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2677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到底是故意伤害,还是正当防卫?

  发表日期:2019年3月3日      作者:金剑     【编辑录入:shiye

      现年44岁的湖北阳新农民工郑和芳做梦也没有想到,仅仅因为邻里琐事,楼上夫妻竟带着其本家兄弟三四人撞入家中,当着其一双儿女的面,围着她和丈夫倪世合拳打脚踢,夫妻俩均被打得头破血流;危急之中,倪奋起还击,拳头击伤了王美胜的鼻子。令人匪夷所思的,住了十几天医院的倪世合夫妻经鉴定,只构成轻微伤,而入室行凶者王美胜却神奇地被鉴定为轻伤二级。随后,48岁的倪世合被阳新警方以“故意伤害罪”抓捕。令郑和芳困惑的是,带人闯入其家行凶伤人的王美胜等人,明显构成“寻衅滋事”和,却只是行拘几天后,逍遥法外。人们不禁要问——

 

   到底是故意伤害,还是正当防卫?

      撰稿 金剑

 

邻居夫妻带人闯家行凶打人

丈夫为护妻子头破血流住院

 

    1975年出生于阳新农村的郑和芳,是名勤劳能干的裁缝,她和同是农民工的倪世合成家后,育有一女一儿。夫妇俩勤俭持家,在阳新县兴国镇官桥村乐东八

购买了商品房,将一双儿女从乡村接到县城读书。房子虽偏僻,也根本没有物业,但能到城里生活,他们也很知足。住在602室的郑和芳每天早出晚归,守着一架

缝纫机缝缝补补,并负责儿女的生活,吃苦耐劳的倪世合则时常外面打工,一家人虽过得很辛苦,但也很温馨。

2017年下半年开始,细心的郑和芳发现放在自家门口的鞋子经常无故丢失,有时还被扔到楼道间。她以为是哪个调皮的小孩子所为,也就没有吭声。2018年4月3日中午,她发现自己新买的一双皮鞋居然又不翼而飞,最后才看到被人扔到了一楼,还砸破了一辆面包车的玻璃。郑即找本楼有小孩的人家询问,并提醒大人要看好自家的小孩,不要乱扔东西。次日中午,郑正和儿子在家吃饭,住在八楼802室女主人敲开其家,称她家小孩不可能随便扔皮鞋。郑和芳则告诉她,自己也没有指明是她家小孩丢鞋子,只是提醒下家长,要注意教育孩子不要乱扔东西。可对方却硬指郑是故意咬她家小孩,两人就争吵了几句。


郑和芳:王家夫妻带着其两个兄弟强行闯入我家行凶

 

   郑和芳在此小区开了一家小缝纫店,入住以来,一直与其他邻里都相处融洽,从未与人发生过纠纷。对这位楼上邻居也不熟悉,平时极少来往,因此也没有当回事。但她做梦没想到,就是因为几句争吵,竟给自己和全家人惹来了一场灾祸。


此为邻居案发时,用手机拍下的两名打人凶手撞入倪家行凶的镜头

 

   2019年2月18日,正是猪年的元宵节。四邻都传来欢声笑语,不时传来烟花鞭炮声,但位于阳新县兴国镇官桥村乐东八214栋602室的郑家,却是一片冷清。男人在自己家里被人打伤不久,即被关入牢房,至今都有8个多月了。所幸的是,女儿终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县一中,成为住校生。郑和芳一边为丈夫的案情四处奔波的同时,还要依靠一架缝纫机为两个孩子挣伙食费,更得照料上小学五年级的儿子倪德宇。

在其家中,郑和芳向记者哭诉了事发当天的经过。下面为其自述。

我家与王美胜家虽是楼上楼下邻居,但从来没有什么来往。我做梦也没想到,仅仅因为丢鞋的事抱怨了几句,竟会招惹对方带人冲入我家里,当着我一双儿女的面,将我们夫妇打伤,老公更因此而锒铛入狱。

    2018年4月6日,在附近建筑工地打工的倪合世跑回家看望一双儿女。中午,一家四口刚吃完午饭后,我们夫妻俩坐在客厅说话,儿子和女儿则坐在一边看书学习。突然,802室的男主人王美胜砰砰地跑来打门。倪世合即拉开门,对方强行进入屋内,粗声粗气地质问我,为何要骂他老婆?我赶紧解释,两人只是争了几句,根本不存在骂人,但对方还是不依不饶,破口大骂。老实巴交的倪不停赔小心,称邻里间不要因为琐事发生矛盾。谁知,王敲着倪的脑门恶骂道:“你们有什么了不起?给老子等着吧!”倪见对方又用指头敲自己脑门,本能地用手压下,劝他不要这么冲动,有话好好说。谁知,王即抓着倪就打。见势不妙的我一边

上前阻拦,一边赶紧叫女儿用手机拍下视频,以留下证据。


被王家夫妻及兄弟几个撞入家中打得头破血流的倪世合当时的惨状

 

   提到十个多月前所发生的那一幕,郑和芳至今心有余悸,浑身颤抖。她哭诉道:……王美胜对我老公行凶时,他老婆也冲进来,边跳脚骂人,边不停地打手机叫人帮忙。其中一个在王家排行老六的(即王胜美之弟),也撞入我家里,直接冲向倪世合,并卡着他的脖子,将其脑袋直往墙上撞。其他三个男的一起围殴他。

    这时候,听到吵闹声的几个邻居跑过来劝架,纷纷指责他们几个人打一个人实不该。但对方根本不理。随后,王妻又打电话叫过来一个叫王安定的壮实男子

,又伙同他们兄弟围殴四处躲避的倪世合。王美胜则朝我冲过来,一把揪着我的头发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我拼命地挣扎着往客厅退,但对方还是追打我,直到我抓起了一把凳子阻挡,他才住手,还恶狠狠地指着我叫嚣:你给老子等着,看怎么收拾你!这时,其兄王定安见我拿着凳子,便冲过来打我,我丈夫则不顾一切地挡着他,大声喊着“大家快看,他们几个男人打一个女人呀!”,我儿子则在旁边哭着哀求道:“不要打了,不要打我爸爸妈妈”。但没有一个人理睬。


时隔9个月后,今年十岁的小学五年级学生倪德宇一提到当时的行凶情景,面对记者的采访,依然浑身颤抖

   几名邻居见根本拉不开他们,只好报警求助。直到阳新城北派出所的两名警察赶来后,才制止了他们的暴行。王美胜嚣张地当着民警的面称:我兄弟就是刑警队的,老子要你们怎么死就怎么死!另一个还嚷着一定要我老公坐牢。

 

主要行凶者被警方拘留十日

被打的倪世合莫名锒铛入狱

 

    进医院后,郑和芳经诊断为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后经法医鉴定为,“因外伤致头皮血肿”,属轻微伤。而头破血流的倪世合在医院里住了十几天,据有关病历记载,其头面部、颈头号及全身多处外伤,左眼睑肿胀、瘀斑;左眼结膜下充血,左眼眶、双侧颊面部及右侧颈前区可见约八处大小不等挫擦创面;2018年4月10日CT显示,左侧鼻鼻骨折。经综合诊断:1、左侧鼻鼻骨折;2、颊面部多处皮肤挫擦伤;3、左眼结膜下充血。同年4月19日,倪世合经阳新县第三人民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为:因外伤致左侧鼻鼻骨折,该伤属轻微伤;颊面部多处皮肤挫擦伤,属轻微伤。


2018年9月,郑和芳进京控告警方不作为时,在天安门留影

 

    夫妻俩做梦也没想到的是,4月9日,王美胜特意跑到黄石市第二医院进行诊断,结果为:两侧鼻骨骨折,左侧两处;鼻中隔骨折;鼻中隔右偏。4月15日,王又入住该院,次日行鼻骨骨折整复术,至22日出院。2018年4月14日,主检法医顾群和方统根,在一份湖北省黄石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2018]86号(黄)公(司)鉴定中心法医学体损伤程度鉴定书中,认为被鉴定人王美胜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



   郑和芳夫妇认为此鉴定疑点重重,公开投诉负责此事的法医顾群,并在律师帮助下依法向警方提出要求重新鉴定的申请。4月25日,负责此案的城北派出所一副所长先是推三阻四,后又告诉郑:去武汉做鉴定的一切费用得由你们承担。你们家也可以派一人前往。郑当即答应了。当她看到对方又通知法医顾群过来商量时,当即提出异议,认为对方理应回避。顾当着郑的面,还质问这位副所长为何还不抓人?

    后来,城北派出所致电郑,让其准备重新鉴定申请书,此次改称相关费用由他们警方承担。郑一直等候警方通知前往武汉重新做鉴定,可一直无消息。直到5月3日,坐立不安的郑和芳寻到城北派出所,对方却称他们已经委托相关人员前往武汉做鉴定了。十天后,即5月13日,她得知重新鉴定的结果已经出来,依然是轻伤。郑和芳认为重新鉴定的过程,无他们家人参与,无法体现鉴定结果的真实性和公平性,并提出质疑:警方为何故意不通知她的家属到场?为何故意不回避他们多次投诉的阳新公安局负责首次鉴定的顾群?为何又独自跑到湖北省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重新出具了一份鉴定?



 

    2018年5月18日,阳新公安局对入室殴打他人的主要凶手王美胜(44岁,阳新大王镇港沟村农民)及王定安(50岁,阳新大王镇港沟村农民)各实施行政拘留12日,并罚款五百元。而对王美胜之妻,以及另一个叫来打人的凶手,警方却让他们逍遥法外。

郑和芳夫妇对此处理不服。她经多方咨询律师,认为王美胜夫妻带人强行撞入室内行凶,并致两人轻微伤的劣行,已经构成了刑法意义上的寻衅滋事罪和非法闯入民宅罪。警方理应依法追究对方的犯罪行为。

    2018年5月18日,警方应倪的要求,调取了四段微信视频。当天上午,警方通知倪世合和郑和芳夫妇前往城北派出所,并拿出王美胜的鉴定书,要求双方调解。但王家狮口大开,要求赔偿10万元。倪家夫妇均一口拒绝。倪世合更认为对方是多人冲入自己家中打人,他当时是出于保护妻子不受伤害才奋起还击,不存在故意伤害谁。他们都对此份鉴定表示强烈质疑。

其时,因为正下大雨,牵挂着儿子的郑和芳急着要赶到学校接孩子,就提前离开了。可等她再赶往派出所时,才惊讶地获知:丈夫因为拒绝调解,当场被警方实施刑事拘留,并押入看守所。

 

    当事人质疑两份伤情鉴定书

   律师认为倪世合不构成犯罪

 

    2019年春节期间,记者在此份重新鉴定的鄂公鉴[2018]115号鉴定书中看到, 此鉴定主要检材为以下几项:

2018年4月7日阳新县人民医院门诊病历初诊结果:1、鼻外伤;2、左侧鼻骨骨折。

同日,王美胜在同一家医院做CT报告显示:左侧鼻骨骨折,鼻中隔骨折可疑。

2018年4月9日,黄石市第二医院门诊病初步诊断:1、鼻骨骨折;2、鼻中隔右偏;3、鼻中隔偏曲(骨折)。CT报告检查为:1、两侧鼻,左侧两处;2、鼻中隔骨折;3、鼻中隔右偏。

故依据现有材料,王美胜鼻骨骨折的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

倪世合的代理律师依然对此鉴定提出强烈质疑。

针对此案,倪世合代理律师指出:

一、倪世合是在打人凶手王美胜及一家三个五大三粗男人的穷追猛打下,为了保护弱小的妻儿时,才被迫反击,其行为系正当防卫。目前也根本没有直接证据能证明倪打伤了王的鼻梁,即使系其不小心误撞了王美胜,其行为没有故意性,即使是他们所说的轻伤,也是正当防卫,不应该刑拘,应及时放人。

二、事发地点是在倪世合家里,系王美胜一家三兄弟从楼上强行撞入其家行凶打人,且将倪和郑均打成轻微伤,王美胜兄弟三人的行为已构成了寻衅滋事罪,而倪是无辜的、被迫的,应该依法处置的是王家三兄弟。警方仅仅是对其中的两个作出行政拘留,且没有追究王妻及其他两个凶手的法律责任,涉嫌包庇。

三、警方所作出的两次司法鉴定结果是有争议的,再次鉴定是不合法的,不应该将倪世合刑拘。我们认为有必要对原鉴定的结果重新鉴定,理由有如下两点:

1、阳新人民医院做了鉴定后,为何行凶者即本案当事人王美胜还要自己跑到黄石二医院去做鉴定,为什么不去黄石权威医院中心医院去做呢?

2、鉴定结果为什么出现了与阳新人民医院不同的结果?相同资质的医院,到底以谁的为准?为什么城北派出所仅以黄石二医院的鉴定作为依据刑拘倪呢?阳新人

民医院的鉴定结果是谁判定无效的呢?这里面是不是有不可告人的真相?

倪世合的代理人、北京都城律师事务所刘迎新律师认为:一、警方的行为明显违反鉴定程序,违背了鉴定的准确性、真实性、公正性原则;第二:原鉴定人顾群应当回避而没有回避,郑认为主要办案人员与王美胜家有特殊关系,也应该回避,可二人都没有回避;第三:重新鉴定亦违背了法医鉴定制度,没有做到程序公

开、鉴定公开、结果公开。这明显是不合乎规矩的;第四:郑和芳曾把阳新人民医院和黄石二医院的两次CT报告拿到了湖北省权威医院同济医院,请权威王教授进行了鉴定,王教授认为有问题,并出具了书面证明。第五:湖北省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书漏洞百出,主要表现在:2018年5月9日鉴定的结果中,第一页第五项中的3小点,黄石市中心医院住院病历复印件上面写着(5月8日补送),当事人王美胜4月22日就出院了,为什么5月8日补送呢?其二:同济教授看片鉴定右侧鼻骨无骨折,无需手术,而黄石二医院鉴定的是两侧鼻骨骨折,是人为还是技不如人?

作为当事方的我们对送检材料的真伪,鉴定机构鉴定内容等一切信息一无所知。明显违反《法医鉴定制度》中程序公开、鉴定公开原则的。

综上所述,此份《湖北省公安司法鉴定书》严重违反重新鉴定程序,应视为无效。

 

倪世合的行为系正当防卫

警方应追究凶手刑事责任

 

    郑和芳和倪世合的女儿,现为阳新一中高一学生。事发时,她还只是初三学生。一提起父亲的遭遇,这位学习成绩一直很优秀的女孩,在记者面前不由泪如

雨下。

    她痛苦地回忆,2018年4月6日中午,我和爸爸妈妈及弟弟刚吃完午饭,爸妈坐在沙发上谈笑,我和弟弟则坐在一边做作业。突然听到有人大声拍门,爸爸起来拉开门,我看到一粗壮的中年男人和一个抱着孩子的妇女破口大骂,而且情绪十分激动用手指着我爸。而后他把我爸用力一推,挥起拳头就打,其时爸爸还穿着拖鞋,根本没料到会有人打到家门口来。我后来才知道对方就是住在八楼的邻居,男子叫王胜美,女的是其妻。王揪着我爸衣领就打,我和弟弟顿时就慌了,

妈妈在一旁也拉不住他们。我不敢向前,慌乱中抓起了手机,拍下了对方行凶的过程。王看见我在拍,瞪了我一眼,吓得我赶紧躲到一边。我和十岁的弟弟吓得直哭,脑子一片空白。弟弟拽着我问我怎么办,我只好安慰他没事。爸爸身体本来就不好,曾经因为胃出血而几次住院。此时被几个壮汉打得口鼻流血,靠在门上喘气,但王美胜还在大骂,又上来打我爸。随后,来了一个穿灰色工装的健壮中年男人,冲进来就抓着我爸爸的脖子往墙上推,接着又冲进来一个身穿迷彩服、年约五十岁左右的男人。我当时天真地以为他是来阻止打架的,没想到他们全是帮凶。几个人围着我爸拳打脚踢,还将我妈妈打翻在地。

已经受伤的爸爸看到他们居然对瘦小的妈妈行凶,一边大声哀求对方不要打女人,一边舍命冲上来护卫,当即又被四男一女打倒在地。闻讯赶来的邻居,看到对方都气势汹汹,谁也不敢上前。我担心年仅十岁的弟弟也挨打,赶紧将他拉到一边,我们姐弟两个相拥大哭。其间,我听到那个抱着孩子的女人,不但不阻止,反而在一旁叫嚷:“谁叫你们诬陷我们家孩子,就要打你们全家……”然后是破口大骂。这女人还抻手挠我爸爸的脸颊,一些邻居实在看不下去了,纷纷指责她,对方才悻悻住手。

    我做梦也没想到,仅仅因为琐事,这家邻居竟然撞入我家殴打父母。更令我想不到的是,凶手不但逍遥法外,被打得头破血流的爸爸竟锒铛入狱。这几个月

以来,恐惧和痛苦始终如影随形,挥之不去。我多么希望法律帮助爸爸讨回应有的公道呀!


   记者几次前往倪家采访时,特意上到八楼,但802室都大门紧闭。郑和芳称,他们家春节都没有在这里过。平时也极出在这里出现。

2018年5月28日,阳新警方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对倪世合执行逮捕。

2018年7月21日,考虑到丈夫身体一直欠佳,郑和芳特意委托律师向警方递交了一份“取保候审申请书”,指明其在本案发生前,无任何违法犯罪记录,本案为邻里纠纷、由被害人上门挑衅引起,被害人存在重大过错,且在本案发生后倪世合主动报案、投案,积极配合警方调查取证,要求对其取保候审,可令郑和芳没想到的是,9月3日,警方以书面方式,回复称:倪世合不符合取保候审条件。

    接受采访时,郑和芳不解地说,王美胜夫妇仅仅因为邻里琐事,公然带其他三名男人闯入我家中殴打我们的劣行,依刑法已经构成寻衅滋事罪和私闯他人住宅罪,可报警并做鉴定后,我夫妻二人均只构成轻微伤,对方主犯王美胜因鼻部受伤构成轻伤。其间,王美胜多次当面威胁郑家,还称其兄弟就在刑警队,谁也不怕。


   2018年7月19日,郑和芳向阳新县检察院案件承办人递交书面材料,对警方的两份鉴定结果表示强烈质疑。直到两个多月后,即同年10月9日,阳新县检察院在一份“关于犯罪嫌疑人倪世合在故意伤害一案中被害人损害程度鉴定意见的说明”中,如此指出:本院承办人按照检察机关内部办案程序规定,于同年7月13日将相关材料提交本院技术部门进行文证审查,2018年8月27日,本院收到上级检察机关的文证审查结果,审查意见为,被害人损害程度与原鉴定意见一致。


   案件从2018年7月6日至检察院审查到2019年1月3日量刑,中间退回补充侦查两次,延长审查期限两次。   

2019年1月8日,郑和芳和律师又获知,阳新人民检察院量刑决议书送达至尚关押在看守所的倪世合手中,建议人民法院判处其一年六个月以下有期徒刑。

早在几个月前,郑和芳在律师的帮助下,向阳新公安局递交了要求追究王美胜、王定安等三人寻衅滋事罪刑事责任报案材料。她认为,王美胜夫妻因为邻里琐事,不仅自己撞入我们家里行凶,更电话约来其兄弟王定安和他另两个兄弟等三人也闯入我家参与殴打我和我丈夫。其间,多位邻居劝阻不住,直到警察赶来后才制止他们的暴行。王等人的恶行,导致我夫妻二人全身多处受伤,且经法医鉴定为轻微伤。虽然阳新县公安局对王美胜、王定安做了行政拘留处罚,但更应依法追究对方的刑事责任。

    北京都城律师事务所刘迎新也指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佰九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

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二项之规定,王美胜、王定安兄弟人已经构成寻衅滋事罪,故要求公安机关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

    2017年年底,在中共中央主导下,中国大地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扫黑除恶”运动,王氏兄弟竟然不知收敛、公然闯入他人家行凶打人,主动挑衅党中央的政策、挑战国家法纪。我们曾向阳新县公安局书面要求追究王美胜、王定安寻衅滋事罪的刑事责任,但至今无任何回复。

    北京大学法学院刑法学博士刘先生针对此案指出,1、2018年4月3日,两家因邻里琐事发生争吵,但并未发生纠纷;4月4日,王美胜之妻主动找郑和芳解释,仍未产生纠纷。2、但是事隔两天之后,即2018年4月6日,在事情早已平息时,王美胜夫妻二人及其兄弟王安定又主动挑起事端,强行撞入倪世合、郑和芳家里,完全符合寻衅滋事罪的没事找事、无事生非的客观要件。依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一)》第三十七条第(一)项“随意殴打他人造成他人身体伤害”应以寻衅滋事罪立案的规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行为人为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等,无事生非,实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的行为的,应当认定为'寻衅滋事' ”,以及第二条第(一)项 “致一人以上轻伤或者二人以上轻微伤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情节恶劣' ”之规定,结合王美胜夫妻及其兄弟王安定致倪世合、郑和芳夫妻二人轻微伤之事实,王美胜夫妻及其兄弟王安定已构成寻衅滋事罪和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应选择法定刑较重的寻衅滋事罪定罪量刑。 3、倪世合、郑和芳夫妻在自己家里对非法侵入的王美胜夫妻及其兄弟王安定的反击绝对的、无可置疑构成刑法第20条的正当防卫。依现有的其公正性值得怀疑的司法鉴定结论,倪世合、郑和芳夫妻的正当防卫行为即便造成王美胜轻伤,但综合全部案情,其夫妻的正当防卫行为并不过当。 4、现有司法鉴定结论的客观性、公正性、合法性极其可疑!5.基层警方及其办案人员的法律、政策水平极其低劣,司法理念极其陈旧,单纯追求办案数量,完全缺乏谦抑、克制的现代刑法思想,根本不考虑刑法实施的实际效果,不顾司法实践中长期沿袭的轻伤案件以和解结案为主的司法惯例,存在明显的刑法滥用倾向。

中国政法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相关专家在了解本案案情后指出,倪世合的行为,系正当防卫,不应承担刑事责任。我国法律规定,正当防卫是指对正在进行不法侵害行为的人,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一定限度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根据《刑法》第二十条规定,为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中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

不负刑事责任。

    在本案中,倪世合没有任何犯罪的故意。相反,此事系受害人王美胜出于报复心理,勾结兄弟三个撞入倪家故意殴打他人,倪世合系在自己家中,为保护妻子不受伤害前提下,才采取防卫措施,奋起还击,非故意伤害他们。本案中,目前没有证据表明王的鼻骨骨折损伤为倪世合所为,退一步而言,即使系倪所为,亦为正当防卫,其行为不构成犯罪。

    正当防卫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本案中,倪世合是在多人撞入其家中殴打他们夫妻时,才被迫还击,即使致行凶者王美胜鼻梁受伤,也应减轻或免除处罚。

    2018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发文指出,要适时出台防卫过当的认定标准,鼓励正当防卫。

    正当防卫是法律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是与不法行为作斗争的重要手段。这里的对抗不法行为,不仅是保护自己,也包括捍卫社会利益。不论是侵害他人权益,还是威胁人身财产安全,只要阻止的是不法侵害,都构成正当防卫,不应承担刑事责任。

亦有专家指出,防卫的限度在哪里,目前我国法律没有统一的规定。现有标准屡遭争议。太苛求防卫人在极端状态下做出最合理的选择似乎不符合实际。但实际上,在制止侵害发生的紧要关头,很少有人能准确判断自己下手轻重如何,是打一拳合法还是踹一脚犯法?对于正当防卫,应当尽快统一认定标准,消除含糊空间。同时有关司法部门,应鼓励大胆适用正当防卫,用法律规定支撑起世道人心,不能总让“舆情发酵”去解救“正当防卫”,这既不符合法治精神,也不符合道德要求。

    目前,无法取保的倪世合已经被警方羁押了长达9个月,此案目前已经由检察院移交到阳新县人民法院。

此案结果到底如何?人们将拭目以待。


上一篇:到底是经济纠纷,还是刑事犯罪?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