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55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谁给予原告异地执行的权力? 谁来维护众民工的合法权益? ——大冶金牛商品楼前众民工讨要血汗钱事件续

  发表日期:2020年6月30日          【编辑录入:shiye

   6月10日上午9时许,大冶金牛镇大金路某商品楼前发生一场纠纷:本地一群走投无路的农民工聚在非法出售的售楼部,阻止受襄阳市高新区人民法院委托,在此公开违法低价售楼的襄阳人余海玉和李国成夫妇,要求对方停止违法行为,并归还大冶数名农民工的血汗钱。

 

但涉嫌多宗违法的本案原告余海玉,强行低价出售原不应出售的商品房,拒不支付农民工工钱,并与前来讨说法的承包商左宏锋、民工左宏涛、及70多岁的金牛民工胡泽全等多位农民工发生纠纷。

此事双方当事人虽然都受到了地方派出所的处理,但此宗由讨要工钱而引发的事件,在当地引发各种议论。
 
众民工端午节前讨工钱
派出所出警劝散众民工

6月24日上午,无心亦无钱过端午节的民工领头人左宏涛和左海泉等十几人,一早又寻到位于金牛大金路坤诚塑钢公司大院内,找余海玉和李国成夫妇讨要两百多万元的血汗钱。

记者一行在现场看到,闻听风声的余海玉早不知躲到哪去了,只有李国成漫不经心地夹着一支刚点燃的香烟,在里头靠售楼处方向抽烟。中等个子的李国成五十出头,留小平头,一身名牌,黑色皮鞋擦得一尘不染。因为保养得极好而显得面目红润。

面对众民工的声讨,见惯了此种场面的李国成根本不理,只是不停地抽烟,还振振有词地称:“我们这是合法的。是襄阳法院判决给我们的房产。怎么出售是我们的自由。有种,你们就找法院要,不要找我呀!”

公司大院原本就偏僻,加上经常有民工跑来要工钱,令大院里显得空空荡荡,只有几个妇女抱着孩子在瞧热闹。记者看到“售楼部”已经被人取下。

在对面一座楼房外面,张贴着两张特意放大的复印件,那是余海玉夫妇敢在异地公开售楼的惟一合法手续,也是金牛镇政府不好插手的原因,更是金牛派出所依法保护余海玉的唯一由。

 


55岁的左宏涛又带民工们围过来讨要工钱,李国成一点也不胆怯,还时不时与民工对峙几句。

见几名民工指着他的鼻子质问,李国成当着记者一行的面掏出手机求助。很显然,他拔打的不是110报警电话,而是熟人电话。

仅仅只隔几分钟,一辆警车鸣着警笛飞驰而来。

除了戴墨镜的司机端坐在驾驶室内,三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和两名辅警,戴着口罩冲下来,其中一名民警拿出手机对着众民工拍照。记者见状,对着民工和李国成正拍摄时,却遭到一名未戴帽子的青年辅警的呵斥,还要求马上把相片删掉。

 



 

70岁的老民工胡泽全看到几个警察一下车就围上来,其中一名年轻民警还掏出手机拍照,不由奇怪地问领头的警察:“好好的你们出什么警呀?”这名戴着口罩的警察大声大气地说:“我们人民警察是在打击违法犯罪!

因长年劳作而腰身微佝的胡泽全当即大声质问道:“我们民工一没打人二没骂人,只是在讨要血汗钱,你认为这是违法犯罪吗?”

年轻民警不由缓和了口气,只是耐心地劝说。十多分钟后,像以往那样一无所获的众民工,极不情愿地离开。
 
左宏锋称遭受余海玉非法拘禁
一纸调解书令千万老板变穷人

在讨要工钱的众多民工之中,五十多岁的大冶人左宏涛显得较为突出。他在此处楼房上拖欠的血汗钱也最多,有一百多万元。

2017年5月,左宏涛和左宏锋签订《木工施工承包合同》,左宏锋将位于金牛镇坤诚塑钢公司家属院内7层楼房一栋承包给左宏涛施工。左宏涛如期施工,并提供了所有水泥、钢筋等钢材,按双方协议,左宏锋理应支付左宏涛工程款及材料款人民币2533960元(含木工款项523845元、钢筋工人工资174615元、水泥、钢材、沙石等合计3850元、以及陈芝供应的水泥、钢材等合计170万元、民工左海泉工资81000元。

2019年5月20日,双方经大冶人民法院(2019)鄂0281民初2274号民事调解书约定,在十日内归还。

但是,早在此前,神通广大的余海玉已经在襄阳高新区法院将左宏锋父子告上本地法庭后,法院经缺席判决,并出具了一份[2015]鄂襄新民初字第01765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左氏父子归还原告余海玉“欠款”一千多万元。据左宏锋反映:他实际上只是借了余海玉80万元,有汇款凭据,亦有借条,但其他的400多万元,实际上是他被余海玉和李国成夫妇挟持并非法拘禁后,在对方长达两个多月的殴打和威胁下,被迫写下的假借据。

当时,自己去襄阳高新区法院被迫“应诉”时,亦是被几名打手挟持去的。尽管多次向法院求救,但无人理睬。最后,他迫于余李等人的威胁,只好违心地签字。

看到大冶市人民法院对相关楼房下达执行裁定后,余海玉又申请襄阳高新区人民法院于2020年5月27日下达了一份2020鄂0691执行28号之一执行裁定书,要求执行左宏锋位于大冶金牛镇大金路坤诚塑钢有限公司家属院内在建7层楼房一栋(共三个单元)的所有权及相应权利,以抵偿左的欠款3650752元,本金为480万元及相关利息。

2019年10月,余海玉不服大冶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鄂0281民初2274号民事调解书,向大冶市人民法院申请再审。2019年10月31日,大冶市人民法院在(2019)鄂0281民申21号民事裁定书中,驳回了余海玉的再审申请。
 
原审法院裁定漏洞百出
余海玉受委托非法售楼

左宏锋愤怒谴责余海玉为了钱财而不择手段。实际上,此次争议的金牛楼房,他只欠余四套房,但余海玉仅凭一纸执行文书,就企图把价值几千万元的楼房全部据为己有。

记者从左宏锋出示的一份抵偿协议上看到,此份他与余海玉签订于2017年8月19日的协议书中,甲方(即左宏锋)自愿以其位于大冶金牛大金路襄樊坤诚铝塑钢制品公司金牛分公司家属院9号楼四套房及一间一楼门面房的所有权及使用权暂定作价100万元抵偿给乙方即余海玉,以清偿左所欠余部分债务。

 


左原承诺的电梯房400万元,减除本次抵偿100万元,左尚欠余电梯房300万元。经双方协商,左方再以电梯房100万元抵偿给余海玉,具体事宜双方别行协商。因上述抵房屋及门面房正在建设之中,无法立即交付,左保证在2017年年底前竣工,即将上述房屋的所有权及使用权交付给余海玉,余有权对外销售。

由此可见,据双方的约定,余海玉也只能按双方协议分配其中的四套房及一门面。但是,余海玉却不顾多位民工的血汗钱,企图占有左的所有楼房。

 




 

余海玉

 

襄阳高新区人民法院作出缺席裁判后,要求查封左宏锋位于金牛镇的在建楼房,一方已经依法判决应该支付相关建筑商和数名农民工的工钱。

有关律师查阅了厚厚案卷,惊讶地发现襄阳法院判决漏洞百出,适用法律错误,且此案明显为虚假诉讼,涉嫌多项犯罪,理应移交当地公安部门立案侦查。但该法院几名法官无视法律和大冶农民工血汗钱,非法执行、超额执行,致大冶百多名农民工的血汗钱拿不到。

本案最令人瞩目的是,两地法院裁定的楼房,尚欠本地多名建筑商和农民工的数百多万元血汗钱,如何合法合理分割,成了难题。

当大冶人民法院对理应用来抵押本地农民工工资的多套楼房进行查封后,但随后被手持襄阳人民法院执行函的余海玉撕毁,并砸开门锁公然售房。为此,左宏涛等人多次找到大冶法院执行庭,要求对方出面阻止余海玉的非法行为,但大冶人民法院却显得很无奈。

6月19日,有关法官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因为襄阳方法院执行在前,大冶法院裁定和执行在后,依有关规定,他们只能向襄阳高新区人民法院申请要求对相关楼房进行平均分配,但对方却根本没有回音。他们也不能重复对涉及本地众民工工资的楼房进行查封。

获知襄阳高新区人民法院对位于大冶金牛的相关楼房查封时,根本没有相关执法人员在场,而只是委托原告余海玉独自“执行”,他极为惊讶,指出襄阳法院及相关法官严重违纪违法。执行现场必需有相关法官在场执行,绝不可轻易委托当事人代替。

至今为止,襄阳市高新区人民法院,从没有委托大冶人民法院对左宏锋位于大冶金牛的巨额房地产执行,而是径直将一份执行书交由原告方自己去执行。对此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有关专家指出,人民法院对有关案件当事人异地执行的,可以由审判地法院直接执行,但那无疑会增加执行成本,按相关规定,可以委托被告财产所在地人民法院执行。

受委托人民法院收到委托函件后,必须在十五日内开始执行,不得拒绝。执行完毕后,应当将执行结果及时函复委托人民法院;在三十日内如果还未执行完毕,也应当将执行情况函告委托人民法院。

多位专家指出,余海玉既非执行法官,却能凭襄阳法院的执行书,就公然在金牛低价出售楼房。这实在令人匪夷所思。到底是谁赋予这个女人的权力?

据左宏涛众民工反映,他们都懂得理性而合法维权,但每当他们前往该处讨要工钱时,却遭到余海玉所雇佣的本地多名无业人员的阻挠及威胁。同时,每次报警后,派出所总是为余海玉一方说话,这令他们很不理解。

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因为要不回巨额投资款项,特别是多名农民工血汗钱的左宏涛,早在去年就联合左宏锋向金牛镇人民政府递交上了一份《优先受偿申请书》

他无奈地提出,因左宏涛诉左宏锋建设工程合同纠纷一案,大冶市人民法院于2019年5月24日,作出了(2019)鄂0281民初2274号民事调解书,调解:被告左宏锋同意向原告左宏涛支付工程款、材料款共计人民币2533960元(此款含木工款523845元、钢筋工人工资款1774615元、水泥、砖、沙石等款合计38500元、左文斌工资款16000元、陈芝供应水泥、钢筋、砖、沙款合计170万元,左海泉工资款81000元),上述款项定于调解书送达之日起10日内付清。

该调解书已发生法律效力,被告至今尚未履行,我方已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大冶市人民法院于2019年7月22日,作出了(2019)鄂0281执1774号执行裁定书,裁定:查封被执行人左宏锋以襄樊坤诚铝塑钢制品有限公司金牛分公司的名义开发的位于大冶市金牛镇川大道南岸山同生活小区9号楼1栋,查封期限三年。襄阳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对该楼房也进行了查封。

然而,申请人余海玉申请执行的款项为借款480万元加利息一起1480多万元,我方申请执行的是人工工资和材料款,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第3条规定,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的工程款范围为:建筑工程价款包括为建设工程应当支付的工作人员报酬、材料款等实际支出的费用。故我方有优先受偿权,特向金牛镇人民政府提出申请,请求依法按照优先受偿权的顺序督促办理相关手续。

但是,他们的请示一直无果。
 
襄阳夫妇公然超低价非法售房
金牛镇人民政府为何视而不见

与此同时,余海玉在“依法”占有了左宏锋在金牛的酒店后,又带人大摇大摆地将左宏锋的所有楼房占有己有,并在金牛本地有关人员的协助下,以极低的价钱即每平方七百元的价格抛售楼房。

左宏涛说,余海玉利欲熏心,简直视我们民工的血汗钱为儿戏。要知道,现在建一平米的房子,至少得花费八九百元,而这女人竟在敢以七百元一平方售房!

眼看自己辛苦了好几年建起来的楼房就这样被余海玉全部“合法”占有,建筑商左宏锋和承建商左宏涛心急如焚,这三栋楼房不但让他们欠下巨额债务,更令他们欠下多位农民工的血汗钱,特别是,这些楼房,早为大冶市人民法院所查封,襄阳高新区人民法院不应无视大冶市人民法院法律文书在前的情况下,公然纵容余海玉超额执行和拍卖。

左宏涛还指出,自己当初垫资建房时,几乎所有建筑材料都是从别处那儿赊来的。比如,大冶茗山彭堍村余某及亲戚,先后一共出售给左价值一百多万元的水泥、沙石及其他材料,但一直无法兑现。

后来,经左宏涛与左宏锋三方协商,决定按价把左宏锋在建的位于金牛大金路的楼房按价转让于彭某某,以抵消部分建筑材料款。

左宏涛四处投诉称,他和几位民工代表多次跑到金牛,想保住原本属于自己的楼房,但每次都遭到余海玉雇佣的打手的恶言威胁和驱逐。其间,他们多次报警求助时,因为余海玉手中持有襄阳法院的执行裁定书,他们的行为总被金牛派出所指为违法。

 



 

6月24日上午,记者在位于金牛镇大金路坤诚塑钢有限公司家属院内在建7层楼房一栋售楼处询问凭何在此售楼时,他理直气壮地回答:我们是合法的我们是受法院的委托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我们有襄阳高新区人民法院的执行裁定说罢朝前面大墙上努努嘴。那上面有两张特意放大的复印裁定书,在风雨飘摇中,已经一片斑驳。

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检察机关共批准逮捕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1599人,同比上升10.6%;检察院为农民工追缴工资2.5亿元。司法部多次印发通知强调,要引导农民工优先通过公共法律服务热线和网络平台进行法律咨询和申请法律援助。

除了法律救助,地方政府是否更应把民工欠薪事件当成大事来协调处理呢?很显然,在此方面,大冶市人民政府和金牛镇等相关部门,还做得不够,以致众民工救助无门,只能频频前往售楼处讨要自己的血汗钱。

 



 

对于左宏涛、左海泉以及大冶众多民工而言,他们辛苦在此建好了楼房后,却一直要不回自己的血汗钱虽然左宏锋愿意给尚未竣工的楼房作抵偿,但是因为左与余海玉之间的借贷纠纷,这几栋沾满了大冶众多民工汗水和血泪的楼房,眼睁睁就要全部被余海玉和国成夫妇独吞,他们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有关律师指出,虽然余海玉手持有襄阳高新区法院的执行书,但此裁决疑点重重,而且早有律师指出涉嫌虚假诉讼和非法拘禁,理应移交到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同时,大冶和金牛主管部门,应以照顾本地民工的切身利益为原则,阻止余海玉违法售房的行为,以维护本地众多农民工的合法权益。

双方的纠纷不依法解决,将会给大冶和金牛的治安及稳定带来极大隐患。希望此案能引起大冶及金牛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及时阻止襄阳法院的错误执行,理应以合法手段帮助本地农民工讨回血汗钱,以维护本地百姓的合法权益。

这些大冶民工何时能追回血汗钱,人们将拭目以待。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