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13217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第8节:这名字估计也是假的了

  发表日期:2005年7月12日   出处:http://www.shiye007.com    作者:石野     【编辑录入:shiye


        先离开的是雷振。雷振身高1.84米,铁塔般的块头,来自湖南农村,当过三年陆军。他很老实,也很讲义气,就是说话有些结巴。我一直在想,他的被“炒鱿鱼”,与他平时说话结巴有着很大的关系。

      那是临近暑假的一天晚上,快上晚自习了,一位学生突然发现他那辆新买的自行车的后轮胎不知被谁刺了一个洞。于是他就气呼呼地跑来问正在学生宿舍大楼门口值班的雷振:“我的车轮胎被人给刺了个大洞,你坐在这儿难道没有看到吗?”

      如果是他的自行车在这儿丢了,那还真是保安的责任,但像这种车轮胎被人刺了个眼之类的事情,如果都往值勤的保安身上推,还真有些说不过去,但偏偏这个学生是个学习差劲、没碴找碴的愣头青,就冲他发起火来,好像他的车轮胎就是雷振刺破似的。起先,雷振只是解释,还没有想到要与一个学生发生冲突。偏偏这几日雷振失恋了,他那位在老家的女朋友因为他一下子拿不出两万元钱的彩礼,坚决与他分手了,弄得重感情的雷振两眼红红的难受了好多天。这个晚上,心情郁闷的他连晚饭也没吃就来上晚班了,没想到一来就被这个学生给弄得下不了台。雷振一急就显得更结巴起来,不知是那学生成心作弄他呢,还是真的跟他过不去,见雷振结结巴巴地说不出几句话来,他就更来劲了。嗓门一大,就吸引了一大群正准备上晚自习的男女学生,大家围在那儿看热闹。那个惟恐天下不乱的学生见来了这么多人,又欺雷不善言辩,就干脆咬他态度不好,还先骂人,就对他破口大骂,他的几位同班同学也跟着过来,对雷又骂又推的。见这小子无事生非,故意当这么多人的面侮辱自己,雷终于也忍无可忍地与他们发生了推拉。但吃亏的却是雷振,对方人多,他不但身上挨了几下,还被人推倒在地上。本来就窝了一肚子火的雷一下子气急了,就一把抓住那个小子搧了几下。

      我和王保卫获知后赶紧跑过来劝架,好不容易才将他们劝开。不过,这下就把事情弄大了。不管谁是谁非,但学校里的保安打学生,一下子坏影响就出来了,结果一直闹到了校长那儿。在弄清楚原因后,校长最后虽然只是训了雷振一顿,但“煤气罐”却很生气,认为他刚从后勤部调过来当保卫科长,就闹出了这样一件在群众中影响恶劣的事来,很让他的面子过不去,当晚下班后就让雷振写检讨。这个时候,成为风箱里老鼠般的雷振气得在一边直生闷气,我怕他伤了身子,为他倒了一杯水,又拿来半包没有分完的“白沙”烟,竭力安慰这位受了一肚子委屈的老兄。

      第二天夜晚,快下晚自习时,“煤气罐”跑来问我雷振的检讨书写好没有,明天就得交给学校里。我说,我看到他早写好了,不过他现在正在学生宿舍门口值班。他让我一起过去看看。我们快到学生宿舍门口时,透过昏暗的夜灯,我老远看到苦着脸的雷振爬在值勤的那张小桌子上,他的旁边正好有几个学生围着,大家正在七嘴八舌地议论着那场风波,还有人在问,那只自行车轮胎到底是谁弄的。谁知,这时候,沉闷了半天也没写出一个字来的雷振突然气嘟嘟地用他那夹杂着浓浓乡音的普通话叫喊道:“还在问,我没瞧见么!我没瞧见没看见么妈的。”雷振的普通话本来就很不标准,平时总是带有一种浓浓的地方口音,他这一结结巴巴地发牢骚,如果不仔细听,还真像是“煤气罐煤气罐妈的煤气罐”我正在这样胡思乱想的时候,没想到我身边的“煤气罐”气得用广州话话冲着前面恶狠狠地骂了句:“丢你老姆,这臭小子竟敢背地里这样骂我!”还不待我回过神来,“煤气罐”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了上去,指着雷振的鼻子大骂道:“你上班动手打学生,还死不认错,现在又背后里敢骂人!你现在就收拾好东西,给我滚蛋!”

      我们所有的人都被弄得目瞪口呆起来!大家只是看着“煤气罐”在那儿唾沫四溅,冲着茫然不知所措的雷振暴跳如雷地叫骂着。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就是再解释也没有用了。受了一肚子气的雷振,第二天天还没有完全亮,就拎着个破旧的大皮箱,凄凄凉凉地走了。我和王保卫尽管很难受,但又无可奈何。最后,我跑到校内的小卖部赊了两包“白沙”烟,塞到他的包里。

      雷振走后,只过了两个月时间,我也与“煤气罐”闹翻了,离开了这家学校。我之所以离开这儿,与两件事有关。

      第一件事,我介绍过来的一个所谓的北京大学高才生原来却是一个江湖骗子,骗走了学校电话亭的1000多元电话费。那个骗子姓金,江苏人,名叫金国华(这名字估计也是假的了),是我在中大门口认识的。他中等个子,长着付小白脸,衣着很时髦,戴着一副金边近视眼镜,能说会道,能喝酒又能抽烟。他说是来广州看望他的姐姐的,聊着聊着就熟了,临分手时我给他留下了门卫室的电话。金的年纪与我差不多,后来经常过来玩,一来二去,就与学校里的人混熟了。当他得知学校有一个专为学生服务的收费电话没人管后,就要求接手管理。这电话也是由保卫科管的,当时“煤气罐”要求我作金的担保人,就像我当时是由王保卫作担保时一样,如何万一有什么事,好找到人。我就担保了,当时学校支付金的月薪也是500元,与我们几个保安的一样,只是上下班时间长一些,要日夜守着。但这小子不知用什么手段在计费器里搞了名堂,每个月从中贪污电话费。一个月后,他拿了2000多元的电话费逃之夭夭了。结果承担责任的当然是我,保卫科后来就扣了我半个月的工资。

 


上一篇:第9节:我给香港富婆当保镖
下一篇:第7节:那家伙没找你的麻烦吧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5758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