的公正形象,从而增强社会成员对司法机关的认可度。也只有这样,我国的现代化建设和改革开放才能在和谐的社会环境中良性运行。

北大社会学系有关专家也指出:许海波案是由十多年前的一宗错案连带引发出的蹊跷错案。但令人遗憾的是,阜南县的司法部门竟然面对如此疑点多多、漏洞百出的所谓“强奸案”知错不改,故意企图办成“铁案”,这是一种极为可悲的法盲行为。其结果不但是对受害者及其家人带来毁灭性的打击,更是对中国威严法律的蔑视和公然挑衅。建议省市有关主管部门启动监督机制,对那些故意制造冤假错案的枉法者进行立案调查,以还社会一个公正,还当事人应有的公道。

(欢迎国内外报刊及网站博客转载,并请注明出处。欢迎法学人士及各界朋友发表看法)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0688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