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58517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北京遭当街重摔两岁女孩不幸死亡 两疑犯已经刑拘

  发表日期:2013年7月26日          【编辑录入:shiye

北京遭当街重摔女童已死亡 疑犯审讯中不配合

今天上午,天坛医院ICU病房外,4名保安现场看守,不透露被摔女童的消息 摄/记者 杨益今天上午,天坛医院ICU病房外,4名保安现场看守,不透露被摔女童的消息 摄/记者 杨益

  “当街摔女童 男子被刑拘”追踪

  尽管经过了两天的急救,但还是没留住女童的生命。昨晚11时许,女童被确认死亡,今天上午9时许被送入太平间。

  7月23日20时50分许,这名只有两岁的女童熟睡在婴儿车里,由妈妈推着走到大兴区科技路公交车站附近时,两名驾车男子因不满其挡道,双方发生争执,无辜的女童被一名男子用力摔在地上,后送至天坛医院救治。

  目前,两名嫌疑人都已被刑拘。

  最后时刻女童妈妈力气好像都被抽干了

  昨天下午,天坛医院住院部四层综合ICU外,女童的家属或坐或站,望着ICU的大门,安静又焦急地等待着。

  女童的妈妈紧贴着墙坐在地上,双腿屈起,两臂抱膝,头低下搭在胳膊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地面,一脸凝重。

  ICU门外还有很多其他患者的家属,人来人往,但都不能引起女童妈妈的注意,她全部的心思都在里面的宝贝身上。身上所有的力气好像都已经被抽干,起身时,身边的人还扶了她一把。

  从下午3时许,医院的保安开始逐渐要求所有患者家属离开ICU门前,到大厅去等候。后来女童的妈妈在亲属的陪伴下离开了四层大厅。另外一些亲属坐在大厅靠墙的一侧,低声谈论着。

  其中一位有些上年纪的女士说着说着就发出了“呜呜”的哭声,双手还不停地抹着泪。另一名年轻女子也红了眼眶,半低着头盯着地面。

  苦等消息家属默默等了数小时

  昨晚9时30分许,在天坛医院住院部四层,小女孩的妈妈从重症监护室缓缓走出,神情悲伤,一言不发,在与守在门口的几名亲友对视了一个眼神之后,乘坐电梯下楼。

  女孩的爸爸一直没有出来。据了解,小女孩在抢救过程中,数度出现呼吸中断,病情危重。

  当晚,有几名身着便衣的办案民警,前往ICU里面了解女孩抢救的最新情况。

  记者守候的数个小时中,在ICU门口守护的十来名小女孩的亲属,苦苦等待消息,靠着墙边或蹲或坐,大家一言不发,互相之间也很少交流。

  一名五六十岁的女士,坐在楼梯口,神情呆滞,不住地抹着眼泪。当晚有多个病人在ICU推进推出,受伤的小女孩一直没有出来。而女孩的亲属,也是病人家属中最多的。但在场十几名记者均不忍对任何家属进行打扰。

  警方通报审讯之初摔童男子并不配合

  7月23日20时50分许,在大兴区科技路公交车站发生一起恶性案件。

  两名驾车男子因不满一名推着婴儿车的女士挡道,双方发生争执。过程中一名男子将该女士打倒后,又将婴儿车内的女童摔在地上,导致女童严重受伤。

  7月25日,嫌疑人韩某因涉嫌故意杀人被警方刑事拘留。

  据了解,韩某到案后在审讯中态度并不配合。

  驾车男子涉嫌包庇被刑拘

  今天上午,记者从警方获悉,涉案的另外一名嫌疑人李某于25日前往大兴警方投案自首。

  目前李某因涉嫌包庇罪被警方刑事拘留。据悉,李某在明知韩某当日的行为后,仍驾车带韩某离开案发现场,因此涉嫌包庇罪。

  李某自首归案后,对于审讯工作显得较为配合,其供述的内容也都能印证事发当时的细节。

  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外围探访

  摔童嫌犯韩某

  

  十几年前被抓过闹得尽人皆知

  昨天晚上,一拨又一拨的记者赶到丰台区东高地某小区。最终的结果让他们有些失望,早在十几年前,“摔童案”嫌疑人韩某一家就搬离了这里。

  在小区西北角的一栋居民楼外,聚集了不少乘凉的老人。他们证实,上世纪80年代该楼建成后,老韩家就搬到了这里,而老韩家的儿子,曾经“进去过”。

  “警察直接来的家里,后来街坊之间就传开了。”相比十几年前那次众人皆知的抓捕,在今天,一些居民虽然对“摔童案”已经有所了解,却没把这事和韩某联系在一起。

  十几年过去了,居民楼里的住户几乎换了半数,对老韩家的记忆也随之淡漠。四层的贾大爷是为数不多的知晓者,他和韩某的父亲曾是同事。

  摔童男子新家就在案发地点附近

  也许是出于同事间的客气,也许是本就有的宽容,贾大爷对韩某的描述像极了所有长辈对后生的评价,“小伙儿长得挺精神,见面儿也叫人,挺有礼貌的。”

  但贾大爷也承认,他最后一次见到韩某,还是十几年前,一队警察将他从家中带走时。在那之后不久,韩家人就搬离了这里。贾大爷否认这与韩某被抓有关。“他父亲下海经商了,应该是赚了钱,在别处买了房。”

  另有居民称,韩家的新址离这里并不远,恰恰挨着案发地大兴旧宫一带。

  敲开六层韩家原先居住的房门,一名女性租客证实,六七年前,她从一名韩姓男子那里租来了这处房子,“岁数大概在五六十岁吧。”

  但女租客并不知道韩某的存在,如果按时间推算,她入住时,韩某正在服刑期间。

  对于昨天不断出现的陌生造访者,女租客显然有些不耐烦,“他到底做了什么,这么多人找他。”

  驾车男子李某

  

  妻子等他16年出狱后村里安排工作

  在23日大兴区旧宫镇幼童被摔的恶性案件中,当时开车的嫌疑人李某25日中午到大兴分局自首。

  李某家住在林萃路附近的一个普通小区。据邻居介绍,李某曾因偷窃罪被抓,坐牢期间,李某的妻子并未提出离婚,并且一等就是16年,6岁的儿子也被她拉扯成人,李某的父亲也在这16年间去世。

  记者试图通过李某的妻子了解情况的时候,她婉言拒绝了采访:“我什么都不知道。”

  知情居民介绍,2012年年底,改造16年的李某出狱,此时他已经从33岁到了要知天命的年纪。这些年村子进行了搬迁,他名下已经分了两套房子,儿子也已经22岁大学毕业。

  由于在监狱里脊椎出了毛病,为了照顾他,村里特意为他安排了联防的工作。

  提到李某小区居民多听说过,“但我们不熟,见面不打招呼,看起来挺倔的一个人。”一位年长的大爷说,李某前不久还跟人打架了。

  一位30多岁的女住户说,李某看起来身材瘦溜,皮肤比较白,看着比较平和。

  小区内大多数人都知道李某蹲过监狱,小区很多人也都听说了女童被摔的新闻,但还没有把此事和李某联系起来,“这才改造出狱不到一年。”

  听闻与李某有关,小区居民无不替他的妻子和老母亲感到难过。

  母亲道歉“没养出一个好儿子”

  李母今年七十来岁,与李某住在同一个小区。

  李母共有两个儿子,李某家中排行老二。李母说,李某从小就爱惹事儿,但凡他在家,只要听见门口有警车经过,她就提心吊胆,生怕是来抓儿子的,但自从李某被拘捕后,她听见警车的声音便一点不害怕了。

  儿子刚被逮捕的头几年,李母心里憋闷得很,但16年过去了,人都熬疲了,李某的事儿她也不多管了:“我都快忘了有这么个儿子了,这儿子太不听话了,就不可人心疼。”

  在母亲眼中,这次出狱,李某该开始新的生活。“房子有了,工作有了,儿子也很好,媳妇也等着他,谁想到又出事儿了。”她悲痛地说。

  李母说,他不知道当天儿子为何去大兴旧宫,只是听邻居说儿子跟别人打架了,李某的车在24日晚上被拖走后,她寻思着准是把别人打坏了,要把车拿去抵债。

  听说这次又闯祸了,李母并不是特别激动,却有点生气:“怎么说都不改,净是跟那帮朋友混,没救了。”

  说完,老太太又忙着问是不是李某动手摔的孩子,“万幸不是,你说这点小事至于动手吗?”得知不是儿子摔的人后她略微松了口气,“虽然他脾气挺混蛋的,但对我还是挺孝顺,凡事都想着我,但不爱听我唠叨他”。

  街坊都说李母是个好妈,临走前,李母跟记者说,“真对不起,我没教育出一个好儿子”。

  文/记者石爱华王妍池海波付丁夜线报道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3266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