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33276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黑心姐姐雇凶打击报复亲妹妹 山西阳泉警方频频违法无人理

  发表日期:2013年11月20日          【编辑录入:shiye


 

黑心姐毁约不赔付合约成空

丧心病狂雇黑行凶报复亲妹

    今年40岁的袁宝芬,系山西省阳泉市人,父亲早逝,年近七旬的老母亲因患严重脑梗长年卧病在床。本来,上有一哥两姐的袁宝芬生活应当是很幸福的,但她从小在乡下长大,年长其好几岁的姐姐袁保华就代替了父母的角色,从小到大对妹妹管得很严。由于袁保华能说会道,外表俊秀,善于与社会上各路人物打交道,很快成立了一家规模不错的阳泉市宏塬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塬物流),并任法人代表,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2005年初,袁保华宏塬物流起步初期,由于资金短缺陷入困境,为人厚道的袁宝芬夫妻四处为其筹集资金,帮其度过难关。而后在姐姐的再三要求下,袁宝芬与丈夫贾迎光一起,放弃原有的舒适工作,来到姐姐所经营的宏塬物流帮助管理。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自此后,发生了一系列影响她和家人生活的事情。2005年底,阳泉市宏塬物流通知要把主要业务以外的生意对外承包,于是, 200625日,贾迎光与宏塬物流中心签订合同,承包经营该中心下辖的饭店、旅馆,合同约定承包期三年,三年承包费35万元。饭店在夫妇两人苦心经营下状况大有好转,但这却引起了宏塬物流法人代表袁保华及43岁的老板郗元平的眼红,自2007年开始,他们就故意找借口制造麻烦,见袁宝芬不理,最后又几次当面殴打和恐吓袁宝芬,企图以此逼走袁宝芬夫妇,抢回日益兴隆的饭店经营权。20085月,袁保华在妹妹和妹夫全额交纳承包费35万元,且距承包期结束尚有近一年的情况下,采取种种非法手段,终于逼迫袁宝芬夫妇无奈之下放弃饭店的经营承包权。

    200925,在原承包经营合同到期后,贾迎光与宏塬物流中心续签了对宏塬旅馆承包经营合同,承包经营期限为200925日至20252月4日。



   此为贾迎光与宏塬物流的承包合同,但后来被宏塬单方强行中止。


    袁宝芬夫妇投资了数十万元,先是对一些空置的房屋进行装修,并购买了新的家俱和所用东西,然后就高兴地做起生意来。由于夫妇两人为人遵纪守法,老实诚恳,热情待人,很快令生意蒸蒸日上。看到妹妹生意又做得那么好,袁保华心生嫉妒,多次提出要修改合同,但遭到妹妹和妹夫的婉拒。袁保华又联同合伙人、物流公司老板郗元平,多次企图霸占袁宝芬和贾迎光夫妇的经营权。曾是退伍军人的贾迎光被逼得没办法,只好说:要我们退出可以,但你们得退赔当初我们投资的所有资金。但袁保华拒不理睬,要求他们无条件退出,以便自己独霸旅馆的经营权。为了达到毁约不赔付,同时又不承担法律责任的目的,心怀鬼胎的袁保华先是利用姐妹关系,故意在娘家恶意制造家庭矛盾,多次当家人的面殴打袁宝芬,同时在外还多次雇佣地痞流氓威胁袁宝芬两口及其唯一小女儿的生命安全。很快,袁保华与几位股东又公开提出旅店经营承包权转给张小刚,见妹妹和妹夫置之不理,恼羞成怒的袁保华竟多次当面对他们恶言威胁道:如果你们再不识相,不尽快无条件离开我的地盘,我一定叫人开车撞死你全家!刚开始,善良的袁宝芬夫妇还以为是姐姐的口头威胁,但令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姐姐为了钱财,竟然不顾亲情,还真的很快对亲妹妹下起了毒手。

    201292719时左右,袁宝芬来到位于宏塬物流大院内找正在二楼旅馆经营生意的贾迎光。因为袁保华每次见到妹妹就非打即骂,袁宝芬不敢上楼,就在下面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停了车。贾迎光下楼来到媳妇停在院内的小轿车内,商量即将来到的中秋节事宜。正在谈话间,刚放学回家的女儿打来电话叫妈妈回家,贾迎光决定先回二楼旅店办完事后就陪妻子回家,让她先在车子里等等。

     就在此时,袁宝芬看到姐姐袁保华随同王志刚、王丽英及宏塬物流雇佣的张小刚(刑满释放人员),一边朝自己这边指指点点,一边随同张的三四名同伙,正从公司楼上快步走下来。此时夜色已降临,袁宝芬见姐姐带着那一伙人气势汹汹地盯着自己,就启动车子,把车停到大楼对面的远处,打算等他们走了自己再回家。谁知,袁保华和一位叫王丽英的女人(晋东化工厂动力车间职工)早就驾驶着一辆晋CF8666小车,故意上前截堵;而王志刚同张小刚驾驶晋CF1478也跟着上前截堵,三四名年轻男子驾驶晋C31653红色桑塔纳挑衅、蹭撞、围堵袁宝芬驾驶的车辆。有关当时案发现场详情,记者特意查看了袁宝芬夫妇保存的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视频镜头,清楚地看到:袁保华带头围堵、攻击、纠缠妹妹的车子多时后,又亲自驾驶一辆晋CF8666的小车与王丽英停在一旁观看。而王志刚、张小刚则驾驶着晋CF1478、晋C31653的小车联手继续恶意碰撞、围堵惊恐万状的袁宝芬多时。随后,张小刚下令晋C31653换人驾驶,继续围堵袁宝芬,而袁保华、王志刚在车内不知给谁打电话。

     十几分钟后,王志刚和张小刚下车走到晋C31653小车旁边,指使打手下车围住袁宝芬的小车,(用棍棒或拳头)击打车前窗玻璃,拽拉车门,企图强行拖袁宝芬下来。但机灵的袁宝芬早就将车门锁得紧紧的,哪还敢下车!双方僵持了几分钟后,也不知在谁的指使下,一位叫海鹏的男子牵来两条体型高大的藏獒黑贝,后面还跟着三四条呲牙裂嘴的狼狗,企图攻击袁宝芬;紧接着,几个男子又从晋C31653小车的后备箱中拿出钢管和棍棒等行凶工具正欲砸车。这时,只听张小刚喊:不要拿家伙!紧接着王志刚大喊:老板发话了,开车往死里撞!于是,几名男子驾驶晋C31653小车倒退数米后,又猛地加大油门向袁宝芬的小车撞去。急中生智的袁宝芬为了躲避直面而来的危险,紧张地驾车强行往前行驶,并急打方向盘躲闪,这样才在一瞬间避开了致命的一撞,肇事车只是撞到袁宝芬驾驶的骐达小轿车左后门位置,围堵者不甘心就此罢休,又开始连续猛撞袁宝芬小车的右侧两门,欲逼迫其下车。袁宝芬此时听到袁保华、王志刚、张小刚等人还在恶狠狠地催促那几名凶手:撞死她!撞死她!她被逼无奈,明白如果再不冲出去,也许真的只能在院内等死了。情急中,她冒险驾驶被撞坏的车辆,强行冲了出来,逃到宏塬大楼门前人多处,不停地鸣喇叭向丈夫和行人求救。

    好不容易逃出重围的袁宝芬惊恐万状地看到,身着加油站工作服的物流公司老板郗元平此时正站在台阶上观看,只听袁保华还不停喊道:不要让她跑了,围住她,弄死她!很快,围堵者牵着藏獒又围住了袁宝芬的小车,有的用手击打玻璃,有的拽拉车门,威胁其下车。在此紧急关头,闻讯赶来的贾迎光到了现场,死里逃生的袁宝芬赶紧跳下车,一把夺过丈夫的手机拨打“110”。这时,老板郗元平和张小刚上了袁保华的车,密谋了十几分钟 然后,郗元平叫袁宝芬夫妇到公司坐坐,被他们愤怒地拒绝了。之后,郗元平又不顾他们夫妇的强烈反对,一边让几名行凶者赶紧离开,还一边若无其事地说:这些人我全部都认识,有什么事跟我说……一会儿他们真的打起来我可管不了啊!在郗元平的包庇和帮助下,其他几名行凶者乘坐袁保华的车迅速逃离现场。然后,郗元平领着张小刚和王志刚两人大摇大摆地返回宏塬公司办公大楼。

辖区派出所公然违法办理假案

弱女称公安局内遭副局长殴打

     直到半小时后,接警的3110民警孙某、李某及郭某才慢腾腾地来到现场,也不当场取证,却要求报案人报交警,并称只能当一般交通事故处理。袁宝芬和贾迎光夫妇强烈要求民警马上提取现场摄像记录,并指控站在旁边的行凶者王志刚及其驾驶的晋CF1478小车,强烈要求将人和车一起带到派出所作进一步调查时,却遭到警方拒绝。更令他们匪夷所思的是,其中那位孙警官趁他们向另一位郭警官反应情况时,却钻进了王志刚的晋CF1478小车里,与之亲热地聊了起来,还说:这不关志刚的事……”

    更令袁宝芬夫妇不满的是,最后三名民警毫不理睬他们的请求,只是将停放在院子里已摘走车牌的肇事车晋C31653拖走,既不传唤主凶袁保华,也不询问尚未逃走的郗元平、王志刚及张小刚等人,只是将身心交瘁的袁宝芬和贾迎光夫妇带到所辖地荫营派出所录口供。就是在派出所里,当流着泪的袁宝芬讲述到行凶细节关键处时,负责作笔录的郭某又以时间太晚为由,轻描淡写地推脱:天都这么晚了,你最好简明扼要地说,多的没法给你写……”贾迎光看到对方故意在录口供时避重就轻,提出多处质疑点,并指出很多处不符合实情,郭某却不予更正,直到凌晨3时,夫妇俩才被放出来。

    929,荫营派出所不是积极破案,而是多次催促袁宝芬夫妇赶紧修车,贾迎光指出,他们的被损车辆晋CE5656是唯一直接证据,案子没有破,怎么可以去修车呢?尽管他气得又通过110投诉对方的违法行为,但荫营派出所最后还是以证据不充分为由,不予立案,只按一般治安处理。

    无奈之余,贾迎光只好陪着妻子分别于108日和10日下午,携带报案材料和大量铁证,向郊区公安局局长当面投诉,无果;随后他们又向阳泉市公安局和阳泉市政法委等有关主管部门投诉,强烈要求公安机关依法追究犯罪嫌疑人袁保华、郗元平、王志刚及其他行凶人的刑事责任。因为他们不断地多次上访,警方这才于2012112日以故意毁坏财物罪立案,并于1120日将犯罪嫌疑人王志刚、张贵军、张芯及张超刑事拘留,扣押涉案肇事红色桑塔纳轿车一辆(后张芯及张超无罪释放)。但袁宝芬夫妇对警方的破案提出质疑,认为对方的劣行涉嫌故意伤害罪和寻衅滋事罪,而不应仅以故意毁坏财物罪立案。

    据袁宝芬和贾迎光夫妇称,2012127日早,他们前往郊区公安分局刑警队提供证据时,刑警中队长韩某却暗示其“送礼吧”,对于他们所提供的案发现场的监控录像视频截图不予采纳,并明显避重就轻。后来,警方根本没有依法追究此案的主要幕后指使者袁保华及郗元平,致103辆小车的涉案犯罪团伙,最后仅有两人受到法办。

   201396下午420分,笔者先拨通了袁宝芬和贾迎光频频投诉过的主要办案人员阳泉郊区公安分局刑警韩某,当获知记者采访意图后,韩某故意在电话那头嗯嗯嗯,最后挂断了电话。但笔者从贾迎光提供的录音清楚听到对方“索礼”的对话。

    袁宝芬气呼呼地告诉笔者: 20121217,她特意跑到太原,向山西省公安厅警务督察总队举报阳泉公安局的违法行为。两天后,也就是20121219日中午,她又一次来到阳泉市公安局,寻求省厅反馈她有关上访的处理结果时,谁知,对方马上通知了郊区公安分局,该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马某急匆匆赶到市局大院后,马某对她大声呵斥,袁宝芬不由气急地顶道:我只是依法反映情况,你作为领导为何如此横蛮无理?马某满脸通红,一身酒气,见袁公开顶撞,不由大怒,指着身边的信访处有关人员叫道:把她弄到信访处去!随后,他就冲过来推拉毫无防备的袁。信访处长成某及几位值勤民警,不顾袁的哭叫,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地将手无缚鸡之力的袁宝芬强拽到信访处里头,扔到沙发上;看到袁宝芬正用手机录音,马又和几个民警按住她企图抢手机,但没想到此过程还是被机灵的袁录了下来。随后,几名警察将袁宝芬拖出公安局大门外,再不让其进门。满身疼痛的袁只好拨打110报警求助,哀求出警督察提取公安局大院内的当场监控,并要求马上测试马某的酒精含量,但无人理,相反,警方多次恐吓并阻挠其继续上访。气愤之余,袁宝芬夫妇又冒着暴风雪赶到太原,向山西省公安厅进行举报投诉。他们的投诉得到省厅有关领导的重视,但是一个多月后,阳泉市公安局督察大队一处长告知他们:他没法处理此事……50多天后,市督察处和市公安局纪委一负责人也告知他们:因人事变动,至今还未提取监控,所以没有处理……

    201397下午4时许,笔者特意电话阳泉市公安局纪委某负责人手机,试图了解有关当事人多次投诉警方不作为的处理情况时,但连续两次电话都半天无人接。



    随后,笔者又拨通了阳泉市公安局郊区分局副局长马某手机,当问及20121219日中午,他是否在市局大院内对上访者袁宝芬动粗时,他回答称:根本不存在此事,我们不可能那样对待女同志。当时有很多警察在现场,他们都可以证实。再说,她那案子早通过法院判决了。这事主要是她们袁家两姐妹之间闹纠纷引出的。警方在此过程中不存在任何问题。

    据袁宝芬和贾迎光夫妇称,他们曾多次通过不同方式向省厅及市局督察部门投诉,但一直没有结果,那么警方督察部门又是如何处理此事的呢?201396日下午425分,笔者拨通了阳泉市公安局督察处李处长电话,当笔者刚表明中国报告文学作家身份并说明来意时,对方马上称,此案地方法院已经判决。笔者又问,当事人投诉的有关马副局长对其酒后动粗之事,是否受理调查?李处长称,对于此事,他们接到当事人的多次投诉后,派专人调查过,但目前还没有查实。笔者问及警方在办理此案过程中是否存有问题时,李处长回答:关于当事人投诉的非法经营柴油及开黑店的事,他们也认真受理过,经调查后,到目前也没有查实。尽管对方提供了相关视频,但经他们调查,还是没有发现相关事实。

 

宏塬物流公司内公然大开黑旅店

治安处非法颁发特种行业许可证

    因为亲姐姐袁保华频频找碴,袁宝芬无法继续做生意,特别是,因为姐姐雇佣黑恶成员公然对自己故意伤害,而本应是性质恶劣、社会影响极坏的案情,却因为警方的不作为,只是变成故意毁坏公私财物,就是此罪名,地方司法部门最后也只是将其中两名小打手判刑了事;与此同时,一直逍遥法外的袁保华和郗元平等人更加有恃无恐地频繁对老老实实做生意的袁宝芬夫妇威胁和恐吓,他们只好被迫暂停本应挣钱的旅馆业务,决定一门心思依法维权,希望能将姐姐及其背后的保护伞送上审判席。201325日,贾迎光向阳泉市公安局治安处提交申请,忍痛将位于宏塬物流中心的宏塬旅馆暂停营业。但同时还得按合同每月交付宏塬物流11000元租金(图)。



 

      贾迎光按双方合约所交纳的有关费用


    其实早在此前,曾涉嫌故意损毁财物的王志刚曾在袁保华的支持下,在根本没有办任何经营承包手续的情况下,公然在宏塬大楼四层非法经营黑旅馆,2012秋,袁保华又非法承包给别人经营,令一栋楼有了一非法和一合法两个旅馆,黑店的存在自然影响了位于二楼的袁宝芬和贾迎光夫妇的合法生意。

    2013225,在录像取证后,袁宝芬愤而向阳泉公安局治安大队负责人举报黑旅馆的非法经营情况,并指出对方无任何营业手续,没有依法向公安网上传客人住宿信息。后来,尽管治安大队派人来核查过,但就是无人理。因为无人管,31日,这家黑店公然又对外挂起了司机之家”的牌子,大摇大摆地非法经营;321日,袁宝芬夫妇又一次向治安大队实名举报,但对方竟然称因碍于各种人情关系,无法查处,并让其可以向上级举报。



 

  更令袁宝芬奇怪的是,胆大妄为的袁保华,先是用假身份证,办取了宏塬物流中心的工商营业执照,其当时的经营范围是餐饮、住宿、洗浴、存车及配货等,经营期限为200541日至201179日注销,



 

但神通广大的她,不知又使用何手段,令市公安局治安三处,于2012810日,给根本就没有营业执照的宏塬物流中心颁发了旅店特种行业许可证,有效日期为2012810日至201489日(见图)。



 

     一边是合法经营的袁宝芬和贾迎光夫妇的旅馆无法生存,一边是非法的旅馆却办得红红火火。更令袁宝芬愤怒的是,20134月,就在他们按合约交纳了租金不久,宏塬物流却单方通知强行毁约,并于20135月命人对暂停营业的旅店破门而入,将他们夫妇经营了多年的旅店及财物占为己有。尽管袁宝芬多次以不同方式向有关部门举报此黑店,但至今无人理睬,相反,此家非法黑店生意一片红火。

    201397上午,笔者特意就此电话采访袁保华,对方对此马上否认,并称,作为姐姐,她一直很关照妹妹和妹夫的生意,但后来他们发生纠纷后,贾迎光却故意拖欠房租及暖气费等有关费用,所以令她和公司只好强行中止对方的合约。但贾迎光称,他每年都是严格按合同交费,从没有拖欠过任何费用,并向记者出示了有关交费的收据。贾还称,因为宏塬物流管理乱,一些不合理的费用他的确拒交过。

宏塬物流公司非法倒卖柴油

袁宝芬多次实名举报无人理

    在举报宏塬物流袁保华、郗元平等人对自己长期实施打击报复并非法开办黑旅馆的同时,袁宝芬和贾迎光夫妇在充分掌握了铁证后,又多次向省市有关部门举报该公司非法经营柴油,大挣黑心钱的非法行为。

    据了解,注册资金为50万元,成立于2010721日的宏塬物流公司,在工商部门登记的经营范围为物流服务,但袁保华郗元平又公然非法倒卖起柴油来。



 




 



 



 

以上为袁宝芬和贾迎光夫妇偷拍的宏塬物流有关人员非法倒卖柴油的情形,亦有视频


    2013416,袁宝芬夫妇经过跟踪和偷拍取证后,通过110报警,阳泉市郊区公安局接警后到达现场,但在长达3小时内却对现场的加油机、加油泵、3个露天储油罐、4台小型加油车等不取证,不查封,只是移交消防部门。随后,消防以不合格实施消防整顿为由,仅将宏塬物流内放置加油机的房子查封。

    袁宝芬多次告诉警方,加油机里面有对方多年来非法倒卖柴油的累计金额数据和记录,希望能及时取证,但对此重要证据,警方一直置若罔闻。

    2013828,在京上访的贾迎光告诉笔者:宏塬公司早从2010年成立时起,就开始非法经营柴油了。该公司前院盖有自建房,内搁置加油机对大车进行加油;公司内有地下油库,露天储油罐3个,无证无照黑加油车4辆,肆无忌惮地非法倒卖柴油,牟取暴利,这些,他们向有关部门提供了大量现场视频,可谓铁证如山,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地方公安依法置若罔闻,就是不立案。但是,就在十多天后,也就是2013427日,袁宝芬、贾迎光夫妇吃惊地发现,宏塬物流公司的消防封条竟被人毁坏,对方又公然非法倒卖起柴油来。在他们的频繁举报下,宏塬物流的袁保华还是害怕了,赶紧于428晚,找人偷偷地将加油机和3个露天储油罐连夜转移。54日贾迎光发现宏塬物流在新地点装卸柴油,袁宝芬再次向警方举报,但还是无人受理。



 

   尽管后来他们多次向警方报案,但警方竟认为:那是消防的事,消防不归公安管。无奈之余,2013417日,他们又向工商部门举报。阳泉市工商局郊区分局对此立案,并进行了调查。记者在一份2013523日由阳泉市工商局郊区分局出具的一份关于对阳泉市宏塬物流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倒卖柴油案件线索移送情况的报告上称:517日我局召开局务会进行专门研究,决定我局于当日就此案线索依法向阳泉市公安局郊区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进行了移送。区经侦大队经审查后于2013523日回复我局,认为该案不符合《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七十九条之规定的立案标准。

    2012927,阳泉郊区公安分局在办理此案时,扣押的监控摄像硬盘里有宏塬公司非法倒卖柴油的过程,袁宝芬也多次要求警方调出此证据,但是,2013517日,警方却称硬盘里什么都没有。

     就这样,他们对宏塬物流袁保华和郗元平等人违法犯罪行为的多次举报,都在地方公安、消防及工商等多家司法部门之间,当作皮球被人踢来踢去。

     201397上午,当笔者电话中问及袁保华:发生于20129月27日晚7时的撞车之事时,她以公安早就破了案,而且司法部门早就作出判决为由,拒绝对此发表意见,不过,她在否认以前曾殴打过妹妹袁宝芬的同时,反而称对她从小就关照有加。他们姐妹之间的矛盾主要是因为贾迎光开饭店时曾和女服务“发生婚外情”,导致妹妹责怪她这做姐姐的没有管理好,继而发生纠纷。她再三称妹妹有严重的忧郁症,经常因为妹夫“出轨”的事来闹事。记者问及,她为何不让贾迎光继续经营承包旅馆?袁保华称,物流公司并非她一个人的,因为妹妹在此经常闹事,加上贾迎光不按时交纳房租及相关费用,她只好强行中止合同,之后妹妹妹夫还要求她们赔偿一百多万元,因无法满足要求他们才四处编造事实上访。不过,袁保华称,她目前的旅馆是合法的,有所有的合法手续。至于贾迎光和袁宝芬频频告她“非法经营柴油”之事,她指对方胡说八道,并称他们收集的视频和相片都并非发生在自己的公司,是别的地方的,如果是真的,那么后来消防、工商及公安都来调查过,为何没有任何结果呢?

 

专家观点:警方明显不作为,理应对宏塬法人严肃查处

著名刑法专家、北京大学法学院刑法学博士刘四新在认真地查看了袁宝芬、贾迎光夫妇提供的有关视频、录相及证据后,我想从两方面阐述如下:

     一、本案的事实定性。综观本案案发现场长达数十分钟的视频,我认为,2012927日晚袁保华及其所雇用的张小刚、王志刚等人的直接目的主要是针对袁宝芬的人身施加侵害的,而非仅仅针对袁的轿车这一私人财产施加损害(损坏);由袁保华、欷元平组织指使的十多名犯罪团伙驾驶三部小轿车,趁黑夜对弱女袁宝芬进行围攻,损害(损坏)、撞毁袁宝芬的轿车只是侵害袁宝芬人身的手段而已。袁保华等人侵害袁宝芬人身的事实可从袁保华等人的行为和主观心理两方面予以认定:在行为上,是袁宝芬轿车的左侧两个车门,即袁宝芬所坐的一侧,并且首先撞击的是袁宝芬所处的驾驶员座位,这种撞击能够直接侵害到袁宝芬的人身;在主观心理上,一方面,袁保华等人先是企图将袁宝芬从车上拖出来,不成后,先是拉出具有明显攻击和杀伤力的高大狼狗,然后再亲自指使他人驾轿车撞击袁宝芬小车。袁保华等人撞车的行为本身即足可表明他们是预谋侵害袁宝芬的人身,而非仅仅损害(损坏)袁宝芬的轿车,另一方面,袁保华及其所雇用的打手王志刚、张小刚等叫嚣:“撞死她、撞死她!”“不要让她跑了,围住她,弄死她!,案发当时他们在现场的这些言词充分暴露出他们主观心理上存在对袁宝芬的人身施加侵害的故意,包括既可能是故意杀人的故意;也包括可能是故意伤害的故意。本案中,袁保华等人的主观故意更侧重于、更可能是故意杀人,故意杀人之故意的成分要大于故意伤害的成分,袁保华等人的行为应认定为故意杀人罪(未遂),最轻也应认定为故意伤害罪(未遂),而不应只认定为损坏公私财物罪;袁保华等人是以损害(损坏)、撞击私人财物(袁宝芬的轿车)的方式、手段来实施对袁宝芬人身的侵害,侵害袁宝芬的人身才是袁保华等人的目的,侵害财产(轿车)与侵害人身之间是手段与目的的牵连关系,即袁保华等人的行为构成牵连犯,而牵连犯的处罚原则是择一重处,即手段行为(撞车)与目的行为(人身侵害)所触犯的罪名哪一个刑罚更重就认定为哪一种犯罪。同时,认定为故意杀人罪(未遂)或故意伤害罪(未遂),袁保华等人仍应在民事上附带赔偿袁宝芬轿车的损失。

   二、本案中地方公安等机关的执法违法问题。案发后110执警孙某、李某和郭某等人存在严重的行政不作为甚至公然包庇犯罪嫌疑人袁保华、王志刚等人的执法违法行为。执警过程中拒不在第一时间对袁保华、王志刚等犯罪嫌疑人做笔录,听任调查取证的最佳时机错失,执警郭某拒不及时、客观地记录案件的重要细节,其包庇袁保华等犯罪嫌疑人的意图极其明显!荫营派出所事后也公然罔顾事实,拒不调查、立案,被害人袁宝芬向郊区公安局长、阳泉市公安局和政法委控告,也未获任何回复,整个阳泉市、区两级公安机关相关人员在本案中都存在明显的玩忽职守、恶意不作为乃至包庇袁保华等犯罪嫌疑人的行为。

北京德勤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北京律师协会宪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著名刑法律师徐灿就本案指出:阳泉宏塬物流公司及其法人的行为已经构成非法经营罪。

徐律师指出,非法经营罪,是指未经许可经营、专营、专卖物品或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买卖进出口许可证、进出口原产地证明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经营许可证或者批准文件,以及从事其他非法经营活动,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行为。本罪在主观方面由故意构成,并且具有谋取非法利润的目的,这是本罪在主观方面应具有的两个主要内容。

从本案现有材料看,阳泉宏塬物流的行为已经构成本罪。因为根据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关于非法经营罪的规定,只能适用于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非法经营行为。因此,对于刑法未明确规定的某种具有一定危害性的行为,若以非法经营罪论处,必须符合以下几个条件:

(一)该行为是一种经营行为。强调此经营行为以营利为目的是必要的,这是非法经营罪作为一种经济犯罪所应具备的个基本特征。(二)该经营行为非法。所谓非法,是指该经营行为违反国家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和决定及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规定的行政措施、发布的决定和命令。通常是指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禁止性或者限制性规范。(三)该非法经营行为严重扰乱市场秩序。所谓市场秩序包括市场准入秩序、市场竞争秩序和市场交易秩序。这三种秩序都可能成为非法经营罪侵害的客体,而且必须是情节严重者始当构成此罪,如:1、经营数额特别巨大;2、销售金额巨大;3、获利数额较大;4、造成合法经营者的严重经济损失;5、给国家造成严重经济损失,等等。

北京汉衡律师事务所著名律师李晓均在接受采访时指出:在群众多次举报后,阳泉公安部门对此不立案是一种严重不作为行为。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经济犯罪案件追诉标准的规定》的有关规定,对非法经营案,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追诉:1、个人非法经营数额在5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1万元以上的2、单位非法经营数额在50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10万元以上的。而宏塬物流多年以来,一直公然倒卖柴油牟取暴利,时间持久,数量惊人,警方理应对此立案。

北京都城律师事务所刘迎新律师:纵观本案全过程,我认为,袁保华等人并不构成寻衅滋事罪,因为寻衅滋事罪是一种侵害秩序的犯罪,即秩序犯,没有特定的、明确的侵害对象,其本质是无事生非、没事找事、闲来无事而挑起事端,而在本案中,袁保华等人在行为和主观上都存在特定的、明确的侵害对象袁宝芬,二人之间也早已存在姐姐袁保华恶意抢占妹妹袁宝芬公司权益的争端,袁保华是有预谋地挟私侵害袁宝芬的人身,袁保华等人的行为完全符合故意杀人或故意伤害等人身犯罪的本质,而不符合寻衅滋事罪的本质。因此,我认为,从刑法的角度,当时司法机关应对袁保华等人以故意杀人(未遂)和故意损毁财物罪立案,即要对主要雇凶者袁保华、欷元平重罚,亦要对受雇的王志刚等打手依法严惩。令人遗憾的是,阳泉警方却故意避重就轻,无视案发现场视频所记录的铁证,不作深入调查,最后只对其中4人刑拘;而检察院没有起到监督作用,无视警方的违法行为,并错误作出只对王志刚等两名嫌疑人提出公诉,而让袁保华等主犯逍遥法外。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有关专家指出,此案案情并不复杂,因为当事人提供的证据有撞车时现场视频,亦有宏塬物流非法倒卖柴油的现场录像和照片,更有那么多庞大的铁证,加上此公司能领到公安部门颁发的特种行业证件,都说明警方在此案中的不作为和公然违法。特别是,当事人因此而频频上访时,省厅及市局都知晓,就是无人管。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更是一种非法行为。作为基层执法部门,如果执法不公,公然违法,将不但严重损害司法部门的良好形像,在为司法腐败埋下隐患的同时,亦给社会带来负面的影响。


 


上一篇:《爱情买卖》曲作者周宏涛网上公然骗钱
下一篇:湖北枝江籍优秀武警士兵即将转士官之际 疑遭家乡官员“帮助家人拆迁”而被迫退伍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8476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