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698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石野:笔为刀的新闻战士

  发表日期:2019年7月18日          【编辑录入:shiye

《今日大冶》刘家云 《中国纪录》记者 於境源 黄练秋 陈艳胜 发自湖北大冶

2019年的大寒节气,数九严寒,正是一年中最凛冽的季节。这天下午,大冶地质宾馆里,人头攒动,欢声笑语,热气腾腾。大冶市作协2018年年会工作报告正在举行。近百名作家诗人欢聚一堂。

会议中,大冶作协主席陈晓频公布了此届聘请的名誉主席名单,有查代文、张士金及刘幼春等知名人士,其间,颇引人注目的是,著名卧底记者石野亦名列其中,一时成为大冶文坛佳话。

多年前,中学都没有毕业的石野,曾是湖北大冶的一名业余作者,90年代初应征入伍至南海舰队,成为一名中国海军陆战队员。从新兵连时开始,他就以诗歌散文小说开始散布于军内外报刊,因为创作成绩突出而立功受奖,并被调入舰队政治部。走出部队后,凭实力,石野成为《广东法制报》和《南方都市报》的骨干记者,继而北上,又成为《工人日报》《京华时报》《法制日报》等多家中央级媒体的主任记者、首席记者。一路风风雨雨,他始终没有停止手中那支摇曳多彩的笔,不但在新闻界声名大振,更在文学大道中铺下了五彩缤纷的花瓣,在北京出版了七八本长篇报告文学,一部长篇小说,以及中短篇小说及诗歌数篇。

人们不禁要问,从民工到海军陆战队员,从部队到地方,从南到北,他这个文凭不高的农家子弟,又是如何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文学之路的呢?

少年石野,曾得到家乡多位文学前辈的悉心扶持

石野曾多次在不同场合如此说过:我虽然是以做新闻而闻名全国的,其实我是一枚老文学青年,是名副其实的文学爱好者。我的文学之路,就是从故乡大冶开始起步的。

石野是大箕铺石应高村人。父亲是一名乡村知识分子,谈古论今,能诗会文,还会画画。他在父亲的影响下,从小就爱看连环画,以及各类文艺作品。石野的伯父发现他对文学有着独特的悟性后,大力支持他投稿。伯父是60年代大冶一中的高才生,毕业后到河南某部当兵,回乡后担任当时的大冶粮食局党委书记,后又调任大冶外贸局。伯父从高中时起就开始发表文章。当石野看到伯父那一厚迭作品的剪报时,他不由心动起来,忍不住开始写稿投稿。初中时,他的一篇故事被上海《故事会》采用。这令他很开心,从而也坚定了要踏上文字之路的决心。

但当时他家里实在太穷了。残酷的现实,使得石野高中都没有读完,就被迫辍学了。当时连饭都吃不饱的他,哪还有雅兴写作呢?上中学时的他家里实在太贫困了,生活一直很坎坷:父亲身体欠佳,无法胜任高强度的体力劳动,一家人的生活重担几乎全压在孱弱的母亲身上。其时,年近八旬的奶奶双目失眠,下面还有弟妹尚小,为了减轻家里负担,身为长子的石野从十多岁开始跟随母亲下田劳作,放牛砍柴。高二时,因家中失火被迫辍学,为了生计,他被迫下过多家矿井,在建筑工地拉过沙子扛过水泥,还去过黄金湖的东风农场做过红砖厂工人。生活的磨砺,不但没有令他退缩,反而更加坚定了心中那个瑰丽的梦想:自学成才,一定要成为记者和作家。

石野对文学的执着,在家里得到父母亲的大力支持。从中学时开始也得到大冶作家殷显扬、查代文和胡燕怀等人的热心扶持。他的文章常见诸于地方报刊。当时在大冶文化馆任创作员的胡燕怀,看到石野写的两篇小说后,认为他的文字很有灵性,生活基础深厚,只要努力提高,一定会大有作为。他还得到著名乡土作家殷显扬的热心扶持。殷显扬时任殷祖镇文化站站长。1988年,他们在小雷山的一次笔会上认识后,成了忘年交。殷显扬看到石野穷得连稿子都买不起,还如此热爱文学,深受感动,不但鼓励他,还多次寄书寄稿纸给他。后来,石野还在他的介绍下,加入了黄石市作协,成为黄石作协当时最年轻的会员。

为了生计,石野南下打工,年底回家办事时,正好遇到征兵。他以良好的体质应征入伍到南海舰队,成为了一名海军陆战队员。紧张的军训之余,我一直没有丢下读书写作。还经常在军外报刊发表文章,每有新作发表,他总是第一个寄给殷老师指正。2004年,石野在北京的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第一本书《卧底历险:我的第四次死里逃生》,他特意以两万多字的篇幅,以深沉的文字、炽烈的情感,深情纪念此时因病去世的殷显扬老师,回忆了他们之间多年的交往。

战士石野,在部队的特殊熔炉中成长

2005年春天,中纪委中国方正出版社向全国推出了一套名为“侠客行”的纪实丛书,作者全是国内著名调查记者,其中石野的《卧底记者》一经推出即成为畅销书,不但各类盗版四处流行,出版社也先后六次加印。此书的出版,令大冶记者石野名振京华,更吸引得《北京晚年》《北京青年报》《中华读书报》及《武汉晚报》等,多达两百多家报纸连载、评论,并吸引了央视、BTV、凤凰卫视、湖南卫视及湖北卫视等三十多家电视台专访。此书编者如此推荐石野“这是一位九死一生的人物,是中国目前惟一从中国海军陆战队走出来的政法记者。”石野在书中不但记录了当年的魔鬼军训,更回忆了紧张的军训之余,怀揣文学梦的他,是如何热爱读书,如何写作的。

当年,石野与大冶故乡一百名战友一起,一到部队就驻扎于北部湾某地进行军训。他从写日记开始,利用极少的休息空隙,记录下火热的部队生活,四处投稿。一月后,他就开始在《海军报》发表了两篇文章。慧眼识英才的领导,看出他是难得的人才,就将他调出来办黑板报。

海军陆战队的军训极为艰苦卓绝,除了吃饭睡觉,几乎没有多少休息时间。但爱好写作的石野,经常用被子蒙着脑袋,利用手电筒在被窝里头写作。第二天再将稿子悄悄寄出去。“当时写报道得领导批示,还得盖公章,极不方便。我就选择文学创作,可以自由发挥。”石野提起刚当兵时偷偷摸摸的创作经历,多年后一直颇为自豪。他说:“幸好我们这些义务兵寄信都是免费的,这就让我可以四面开花地寄出自己的飞作。”仅仅半年时间,石野就在《海军报》《战士报》《海军文艺》《解放军生活》等多家军内外报刊发表了几十篇作品,多次立功受奖。

这个大冶籍小战士的名字,终于引起了舰队几位作家的关注。当他们获知石野早已经是黄石市作协会员后,鉴于他的创作成绩,在入伍 8个月后被破格调入南海舰队政治部从事专业创作,成为了有名的“战士作家”。

他在舰队创作室老师、知名作家陈知柏以及海军政治部名作家宋燕燕等人的扶持和鼓励下,在创作上有了质的提升。后来,他又在《海军文艺》《解放军报》发表诗歌小说。1993年夏,他的短篇小说《马尾》在《海军文艺》发表,与部队多位著名作家排在显著位置。他是此其杂志中,他是惟一的战士。他曾三次荣获由舰队政治部主办的《南海潮》文学大奖赛一等奖。

名记石野,曾因揭真相多次九死一生

因为创作成绩突出,常有地方报纸伸过来橄榄枝。为了圆自己的记者梦,石野从部队出来后到了广州,先后在两家地方报纸做过记者编辑,后于1997年初,进入刚创刊不久的《南方都市报》,成为机动记者部主任。为探清真相,他以军人的果敢,常以卧底暗访方式,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不断深入羊城的贩毒团伙、地下赌场及黑社会团伙等各种黑窝,去做一线调查,从而揭开了一个又一个惊心动魄的黑幕。为此,有人给他寄来子弹头,有人公开叫嚣三十万元买他的人头。面对多种恐吓和多次被黑道追杀的生死威胁,有着大冶人独特血性的石野毫无畏惧,始终以笔为刀,与各类腐败分子和黑恶势力作顽强的斗争,并多次历经死里逃生。这些神奇经历,后来都记载在他在京出版的畅销书《卧底历险:我的第四次死里逃生》及《卧底记者:我的正义之旅》等书中。

从大冶走出去的石野,性格耿直,刚正不阿,浑身充满正气,颇受社会各界的爱戴。一批泰国华侨感于他的正义,在他遭受黑恶势力威胁时,出资数万美金,送到报社,要求以其名义成立中国首家“记者见义勇为基金”,但被他婉言谢绝。

石野成名后,曾应邀先后去过北师大、中国传媒大学、华中科技大、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等国内六十多所大学做文学和新闻的讲座,其卧底历险的传奇故事,更激起学子们一阵又一阵掌声。面对学子们提出的一个又一个意想不到的问题,他对答如流,诙谐自然,不时引来学子们开心的笑声。他出色的口才,传奇的经历,令每次讲座总是座无虚席,粉丝无数。

他平时讲座的主题除了“如何从记者到作家”,但是“记者的正义感”。他最爱引发当年自己发表在《南方都市报》上的一篇采访后记:“如果把记者手中的笔当作一杆枪,那么,我的每一个文字便是一粒粒子弹,作为一名特殊的持枪者,只要见到生活中的真善美,我会为之朝天鸣枪叫好;对社会中的假丑恶,无论条件多么恶劣,处境多么危险,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勇往直前,冲锋陷阵,将正义的子弹,射向他们罪恶的心脏。”

大冶人石野,是这样说的,更是这样做的。

作家石野,目前出版了七百多万字的各类作品

从南到北,石野是一种传奇。从没进个大学校门的他,不但凭实力进入了《南方都市报》《京华时报》《工人日报》及《法制日报》等大报的名记和编辑,且写出了好几本畅销书。

在中国第一位新闻学博士、复旦大学新闻学院著名教授童兵先生眼里:“石野是个极其聪明的人,也是一个百折不挠的人。如果去经商,去当老板,也许早已挣得缸满缽满。但他至今仍是一个穷文字匠。漂泊京都的他常常受到生活的煎熬,受到各种压力、威胁的冲击。但他对这一切笑而置之。”诚如他自己所言:“尽管我至今是一位没有编制没有任何保障的流浪记者,但为了我热爱的新闻事业,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悬崖,我都会勇往直前,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他的这种高姿态,确实令人肃然起敬。

著名新闻学专家、原中国社科院原新闻监督研究所所长孙旭培教授称他为:“海军陆战队出身的石野,是中国舆论监督的特种兵!”他不但大力推荐石野到新闻学院讲课,还主动为石野的《我在北京当记者》一书欣然作序。

他在京几家出版社和台湾地区出版的“中国舆论监督三部曲”,不但成为畅销书,引得多家新闻学院作为教材,亦令央视的新闻大腕敬一丹、曲长缨、柴静等大力推荐。其中的曲长缨,系焦点访谈资深记者,他于2004年在云南一个小县城采访时,在当地新华书店看到石野的《卧底记者》,手不释卷,花了三个日夜,一口气读完了这本书。石野的浩然正气,令这位中国新闻老将深受感动,当即联系上石野,两人从此成为莫逆之交。两人经常联手作战,共同揭露各种黑幕真相。曲长缨感慨地说:石野一身正气,敢于且善于为弱者仗义执言。他是中国调查记者的标杆。

因为感于石野的正义感,欣赏他的文才,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长何建明特意为他撰写了长达几千字、题为《中国需要这样一把明铮铮的利剑》的推荐序,热情洋溢地称赞他为“石野做过的事很让人敬佩,也很有价值。读他的战斗经历,就像读一部惊险小说……人民需要这样明铮铮的利剑。时代需要这样明铮铮的利剑。”是的,石野是个独行侠,在漂泊路上,他痛并快乐着。他痛苦和孤独,是因为一些身边人甚至包括他相爱多年的女友都没有完全理解他;快乐,则是因为他的新闻调查和监督作用独一无二,他的独特文才和胆识,别人难以重复。

中国会协研究员、中国报告文学副会长、著名评论家李炳银,读到石野的作品后极为欣赏。这位前鲁迅文学奖报告文学评委会主任,在给石野的新书《我为人民说真话:人大代表王维忠传奇》一书作序时,写道:“石野的整部作品,庄严、厚重、激情、生动,我以为超越了石野以往的新闻作品。融大量的社会信息和作家的审视判断于一体,非常具有警示作用和感召力。他以新闻记者独特的正义和良知,以笔为刀,以文字为子弹,多次勇敢地和犯罪团伙、作恶的歹徒,甚至是无恶不作、杀人如麻的黑恶团伙搏斗,为弱者伸张正义,将真相公开于天下。同时,他以作家的身份坚持真理,坚持正义,坚持维护社会底层和弱势群体的权利和尊严的人生态度,令人敬佩。”

2008年,他的一本记录全国人大代表王维忠的长篇报告文学,还吸引了吉林省省委书记亲自为他写序推荐,一时在新闻界成为佳话。

2008年6月,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他携带十几万元现金,深入多个灾区做志愿者,并以此为经历写了一本书。其中的一篇题为《轮椅天使董明》文章,后来获得中国作家网与东莞市文联联合举办的“纪念建国60周年文学大奖赛”一等奖(报告文学奖)。

从2004年起,他的每一本新书都受到许多报刊的推崇,先后有三百多家报纸连载和评论他的书。台湾省、东南亚的不少华文报纸介绍过他的事迹和书。2008年,新西兰著名的华人报纸《先驱者报》,特别开辟专栏,在长达两个多月时间内,连载他的《卧底记者》。

依法维权,敢说真话,是石野最大的乐趣。因为他有创办多年的“石野焦点网”,因为有他来自一线的报道,令许许多多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得以维护。多年前,他本可选择与女友一起出国定居,可他最终选择了留在国内继续他的独立新闻调查。正如金庸小说里所言:“为国为民者,侠之大也。”或许,石野这个以笔为刀的独行侠,这个中国新闻界的独特勇士,真有“侠之大也”的胸襟。

如今,石野已在北京奋斗了十几年,从南到北做了二十多年新闻,担任过多家中央级报纸的采访部主任、首席记者,创作了十多本书稿,目前在大陆和台海地区出版了《卧底历险:我的第四次死里逃生》《卧底记者:我的正义之旅》、《我在北京当记者》、《生死暗访》及《我为人民说真话:人大代表王给忠传奇》等,先后为全国多达一百多家报刊连载或评论,深受读者,特别是大学生读者的喜爱。他在京出版的书,几乎本本都是畅销书。

新闻之余,石野亦好诗文。早在中学时,他就曾在军内外报刊发表过许多篇诗文。现在,博览群书的他又开始诗歌和中短篇小说的创作。无论是做新闻,还是从事文学创作,他总能在四处奔波之余,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奇迹。难怪2015年7月份,CCTV—1“他们创造奇迹”栏目,特意拍摄了以石野历险为经历的长达45分钟的纪实片《生死暗访》,在社会上又一次激起反响。随后央视又在一、二频道多次重播此片。其实早在此前,石野就接受过央视、凤凰卫视、北京电视台、湖南卫视和黄石电视台等30多家电视台的访谈,曾与著名主持人肖东坡、曾子墨、田歌、司马南及刘仪伟等面对面的对话,声名远播。他也成为中国上电视做访谈最多的新闻记者。

近年,石野又担任了北京中国法学会主办的《人民法治.清廉中国》杂志执行主编,同时潜心文学创作。他目前有两部长篇报告文学,即由一家出版社推出。去年开始,他又与央视朋友一起策划拍摄一部励志电影,他应邀担任编剧。

目前,刚从北京回到故乡过年的石野,正在认真修改一部完成不久的、反映城镇现实题材的长篇小说《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稿子目前已经杀青,即将由北京一家出版社出版。

在当今纷杂的各种潮流之中,能走出石野这样的新闻勇士,能像石野这样坚持近二十年勇为民执言仗义,敢为弱势群体说真话的记者,不多。从大冶这片热土中,有石野这样双栖于新闻和文学的记者兼作家,更是罕见。

大冶作协主席陈晓频感慨地说:石野先生德艺双馨,海内闻名,社会影响大。现在能担任大冶市作协名誉主席,乃家乡作家之兴之幸也。我们相信他的加入,能给大冶作协带来一股清新的春风。

身为大冶人,石野一直关心大冶文学艺术的发展。对于被家乡作协聘为名誉主席,石野连称惭愧。他感慨地说:此次回乡参加作协的年会,有一个奇异的现象令我很感动,那就是,近百名作家居然都是自费掏腰包,没有花我们政府的一分钱。没有公费花销,不但没有一个发牢骚,反而激情如故。这种现象,在其他地方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令我很敬佩家乡这些文朋诗友的高风亮节。他们对爱乡的热爱,对文学的痴迷,令我很感动。我相信,能反映大冶翻天覆地变化的大作品,一定出自他们手中。大冶文坛美好的春天即将绽现。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