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61273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女子假结婚真骗财逍遥法外 湖北保康民工告状不成反损财

  发表日期:2013年7月6日          【编辑录入:shiye

尊敬的石野先生

您好!

打扰您工作了,请见谅!首先我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韩清照,是湖北省襄阳市保康县马良镇长岭湾村二组村民,我知道您工作繁忙,但是我现在身陷绝境,在走投无路、绝望的的情况下我求助于您了。希望您能体察我的遭遇与苦衷,并给予帮助,本人及我的家人将不胜感激!

您工作忙,感激的话暂不多说了,我就先讲述一下我的家庭状况及遭遇了。

(一)本人家庭成员及基本状况:

(1) 家庭成员基本信息

关系

姓名

年龄

住址

文化程度

备注

本人

韩清照

35

湖北省襄阳市保康县马良镇长岭湾村二组

小学

父亲

韩大元

68

曾任本村卫生室医生,年老回家,因肩膀扭伤一直未治愈,现在家干轻体力活,几十年来一直免费为周边村镇的乡亲们问诊治病。

母亲

王芳英

65

/

体弱多病

大哥

韩清阳

38

初中

因患心脑供血不足,久治未愈,经常性发病后不明原因的晕倒

大嫂

宋克玉

36

小学

多次手术,体弱多病

(2)我生活的村庄地处鄂西北偏远山村,家有旱地近10亩,因地处山区且为梯田,尚处于原始的牛耕刀割手种,靠天吃饭,种庄稼仅能维持基本温饱。家庭经济来源靠外出打工。

(二)本人与黄素珍认识、结婚及她离家出走的经过:

2008年7月的一天晚上,本镇周友文从佛山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一个电话号码,说是给我介绍的女朋友,并让我第二天到我们马良镇上去接人,同时特别叮嘱我这个号码不能告诉他(周友文)老婆,我第二天按照周告诉我的时间和地点,拨通了那个电话,果真有一个女人在那里并向我招手。见面后她(黄素珍)说要到我家看看,来到我家后,我父亲看见黄就问我她是谁、做什么生意的?我告诉我父亲:这是周友文帮我介绍的女朋友。当时我父亲就跟黄素珍说:“你们双方互不相识,之间也不了解,我儿子又忠厚,我们农村条件差,谈婚论嫁恐怕不行,你作为客人,还是以诚相待”。此后黄几次回宜昌又几次来我家玩。

2008年9月19日傍晚,周友文夫妇带着黄素珍来到我家,周对我父亲说:“明天让他们两人到马良镇民政局登记结婚”。当时我父亲说不行,理由为:双方不了解、儿子忠厚、如此太仓促。周说:“这不是关键,关键的是黄素珍要6万元钱”。我父亲当时就拒绝了,这时黄素珍说:“不给我6万我就不跟他结婚,我用了他家的钱,大不了我还10万给他”备注:在交往的这段时间里,黄素珍以结婚为理由索要、花费了我家很多钱,累计10多万,具体的数额在我们当地派出所有笔录,在这里我不逐一列举这时周友文对黄素珍说:“我有一张9万元的存单,现在马上到马良镇上去,我划拨6万给你。”我父亲意识到不对劲,感觉怎么有这样的媒人、有这么介绍婚姻的、纯属骗婚谋财,我父亲当即对周友文说:“周老板,我年岁已迈,承受不起,千万不能拨款,切莫害我!”同时我父亲还表示:我是一家之主,要借钱也要我亲自出借条,否则你给黄素珍的钱我一分都不还。周友文见不能将钱帮忙给黄素珍弄到手,就说:“走,我们到马良街上想办法去”。他们三人将我带到了周友文的家中,第二天周友文的妻子李和春就在银行帮我开了户,让我看了一下银行卡,说是6万,然后将卡交给了黄素珍,周友文逼着我给他出具了一张欠条。办理银行卡的过程及卡上具体是多少钱我一概不知。

第二天周友文让我包一辆小汽车(我当时租用本镇司机李明忠的小汽车),他和黄素珍到宜昌黄的家里去拿户口薄和介绍信,且对我说:“你不能去宜昌,你们马良镇上等我们回来。”周友文同时又让我马上给黄素珍2千元钱,我照办了。周友文同时又对司机说:你只能将车开到宜昌小溪塔,不能到他和黄素珍办理相关手续的地方(黄素珍住宜昌龙泉镇万家畈)去。当天下午周友文和黄素珍从宜昌返回后,就领我们去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办理完结婚手续后,周友文要求我办一桌酒席,他要宴请几个重要的客人,还要求我买礼物,重谢结婚登记人,我逐一照办了。此后在黄素珍的坚持下,按照我们当地农村的风俗举行了婚礼。

结婚后不到一星期,黄素珍就到我们马良街上做水果生意了,生意主要由黄素珍和她的弟弟、弟媳把持,不让我参与现金往来。在此期间,婚后黄素珍从前述的6万里面一次提取了3.5万到宜昌买了辆价值3.25万的皮卡车(这个事情我全程参与了),当时车主登记为黄素珍的弟弟黄坤宁。黄素珍2008年春节前一天将这辆价值3.25万的皮卡车开回了宜昌她娘家,并于2009年4月左右将此车卖了(2012年5月24日在县公安局见面时,黄素珍说皮卡车是她花五千元买的,公安就认同她的说法)2009年正月初二黄素珍从宜昌回我家,在家玩了几天后,在拿到皮卡车的行车证(我父亲一直觉得事情不对劲,以保管为由扣着行车证)后,正月初九黄素珍以回娘家为由离家出走,此后就不再与我联系了。我也几次到她娘家宜昌龙泉镇想她父母打听她的下落,他们拒不透漏任何消息。此后我一直希冀有一天她会跟我联系,但是她一直没与我联系。

(三)报警及请求公安机关处理经过:

我于2010年8月份到我们当地的馬良派出所報案, 想請求警方的幫助,几次到派出所去报警但是派出所不予理会,理由是:我们已经结婚了,是合法的夫妻,不能立案。最后在我们的苦苦哀求下勉强做了个笔录,马良派出所的某位警察说:“必须通知周老板到场,周来后,他打你,你不能还手,骂你,你不能还口!”。并让我们自己去宜昌龙泉派出所去查访,我和父亲去了宜昌龙泉派出所,龙泉派出所的民警说:“不应该你们来查访,应该是你们当地派出所跟我们联系,协助处理,可以说你们当地的派出所对工作不负责……”。我们返回后到我们当地派出所说明了过去宜昌龙泉镇的情况,我们马良镇派出所给出的答复是:你们找到人后再到派出所来处理。我弟弟于2011年1月份在襄阳市公安局网站上的“局长信箱”里给局长写信求救(信件编号:201119163832G83181),此后我们保康县公安局候局长安排了一次调查,最终给出的结论是:不能列为刑事案件,不予立案。

2011年4月周友文将我告上了法院,保康县法院经济庭受理了他的诉讼,无奈之下,弟弟于2011年4月底再次在襄阳市公安局网站上的“局长信箱”里给局长写信求救(信件编号:2011422190427N75383),5月初我们马良镇派出所的吕所长到我家来了一次,主要说了两点:一是让我们不要再向上反映了;二是派出所一周内安排到宜昌龙泉再次做调查,但是要我们出汽油钱。但是我们等了大半年时间,也没什么回应。2011年年底我父亲到马良派出所询问此事,接待他的民警说:我们已经整理好材料,并交到县局了,局里不立案,我们就无法调查

2012年1月份,我弟弟在保康县政府网上看到了我县城关镇派出所新街社区开通了网上警务室,我就在其网站上留言咨询此事到底该怎么处理,一周后新城社区余德雄警官给我留言作答:你可以到你们当地派出所或是该女子的户籍地所在的派出所报警,追求其涉嫌诈骗的刑事责任,也可以到新城社区来找我。

2012年4月我们马良派出所的吕所长再次来到我们家,说是公安正式立案,当时我不在家,我父亲在立案文书上签字,5月4日通知我到马良派出所,被告知黄素珍已被他们从广州抓捕并带保康县,又让我重新做了笔录。5月24日让我到县公安局于黄素珍见面,她也承认她花了不少钱,且在看守所时许诺赔偿2万,一旦释放连人也见不到了。县公安局法制科王科长并告诉我;“你们的案情定不了罪,重婚、诈骗都不符合法律,我公安局无法取证,黄素珍不构成任何犯罪。趁现在黄素珍还在你们赶快办理离婚手续,不办,以后你想办离婚手续也找不到她了”。其后就将人释放了,黄素珍也再次人间蒸发,没回我家也没与我联系。

()保康县法院经济庭处理与之相关的我与周友文的那个6万元的债务问题的经过:

2011年4月周友文将我告上了法院,保康县法院经济庭受理了他的诉讼,我有按时出庭并交付答辩状,同时说出我的诉求,我当时说等一年再说(意思是当时公安机关还在调查处理这个案件,等公安局侦查结果后再说,且当时我们镇派出所有让我告诉法官,案件还在调查中,不应急于宣判此案),而主审法官则误认为是一年的给付期,开庭后一月内邮寄的调解书我拒收了。然而,2012年7月24日保康县法院执行局就到我家下达了强制执行文书及传票,定于2012年8月24日强制执行。

()保康县检察院受理案件及处理经过:

接到保康县法院强制执行文书后,我到保康县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检查科进行申诉,接待我的检察官看了我提交的材料后,做了如下处理:

1.说法院既然下达了强制执行文书,就一定做得天衣无缝,检察院无法阻止,检察院要求法院执行局推迟2个月再强制执行。

2.要我提交资料到保康县人大常委会,我递交到一个姚姓的主任那里了,姚主任说仔细研究一下,后来就没下文了。

3.检察官说从公安处理方面予以查核,看看有无漏洞。

4.我向保康县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检查科检察官反映了我办理结婚证的过程,这个过程存在嫌疑,检察官让我去取证,我找到了证人证人刚开始时答应帮忙出具证明,后来他又反悔了(他也给我讲了他不作证的理由:我们和黄素珍的结婚手续的办理都是他在活动的,结婚就是一个欺诈行为,一旦他作证了,有关部门查处了,要牵扯到我们镇政府干部、民政局干部、派出所的领导。得罪几级政府,他害怕报复)。检察官说:你没办法取证,那就不好办,到时法院强制执行,后果将不堪设想。

5. 保康县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检查科的检察官让我将上述结婚证办理的前后过程写成了书面材料提交到了保康县检察院控诉科,控诉科检察官答应做调查后再做定论。

()我对公安机关处理案件的几点看法:

1.据派出所办案民警查核后透漏,债权人(也就是婚姻介绍人周友文)现在索取的这个6万,经查核是分两次转入到开户存折上的,累计数量是7.5万(派出所办理此案的卷宗里有详实的证据记录),但是债权人一口咬定是6万,本人认为这就是本案的疑点之一

2.周某现在诉讼我的这个6万元,办理银行卡的过程及卡上具体是多少钱我一概不知,当时仅仅是逼迫我打了张借条黄素珍被刑事拘留后在公安审讯时拒不承认花了我很多钱,具体她承认花了多少我不知道,但是我们县公安局的王科长告诉我,说黄素珍仅仅花了我7千元钱,我不知道公安局是怎么认定这个现金额度的。2010年1月份也是公安局个王姓科长到我们镇上来调查的这个案子,后来到公安局去找他询问处理结果的,他认定的金额是5.5万,不知道为什么两次调查会相差这么大?

3.黄素珍骗取钱财的时间点/用途/以及钱财的所有权问题,符合司法实践中关于区别不道德婚姻和婚姻诈骗犯罪的要素:其一,黄素珍是在婚姻关系成立之前(也就是办理结婚证之前)索取大量钱财的,银行走账的7.5万就是明证;其二,索取以及占有的钱财都被其挥霍及转移,最直接的例证就是利用此7.5万购买的皮卡车当时办理的车主是其弟弟,而后来在宜昌被卖时根本就没知会到我;其三,骗取及占有的钱财均是婚前我的钱财,并非是婚后的公共财产。但是公安认定其无罪,我觉得真的很无奈。

4.公安机关已立案调查处理了这个案子,最后将黄素珍无罪释放了,按照程序,公安机关应该给我们一个无罪的证据或说法,但是没有,就是一句“无法取证”。

石野先生,我们也找人帮忙侧面打听了,之所以将其无罪释放,主要是两点:一是我们在无奈情况情况下的3次网上求助,给相关单位带来了负面影响,得罪了我县公安机关的高级领导;二是黄素珍承认的金额很少,双方指认金额悬殊大。我也咨询了一些人,但凡了解此事的人都认为黄素珍该受到法律的制裁,无奈却是这个结果。我们也跟公安机关做了解释:我们是最卑微的老百姓,我们无权无人无势,但然不敢得罪任何政府机关的任何公务员或官员,更何况是公安局了。我们不是刁民,我们不是在网上告状,我们仅仅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向上级公安机关求助,但是相关单位将此理解为告状(在网上告状),我们也很无奈啊!其次,关于双方的指认金额的差异问题,作为黄素珍,她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肯定会极力开拓自己,这个谁都可以理解!推开一切不讲,已被法院判决我支付的那个6万,这个钱是黄素珍用了,单凭这个6万就是达到了法律制裁的限度了吧。

石野先生,现在黄素珍再次人间蒸发,而我们县法院已就那个6万元的债务做出判决,并将于8月份24日做强制执行7月24日保康县执行局副局长在我家送达强制执行文书时说过:“你这个事情在保康县就是这么个处理结果了,你们还告我们公安机关,有本事你们再去告啊?”。我由受害者又变成了被告。我们是农民,无权无钱无势,哪里敢去告官?我们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向上级机关求救而已,唉!经此一劫,我已一贫如洗,此时此刻您能相见我们家的状况和处境吧?

石野先生,事情就是这么个情况,您见闻多,恳请您能帮忙,谢谢!

此致!

韩清照

2013/7/1

联系人:韩清照

联系地址:湖北省襄阳市保康县马良镇长岭湾村二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5861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