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35222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记者赴7省调查与县领导见面难度:大多被挡门外

  发表日期:2013年2月27日          【编辑录入:shiye

记者赴7省调查与县领导见面难度:大多被挡门外

2013年02月27日02:58  

  在中国,见个县官有多难?

  中央领导人出行不封路、李克强慰问居民光屁股小孩溜进被窝抢镜……2012年12月4日,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了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新一届党中央集体更是带头大兴亲民作风

  中央领导人出行不封路、李克强慰问居民光屁股小孩溜进被窝抢镜……2012年12月4日,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了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新一届党中央集体更是带头大兴亲民作风。

  事实上,湖南省桂阳县在6年前就推行县委书记、县长办公室公开挂牌,市民仅凭身份证,便可敲开书记、县长办公室的大门,小小举动却带动了当地政风巨变。

  那么,在我国其他地方,作为一名普通公民,如果尝试去面见当地的县官到底难不难?

  法治周末近日专门派出记者前往湖南、河南、山西等7个省份的某些县市区进行暗访,发现所调查的政府部门几乎都不挂牌办公,而不管什么的面见理由,也几乎被挡在了书记、县长的门外。唯一值得称道的是湖南宁乡县县长周辉,在第二天给记者打来了回访电话。

  也许这次记者的暗访经历并不能全面反映出相关区县的政风,也许每个市民随时见县官不切实际。但记者在少数地方面见县官中遇到的重重阻碍,希望能对基层官员思想产生一些触动,转变基层干部作风,或许可以从领导办公室公开挂牌开始。

  桂阳:见书记县长只需一张身份证

  欧阳朝夕 骆国平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发自湖南桂阳

  对于基层老百姓来说,平时打交道最高的官或许也就是村干部或者乡镇干部。而亲眼见过县官并与其打过交道的估计为数不多。望着高高耸立的办公大楼和层层把关的保安,大多数老百姓只能望而却步。

  就算能闯过重重关卡,你并不一定能找到县委书记和县长的办公室,因为书记县长的办公室不公开挂牌,已成了各地政府机关遵循的一个“潜规则”,怕的就是上访户直接找到办公室缠访。

  而湖南省桂阳县6年前开始破除这一“潜规则”,实行县委书记和县长办公室公开挂牌。为了方便市民找到书记、县长办公室,当地还在一楼办公楼大厅对县委书记、县长办公室位置作了指向牌。普通市民在登记身份证后,都可以顺着指示牌,毫无阻拦地敲开书记、县长办公室的大门。该县也试图以此来打造官员和市民零距离。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书记县长公开挂牌这一小小举动,却带来了当地政风巨变。

  办公室公开挂牌曾担心缠访

  桂阳县位于湖南省郴州市西部,辖26个乡、镇(街道),总人口88万,是郴州市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的一个县。

  2004年,桂阳县委政府机关大楼建好后,全县4大家和48个职能科局集中在此办公,共拥有400多个办公室。这里也成了桂阳县的“政治中心”,每天配戴工作牌进出办公楼的工作人员有近千名。

  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在搬进新办公楼之初,桂阳县对县委书记、县长的办公室也没有挂牌。

  “当时县里可能也是遵循书记、县长办公室不挂牌的‘潜规则’,怕挂牌后给领导添麻烦吧。”这位知情人士坦言,因为各部门集中办公,这里办公室太多,如果没有内部人员领路,外来人员是很难找到书记、县长的办公室的。

  2007年,本届县委书记、县长上任后,桂阳县决心破除领导办公室不公开挂牌的“潜规则”。县委书记和县长不仅在各自的办公室门上公开悬牌,而且还在一楼大厅中,将书记、县长办公室位置作了专门的指向牌,并作了特别标注。

  书记、县长在办公室公开挂牌虽然是一件小事,但此举当时在桂阳县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有官员对此深感担忧。

  “当时我们担心的是如此一来会给领导办公带来很多麻烦,担心少数上访户直接找到书记、县长办公室缠访,会影响到书记、县长的工作。”桂阳县委办一名官员对记者说。

  这位官员的说法并非毫无道理,该县经济在飞速发展的同时,各种矛盾纠纷也应运而生。

  “书记、县长公开挂牌办公后,会有多少人涌向书记、县长的办公室,他们能够应付得过来吗?”这位官员担忧,书记、县长办公室挂牌后,一些上访户或许不会再去信访办,而是直接找书记县长反映情况。

  “办公室挂牌办公,当时心里确实有一点压力,但我相信只要我们党员干部脚踏泥土,心贴群众,工作做实了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上访群众。”桂阳县县委书记李向阳介绍,办公室公开挂牌就是要让老百姓看到县领导为民办事的勇气和信心。

  而令李向阳没想到的是,县委书记和县长办公室挂牌这一小小举动,却带来了当地政风的巨变。一些政府部门领导不再是坐在办公室等着接访,而是主动深入到群众中去倾听民声,主动化解矛盾纠纷。因为他们也担心,如果群众矛盾没及时化解,而导致群众直接找到书记、县长反映,那时问题就大了。

  “书记和县长办公室挂牌举动虽小,但当时给桂阳政界带来的震动却大,而直接受益的是桂阳老百姓。”桂阳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欧阳朝夕对记者说。

  官员接地气公开挂牌才有底气

  在许多地方充满神秘感的县领导办公室,在桂阳县却不再神秘了。县委书记、县长办公室均在三楼,几乎是人尽皆知。而桂阳县普通市民要面见书记县长也不再需要经过保安和工作人员的层层“过滤”。

  “只要书记、县长在办公室,没有会见其他客人的时候,只要登记身份证,就可以直接找他们。”大楼门口保安对记者说。

  桂阳县鹿峰街道办居民李细花对一年前面见县长的过程至今记忆犹新。

  现年55岁的李细花曾要求提高某项待遇,但由于不合政策,他一直上访不断。在听说市民有困难可以直接面见县委书记和县长后,他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要求面见县长。

  “我要找县长反映情况。”

  2012年3月15日,李细花走进县4大家办公楼,在大厅门口做了简单登记后,保安人员迅速与县长办公室取得联系,在确认县长正在办公室后,保安让李细花直接上楼去找县长。

  县长庹登军在听取了李细花提出的问题和诉求后,当面向她逐一进行解释。听到县长都这样解释,纠结在李细花心里多日的疙瘩终于解开了。

  为了请求县委书记协调县里职能部门帮村民解决油茶种植项目、自来水安装、通村公路等问题,莲塘镇村民付石雄等村民直接找到了县委书记李向阳的办公室。在李向阳的批示下,村民们的请求迅即得到了落实。2012年12月,李向阳再次来到莲塘镇调研时,村民们主动向其送上了锦旗。

  “有时候书记、县长的一句解释,胜过一般工作人员的千言万语,因为在老百姓眼里,书记、县长在当地是最高领导,最高领导都这样说了,他们内心也就服气了。”桂阳县政府办一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桂阳县荷叶镇村民张源表示,在其他一些地方见书记、县长可能很难,但在桂阳县老百姓凭一张身份证就可以见着。

  “除非特别重大又难以解决的事情,我们才会去找县领导。一般的事情我们还是会去找相关部门,我们也知道书记、县长平时很忙,不会轻易去找他们。”张源对记者说。

  在县长庹登军的接访记录本上,记者看到近3年直接敲开他办公室门,在办公室解决的矛盾纠纷有十余起,每次县长庹登军都作出了具体回复和解决意见,最后没有出现一次复访情况。

  “事实上办公室公开挂牌办公后,直接来找书记和我的市民并不多。”庹登军认为,官员接地气,公开挂牌才有底气。

  山西阳曲县:县领导名字电话也保密

  法治周末记者 李应厚

  发自山西阳曲县

  阳曲县位于山西省中部,南距太原23公里,号称太原之北大门,为兵家必争之地。目前,在太原市所辖的10个区(县、市)中是最落后、最贫困的一个县,2012年1月到7月的财政收入只有3.16亿元。

  但该县的贫困、落后并没有影响到县领导的办公方式——普通百姓根本难见,被其秘书和手下的工作人员挡在了门外。

  2月25日上午8时20分许,法治周末记者以一个普通百姓的身份,来到了位于黄寨镇新阳西大街的阳曲县政府大楼,县委也在该楼办公。

  该楼门房虽然有门卫,但没有注意到记者的到来。记者直接上到四楼。由于县长和书记的办公室不挂门牌,因此,记者没有找到县长和书记的办公室。

  一工作人员说,县长的办公室在三楼。在三楼靠西边阴面的第二个办公室,记者问一名男子:县长在哪个房间办公?

  这名自称是县长秘书的梁姓男子第一句话就反问:你是干什么的?找县长做什么?

  记者表示自己是一个过路人,因为看到阳曲县泥屯镇到该县黄寨镇的路边,到处是石料厂,而当地村民说,好多为非法开采。为此,特意来向阳曲县政府、县委反映此事情。

  梁秘书表示,这些石料厂都有手续。但对于阳曲县有多少石料厂?他回答说不知道。

  梁秘书让记者把材料放下,并告诉记者,县长就在他的办公室对面办公,但今天不在,到太原开会去了,至于开什么会属于“保密”。

  不过,梁秘书建议记者去找县委书记,他认为记者反映的问题属于县委书记管辖。

  随后,记者来到三楼从楼梯往东数的第四个房间,一男子正在玩手机。记者问该工作人员:县委书记在哪个房间办公?自称杜姓的工作人员说:你先说你是什么事情,再告诉你书记在不在。记者把上述石料厂的材料给了他。

  他看了材料后说,这事情属于政府管,并把材料退给记者。

  记者问他县委书记贵姓?他起初回答说“保密”。

  “国家领导人的名字都公开,县委书记的名字还保密?”

  在记者的再三追问下,该工作人员才说书记姓吕,并称书记出去开会了,具体去哪里不知道。

  吕书记究竟在哪个房间办公?门牌不显示,杜只说就在这个楼上办公,但最后也没有告诉记者在哪个房间。杜说要找书记的话过几天再来。

  截至记者发稿时,也没有收到阳曲县领导及任何部门的回应。

  记者注意到,春节(2013年)假期后一上班,阳曲县县委书记吕荣就先后深入大盂镇金家岗村等农村进行实地调研。并在调研时表示,县乡村干部要深入基层,了解每一户的情况,面对面倾听老百姓的需求和反映强烈的问题,并逐一解决,拉近干群关系。

  在2月19日召开的阳曲县党风廉政建设干部大会暨两项活动工作会议上,吕荣要求,各单位各部门要转变作风,务实求效,全面完成今年重点工作任务。

  山东东平县:要么预约 要么接待日见

  法治周末记者 孟伟阳

  发自山东东平县

  2月20日,记者来到山东省东平县。来之前,记者曾经接到陈姓举报人反映称,在其参与分包东平县某镇发包的项目后,该项目的承包方存在拖欠工程款项及工人工资问题。于是,记者便化名陈俊峰,并以举报人亲戚的身份,试图找到东平县县长“反映情况”。

  然而事情却远非想象中那么简单,几经周折,记者始终没有见到东平县县长王骞。保安的劝退、县长秘书的推诿、接访中心的迟滞等都给了记者“温柔一刀”。值得一提的是,没有科室门牌的办公室让记者在县直机关办公楼里几乎成了一只无头的苍蝇。

  当天14时许,记者到达东平县。有办公大楼却没有挂机关门牌。这是东平县县直机关办公楼给记者的第一印象。

  记者看到,上述县直机关办公楼共四层,位于东平县龙山大街与东山路的交叉口,由一个主楼和东西各一个配楼组成。为了能够见到县长,记者便以工作人员的姿态昂首阔步走进了大楼,一楼的保安也并未予以阻拦。在一楼的大厅里,记者看到了机关单位的大致分布图,却没有看到县长办公室、县委书记办公室等诸如此类的指示牌。

  按照分布图,办公楼主楼的二层和四层是县委驻地,三层是县政府驻地,东配楼是人大驻地,西配楼是政协等机关的驻地。记者径直来到主楼三层,发现只有正对楼道的办公室门口挂着秘书科字样的门牌,同楼层的其他办公室基本都有人上班,却没有任何门牌。此种情况不光出现在主楼,就连东西配楼也有部分办公室没有门牌。记者粗略统计,东平县县直机关大楼(含东西配楼)有近三分之二的办公室没有挂科室门牌。

  记者敲开主楼三楼一间办公室的门,向里面的工作人员直接询问县长办公室的位置。其中一名工作人员当即反问记者:“找县长干什么?”当记者表示要找县长反映点情况时,该工作人员表示并不清楚。带着同样的问题,记者随机询问了在楼道里遇到的人,基本上得到相同的答复。有一位工作人员则建议记者去三楼正对楼道的秘书科打听。

  在秘书科的办公室里,一名20岁左右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要见县长的请求略显紧张。另外一名30岁上下的工作人员过来告诉记者,最好先去人民来访接待中心反映情况,暂时先不安排与县长直接见面。当记者表示要把附着自己联系方式的一封信留下,以交给县长看时,同样遭到了委婉的拒绝。

  来到主楼一楼的保安处,一名保安在记者表明来意后显得相当警惕,他告诉记者“没有熟人介绍的话,见县长哪有那么容易。”“在大楼里找就是瞎转。”不过他同时告诉记者要见县长,要么跟县长秘书约,要么去人民来访接待中心约。

  人民来访接待中心就在东配楼东侧的一座二层小楼里。在一间办公室里,记者被告知每月10日是书记接待日,25日是县长接待日。要见县长,只能等到本月25日了。最后,记者坚持要把附着联系方式、明确写给县长的这封信留在了人民来访接待中心,里面明确提出了要见县长的要求。记者向工作人员提出希望能够将此信转交到县长手中,不能见的话最起码可以让县长给记者回个电话。

  “我知道赵书记(赵德健)和王县长(王骞),我认识他们、他们不认识我。”东平县老湖镇上的一名做小吃生意的老板告诉记者。当被问及想不想见王县长时,他嘿嘿一笑说,“我不见他,要见他准没好事。”

  东平县市民张燕告诉记者,自己每天都看当地的新闻,一直关注王骞县长的活动。“对我来说是他最熟悉的陌生人啦,因为从来没有当面见过这个人。”

  最终,这次“见县长”以失败告终。截至记者发稿时,也没有接到东平县县长王骞的电话。

  河南开封县:分管领导解决不了再找县长

  法治周末记者 赵红旗 

  发自河南开封

  2月21日,正月十二,古城开封市内人声鼎沸。一路东行,进入开封县境内,街面上逐渐冷清起来。开封县政府所在地,距开封市中心仅8公里左右,但街道显得狭窄,路面坑洼不平。

  10时50分,法治周末记者进入开封县政府大院,映入眼帘的就是东侧的“开封县人民政府领导基本情况”公开栏,上面写着工作分工、联系电话及履职承诺等内容。记者专门记下了上面公布的县长尹君的联系电话0378—6661011。

  进入一楼大厅,最显眼的是中间一块不锈钢框架的牌子,上面重申工作日不准喝酒、玩游戏的纪律。大厅里既没有县长办公室的指示牌,也没有各职能部门的分布图。

  在大厅东侧值班里,一名工作人员透过玻璃窗户抬头看了看,并没有阻拦记者上楼。

  10时58分,在一楼台阶旁,记者碰到一名下楼的男性工作人员,急忙问道:“尹君县长在几楼?”他迟疑了一下问:“你找县长?”记者答道:“是的,我找尹县长。”他又看了记者一眼说:“三楼。”当记者想向其继续打听尹县长在三楼哪个房间时,这名工作人员已走出一楼大厅。

  在三楼,只有楼梯旁有一个悬挂着“小会议室”的牌子,其他房间均没有悬挂指示牌。记者向坐在小会议室里的一位年轻人打听县长在哪个房间。他站起来问记者:“你找尹县长有啥事?”记者答道:“我想找尹县长反映点情况。他在吗?”这位年轻人说:“尹县长开会去了。”

  当记者问及这位年轻人怎么称呼、是什么职务时,他笑笑说:“我姓张。你到底反映什么情况?”

  记者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资料:一个化工项目即将在开封县建成投产,该项目会不会对环境造成污染?事先是否经过评估?该项目投产后,环保监测指标能否定期向社会公布?

  张姓工作人员看了记者列出的问题后说:“我给你联系分管这个项目的领导,让他回答这些问题。群众反映问题,一般要先找分管领导,只有解决不了的再找县长。”

  “群众非要见县长怎么办?”记者继续追问。

  “如果县长在,也可接待。县政府对面就是信访接待大厅,书记、县长每月都有接访日。想见县长,也可在县长的接访日去见。”张姓工作人员说完这些话,笑着问:“你不像反映问题的老百姓。是从哪里来的?”

  记者反问道:“作为一名老百姓不能找县长反映问题吗?”他笑笑说:“你先坐着,我去联系领导。”然后拿着记者写的那张纸出去了。

  在等待期间,记者按照县政府大院公开栏上面公布的县长尹君的联系电话进行了拨打。电话拨通后,记者问:“是尹县长吗?”对方答道:“这是政府办值班室。”记者继续问道:“我想跟尹县长反映点情况。能告诉我他的手机吗?”对方委婉拒绝说:“反映情况可以到对面的信访接待大厅。”

  20分钟后,一名中年男子来到了会议室。他笑着自我介绍说:“我是开封县政府党组成员徐海洋,负责协调这个项目的相关工作。这些问题我先简单回答一下。”

  “我还是想当面听听尹县长的说法。他毕竟是一县之长,说话最有分量。”见记者仍坚持见县长,他说:“尹县长很忙,今天不在县里。我会把你的意见给他汇报的。”

  11时40分,留下书面材料,请张姓工作人员务必转呈给尹县长,记者便离开了开封县政府。

  在政府大院对面的信访大厅,内外均有一块写有县领导接访日和联系电话的牌子,联系电话显示的都是固定电话,而没有手机号码。记者问工作人员:“打上面的电话能联系上县领导吗?”一名刘姓工作人员回答说:“那是他们的办公电话,上班时间可以联系上。如果联系不上,可以在他们的接访日来找他们。”

  12时30分,在开封县政府西侧不远处的一家小餐馆里,记者边吃面边与小老板交谈。这位小老板说:“平时有不少群众到信访大厅。”

  当记者说:“我想去见县委书记或县长反映问题。”旁边一位吃面的顾客扑哧一声笑了:“你没什么毛病吧?县委书记、县长是想见就见得到的?能见到的不当家,当家的不好见。”

  这位顾客对记者说:“一听说县委书记、县长接访,来的人最多,其他领导相对少些。”

  餐馆小老板说:“县委书记、县长那么忙,群众都找他们也忙不过来。不管找谁,只要能解决问题就管用。”

  截至记者发稿时,记者也没有和开封县县长尹君取得联系。

  湖南宁乡县:县长一天后打来回访电话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发自湖南宁乡

  2月21日,农历正月十二,初春的长沙乍暖还寒,武广高铁长沙南站内旅客行色匆匆。

  从武广高铁长沙南站出站口左转就到了黎托汽车站,这里有发往湖南大部分市县的长途汽车。法治周末记者在此购买了一张当天下午1时20分从长沙发往宁乡沩山的汽车票。

  记者此行的目的地是宁乡县人民政府,记者将以一名普通网友的身份前往宁乡县政府面见县长周辉。

  宁乡地处湘中东北部,是已故国家主席刘少奇同志的故乡。2012年,被评为全国百强县第61位。

  客车在大雨中前行,路上不断走走停停,近50公里的路程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

  下午3时30分左右,记者在宁乡县政府办公大楼附近路段下了车。放眼望去,宁乡县委、县政府办公大楼显得非常气派。此刻,这里还洋溢着春节喜庆的氛围。在办公大楼前面的广场前,有个巨大的宣传板,上面一行“向全县人民拜年”7个大字特别醒目。广场上的灯柱上则挂满了红色灯笼。

  广场上前坪中央立有一个四羊方尊雕像。被誉为青铜器“十大国宝”之首的四羊方尊就出土于宁乡县黄材镇,四羊方尊因此被尊为宁乡的文化标志。

  宁乡县政务大楼由一栋主楼和东、西两栋裙楼组成。政务大楼前车来车往。在大楼进门处有两名保安。一个站在门口左边,不时地打量着进出的人群;一个坐在门口右边一张桌子旁,负责登记进入大楼的陌生人的身份证。

  记者在没有登记身份证的情况下进入办公楼大厅,门口的两名保安并没有阻拦。在大厅的中央有一块机关办公室分布图,但上面并没有标明县长、书记办公室的具体位置。

  记者决定到县政府办公室去打听县长办公室的具体位置。在11楼县政府办公室秘书科,一名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县长办公室在12楼,但具体在哪一间,她不清楚。

  记者于是又上到12楼,在整个楼层搜寻了一番,这里除了标有县政府办内设科室的门牌和一些副县长办公室的门牌外,并没有看到标有县长办公室的房间。

  “那间没有挂牌的办公室就是县长的办公室,不过要见县长得先联系好。”一名自称是县政府办研究室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但对于县长的联系方式,这名工作人员表示不方便透露,要记者自己去打听。

  就在记者准备离开时,看到一名工作人员走进了县长办公室旁边的领导联络员办公室,记者赶紧跟了进去,并以一名普通网友的身份提出要和县长周辉见面,请其代为联系。

  “县长今天下乡去了,你留下联系方式吧。县长回来后,我报告县长。如能见面,我到时候电话联系你。”这名罗姓工作人员说。

  于是,记者留下了电话。在返回到一楼大厅后,记者又向负责登记的保安打听,面见县长如何办手续。

  “如果县长在办公室的话,你只要带上身份证登记就行,到时候告诉你县长办公室的具体位置。”这名保安对记者说。

  据记者了解,宁乡县现任县长周辉原在长沙市委工作,来宁乡工作仅半年时间,去年11月当选宁乡县县长。

  那么,宁乡县的普通市民平时能否见到县长呢?他们平时又是如何去面见县长呢?

  一名正在县城采购商品的宁乡县流沙河镇市民贺中表示,自己没有面见过县长,平时只能在当地的电视新闻中看到县长。

  “要见县长的话,我会选择在县长接待日去找县长。如要反映问题,一般会找村镇干部或者县信访办。”贺中对记者说,县长毕竟作为一县之长,手头肯定有很多工作要做,平时不敢轻易打扰县长

  暗访结束后,法治周末记者回到了长沙市。

  2月22日下午4时16分,记者的电话响了。

  “你好,我是宁乡县周辉。你昨天来找过我吧,你是宁乡人吗?”记者注意到,电话那头,对于陌生的“网友”,县长周辉并没有强调自己县长的职务,话语显得很朴素。

  在简单地聊了几句后,记者试探性地问其是否方便留下手机号码,以便下次见面前提前联系,周辉爽快地留下了。

  浙江余姚市:预约也见不到市长

  法治周末记者 祝优优

  发自浙江余姚

  2月21日上午8时38分,法治周末记者到达位于北兰江路的浙江省余姚市市政府门口。此时,市政府门口的保安处聚集了不少人。记者略留意了下,大概有六七人。

  保安处大门10米开外,余姚市民杨小新站在那里,左手提着破旧的公文包,右手提着一个红色布袋,里面装满了打印材料。

  因自己的新厂房竣工验收不到6年就成了濒临坍塌的危房,杨小新曾在2012年9月给余姚市住建局局长送“豆渣”,拟在警醒建筑主管单位加强监管。

  杨小新的“送礼”行动,经法治周末报道之后,在全国引起一时轰动。

  报道刊发后的一个月,是杨小新出入余姚市政府次数最多的一个月,但一直见不到书记、市长,办公室副主任毛建江倒是见了五六次。

  每一次,毛建江都表示他反映的厂房质量问题一定会“重视”,一定会“管好”。但是,至今未曾得到解决。

  2月21日这一天,杨小新又前去要求面见书记。

  记者与杨小新一起走到保安处。首先,便是一记来自工作人员的大声问喝:“找谁?”

  杨小新径直开口:“找毛书记(余姚市市委书记毛宏芳)。”

  保安室的工作人员狐疑地瞅了瞅,回复道:“到信访局去。”

  杨小新没搭腔,掏出手机表示自己打电话,“我有他的电话的。”看到这,其中一名保安有些奇怪,小心翼翼地用余姚话来询问:“你是哪个地方的?”

  杨小新拿出自己的身份证,表示自己是余姚塑料城的一名经营户。

  看了看身份证,保安改了副语气,不紧不慢地说:“要么跟罗秘书通个电话吧?”

  拨通电话后,杨小新表达了自己想要见市领导的要求。对方在电话中告知,正值宁波市“两会”期间,市长和市委书记均在市里开会。

  趁着空当,记者跟保安交谈,了解到如果是平时要见市长的话,需要预约。至于市长的办公室究竟是哪一间,他们均三缄其口。

  眼看保安严把“将军门”,记者跟杨小新没辙了。杨小新抬头指了指,“市长、书记的办公室都是在六七楼”。

  “那你有没有进去过?”保安问。

  “我来市政府十多趟了,没见过市长、书记一次面。”杨小新说。

  早在2010年,杨小新就因厂房质量问题屡屡来找市长,交上去的材料均没有答复,更谈不上见面。去年2月,奚明当选为余姚市长。几个月后,杨小新曾预约见他,还是未能如愿。

  去年9月,在法治周末报道了杨小新给住建局局长送“豆渣”的新闻后,曾一时引起余姚市相关领导的重视,但至今“久拖未决”。杨小新认为,领导一直在“打太极”。

  余姚是历史文化名城,河姆渡文化的发祥地,行政区类别是县级市。经杨小新的个人经历来看,市政府对待市民的开放程度可见一斑。采访末了,杨小新叹了口气:“市政府绝对不开放。预约见市长,也没见到。多找几次,也没见到。”

  2月21日,他再次给市长奚明发了条信息,希望能耽误10分钟时间见个面。至今,市长没有回复。

  四川郫县与县政府联络较通畅

  法治周末记者 刘建永

  发自四川省成都

  2月22日,记者来到成都市郫县望丛中路998号,这里即是郫县政府所在地。

  在政府办公大楼入口处,即遭到保安的阻止。记者称自己是一位关心郫县发展的成都市民,是来找县长刘霞谈事的。

  保安以为记者是来上访的,便说,每周三是接待日,政府官员都要去接访,他让记者前往信访局。记者告诉他,自己不是来上访,只是想跟刘县长聊一聊。

  保安有点惊讶地看着记者,但仍然不让记者进去。他说,要想进入县政府办公大楼,都必须给要找的部门或个人打电话,然后里面的人再给保安打电话,保安才会放人进去。

  记者转而问刘县长的办公室在几楼,保安便说“自己刚来,不知道”。记者随后又走到另外一个车辆出口处,问另外一名保安。该保安告诉记者:“刘霞的办公室在10楼,但具体在哪个房间不清楚。”

  记者又回到正门入口处,跟原先的保安闲聊,保安称,刘霞县长的办公室没有挂牌子,平时像记者这样仅是要找县长“聊一聊”的人很少。

  见保安没有放人进去的意思,记者便打开网络,登录该县县政府主办的“郫县公众信息网”,找到县政府办的电话。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对方问记者是哪里的,有什么事。记者称自己是一位市民,想找刘霞县长聊点事。

  对方很客气地给了记者一个手机号码,说这是县长秘书的手机号码,姓“任”,让记者找任秘书。

  记者随后拨通任秘书的手机,任秘书听完记者的来意,告知说刘霞县长当日外出,要找只能再约时间。记者便称下周再约刘霞县长。

  记者以一名普通市民身份探访成都市郫县县政府,除了进入县政府办公大楼受到阻碍,通过网络、电话等工具,联系县政府办公室比较通畅。

  而让记者意想不到的是,通过县政府办公室,可以较方便快速地直接联系到县长的秘书,预约与县长见面的时间。

  延安宝塔区区长只能“电视上见”

  法治周末记者 贺宝利

  发自陕西延安

  2月16日,春节收假后第一天,陕西省委常委、延安市委书记姚引良主持召开延安市委中心组学习会议,专题学习了延安整风运动。

  那么,早在延安整风运动时期,已经在我党干部队伍自上而下形成“走群众路线”共识的陕甘宁边区政府所在地的延安宝塔区政府,亲民情结到底如何?

  法治周末记者以普通市民的身份,从2月21日开始到25日,以向区长反映问题和了解参与当地开发投资的方式试图与区长接近,进行了多次暗访。

  宝塔区是延安市政府所在地,也是延安市最大的区。作为延安“上山造城”的主战场,受延安市政府委托,宝塔区直接负责延安“上山造城”三片区的东区开发。而宝塔区区长吴耀有规划设计专业背景,曾担任陕西省建设厅城乡建设规划设计处处长。

  2月21日晚间,为能尽快达到与区长直接见面沟通的目的,记者登录宝塔区人民政府网站,进入“区长信箱”,以本地市民的身份写信并提交了新区开发引资建议及面见区长的请求,并留了手机号码。

  不过让记者大跌眼镜的是,“区长信箱”显示的“最新来信”已批阅件竟是一年多前的“2011年12月28日”,已经批阅处理的也是一年多前的“2011年12月16日”。

  2月22日8时20分,记者来到位于宝塔山下的宝塔区人民政府。在政府大楼的一楼,记者注意到除了门卫及保安室有人值班外,其他办公室门户紧闭。

  经多方打听,记者确认吴区长的办公室就在区政府办公室三楼东部面北的第一个房间,但对门就是办公室主任,而一上楼梯左手方向就是挂有标识的“保卫科”。记者注意到,三层整楼只有北边的两个房子挂有标识“保卫科、机要科”,而南边7间区长、副区长的办公室不但没有标识,而且统一安装了清一色的紫色防盗门。

  8时30分左右,记者敲开了办公室主任的门。自称李姓的主任态度较为热情,称区长去市里开会。记者以宝塔区的一位市民身份,以有事想面见区长请求主任予以协调时,主任要求先给他汇报清楚:“我们要先了解一下你到底是干什么的,领导特别忙,啥人也来,我们得先给把把关。”

  记者向李主任索要区长的办公室号码及手机时,被对方委婉拒绝。

  当日10时30分,记者以市民的身份拨通0911-2112016“区长热线”,说明面见区长的目的,电话中一位女姓答复让记者和信访热线0911-2316412联系,并称“信访室专门安排区长与群众见面”。

  11时左右,记者来到位于宝塔区政府大门之外的信访接待室,工作人员首先盘问记者是哪里人、反映啥事,然后称要与区长见面必需“双向预约”。记者了解到该区并无固定的“区长接待日”。当记者声称可以利用半个月的时间预约区长时,工作人员也称“不一定能见到”。

  经多方打听,获知区长吴耀将在2月25日一早前来开会,记者决定采取“蹲守”形式与区长碰面。

  按照流程,一般市民要见区长,首先在一楼要经过穿有制服的保安盘问登记,才能过关,如是3人以上生疏面孔,保安就会及时阻止并引导到区办公大楼外的信访室。记者暗访发现,在一楼门房内安有两台视频监控器,工作人员通过监控就可发现来访群众异常情况;而来到三楼,必须通过保卫科工作人员的详细盘问;随后,来访者才能见到办公室主任,一般情况是到主任这里便为区长挡了驾。

  2月25日7时40分左右,记者赶到宝塔区政府办公大楼门前。巧的是宝塔区万花乡3名村代表也来“蹲守”求见区长,反映区政府一年多前工作组就着手解决的村民呼声强烈的问题。记者以村民的名义加入“蹲守”区长行列。

  经过一楼身着制服的保安盘问后,一行人来到三楼。保安科一名年轻工作人员了解了村民一行的目的后,称必须先经过主任的了解同意后再做安排。该工作人员同时大倒苦水,称年前的腊月二十八九,因为阻挡上访群众差点和人打起来。

  7时50分左右,发现吴区长要进办公室,记者与村民一道前去接近,结果直接被保安拦阻安排进主任办公室,面见区长无果。

  当日早晨,记者以外出返乡人员在宝塔区政府大门外,进行了随机调查,被访的10名过路市民当中,除有一人认为“区长如果不忙应该好见外”,另外8人认为根本不可能,而一名受访者干脆幽默道:“区长天天上电视,你电视上见不就最方便了吗?”法治周末

(编辑:SN047)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