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385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发表日期:2017年5月31日          【编辑录入:shiye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湖北钟祥高利贷乱象调查系列

 

石野在线综合报道

 

 

 2017527,轰动一时的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在山东省高院公开二审,尽管尚未当庭判决,但二审法庭的透明和公正获得众多法学专家和代表的好评。此案由高利贷和非法***引发。无独有偶,2017年元旦期间,钟祥市人大代表、北京某建筑公司法人代表安洋多次向记者举报其家乡钟祥地下高利贷乱象无人管,并引发多种社会问题,请求对此介入调查公布,以便引起地方司法部门的重视,依法铲除这一残害百姓的毒瘤。

 2017年元旦,记者在时年48岁的安洋陪同下从北京赶往钟祥,并先后四次深入对当地高利贷头目毛远斌的诸多违法犯罪行为进行了实地调查,在揭开其诈骗范爱灵六百多万元并令其全家陷入巨额高利贷深渊同时,又获悉毛远斌设局将钟祥市原卫生监督局副局长周政文拉下水,不但让周入股其所谓担保公司,更联手设局欺骗周的前妻杨振琴钱财,令这名无辜的弱女惨遭放高利贷团伙非法***者、继而被绑架、非法拘禁长达13天,终被逼签下巨额借款合同;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当地人民法院几次仅凭***者一张“借据”,就判决弱女败诉,且公然炮制虚假诉讼,相关法官至今逍遥法外。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只是签名证实房产归属前夫

弱女莫明成被告背巨额债务

今年49岁的杨振琴出身于普通市民家庭,是钟祥某医疗部门的职工,如果不是因为前夫周政文,也许,她的生活将会充满幸福的阳光。

2003年底,有过短暂婚姻的她与同在医疗系统工作的周政文重新成立了家庭。刚开始,周还算顾家,工作也比较积极踏实。可是,自2007年初,周政文认识了一个叫毛远斌的无业男子之后,彻底颠倒了他们一家的生活。

毛远斌,男,1976121日出生于钟祥丰乐镇杨集村。与前妻育有一女后离异,再婚后又育一子。秃顶且身材矮胖的毛虽外表平平,但脑子灵活,能说会道,很早就在社会上混迹。后来,他成立了钟祥市润达投资担保有限公司,表面上是从事投资担保业务,实际上是放高利贷,从中挣取高额利息。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为屡遭范爱灵等人举报的犯罪嫌疑人毛远斌,现因涉非法经营罪而被警方刑拘

刚开始,毛只是热情地拉周政文吃喝打牌,当获知其与前妻生的女儿周玉正在学艺术专业,各种培训费用一年就是几万块,可周那时工资每月才千多元。颇有心计的毛远斌就以此为由,主动借款给周,接着就放起了高利贷,令其慢慢钻入高利贷的黑圈,愈陷愈深。杨振琴说,只是做担保公司的毛远斌,第一桶金就是从周政文身上放高利贷开始的。

因为不知不觉掉入毛远斌的高利贷陷阱,周政文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很快就欠下了毛等人一大笔债务,从而成为了其手中一颗棋子,并成为了毛的同伙。在毛的介绍下,周也认识了不少放高利贷的人员。

因为整日被高利贷催账,周政文无心工作,在借遍了所有亲朋好友后,在毛的指点下,他又打起了再婚妻子的主意。2014110日,周政文又被毛介绍的寇从禄、张爱华等人,拉入市区湖景大酒店吃喝玩牌后,不停的电话找妻子杨振琴,催其马上赶到酒店。杨还以为其真有急事,当即打车赶过去。张爱华告诉杨:周政文向其妹张军军借了一笔钱,写好了借款合同,并以回迁房做抵押,因为周称那房子是他个人所有,但他们不放心,让杨在合同上签字证明,以免抵押房子时有争议。其实,早在两人结婚前,杨振琴就和周约定两人所有收入和债务一律实行AA制,且在公证处作了公证。所以,对于周做生意及在外借款的事,她也没有过多问。现在,只是让自己签字证明安置房属于周,单纯的杨也没多想,更不知其中圈套,就在“证明人”处签名即离开。

令杨振琴没有想到的是,一年多后,那个老奸巨滑的小商人张爱华竟以其妹妹张军军的名义,以这张借款合同作凭证,将周政文和她告上了法庭。

2016712,原告张军军(女,197434日出生,住钟祥市郢中街道办无佑路),以那份借款合同,将周政文和杨振琴同时告上钟祥市人民法院,要求被告偿还原告借款本金20万元及利息(以20万元为基数,自2014110起计算至本息清偿之日止,按年利率6%计算),并要求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20161122下午,本案由该法院审判员陈彩霞、代理审判员吕方海及人民陪审员何桂芳组成合议庭公开审理此案。第一被告周政文虽未出庭,但早于1020日托人及时向法庭递交了一份民事答辩状,并针对原告的诉讼主要进行了两点答辩:其一,原告起诉不实,借款利息已经在本金中扣除。因为办羊场急需资金周转,我通过寇从禄介绍认识了张爱华(即原告张军军的姐姐),我向张借钱时,张就介绍其妹即本案原告借钱给我。因对方提出要用房屋抵押,我就同意以我的安置房进行抵押,并要求签订《借款合同》。虽然当时的合同约定只20万元人民币,但实际上,我到手的只有4万多元,张爱华扣除了多达6万元的利息和好处费2万元,合计8万元。合同中因此未再约定利息。其二,本案中的借款与杨振琴无关。因为我们早在2013722日的离婚协议中早约定“石城中路安置房小区七楼1-13房屋归周政文所有”,即系我个人财产。但原告在借款时不放心,要求杨振琴出面签字确认。我才通知杨在合同的证明处答名。杨当时只是签字证明房子归我独有,与借款毫无关系,也根本没有见一分钱,原告明知的。因此,我与原告的借款行为与杨振琴无关。

记者发现,在此份由周政文亲笔签名的答辩书中,他还特意作出发此说明“本人在外借高利贷累计近千万,杨振琴根本不知道,债主逼得我无处安身,我才出此下策。其实,此次借款当即还了高利贷……”

杨振琴对自己成为被告更是感到莫明其妙:周政文是向张军军借款,自己只不过是因其涉及房屋抵押事宜,才以证明人身份在借款合同上答了字,原告是心知肚明的,至于当时周向她借了多少钱,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这明显是虚假诉讼呀!她当即委托钟祥郢中法律服务所的李义祥和彭锋做代理人。

2017416上午,正在钟祥采访的记者,在此份湖北钟祥市人民法院(2016)鄂0881民初1365号民事判决书中,看到法院是如此认定的“……被告周政、杨振琴向原告诉张军军借现金20万元,原告提交了借款合同,证明原告与两被告之间的借贷关系成立。债务应当清偿,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还借款。原告要求两被告偿还借款的请求,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被告杨振琴辩称不是借款人而是证明人,与事实不符,本院依法不予采信。借贷双方对逾期利率有约定的,从其约定,但以不超过年利率24%为限,对原告诉要求被告按月利率5%计息,本院依法不予支持,故本院确认按年利率24%支付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法庭认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最后判决:一、被告周政文、杨振琴偿还原告张军军借款20万元并支付利息(自20141月日10日起至沮偿之日止按照年利率24%支付利息),驳回张军军其他诉讼请求。

自己只是在合同证明人上签字证明房屋系周政文个人所有,根本没有发生借贷关系,且周政文尽管没有出庭,但在开庭前已经提交答辩状,说明了当时的真实情况,如此虚假诉讼,杨振琴做梦也没想到钟祥法院会做出如此判决。

两宗巨额民间借贷案两份离奇判决书

同一合议庭同天下午审理同时出结果

更令杨振琴目瞪口呆的是,就是在20161122日的同一天下午,也就是该法院的同一郢中法庭,亦是由审判长陈彩霞、代理审判员吕方海及人民陪审员何桂芳组成的合议庭,竟又同时审理了另一宗性质相同的“民间借贷纠纷”案,原告张恒起诉周政文和杨振琴。颇巧合的是,此案与原告张军军一案一样,同是2016712日由钟祥人民法院受理,亦是由上述法官于同日在同一地方开庭审理,且最后又在同一天下午神速地作出了判决!

此案原告张恒向法院提出诉讼称:判令两被告偿还原告借款30万元并按照银行同期限贷款利率的四倍支付利息(自2014109日起至本息清偿之日止);2、本案诉讼费由两被告承担。张起诉的所谓理由是:20131119日被告向案外人孙玉莲借款40万元,原告为被告提供担保,借款到期后,被告未按期限还款,2014109日,原被告及孙玉莲经协商,由原告代被告偿还孙30万元后,孙未免除原告的任何责任,被告自原告代还款之日起按同期限银行贷款利率的4倍支付原告诉的利息,直到本息全部还清为止,协议达成后,原告与孙玉莲答订协议书一份,被告杨振琴给原告诉出具欠条一张,原告同日期转账30万元给孙玉莲,此后原告多次催促被告还款,被告均以种种理由推脱,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故起诉致法院。

又一次因为前夫周政文而成为被告!无奈的杨振琴只好委托代理人出庭应诉,并在答辩状中明确指出:这是一宗彻头彻尾的假案,是虚假诉讼!其一,原告张恒的起诉根本不属实。20131119日,周政文与原告共同向孙玉莲借款,周要求我在借据上签名,并且张恒说和他共同借款一个人用20万,何况借期只有一个星期,所以签名后就离开了,根本不知他们借款做什么。其二,原告提供的所谓“欠条”,根本不具任何法律证据。因为2014105日,原告张恒多次短信电话催促我见面,我当时正和周永祥在北湖的一个酒店说事,因为张催得急,所以我就叫周永祥用摩托车把我带到钟祥市正大医院门口。原告张恒将我移交给谢健会后,随后我即被一伙人强行绑架到谢健会家中,手机也被强行抢走……接着将我非法拘禁在谢家长达13天。在此期间,谢建会告诉我说:扣押我并不是他们的本意,是张恒安排他们这样做的。109号张恒、孙玉莲指使谢和打手们,逼迫我在他们早就似好的所谓欠条上签名。此种非法得来的所谓欠条,依法根本不可能成为原告主张的权利的依据,也充分证明了张恒、孙玉莲及谢谢健会一伙的犯罪行为。

杨振琴因为受到恐吓,另外原始40万的借条到尚还在孙玉莲手中,所以一直不敢报案。庭审中,被告杨振琴的代理人特别要求法庭前调查取证,但法庭根本没有采纳。

面对孙恒的所谓指控,被告之一的杨振琴特别反驳:2014630日,自己就已经与周政文办理离婚手续,怎么又可能在2014109日向毫无关系的张恒借款、且给张恒出具高达30万元的欠条呢?!这合乎常理吗?她愤怒地指出,20131119日,周政文向孙玉莲借款40万元,借款期限是一个星期,张恒是担保人。张恒早于2014326通过银行向孙玉莲还款20万元(银行凭证已提供给法院)。周政文也分期还款24万(流水已在调查取证申请书中提供)。也就是说周政文和张恒共还款44万。特别是,在张恒作为担保人期限已过的情况下,在2014109日,张恒为何还特意给孙玉莲出具30万元的还款协议呢?!(如图)这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这也充分说明,张恒和孙玉莲狼狈为奸,在明知周政文不敢露头的情况,故意制作假证,从而恶意起诉无辜的我,企图获取不义之财。

然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对于此两宗案由相同、被告人相同,疑点重重的民间借贷纠纷,合议庭对有关事实根本不作任何调查取证,也不理会被告代理人提出的质疑,竟然于20161122日,即神速地作出判决:被告周政文和杨振琴偿还原告张恒30万元;被告杨振琴以本金30万元为基数自2014109日起至本判决书确定履行期限届满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4倍支付原告张恒利息。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此为两份同天立案、同一天下午审理并当庭作出判决书结果的判决书


面对这两份同一天起诉、同一天下午同时判决自己败诉的结果,杨振琴不由目瞪口呆!由于周政文早玩起了失踪,很显然,如果此两次判决生效的话,那么自己后半生就得在巨额债务中生活了!接到这两份荒唐的判决书后,她当即表示不服,并在规定期限内,通过一审法院向上一级人民法院荆门市人民法院提出上诉。由于此时的杨帮助被迫为周还债,生活都捉襟见肘,哪还有钱交上诉费呢?她只好申诉缓交,并将申请书一起交给到了一审法官吕方海手。

杨振琴气呼呼地告诉记者:即使真的是民间借贷,那么,作为人民法院,至少也得弄清楚被告为何要借钱?所借的钱是以何种途径交付,是通过银行转账还是现金,是否有见证人?再说,我如果真的要借那么多钱,那我的借款流向哪里呢?还是做其他生意了呢?事实是,我从来没有向他们借过一分钱呀!再说,郢中法庭明知这里头有高利贷,但他们知法犯法,根本不调查取证,将错就错,更不弄清两宗案件中最重要的借款合同或借条是否合法,就草率地作出了错误的判决。更令人气愤的是,当时我们这两宗案子,都是陈彩霞、吕方海在一间根本没有监控的会议室里进行的。他们后来只是说,当时大会议室被别的案子占用了,无法同程录像。

201749,记者在杨振琴的陪同下,特意找到了杨的代理人—钟祥市郢中法律服务所的负责人李义祥。李无奈地称:这两宗民事案的确判决得离奇。当时我也提出了抗议,其中,我所委派出庭的代理人彭锋曾再三要求法庭对杨振琴欠张恒那笔巨款的合法性进行质疑,其是在失去人身自由和胁迫前提下,才出具的欠条,代理人还指出,民营医院章程中明确规定了院长不得将医院作为担保,张恒的40万担保本来就违法不成立的。原告张恒的行为已经涉嫌犯罪,且杨早在此前曾报过警。我要求法庭对此调查取证,但法庭置若罔闻,最后作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判决。

李还告诉记者,在此两宗子开庭前,被告之一的周政文曾找到他,让其代向法院转交答辩状,因为在此前,周政文委托其帮助代理过一宗民间借贷纠纷,两人较熟。又特意找他帮助将有其亲笔签名的答辩状递给法庭。但法庭根本不理,最终作出缺席判决。按照法律规定,尽管周政文没有出庭应诉,但他委托我们向法庭递交了亲笔答辩状,但吕法官却将周的答辩状公然撕下,不收入卷宗上,这完全是剥夺当事人的应诉权呀。而且,法院在两份判决书中,还公然写上“被告周政文未答辩,亦未向本院举证。”这难道不是做假吗?!特别是,我们当庭阐明,杨是受胁迫才出具的欠条,法庭只需走访调查取证,即可真相大白。再说,杨振琴在柴湖村非法拘禁期间,有很多债主前往过找她,要求替周政文还债,证人很多。李主任无奈地说,个中原因,我也不好多说什么。我当时就让杨赶紧上诉,希望二审法院能依法办案,还杨振琴清白。

为还高利贷周政文设局害前妻

无辜受辱杨振琴竟遭非法绑架

神情憔悴的杨振琴对记者说:我发现周政文长期不归家,老在外和一些社会闲杂人员泡在一起吃喝玩乐后,决定与之分手。20137月我们离婚;2013114日,周又多次找我,要求复婚,并信誓旦旦地保证。我也想给予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我就答应复婚了,但令我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其实是周为了能借到钱,张恒说他必须与我有结婚证,这样万一周还不起钱时可以找我。原来,周复婚的目的完全是在利用和陷害我!因为他几乎所有的圈钱、借高利贷行为,都是发生在复婚的几个月内。直到后来我才明白,这其实都是周政文早就设下的圈套。

2014919,张恒(196833日出生,中等个子,住钏祥郢中街道办茶庵居委,现钟祥棉纺医院院长)带着40余岁的孙玉莲、谢建会(30余岁),以及谢手下的一伙混混,约十几个人,气势汹汹地寻到我正在工作的单位钟祥市疾病预防中心大门口。张电话我,让我马上出来,否则他们就冲击我办公室。我为了息事宁人,就出来随着他们一起到达钟祥市体育馆。张开口就问我要钱,称周政文借了孙玉莲40万元,他是担保人。现在孙玉莲找他要钱,他只能找我要。其实,当时孙没有直接找我,而是找了担保人张恒。随后张带着孙玉莲找到我。

当时张恒、孙玉莲和谢健会各驾驶一辆小轿车,不让我离开,不让我使用手机,就是我要上洗手间,也有人跟着。他们一直将我控制到当晚深夜。期间,张恒粗暴地逼迫我打了一张40万的借条。记得当时我上卫生间时,因为一片漆黑,我没有看清台阶,不小心一脚踏空,跌伤了腿,但他们也不让我去医院检查。

就这样,我一弱女子从下午两点一直被他们非法拘禁到次日早上8时。后来,我趁张恒不备,用手机报警。郢中派出所接警后,当即将我们带到派出所处理。警方也对有关情况做了笔录。张恒还叫来其医院的一们陈姓法律顾问,他也指出这种借条没有实质性效果,但张到现在还没将那张欠条归还我。

因为事情复杂,我们在派出所做了一天的笔录,直到当天晚上9时才出来。离开时,谢建会还找我强行要走三千元“看护费”。也就在那时,孙玉莲与张恒达成协议:如果15天内周政文不还钱,就由担保人张恒归还。

15天后,也就是105日,孙玉莲找张恒要钱(因为张当时是周政文的担保人)。当天下午1时许,张以发信息和打电话方式,再次要求我过去。当时我和周永祥(男,1972年生,曾与周政文、毛远斌一起合伙办过羊场)正在北湖的一个饭店为其羊场的事情商议。我只好让周驾驶着摩托车送我到钟祥正大医院门口,即棉纺医院对门,此院亦有张的股份。没想到,我刚一下车,就立即被张恒、谢健会及一批小混混包围住。驾驶摩托车的周永祥吓得赶紧离开。

张恒气急败坏将我作为人质交给谢健会,谢便强行押着我上车,驾驶到七八公里外的柴湖后营村谢的乡下私房里。他们一进门就抢走了我的手机,并当场要求我向单位请公休假15天。随后我被这伙人控制在谢家,失去了人身自由。当时,我看到还有一叫张某的本地中年男子(1972年生,小生意人),其也是因为欠谢的钱而被谢绑架关在此的。其间,108号晚上,张趁看守不备逃出谢家。谢当即带人四处寻找,后追到张家中找到。大约是为了警示吧,谢故意叫人驾车将我也带到张家,让我看看张又被他们抓住了。随后,谢又将我带到张恒的棉纺医院里,并叫来孙玉莲。双方达成还款协议,即张恒支付孙玉莲30万元,随后,张恒逼迫我在他早已经写好的一张30万元的欠条上签字。当时我不签。张就称,如果我不签字认账,他的这笔钱就不打给孙玉莲。孙玉莲当即发怒,电话叫来谢健会带来三四名男人,威胁如果不签,就对我不客气。当时,心怀鬼胎的张恒,还故意隐匿2014326日已经通过银行归还孙玉莲的老公凌建钦20万的事实,公然做假。

我一个弱女子,身陷狼窝,被十几个五大三粗男人看守,连人身安全都无法得么保证,最后迫于张恒和孙玉莲这对男女的淫威,被迫在上面签了字。当时,我还特意在欠条的下角坚持写下这样几个字:此借条由周政文和周玉签字后生效。这是109日,我面对张恒、孙玉莲及孙的老公等人的再三胁迫愤而提出的条件。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此张恒、孙玉莲等人非法拘禁杨振琴时,胁迫其在他们似好的所谓借条上签字,后杨报警。


与此同时,谢又将逃回家的张某强行押到其家中看守,并称只有还清欠其剩下的10万元,才能获得自由。当天晚上,张某还被逼迫在附近一餐馆宴请谢及其手下七八个人,借赔礼道歉。接着我又在谢家被关押了几天。直到13日下午,张某的家人报警,几名警察赶到谢家,将张带离。尽管当时谢不在家,但他早提前获知内情,赶紧让人将我转移到邻隔的其婶娘家。当时,我还从窗户远远看到警察将张带走。

后来,谢因为非法拘禁罪而被警方抓获。谢的家人多次跑到张家求情,求张某当面写了谅解书,让谢轻判。

201723,即正月初七。我在妹妹和周永祥的陪同下,特意赶到钟祥柴湖派出所报案,要求警方依法立案调查张恒指使谢建会的非法拘禁罪,但至今无果。

钟祥法院公然炮制虚假诉讼

原告要求撤销假案法院不理

也就是在位于钟祥长寿路的钟祥郢中法律服务所,记者又从该所负责人李义祥那里了解到了一宗令人震惊的事情:钟祥人民法院不顾原告撤案要求,以及其出具的有法律效果的承诺书,无视事实,公然炮制假案。而此宗假案的受害者,亦是杨振琴,而为原被告双方出具承诺书和见证书的,就是该所负责人李义祥。

周永学,男,农民,1962年出生于钟祥市郢中镇林集村。与周政文是好朋友。2014年底,因与放高利贷为生的毛远斌联手办羊场失败后的周政文,欠了一屁股债。为了保住自己位于本市石城中路的一套百多平方米的安置房,竟于2014年底特意找到周永学做虚假诉讼。由周政文给周永学出具一张亲笔假借据,内容为:借到周永学人民币26万元整,年利息30%,借款时间为201291日至201511日止,至期不能偿还,本人愿将石城中路安置房(房号为7-1-101,面积为135 m2)作抵押给对方,并协助办理房产过户。

20141230,周永学持此张虚假借据前往钟祥市人民法院诉讼,并将周政文和杨振琴夫妻告上法庭。因其时周政文的安置房已经被法院查封,故周永学起诉要求周政文夫妻偿还“借款”26万元及相关利息。法院受理后,又是称被告“周政文去向不明,依法公告送达起诉状副本、应诉通知书及开庭传票等”。

2015825,此案公开在钟祥市人民法院公开审理。由审判员陈立忠担任审判长、雄斌任审判员及人民陪审员陈波等组成合议庭。法庭根本不问原告的借据是否真实,就认为原告与被告之间的借贷关系“明确而事实清楚”;指第二被告杨振琴虽“已与周政文离婚,但该借据第其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为,属夫妻共同债务,应承担偿还责任。”三天后,即828日,钟祥市人民法院即下达了判决结果:判决被告周政文、杨振琴偿还原告诉周永学借款本金26万元及利息(从借款即日起至付清借款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的四倍讲算);受理费5000元由两被告承担。

杨振琴无奈地告诉记者:当时,我莫明收到此份传票后,本想出庭应诉,但其时我正被一伙高利贷***者围困,根本脱不了身。每天只要一进办公室,就有人冲进来要钱,因为我此时是周的妻子;一回到家,家里更是等着几伙非法***者,弄得一家人都不得安宁。这些非法***者全部是因为周政文的借债而找上门来的。

此时的杨振琴,虽然早于2014630日与周政文解除了夫妻关系,但那些高利贷者依然找上门来向她要钱。杨虽然明白此宗诉讼的虚假,但又无法脱身去法庭应诉,亦无钱请律师代理,身上仅有的钱都被***者所掠夺。

  2015年9月18,正在单位上班的杨振琴突然收到一份由钟祥人民法院邮递来的判决书后,她打开一看,此份(2015)鄂钟祥民二初字第00075号判决书,判决日期是828日,距此时都过了二十天。一看内容,马上断定是一宗彻头彻尾的虚假判决!她当即找到钟祥人民法院的陈立忠询问情况,可对方称,你就是上诉也没有用了,已经过了上诉期。心存疑惑的我马上赶到邮政局,打出了对方邮递时间地点,以及上有陈立忠亲笔签字的邮递单子。当我再次到法院出示有关证据时,陈法官才慌乱起来。当天晚上,原告周永学两口子跑到我家说好话,陈立忠又通过我的代理人李义祥做我工作,让我不要上告,并表示法院不会对我有任何执行。出于多方考虑,我警告法院应以此引以为戒,不要再出现这样的虚假判决。可是,又是这家钟祥市人民法院,他们竟然又在一年多后依然针对我这被告作出两宗假案!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此虚假判决尽管被法院收回,但原被告特意拿着原件作了公证且有扫描件


在杨振琴的陪同下,心中有愧的周永学先于2015923日特意赶到钏祥市人民法院,递交了一份要求撤诉的申请书,并说明了理由。谁知,审判长陈立忠却告诉他:此时申诉太迟了,因为有关判决书已经依法下达了,你只要不要求执行对方就行。

记者看到,周永学在此份撤诉申诉书中,清清楚楚地写道:“本案中,是周政文与我商量后,以他出具的假借据向法院起诉的,其目的,是帮助周政文保住石城中睡安置房(房号7-1-101,面积135 m2),周政文就出具了一张26万元借款的假借条,要求我起诉。他实际向我本人借款是13万元,为了公平公正,我特向法院申诉撤回起诉。请予准许。”与此同时,为了能让法院彻底撤诉,良心发现的周永学还特意在杨振琴的陪同下,寻到钟祥市郢中法律服务所,表示愿意写出书面承诺,并要求杨振琴不要就此向上一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因为法院判决书已送达,不能撤诉,为此特承诺如下:一、我承认起诉所依据的“借条”是虎假的,但我与周政文之间也存在着借贷关系,我实际借给他13万元现鑫,这属于周政文个人债务,与杨振琴无关。我另行通过法律途径向周政文主张权利。二、钟祥市人民法院于2015828日作出的(2015)鄂钟祥民二初字第00075号民事判决书,在杨振琴放弃上诉而生效后,本人明确表示放弃该判决书中确保的权利(因为本身是虚假的),即放弃申请执行的权利。否则,本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与此同时,周永学又在该所,在李义祥及熊文菊的见证下,又对周的承诺作出一份见证书,周在承诺时表示,不存在他人的干涉,不存在暴力胁迫、欺诈等非法行为;具有法律的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其承诺内容真实具体明确。

2017528上午,记者特意打通了周永学的电话。周称:其实,这个案子一开始是假的,当时只要法院稍作调查,就会露馅,但钟祥法院根本不调查借据是否合法,就那样判决了。这可是几十万元的案子呀。一般的法官会慎之又慎。接到判决书后,我良心不安,加上杨振琴多次质问我,且找到法官故意剥夺其上诉权的铁证。我知道,如果上诉,二审肯定会露馅。我决定坦承事实。但没想到法院对我的申诉根本就不理睬。不过,陈法官又强行将我的判决书原件收走,以为我们没有证据了。其实,我和杨振琴不但复印扫描,还特意作了公证。他他怎么做假案的铁证如山。

周永学说:后来,我和杨振琴又委托代理人将我的承诺书及法律见证书都呈递给法院的有关法官,但对方依然置若罔闻。周还称,其实,早在起诉时,我就说明,周政文与杨振琴是组合家庭,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双方早约定收入实行AA制。也就是说,我根本不应当将其杨也列为被告。我以为法庭肯定能查清,但没想到法院根本不当回事。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这是杨振琴收到快递外皮,上有法庭邮递的时间和陈立忠的签名,说明送达时已经过了上诉期

据杨振琴称,早在2008年,她与周政文结婚时,就通本地司法局做了公证。随后,杨给记者出示了一份(2008)鄂钟初字第1216号公证书,上写道:周政文、杨振琴婚前、婚后的财产归各自所有,婚前婚后的债务人由各自独立承担,另一方不负清偿责任。

对此,北京都城律师事务所刘迎新律师指出:无论周政文和杨振琴是何时解除夫妻关系的,仅凭此份合法的公证书,上述所有周政文的借贷行为,均与杨振琴无关,法院应以公证书为法律依据。但钟祥人民法院在多宗民间借贷诉讼中,竟无视此份具有法律效果的公证书,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周政文联手毛远斌合作做公司股东

圈羊场设局非法吸收公众巨额存款

201748,钟祥大雨。天气乍暧还寒。上午10许,记者在杨振琴和周永祥的陪同下,特意租了一辆面包车,前往周政文和毛远斌昔日办的羊场一探究竟。车子经过市区,绕过古城墙公园,绕过几条曲折的乡间泥泞小路后,终抵达了一破落的铁丝网建成的大门前。这就是周政文的养殖场,也就是羊场。开业至关闭,只饲养过羊。里头一群无人照看的鸡见有陌生人,惊得四处逃窜。周永祥称,在周政文和毛远斌不再投资后,他们无钱养羊了,因无钱还债,那仅有的一百多只羊,都被债主们抢光,而且里头稍值钱的电器设备及家当,全被人掠空,最后连坚守在此的周永祥还被那几十名债主围殴了一顿。后来,这个偌大的养殖场完全成为空地,也无人敢接手,现在成为附近村民的养鸡场。

记者看到,养殖场占地约三四亩,依山傍村,交通也算方便。里头依然能清楚看到上下隔开的羊圈,残余铁架早已锈迹斑斑,一些木架和破旧的铝合金布满了厚厚的灰尘,似乎在向来人默默诉说难言的无奈。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这就是周政文注册千万元的所谓养殖场,其实是与毛远斌一起用来做幌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破落的羊场一片狼藉


此次带路的周永祥,时年45岁,中等身材,肤色黝黑,一看就是常年从事体力劳动的。其系钟祥市郢中街道办事处林集村六组农民,因文化不高,出社会后成为了一名厨师,并因为曾做过同政文餐馆的厨师而与其相熟。餐馆倒闭后,周政文又要求他跟着一起看管养殖场里的羊,成为羊场的主管。

为了更好地挣钱,身为官员的周政文特意于2015114日,在地方工商部门登记了一家“钟祥市永祥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一千万元,周为法人,公司地址为钟祥市洋梓镇大桥村。经营范围是:畜禽养殖销售、水产养殖销售、苗木、水果、蔬菜农作物种植销售以及饲料销售、农业技术开发等。

尽管公司法人为周政文一人,实际上毛远斌也积极参与,且怂恿周以办羊场为名,大肆向社会大众筹资。一些不明真相者,见周政文是副局长,是公职人员,且又看到占地几十亩的羊场也的确办了起来,还有不少羊羔正在饲养,很多当地百姓都纷纷投资。据周政文主要看守羊场的负责人周祥称,毛远斌一直和周政文策划筹款事宜,并以羊场会返高利为由,先后非法吸收了许多人近千万元的资金。但实际上,羊场的前期的投资,也就一百多万元。大多的钱,都不知流向何处。

愁眉苦脸的周永祥指着面前的一大堆破烂称:当时这个羊场的地址还是毛远斌帮周政文找的。在此期间,毛远斌多次驾着车来此“指导”工作。后来,周政文也多次告诉他:这羊场实际上是与毛远斌合伙开的。

周永祥说:如果周政文真的安心于这羊场,只要脚踏实地经营做,也能挣钱。但没想到他和毛远斌是以此为幌子,实际目的是为了骗钱呀。说罢,他指着空荡荡的羊场,哭丧着脸说:“我本来是被周政文请来看管羊场的,没想到也令我卷入了非法高利贷中,而且也被人告上法庭,变成了老赖!我真后悔跟周政文在一起。他从开餐馆时起,就与毛远斌那些人泡在一起,后来又以羊场骗人,我只不过是他手下的员工,他却利用我们夫妇没文化、不懂事而令我们也吃上了官司。”

周所指的官司,亦是一宗民间借贷纠纷。他和妻子当时帮助周政文签名的,根本没有想到什么后果,结果被莫名地背上了一笔巨额债务。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无辜受到前夫牵连、一直无法面对残酷现实的杨振琴也在周永祥陪同下,首次出现在羊场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周永祥满脸憔悴,自己只是受雇于周政文的员工,没想到也成为了被告


2016310,时年52岁的钟祥市民董群香(女,钟祥郢中街道办事处居民)手持一份借款合同,跑到法院起诉周永祥、崔艳华(女,1979年生,系周之妻)和周政文。钟祥法院立案受理后,由审判员陈彩霞担任审判长,与代理审判员吕方海、人民陪审员何桂芳组成合议庭,于201671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董群香及其委托代理人蒋国祥,被告周永祥、崔艳华及其委托代理人李义祥参加诉讼,被告周政文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

原告董群香的诉求是:1、要求被告周永祥、崔艳华偿还原告借款15万元,被告周政文承担连带责任;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负担。事实与理由:201439日,被告周永祥、崔艳华因做生意缺资金周转向原告借款15万元,并由被告周政文担保。至今被告未还。要求被告周永祥、崔艳华偿还原告借款15万元,被告周政文承担连带责任,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负担。

被告周永祥辩称,原告起诉不实,我与原告之间不存在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也非担保人。我们夫妻都是打工的人,不做生意,不需要资金周转。这是因为被告周政文办养殖场、开餐馆,我是其聘请的厨师,其因为经营上的不便,请我当晃子,被告周政文是实际借款人。当时周政文打电话要求我到两湖宾馆,我到后,有原告、被告周政文、寇从禄、蒋学友在场。被告周政文要求我在一张写好的字条上签名,我就签了名,然后周政文打电话要求我妻子崔艳华来,我妻子来后,周政文要求我妻子也签了名,之后我们都走了。我们夫妻没有文化,没有注意借条上的内容,也不认识原告。原告与周政文一直存在借贷关系,我不知道原告是否真实的将款借给了被告周政文。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崔艳华当庭辩称:原告起诉不实。我与原告之间不存在民间借贷法律关系,我也不是担保人。被告周政文是国家公务员,因身份上的不便,一些经济往来手续在形式上要我丈夫出面。本案的借款行为中,被告周政文打电话要求我到两湖宾馆,我到后,其要求我在借条上签了名字,签好后,我们都走了。我们夫妻都是打工的人,不做生意,不需要资金周转。我们夫妻不认识原告,原告也不可能借钱给我们夫妻。原告是否真实的将款借给了被告周政文,我们夫妻也不知道。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尽管被告周政文依然未出庭,但还是特意写了一份事实证明委托周永祥的代理人李义祥转给法庭,但法庭拒绝采纳,且最后又在判决书以“被告周政文未答辩,在举证期限内未向本院举证。”对周提供的其他证明,法庭指“被告周永祥提交的被告周政文书写的还款记录系复印件,证据应当提交原件,该证据不符合证据的形式要件,依法不予采信。”周永祥称,那些证据明明是周政文亲笔写给我的,但法院不但不认可,最后还在判决书中指是“复印件”。

20161012,钟祥人民法院在一份(2016)0881民初489号判决书中,判决周永祥与崔艳华夫妇偿还原告董群香借款1 5万元。

记者从杨振琴和周永祥所出示的周政文当时提交法庭的文字说明如下:2012年底,谢启朝(已死亡)叫我给他做担保,找董群香借款5万元,当时在借条上签字担保的还有寇从禄和蒋学友。我是通过寇从禄和蒋学友认识姓谢的。但谢借款后一直没还钱,董群香就找我们三个担保人要钱。201439日,在人民医院湖景大酒店里我们三个和董群香经协商量后,决定以我借钱的名义把姓谢的这5万元一起加进去,由我写好借条15万元后,我打电话把周永祥两口子从羊场叫过来,并欺骗他们说,只要在上面帮忙签名,做做样子,此事与你们没任何关系。因为他们两口子都没文化,平时又很信任我,所以没看内容就在写好的借条上签字了。这就是董群香起诉周永祥15万元的由来。董群香实际借款只有10万。扣除七分五的月息,实际到我手的只有92500元,转款5万元,其他4万多寇从禄拿了2万,其他的都被他们吃喝玩了。当时在场的有董群香、寇从禄、张爱华、蒋学友等,我及周永祥两口子。

杨振琴说:这是周政文特意写给法院的证明材料,且是特意通过代理人李义祥交给法院的吕方海,但是,法院又一次以周政文没到庭为由不予采纳,现在这份证明还在卷宗里。

满脸憔悴的杨振琴说:201412月底,周政文在众多高利贷的打闹下,再也无法正常上班了。此前,周政文开了几个餐馆,且占用了几年我妹的房子,房租都没有收一分,最后还是我帮他交纳水电费。他不安心经营餐馆,反而与毛永斌及其弟毛永海他们泡在一起,四处借款从事高利贷。当时,毛的大女儿和父母亲都住在市交警队大院里。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周政文亲笔出具的有关张军军和张恒借款情况的说明,至少可以证明杨振琴与债务无关,但他委托代理人送到法院却没有理睬


面对张军军和张恒的起诉,四处躲债的周政文亲虽然不敢面对,但还是亲笔出具了书面材料,并委托代理人转交给杨振琴和法院。从杨振琴出示的两份证明材料中,记者了解到张军军、张恒起诉周政文和杨振琴的真相:

12013年,我通过蒋学友认识了寇从禄和张爱华,经常在一起打牌玩乐。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和他们在一起我就输掉了7万多元。因无钱还赌债,寇从禄、张爱华就介绍人借钱给我。2014年元月10日,在人民医院对面湖景大酒店里,寇、张、蒋学友找我商量:由张的妹妹张军军借20万给我,我得以安置房作抵押,且寇从禄张爱华再三提出房子抵押必须由杨振琴签字,以免抵押房子后有争议。因为,房子本来就是由我个人所有,所以,我就打电话叫杨振琴过来,在房子抵押借款合同上的“证明人”处签字,随后杨就离开了。所谓的20万,张爱华(张军军的姐姐)扣下8万,称是利息和好处费,寇从禄分了6万,真正到手的几万元钱,我随后都补了和寇从禄们打牌输钱的漏洞。

2201311月初,因为准备办羊场,我找张恒商量如何借钱周转,开医院的他也称急需一笔钱。随后就通过熟人找到了有钱的孙玉莲后,孙答应借款40万,提出要张恒做担保,张恒因为也急需钱就答应了,不过他要求杨振琴和我共同签字,我说我们已经在7月份就离婚了,他要求我必须有结婚证和杨振琴的签字,这样他才能作担保。于是,我就找到杨振琴,以发誓和下跪的方式骗取了她的同情后,于1114日我们办理了复婚手续。1119号,我和张恒共同找孙玉莲借款40万,借款期限是一个星期。张恒和我各分得20万(其实,孙玉莲扣下利息我只拿到了16万)。事后,我和孙恒都没有在一周内还款。张恒直到2014326日才还款20万到孙玉莲的丈夫凌建钦的帐户,付款凭证已提供给了法院。我因为资金困难,后来也分期还的24万(含利息),付款凭证已提供法院,请调查取证。所以,我和张恒已共同还款给孙玉莲44万。综上所诉,本案中张恒和孙玉莲的30万借款属于他们之间的借贷行为,与我和杨无关。请求法院依法查明案件事实。

周政文因为欠债太多,并且大多都是高利贷,所以,一直不敢露面,在本地也没有一个律师敢做其代理人,因为都害怕受到高利贷的纠缠。

在钟祥采访期间及回京后,记者多次拨打周政文的电话,但对方手机一直处于关机中。

钟祥法院主审法官振振有词

杨振琴痛指多法官知法犯法

那么人们不由要问:钟祥人民法院民庭的陈彩霞审判长和吕明海审判员,是如何看待有关杨振琴的两份巨额债务判决的呢?他们又是如何在同一天的下午接连开庭审理两宗错综复杂的民间借贷案,且又是如何在极短的时间作出判决的呢?特别是,至今此案一审都过去大半年时间了,二审到底是否受理,结果又如何呢?

2017527,记者带着一连串疑问,一连几次拨打钟祥市人民法院郢中法庭的寇军副庭长,但对方电话一直占线,后来发短信求证亦无人理睬。

当日下午5时许,记者联通陈彩霞法官的电话。对方听明来意后,表示:当时我是审判长,是不是同一天审理并出具判决结果,记不清楚了。应与具体审判员联系,案件的送达承办都是吕法官。就是找我们庭长,最终还是得找当事法官了解情况的。对于涉及到几宗纠纷的被告周政文的情况,我只记得当时法院进行了公告送达,最后才判决。我只是参加案件的审理,具体情况我不十分清楚。还得找具体办案人员。对于一些案件的真实情况和具体情况,还得找当时的承办法官吕方海了解。陈法官还指出,钟祥民间借贷的确很多,高利贷也存在。国家在民间借贷方面以前放得较开,就产生了许多纠纷。受市场经济的影响,许多借款者还不起钱,从而发生诉讼纠纷。对于此,国家有关主管部门应收紧,不能太松。同时,当事人在借款时,首先要考虑到自己的偿还能力,不可轻易借款别人。

随后,记者接着拨通了吕方海法官的电话。以下是相关对话:

记:请问吕法官,有关20160881民初1365号及1323号民事判决书,是你们于20161122日下午同时审理并当庭出具判决结果的吗?

吕:是有这回事……但具体的时间,我记不清了……你问这个有何用意?

记:只想核实下是相关情况。请问一审判决下达后,被告之一的杨振琴及时提出上诉了吗?

吕:这个……杨振琴当时提出上诉了……但她称当时没有钱交诉讼费,曾申诉缓交。

记:现在半年都过去了,被告依程序通过一审法院转交上诉状的,请问,现在二审法院到底受理了呢?

请问,现在半年了,二审法院到底受理没有呢?

吕:这个……这个还没有受理呢。

记:听说当时杨是向你们一审法院提出缓交二审上诉费的,不知此事结果如何?

吕:当时她称没有钱呀,申请要求缓交诉讼费。但此案尚未移交到二审法院。因为她的材料不应由我们一审法院移交,而应由她本人前往荆门市中院上诉时,当面提出申请。这不应归我们管了。她的程序没有完善,因为她根本没有交诉讼费。就是缓交也得有一个过程。这个不应由当我们基层法院处理,也与我们无关,应由她自己找二审法院上诉。

记者欲询问与本案其他有关情况时,对方有些紧张地再三询问:此事是谁告诉诉你们的呢?接着又称,我现在外面有事,具体的事情我不是记得很清楚……说完就挂了电话。

因寇军的手机不通,记者随后又拨通审判长陈彩霞的手机。陈称,周政文成为被告上法庭的官司,还真不少。其中对于周和杨振琴的那两宗,她还有些印象。并称自己是依法办案。  

在钟祥采访期间,钟祥人民法院一位不愿意公开姓名的法官明确指出:周政文是公职人员,又是具有取保候审身份的犯罪嫌疑人,如果真的“失联”或“下落不明”,也应该是由其单位出具证明。而在多起涉及周政文的民事案件中,钟祥人民法院却一律指其“失联”,这是极不正常的,有关法官的行为就是渎职。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杨振琴及其代理人李义祥都告诉记者:其实,早在开庭前,周政文的答辩状也陈述事实了,可李律师交给吕方海时,竟被他撕下来了。说白了法院不希望周政文到庭。所以,法院判决周政文的民间借贷案都是周政文下落不明不到庭判决的。杨振琴气愤地指出:这里面肯定有名堂。也难怪,每次法院判决周政文的民间借贷案时,都是在周政文“下落不明不到庭”怀脱况下缺席判决的。

杨振琴还称:在拿到判决书的第二天上午,我在两位代理人的陪同下,特意寻到钟祥人民法院郢中法庭庭长寇军的办公室时,刚进门,对方就沉着脸指着我叫道:你必须关掉手机,否则我处罚你!我急了,即反问:我这是来反映情况,又不是开庭。请问,钟祥市人民法院何时规定当事人见你这郢中法庭的庭长还要求关掉手机?!又过了一天,杨振琴再次给他打电话并发短信陈述事实的时候,他说,我没时间,我很忙。杨气愤地说:寇的态度恶劣。但他们联手做假案却不能没有人管。个中原因,还得由纪委和司法部门介入才可揭开真相。

杨振琴还忧虑地指出:我还有大量证据表明,其实张恒和毛远斌是一伙的,他们的关系很近。这样说来,周政文早就不知不觉中掉入了毛远斌等人设计的圈套,最后又被迫与毛一起同流合污,联手设局欺骗其人的血汗钱。同时将我也推入巨额债务的漩涡中。随后,毛远斌又设局将范爱灵拉下水,并令她背上近千元的债务。

记者从多方了解到,根据中国民营医院章程相关规定,院长不得将医院作为担保。但身为钟祥绵纺医院负责人的张恒,却以自己经营承包的医院为周政文借款担保40万,这本来就不应成立,又为何能追偿30万元债务呢?同样是钟祥法院,曾在(2015)鄂钟祥民二初字第00071号,周政文借款28万,由富华医院的杨国富担保,因未能如期还款而被告上法庭,最后法院的判决是杨国富与原告签订的担保协议无效,且担保期限已过,免除担保责任,被告不再承担保证责任。对此,杨振琴指出:同样都是担保人,为什么杨国富能走正当的法律途径,而张恒却偏要向孙玉莲签下所谓还款协议?这其中难道没有猫腻吗?

杨振琴说:其实,早在今年春节期间,我曾找过吕方海查阅过相关卷宗,发现张军军起诉的20万元,所提供的其实只有四万五千元的银行流水,其他的15万称是现金,且都是所谓的证人作证。对方起诉的重要证据借款合同涂改了好几处,只是在后面才写了五分利息。试问,面对如此巨额的借款凭据,利息为何不写入明确条款中,而却轻率地写在合同后面呢?曾有知情人告诉我,张军军其实都是假证,她曾找其他人出庭做伪证,最终被对方拒绝。这些情况,只要法庭稍作调查,就会真相大白。

受害人杨振琴决定依法维权

法学专家学者均指法院违法

对于从来没有借过一分钱的杨振琴而言,仅仅因为与周政文复婚几个月,却惹火烧身,那些非法高贷者找不到一直玩“躲猫猫”的周政文之余,竟都跑到找她要债!她始终相信法律,但更令她心寒的是,原本应依法维护法律尊严,保护公民合法权益的地方人民法院,不但公然做出虚假诉讼,而且一连几次,都是在那些非法放贷者仅凭一张所谓借条或借款合同的前提下,既不对借据进行认真调查,亦无视有关法律规定,公然枉法裁判。钟祥人民法院的这些草率裁决,不但严重地伤害了法律的威严,更大力助长了那些非法放贷者的淫威。

对于早就与周政文解除了婚姻关系、原本无辜的杨振琴而言,因为钟祥人民法院的几宗草率裁判,不但令她几年时间跌入求生不得求死不成的混沌状态,更令她处于长期的恐慌之中。就在记者采访归京不久,杨振琴再次遭到非法放贷者的恶意诉讼。

2017517号的上午,正在上班的杨振琴忽然接到钟祥法院民庭一位陈姓女法官的电话,告知一个叫郑鹏的人起诉了她,要求其赶到郢中法庭了解情况。第二天上午9时许,忐忑不安的赶到郢中法庭的二楼,见到了负责此案的陈法官。杨振琴说:这也是我与钟祥法院打交道以来,所见到最负责法官。陈法官态度和蔼,认真听取我诉说的情况,查阅了我提供的有关证据。

在杨的要求下,陈法官拿来了(2016)鄂0881民初239号民事判决书。她这才弄明白:2014220日,周政文通过周永祥介绍认识了郑鹏,从而借高利贷。郑将30万元直接汇到周永祥的帐户上,周永祥又转给周政文的帐户。后因周政文未能及时还款,郑将之告上法庭。钟祥法院立案后,又是以“周政文下落不明不到庭的情况下”缺席判决的。后来,郑因找不到周政文,竟又转而恶意起诉早就与其离婚的杨振琴要钱,而法院又公然受理。就是在此次问话过程中,心细的杨振琴要求阅卷,并意外地发现,其中有关周永祥的证明不是周永祥亲笔所写,周永祥也根本没有出庭应诉。法庭又如前一样,根本没有调查此借据的合法性。

杨振琴称:我没想到周政文早就与毛远斌勾结在一起。刚开始,他只是毛的高利贷的受害者,后来他竟变成了害人者,不但不及时举报毛远斌,反而与他走的更近,还以其女儿周玉的名义,成为了毛远斌那家所谓的担保公司的股东。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毛远斌的担保公司更改股东时增加了周玉,但相关签名和电话均为周政文,充分说同与毛早就是合伙人


记者从钟祥工商部门了解到,毛远斌的钟祥润达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于201616日,又变更股东,增加了一名股东周玉,即周政文的女儿。毛为公司的执行董事,周玉为监事。

据知情人透露,毛为了拉拢周,利用周的官员身份吸取高利贷,两人结成同伙。据多位知情者透露,尽管周玉从来没有在毛的公司上过班,但一直拿薪水和分成。就在201612月和20171月间,毛还能过银行每月汇给周玉两万元。对此,杨振琴在调查公积金事情时,亦从周政文口中得到证实。

早在钟祥采访期间,杨振琴特意出示一份署名周玉的签字表说:其实,在工商部门的签字(如图),和联系电话均是周政文的,周玉的签字是周政文代写的。这也充分说明,毛远斌的公司周政文早就参与了。杨还透露:早在20104月,毛远斌就介绍周政文认识了荊门市公积金管理中心钟祥办事处贷款科长刘某某,并联手用假发票假合同贷款19万,到现在为止还有十多万没还款,目前有关主管部门已介入调查。

无奈的杨振琴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几十年来,我一直敬岗爱业,兢兢业业地工作,从不向人借钱,但做梦也没有想到,因为周政文那个无赖,令我原来平静的生活跌入无底深渊之中。现在,我不会再沉默。我会在北京的几位正义律师的帮助下,决心依法维权,向湖北省荆门市和钟祥市纪委、政法委及检察院等主管部门,勇于揭露司法部门的相关违法行为;我要强烈要求钟祥有关司法部门对周政文、毛远斌等犯罪团伙涉嫌多宗严重干扰地方经济秩序的犯罪事实进行立案调查,让真相早日大白于天下;同时,我强烈呼吁钟祥有关主管部门,应重视民间的非法借贷劣行,应采取多种措施,大力打击非法借贷行为,特别是那些以涉黑方式非法***的恶劣行为。

钟祥法院受理的以“民间借贷上诉有关周政文的案件达几十起,这些案件起诉的金额加起来近千万,其中,有一个原告的借款数额就是三百多万。但是,法院都是在周政文不到场的情况下,仅凭原告的借条或借款合同判决周政文还钱,至于周政文一个公职人员为什么要借这多钱、钱的去向、借款的事实和理由、原告为什么要借钱给周政文、和周政文是什么关系,所有的这些在法院的判决卷宗上几乎都是空白。钟祥法院只顾经济利益收起诉讼费,对多起有关周政文的不正常的“民间借贷”装聋作哑。20165月周政文因为原单位的一起徇私舞弊案作为犯罪嫌疑人被取保候审,可是在20165月以后的有关周政文的判决书上,法院仍然是以周政文下落不明不到场判决。周政文目前处于取保候审,又是单位公职人员,难道人民法院真的找不到他吗?!还是故意隐匿真相?

据多位知情者透露,2017年的510日,在钟祥人民法院开庭的一个徇私舞弊案中,被告周政文如期到庭应诉。同是钟祥人民法院开庭,在前期的几十个关于周政文的民间借贷案中,为何身为被告的他都是“下落不明”呢?

北京大学法学院刑法博士、浙江大学经济学博士刘四新先生指出:对上述所涉的几宗民间借贷,只应由周政文承担,而根本与杨振琴无关。这是因为,其一,周杨在结婚时,早通过公证处公证,两人各自收入及债务AA制,也就是由各人承担。其二,钟祥人民法院几宗针对杨的判决结果,不合情理,更涉违法。其实,2017228日,最高人民法院早就发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涉及夫妻共同债务案件有关问题的通知》中明确指出“第四条:区分合法债务和非法债务,对非法债务不予保护。对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举债后用于个人违法犯罪活动,举债人就该债务主张夫妻共同债务处理的,不予支持”。

安徽大学法学院著名刑法学专家唐大森教授也指出:法院在审理有关杨振琴的几宗民间借贷中,应对涉嫌犯罪的事实移交警方作进上步侦查,比如,本案中的张军军和张恒明显是虚假诉讼,涉嫌作伪证,且其中的张恒更涉嫌非法拘禁。法院应中止审理而没有,且作出草率判决,令人不解。早在201441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在《关于强迫借贷行为适用法律问题的批复》中,曾明确指出:以暴力、胁迫手段强迫他人借贷,属于刑法第二百二十六条第二项规定的“强迫他人提供或者接受服务”,情节严重的,以强迫交易罪追究刑事责任;同时构成故意伤害罪等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借贷为名采用暴力、胁迫手段获取他人财物,符合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或者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的,以抢劫罪或者敲诈勒索罪追究刑事责任。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有关社会学专家指出:非法高利贷乱象,不仅是钟祥一处,如近期引起争议的山东聊城于欢“辱母杀人案”更是由高利贷引发,高利贷,非法***者,如果不是聊城案中出了人命,***者性质极为恶劣,也许一般人对这些不知情。对于民间的地下银行、非法高利贷和非法***之乱,应起起政府特别是司法部门的高度重视。比如在钟祥,面对众多的所谓民间借贷纠纷,面对众多的仅持一张所谓借条跑到法院起诉要钱的,难道钟祥市人民法院总是视若无睹?为何每次既不对所谓借款真实性和共同债务者进行调查?特别令人不解的是,对应诉者及代理人强烈要求调查取证的事实,对明显涉嫌犯罪的事实,这家法院为何置若罔闻呢?司法,原本是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但湖北钟祥人同法院多宗有关民间借贷的判决,却引起当事人极度不满,且还有故意炮制假案的劣行,地方纪委及检察院应介入调查。

20172月初,石野在线以《钟祥少妇被骗跌入高利贷陷阱 毛远斌设局致其背负千万巨债》为题,独家披露了34岁女子范爱灵在律师和家人陪同下,实名举报钟祥男子毛远斌故意设局,涉嫌诈骗、非法经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多宗扰乱经济秩序罪的犯罪事实,更以大量证据揭露毛采取欺骗和威胁利诱等手段与地方个别警员勾结设局放高利贷,不仅致范爱灵在短短一年时间内,背负上高达1400多万元的巨额债务,且还令钟祥多位市民背负巨债,被迫背井离乡黑幕后,当即引起湖北及荆门市有关主管部门的高度重视。在湖北及荆门市纪委和公安局督办下,201732日,钟祥市公安局对投案自首的范爱灵和被举报者毛远斌均被以涉嫌非法经营罪而刑拘。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2017年春节期间,被高利贷***逼得走投无路的范爱灵在全家人陪同下,前往湖北省公安厅投案自首并实名举报毛远斌多种犯罪行为
钟祥某副局长掉入毛远斌高利贷陷阱 <wbr> <wbr>诈骗前妻巨额钱财法院公然炮制假案
范爱灵四处举牌实名举报诈骗其六百多万元现金并令其背负1400万元高利贷

但是,几个月过去了,钟祥警方对于范爱灵指控毛远斌的涉嫌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扰乱经济秩序罪,尚未有动静。

对此,范爱灵的父亲范长元发出呼吁:希望司法部门能对其女儿的实名举报毛远斌及其团伙高度重视,不能仅只是追究毛远斌的“非法经营罪”,毛是盘踞钟祥多年的特大犯罪团伙,既害了女儿及我们一家人,亦害了无辜的杨振琴。不知有多少家庭被这个可恶的家伙弄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更希望警方也能及时对毛远斌团伙中的周政文立案侦查,只要周站出来,有关毛远斌的其他犯罪事实就会大真大白。


上一篇:央视再曝百度贴吧推失实信息:不治病死人就没事儿
下一篇:卧底记者》作者、报告文学作家石野因披露湖北钟祥高利贷乱象竟遭警方非法调查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4202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