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35788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山东上访母亲被政府羁押离奇死亡 苦等三年无果女儿被迫上访求真相

  发表日期:2013年1月16日          【编辑录入:shiye

母亲被政府羁押离奇死亡 女儿上访3年难求判决

2013年01月16日02:42  大河网 微博 我有话说(15811人参与)
李淑莲和女儿李宁 李淑莲和女儿李宁

  编者按

  为了一纸判决书,多少荒唐事。

  母亲李淑莲进京上访被遣返,随后家属被告知李已自杀身亡。尸检报告证明,李淑莲死前曾遭受殴打;随后,实施殴打之人也受到了法律的制裁,但家属3年来一直得不到判决书,不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无奈之下,女儿李宁走上了母亲的上访路,裸跪广场。律师介入此案后,欲查阅卷宗,也遭到各方拒绝。

  作为刑事被害人,是犯罪行为直接侵害的人,是刑事诉讼启动的重要当事人。早在1996年修改刑事诉讼法时,就首次赋予刑事被害人及其家属在刑事司法中“当事人”的地位,拥有接受诉讼文书、出庭、委托代理人参与诉讼、对被告人发问、相互辩论、对案件发表意见、申诉等诉讼权利。

  然而,司法实践当中,因为缺乏必要的制度安排和程序保障,被害人的诉讼权益却往往被忽视,甚至被损害。究其原因,既与法律得不到很好的执行和实施有关,也和一些审判机关在认识上存在偏差有关。要充分保障被害人权益,必须要从转变司法人员工作观念开始,提高他们对刑事被害人的保护意识,同时要加强审判监督,确保被害人的权利在实际中切实得到落实。

  刑事被害人决不应成为被遗忘的群体,他们的权益不容漠视。

  法治周末记者 赵晨熙

  李宁长得很美,和国际影星巩俐有几分神似,但在这美丽的脸上,却多了几分与年龄不符的沧桑。

  26岁,原是任意挥洒美好青春的年纪,此时的李宁却早早成为了家庭的支撑,一边上班,一边照顾身患疾病的父亲,还要为已经去世3年的母亲讨回公道。

  李宁的母亲李淑莲,3年前进京上访,被山东省龙口市当地政府部门羁押后于2009年10月2日离奇身亡,死前曾遭受殴打。但在李淑莲死后3年多的时间里,死者家属却没有得到尸检报告和关于此案的判决书。

  李宁的代理律师,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郝亚超,近日赴龙口市司法机关调阅此案卷宗依然受阻未果。李宁对此深感困惑:“人都死了,为什么不能给我们家属一个交代?这难道不是我们应该知道的吗?”

  不许触碰的遗体

  李宁当时大脑一片空白,一直在心中默念这不是真的,因为就在几天前,龙口政府还向她们保证过母亲的安全

  3年了,李宁的母亲李淑莲仍躺在龙口市冰冷的殡仪馆中。

  提起母亲,李宁依旧忍不住哽咽,她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因为一直没有得到母亲的尸检报告和案件判决书,至今没有火化母亲的遗体。

  “对于这起案件,我们手上没有任何文字证据,母亲就是我们唯一的证据了,我相信她会理解我们的。”李宁说。

  李宁得知母亲死亡的噩耗是在2009年10月3日。

  当天一早,李宁的哥哥宁路海便接到单位的通知说母亲病危,他立即告诉了李宁和他们的父亲宁福良。在北京上学的李宁立即飞回龙口市,刚下飞机就被等在那里的警察带到了东莱宾馆,在客房中,她被告知母亲已在头天晚上11时30分上吊自杀。

  李宁当时大脑一片空白,一直在心中默念这不是真的,因为就在几天前,龙口政府还向她们保证过母亲的安全。

  “在母亲死前的一个月,就因上访问题被龙口政府‘关押’了。”李宁说,母亲1998年11月租了龙口市东市场门面楼开始经营窗帘、手表、首饰等,后因对当地有关部门就商铺租赁经营纠纷处理不满,从2002年7月起开始进京上访。

  2009年9月4日晚,与李淑莲一同进京上访的山东招远的侯女士打电话通知李淑莲的家人,称9月3日李淑莲在北京大兴区德茂派出所办理暂住证时,被龙口市的人接走。

  得到消息后,李淑莲家人开始到东莱街道、龙口市信访局、法院等处找人,却均被告知不知李淑莲的下落。

  寻找20多日无果后,9月25日下午,宁福良亲自到北京德茂派出所查询,并在派出所记录上看到了9月3日带走李淑莲的是龙口市公安局信访办的曲庆国和东莱街道政府的戚洪涛。宁福良随即联系二人,才被告知李淑莲就在龙口,后在宁路海的多次追问下,他们表示:“人没事,过节就让回家团圆。”

  得知李淑莲的死讯后,家属曾要求立即去见遗体,而直到当天晚上7时30分,家属才被警察领到殡仪馆,见了李淑莲最后一面。

  李宁回忆,当时殡仪馆已聚集了包括当地警方、龙口政府等在内的很多人,见到母亲时,她已被换上了寿衣,而作为家属的他们却被要求只能看几眼,不允许触碰遗体。

  在家属再三询问李淑莲死亡细节下,时任龙口市公安局局长的周学军告诉他们,李淑莲是用秋裤倒挂在卫生间门上自杀的,并带李宁的小姨李淑芬和大舅到了案发现场。

  李淑芬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现场是龙口市南山集团南山宾馆迎宾楼地下一层的一间密不透光的地下室。房内有一张床,在床的两侧有一个摄像头,但她们询问后,周学军表示没有摄像记录,也未对其他质疑进行回应。

  3年难求一纸判决

  打人者被判了,作为家属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的庭;也没有收到任何司法机关通知参加庭审;没有判决书;就连打人者的名字都不知道

  李淑莲死了,家属却没能拿到尸检报告。

  家属们看到李淑莲的尸检报告是在2009年10月4日。谈起当时的情况,李淑芬的情绪非常激动。“公安局的人曾极力阻挠我进去看尸检报告。”李淑芬推测可能与她学医有关,警方怕她会提出质疑。

  而随后她果然发现了问题。“如果人是自杀的,那应该是在有行为能力的情况下,因此我询问尸检是否做了能判断当时生命体征的体内平衡液等项目的检测。他们说没有,我当即对尸检报告提出质疑,要求重新鉴定。”李淑芬表示,警方并未理睬她的意见,此后也没有再通知过家属重新进行尸检。

  公安局只让家属看了尸检报告,却没有给他们复印件,因此这份有疑义的尸检报告,家属们手上并没有。但李宁记下了部分内容,尸检报告中提到,李淑莲生前未有性侵犯,臀部有大面积瘀伤,头部有瘀伤,胃内无食物残渣,结论轻伤,死因缢颈。

  尸检报告足以说明母亲在死前是遭受过殴打的。李宁说,公安局对此也予以了确认,表示确有打人者,并被拘留,但是并未向家属透露具体的姓名。而打人者的真实姓名,直到今日对李淑莲家人仍是个谜。

  李淑莲死后,龙口市政府开始与其家人协商善后工作,据李宁说,2009年12月30日,李淑莲的丈夫和儿子在龙口市公安局刑侦科签订了一份协议。协议中同意支付家属78万元赔偿款,但赔偿方“甲方”为空白,同时附有“放弃追究打人者刑事责任”和“火化尸体”的条款。

  该协议并未给死者家属留存,目前他们手中有的仅是2010年5月由龙口东莱街道政府给的40万元支票,而对于金额的减少李宁解释称是因家属一直不肯火化李淑莲遗体所致。

  李宁表示,案发后,家属曾多次找公安机关等部门要求获知打人者信息,后被告知打人者已经被判刑,但没透露具体姓名,也未将案件判决书交给受害者家属。

  打人者被判了,作为家属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的庭;也没有收到任何司法机关通知参加庭审;没有判决书;就连打人者的名字都不知道。为了弄清真相,2010年年初,李宁像她“倔强”的母亲一样走上了上访路。

  李淑芬告诉记者,3年多来,家属没有得到过任何关于该案进程、司法诉讼程序的通知或文件,多次向相关部门索要判决书,也无果而终。

  李淑芬表示,目前负责李淑莲案件善后工作的为龙口市东莱街道办事处。

  为了进一步弄清李淑莲一案的具体案情经过、被害人家属签订赔偿协议的过程及内容以及对打人者的审判情况等,记者致电龙口市东莱街道办事处,但一位工作人员在对记者表示不太清楚后,便挂断了电话。

  “因为案子没有了结,3年来母亲依然不能入土为安,虽然不忍心,却也没办法,因为我们手上什么证据都没有,母亲就是我们唯一的证据。”李宁轻声说。

  律师阅卷受阻

  以前家属索要时,曾被告知没权利看,原本以为律师肯定是有权查看的,但结果又令她们失望了。“家属和律师都没权利,我们真的不知道谁才能有权查看。”李宁无奈地说

  李宁一家的遭遇引起了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郝亚超的关注,2012年9月末,她正式成为了李宁的代理律师,帮助她们查明真相。

  作为一名律师,郝亚超从未觉得被害人家属得到判决书会是一件3年来都无法完成的任务。为此,她还曾经埋怨过李宁,但很快她就亲身感受了其中的“艰难”。

  2012年11月,郝亚超从龙口市东莱街道办事处书记杜枫那里得知已对此案的3名涉事者判刑,一人缓刑二人实刑,实刑为两年半。但他并未告知被告人名字及具体情况,只是称“你们去相关部门调阅资料”。为此,郝亚超决定前往龙口市法院调阅卷宗。

  12月20日上午10时许,郝亚超在李淑芬的陪同下一起来到龙口法院要求查阅李淑莲一案的判决书。在与门卫多次沟通后,她们才得以见到办公室主任张红。在向其出示了律师证和介绍信后,张红却告诉郝亚超只有庭审时该案的律师才可查阅卷宗。

  “死者家属连开庭都不知道,哪来的庭审代理律师?而且这也不合情理,假如当时的律师已不再接手此案,我作为新的代理律师就永远无权查看卷宗?”郝亚超要求张红出示法律依据,却被告知这是内部规定。

  下午1时30分,郝亚超再次来到龙口法院办公室却仍被告知无法查阅,她就此追问到底有没有判决书,并要求联系刑庭庭长李文,张红则让其到办公室等候。

  直到晚7时30分,张红仍坚持郝非该案庭审代理人,不能查阅卷宗。晚8时30分左右,郝亚超和李淑芬二人被以妨碍法院工作秩序为由,由法警强行架出法院。

  “碰了钉子”的郝亚超并不甘心,12月21日上午,她又来到龙口市检察院要求查询本案起诉书,却连大门都没进去。

  郝亚超又立即赶往龙口市公安局要求知晓李淑莲案犯罪嫌疑人名字,公安局副局长修先蒿表示卷宗已移送检察院,这里没有。尽管郝亚超以“侦查卷由公安机关存档备查”的法律规定来进行申辩,但仍被告知案件已侦查终结,无义务提供,随后被“请”出大门。

  郝亚超的查询最终也以失败告终。对此结果,李淑芬和李宁表示非常无奈,因为以前家属索要时,曾被告知没权利看,原本以为律师肯定是有权查看的,但结果又令她们失望了。“家属和律师都没权利,我们真的不知道谁才能有权查看。”李宁无奈地说。

  针对郝亚超的经历及判决书一直未给家属的原因,记者致电了上述司法机关,但截至记者发稿时,依然未得到相关部门的回复。

  李宁在最新更新的微博中,她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妈妈,有许多正义的人在帮助我们,也有很多网友关心我们。您看到了吗?”

  最终结果会如何,她们依然在等待。

  新刑诉法关于被害人权益的相关规定

  第四十四条 公诉案件的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或者近亲属,附带民事诉讼的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自案件移送审查起诉之日起,有权委托诉讼代理人。自诉案件的自诉人及其法定代理人,附带民事诉讼的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有权随时委托诉讼代理人。

  人民检察院自收到移送审查起诉的案件材料之日起三日以内,应当告知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或者其近亲属、附带民事诉讼的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有权委托诉讼代理人。人民法院自受理自诉案件之日起三日以内,应当告知自诉人及其法定代理人、附带民事诉讼的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有权委托诉讼代理人。

  第九十九条 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被害人死亡或者丧失行为能力的,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第一百条 人民法院在必要的时候,可以采取保全措施,查封、扣押或者冻结被告人的财产。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或者人民检察院可以申请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人民法院采取保全措施,适用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

  第一百零六条 本法下列用语的含意是:

  (二)“当事人”是指被害人、自诉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人和被告人;

  (四)“诉讼参与人”是指当事人、法定代理人、诉讼代理人、辩护人、证人、鉴定人和翻译人员;

  第一百七十六条 对于有被害人的案件,决定不起诉的,人民检察院应当将不起诉决定书送达被害人。被害人如果不服,可以自收到决定书后七日以内向上一级人民检察院申诉,请求提起公诉。人民检察院应当将复查决定告知被害人。对人民检察院维持不起诉决定的,被害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被害人也可以不经申诉,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后,人民检察院应当将有关案件材料移送人民法院。

  第一百八十二条 人民法院确定开庭日期后,应当将开庭的时间、地点通知人民检察院,传唤当事人,通知辩护人、诉讼代理人、证人、鉴定人和翻译人员,传票和通知书至迟在开庭三日以前送达。公开审判的案件,应当在开庭三日以前先期公布案由、被告人姓名、开庭时间和地点。

  第一百八十六条 公诉人在法庭上宣读起诉书后,被告人、被害人可以就起诉书指控的犯罪进行陈述,公诉人可以讯问被告人。

  被害人、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经审判长许可,可以向被告人发问。 来源:法治周末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0829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