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56411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普通关节炎竟被治成二级伤疾 宜昌葛洲坝医院拒不负责任

  发表日期:2014年8月15日          【编辑录入:shiye

 石记者:您好!

能得到您的关注,我很高兴,也看到了希望,对您我表示深深的敬意和由衷的感谢!

作为老百姓,我只想努力工作,照顾好家庭。不想我2007年首次患关节炎,前往宜昌葛洲坝医院就医时,却因为对方有关医务人员的极还负责,弄成事故,不但没有治好我的病,反而最终却令我落下终身残疾、且浑身是病。因多次调改不成,最终被逼走上法庭,打官司,但对方依然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荡,不给看病。令我的生活陷入困境。希能得到你的关注,并揭开这家黑心医院的黑幕,以维护我这位二级残疾病人的合法权利。

  下面我简单讲下基本事实和经过

原告邹金秀2007317因左髋部不适到被告处门诊就医,吉桂祥医生对原告左髋拍片:左髋关节炎症性改变。被告医院对原告实施了5次微波理疗(没有吃药)后病情好转,并医嘱病好后再复诊一下,200746原告到被告处复诊,吉医生对原告开了5次腰牵引治疗,并告知腰牵引后关节炎就不会复发了,牵引共做了3次。在第三次腰牵引时(49)腰带松脱下滑至腰骶部 ,后又滑到股骨粗隆处,疼痛难忍,大声喊叫医护人员一个都不在身旁,直至腰牵引完毕,当时我就不能站起来和不能正常走路,并向护士反映了情况,因我是在下班时顺路去做的牵引,牵引完后吉医生已下班,护士要我第二天跟医生说。410我把发生的病情告诉吉医生,当时他还依然要求继续做腰牵引,我因前一天牵引造成剧痛极度恐惧再腰牵引,拒绝了第四次腰牵引(见46治疗处方笺记载),最后2次腰牵引没有做。410在被告医院再次拍左髋关节X片:骨关节病。我找被告医院反映,协商治疗,住院部医生认为,病情很严重,被告医院没有这个医疗技术,看不好。2008年因病无法坚持工作单位与我解除劳动合同,后来我到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等宜昌市医院治疗,并到全国四处求医至今没好。经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按残疾人标准认定为二等残疾。

2007年发生事故后,与葛洲坝中心医院协商要求治疗遭到拒绝,自费治疗没有好转后向卫生局反映,卫生局认为不该他管,要求走司法才能看病(非常不理解,自费看病需走司法),2008年走司法,被告医院申请医疗事故鉴定,法院不公不得已撤诉,09年再次向市政府、卫生局反映情况,2010年在市政府强烈要求治疗,后于627半夜送宜昌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29日自费入院住院40天未见好转,后退费出院。后自费外地就医未好。2010年办残疾证,向残联提出维权,同时向省市政府部门反映,20111231召开了协调会,达成条件协议,做司法鉴定,解决看病问题。2012228司法鉴定出结果了,医院报销了鉴定费,611达成了调解治疗协议,19日送葛洲坝中心医院接受治疗,但葛洲坝中心医院消极治疗,并未给予重视,未能得到有效治疗,身体状况反而越来越差。2012621,我去市政府反映情况,葛洲坝医院的保安看到后,强硬地将我推到在地,紧掐我双臂就地拖拉到数米之外的公路边,强行塞入的士,导致我四肢拉伤、身体严重受伤,衣服鞋子都拖破了,对此我甚感气氛。至今连个道歉都没有,伤也没人治疗。

一直到20131月,葛洲坝中心医院依然未积极治疗,后经过市卫生局批准,2013114我转院至湖北省武汉中医院接受检查。武汉中医院告知,我的病况不复杂,很多病宜昌市医院医疗水平足够治疗,看不好的再转外地治疗。后于2013117,我寻医无果被迫再次转回宜昌市,组织安排我在宜昌市惠民医院治疗。

2007年至今,我经历了上访、起诉、再上访、再起诉的过错,自费治疗七年仍没有好转,葛洲坝中心医院也没有支付任何医疗费。

在惠民医院住院治疗,但是也并未给我进行实质性的检查和治疗,仅仅是安排住院而已。各医院都不接受我的治疗请求,都互相推卸,即使我选择自费治疗,也没有医院愿意给我治疗,导致我有病无处医治。

被告医院不经检查胡乱治疗,不写病历、不告知医疗风险、不实施医疗救治,从头到尾就没有实施过医疗救治义务。面对住院中的急需医疗费的病人,法院经过一年多的审理,却对被告医院的过错一点都没审查出来。我依然有病无医。

关于两个鉴定:

宜昌市医学会出具的【2008】33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其分析意见中:根据患者2007年3月17日首次拍片示:左髋发育不良,继发骨性关节炎改变与原件拍片示左髋关键炎症性改变内容不符,鉴定结论所依据的材料不真实。另外如果原告经牵引后左髋关节影像学表现同前,那么牵引前微波理疗好转,牵引后微波理疗也应好转,事实是原告牵引前微波理疗好转的左髋关节炎经牵引后多方治疗至今未好,因此也可以推断牵引前后左髋关节影像学表现是不同的,所以通过现实情况也证明该鉴定结论是不真实的。

2012年河南司法鉴定是在卫生局主持的协调会,双方认同的鉴定机构完成的。协调方案达成后,2012年1月4日医院本应带我办理相关手续一起去鉴定,医院以各种借口要求我自己委托、自己去鉴定,于是卫生局通知我,由司法局委派的在外出差的援助律师就地联系鉴定机构,代办相关手续。依照约定,我去河南做了鉴定,回来医院报销了此次鉴定费,关于后期治疗卫生局等相关部门根据鉴定意见做出了治疗协议书,提出了治疗方案和葛洲坝中心医院承担医疗费、护理费等费用,卫生局在治疗协议书上批示,落实葛洲坝中心医院治疗,后卫生局联系转湖北中医院治疗,后转宜昌惠民医院治疗,每一步都是按照以上协议完成的。河南鉴定得到政府部门和原被告的一致认同。在起诉前,被上诉医院对河南检苑鉴定是认同的,直至2012年起诉才提出异议。

2013年12月3日被判败诉,现已提起上诉,但二审法院又维持原判。我不服。现在继续申诉。

盼望得到您的支持和帮助!我要求医院负责任,让有关责任人得到处理,使我得到应有的赔偿和应有的治疗为感!

    投诉人,邹金秀。

2014年7月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5334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