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44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冷雨中的拾荒者,捡起的是垃圾,贮存的是对生活的期待

  发表日期:2020年3月8日          【编辑录入:shiye

2020年3月8日  二月十五  星期日  雷雨

    其实,惊蛰后的首场雷雨,早从凌晨四时就开始了。只是天亮起停止了。上午天空翻腾着厚厚的卷积云,我就估计白天可能还会下雨。

今天3月8日,是国际妇女节。在此,我也借用领导人的话,向奋战在疫情防控一线和各条战线的妇女同胞表示诚挚慰问,向全国各界妇女同胞致以节日问候。记得昨天,国家四部门联合发布“一线医务人员抗疫巾帼英雄谱”,总共20人,其中两人已逝。我认为这个名额实在太吝惜。在此非常时期,国家应大力表彰为疫情作出贡献的女杰,特别是防疫一线的白衣天使。

上午又有外地和本地的朋友问我:不知大冶的解封何时到来?因为连日来,各地疫情向好。昨天湖北新冠肺炎新增确诊41例,均为武汉病例,其个16个市州0例。这意味着湖北除武汉外,连续3天新增为0。

    这自然是个好消息。因为下降的数据,意味着疫情防控成绩越来越明显,疫区里的百姓,自然更加渴望早日解封,恢复正常的自由生活。

我亦如此。我几乎每天都要向在政府部门工作的朋友打听,黄石和大冶到底何时能解封。特别是大冶,十几天都是0新增,此时又是一年之中最宝贵的春耕生产之季,为何还不解封呢?为何还要将眼睛盯着武汉呢?湖北省不是早就按照按级别来划分疫区风险的高低了吗?基层县市还老紧按着“封城、封路、封村”,根本不顾老百姓的呼声,总是实行“一刀切”的措施,其目的还不是形式主义在作怪。

你老百姓怨也罢,骂也罢,他们一律装聋作哑,整日只知大会小会,只知检查指示,极少有人真的深入到贫困的地方看看,听听底层百姓此时最大的希望是什么。
正要吃午饭,忽然接到初中同学打来的电话,问我此时是否想回乡镇看看?他可以过来接我回去。这位憨厚的老实汉子,几乎每天都要在微信里与我聊聊天,说说困在村子里的苦楚。他告诉我,现在生活实在是太不容易了,如果有机会,就是去大城市捡破烂,都愿意,只要能挣到钱。前些年,他投资数十万,与人合伙承包了一家小型化肥公司,但因为资金周转不过来,目前一直处于停产阶段,要想盘活,除非农业部门能大力扶持。一家人全靠他挣钱养家,无奈之余,从去年底开始,跟朋友做起了殡葬的生意,就是帮助人家运送殡棺。

为此,他们在防疫之际,办理了一个特别通行证,可以随时在大冶范围内跑动。前天,他闻知我很想回村子走走时,就一直记在心上。平时,他很少出门,只有村里有人家需要殡棺时,才驾着车子到城里。

今天中午,因为要帮助村里一名刚病逝的朋友到大冶殡仪馆拉殡棺,其中一部小车可以顺路带我回村。不巧的是,我这两天因要为一家杂志赶写一篇稿子,没法抽身。他说:主要是好久没有见到我了,很想当面聊聊天。顺便借两本书看看。从过年到现在,关得实在太久了,在农村里实在是闲得无聊,又无处借书。

    我只好劝慰他说:我们都被关了四十多天,解放的日子应该很快来临了,再忍一些日子吧。

就在我刚刚撂下电话时,外面传来了噼里啦的下雨声,接着又传来了轰隆隆的雷声。是春雷之声。“惊蛰春雷响,农夫闲转忙”,惊蛰时节未来得及响起的春雷,终于在今天响了起来。

我不由伫足窗前,凝视外面飘洒的雨滴,渐趋变大变密。我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即,我看到一个戴着口罩的老人,一手拎把铁铲子,一手紧抓着扛在右肩膀上的硕大蛇皮袋。她根本没有带雨具,也没有戴帽子。也许是因为躲避不及,也许因为急急赶路,她全身都湿漉漉的。也许因为走得太急,也许因为袋子根本没有封好,肩上的塑料袋掉下了两只矿泉水瓶子。后面一个打着雨伞的大声喊道:老人家,你的东西掉了。


    幸而,老人的听力很灵敏,马上掉过头来。就在她佝偻着腰身,还没来得及捡起地面上的瓶子。从塑料袋的口子里又叮当地滚出一只王老吉饮料盒子。风雨中,老人真是顾了这头,顾不上那头,肩上的袋子也掉了下来。我正想跑出去,可找了半天,不知雨伞搁哪了。好在,她身后的那名男子,一手高举着伞,帮着老人遮雨,一边帮她捡起了滚在雨水中的两个矿泉水瓶子。

我没找到雨伞,但找出了一根绳子,以及两只大号的塑料袋,蹬蹬蹬地跑到一楼,从门口将东西递给她。正急得不知所措的老人,看到我递出来的绳子和两只塑料袋,高兴得连连称谢。我顺便将墙角里的几只空饮料铝盒递给她,提醒她进来避会儿雨,等一会再回去。那名好心的男同胞,见我拉开了铁门,就撑起伞离开了。

    我早认出来,这位老太太正是我多次擦肩而过的那位拾荒者。就在昨晚,我散步路过前面拐弯处时,还看到她在不远处的垃圾堆里翻腾。我出门遛弯时,看到她正弯腰在靠墙的大垃圾铁桶里翻找能换钱的矿泉水瓶、饮料空罐子等能换钱的东西。我所居住的社区,以前就是村中村,靠种菜为生的农民不少,利用政策的空子,建起了好几层高楼房、摇身一变成为租房者的富人更是不少。这里平时可以见到不少拾荒者,随着年前对疫区的大力防控,外面的根本进不来。因此能在周围继续拾垃圾的,肯定是居住在社区里的居民。


    我当然不是第一次见到她。几乎每天的黄昏,或是华灯初上时分,总是或远或近地,能看到她头戴草帽,一手提着只肥大的蛇皮袋,一手扬只铁钩或是铁铲,低头在垃圾桶面前挑挑拣拣。这些日子,过路的人虽然少,但路过她身边时,总是厌恶地将手压在口罩上,快速走开。有的还会数落她两句,意指她这么不怕死,还跑出来拾破烂。不管路人声音高低,她总是默默不语,继而快速收拾好东西离开。

    有好几次,我很想与她聊聊,询问她的生活状况,但每当我靠近她时,她总会神色紧张地拎起散发着异味的塑料袋,像惊弓之鸟般,急急离开。

此时又响起了一声炸雷,老人瘦削的身子颤抖起来。在我再三劝说下,她终于迟疑地缩到屋檐下。她皱纹横溢的脸上都是水,灰白的头发往下滴水,身上大半已经被淋湿了,摘在手中的草帽也是湿淋淋的。我让她先躲会儿雨,急急地朝楼上爬去。我从房间里翻找出两只口罩,又找出一条未开封的毛巾,匆匆返到楼下,一并递给她,提醒她赶紧擦下头发、脸上的雨水,小心感冒。老人刚开始根本不愿接,后来见我是真心实意的,才畏畏缩缩地收下。她根本舍不得拆开新毛巾,而是小心装在身上。在我的再三提醒下,她这才换下了早被淋湿的口罩。

我赶紧将一楼防盗门后面的一堆旧报纸和几张硬纸壳,拉出来,全塞到她塑料袋里。老人打着寒战,哆嗦起来,说:感谢领导,我没有手机,身上也没有带钱……
我安慰她说:瞧您老人家说的,我本来就要扔出去的,也值不了几个钱。就送给你吧。

见我说得真诚,老人迟疑不决,半天不敢接。她嗫着说:口……口罩,我收下……根本买不到呀。其他的实在不敢要……直到我将报纸和硬纸壳卷起,装入她的蛇皮袋里,她似乎才相信是真的。

趁此机会,我问道:老人家,瞧您头发都白了,应该有六十好几了吧?

她边整理着袋子,边回答:我都七十三了。唉,幸好身体好,还能跑动。

我惊讶地问:这么大年纪了,为何不在家歇歇,还要跑出来捡破烂呀?

唉,我一直住在女儿家……几个外甥和外甥女都大了,女儿没工作,都靠女婿一个人打工养家,我也不能吃闲饭呀。其他的做不了,只能捡捡破烂了。平时这里捡的人太多,外面的小区又不让进,所以,我趁这好机会,每天出来多转几回。

话题一打开,她就自顾自地说起来:从过年到现在,都一个多月了,女儿一家五口人全被关在家里,没有一分钱的收入。年后两个要上大学,一个要上高中,日子过得难哪。我就背着他们,悄悄跑出来,能挣一分是一分。

我劝说道:我常看到你出来捡破烂。其实没这个必要,现在可是非常时期,随处可以遇到病毒。你总是在垃圾堆里翻找,多危险哪!

她用手背抹着脸上的雨水,苦笑着说:我也知道病毒可怕,可我戴了口罩。再说,正是没有人出来,我才趁机多捡一些……

我问:这个时候,连路都封了,您还怎么卖这些破烂呀?

唉,现在哪有人要这些。不过,不要紧哪。我可以在家的后面放起来,等到疫情过去了,我再拿出去卖。反正都是破烂,也不会真的烂。

她说到这儿,灰黄的脸颊,竟绽放出了得意的笑容,仿佛很快就可以换到一笔钱似的。

闲聊间,她抬头瞟见雨稍小了些,就扛起胀胀的蛇皮袋要离开。我担心她待长了会感冒,又一次提醒道:老人家,先用毛巾擦下身上的雨水,赶快回家休息会吧,这种天气,淋了雨,最容易感冒的。

雨依然淅淅沥沥地下,但比以前明显小了些。她用力将袋子扛上肩膀,千恩万谢地离去。

盯着她在雨雾中渐渐消失的佝偻的背影,我陷入了深沉的思索之中。

拾荒者,俗称捡垃圾的、拾破烂的,靠自己在路上捡来的可回收物维持生计。像老太太这样的拾荒者,一般家境贫困、没有什么劳动能力或是无依无靠。

    但她是为了帮助女儿,为了减轻女儿一家的生活负担。我想,被困在疫区的非常时期,该有多少底层百姓生活陷入绝境。但是,大多数人都像这七旬老太太那样,依然在追求幸福、期待幸福。其实幸福没有绝对的答案,关键在于你的生活态度。善于抓住幸福的人才懂得什么是幸福。

对于底层百姓而言,幸福是件很困难的事,对于这位老太太而言,能多捡一些垃圾,能挣一点生活费,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她在人们躲在家中时,知道有风险还要跑出来捡垃圾,此法自然不可取,但是,又有几个人能理解,老人此举是一种生活的态度,是迫于无奈呢。对她而言,在此非常时期,能多捡一些能换钱的破烂,能多贮藏一些破烂,就是对生活的最大期待。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