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10805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第7节:那家伙没找你的麻烦吧

  发表日期:2005年7月12日   出处:http://www.shiye007.com    作者:石野     【编辑录入:shiye


        饭后夜幕已经降临,我赶紧四处找住处。前面百多米远就是一家技校。我决定去学校里面的招待所看看。一般来说招待所的价钱不会贵,不像外面价目吓人。我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门口的门卫室,见里面有两个保安一边在抽烟,一边正在热火朝天地下象棋呢。为了办事方便,我特意买了一包湖南产的“白沙”香烟。我走上前去,很客气掏出两支烟,笑容可掬地向他们一人发了一支。我的这一招还真见效,那两个保安马上停止“战斗”为我让座。两人一胖一瘦,年纪都不相上下,瘦的老成些,姓王,叫王保卫,湖北咸宁人;胖的是湖南人,虽然长得牛高马大,但满脸憨厚。他慢吞吞地自我介绍说,他叫雷振。这响亮的名字有些如雷贯耳的味道,马上让我想到了《高山下的花环》小说中那位一身正气、刚直不阿的老军长雷振。不过,彼雷振非此雷振也。他们看到我这一身打扮,都不约而同地问道:“哟,老乡,是刚从部队出来的吧?不过你这一身迷彩服还真够彩的,我也只是在电视里见过,还没穿过呢。”没想到,这两个保安都是从部队出来的,这一下子就拉近了我们的距离,我们马上就亲热地交谈起来。王保卫听说了我的情况后,马上说:咱们都是当过兵的,战友战友亲如兄弟么!有困难大家要帮助。如不嫌弃,你今晚就在我们这儿凑合一晚上吧,正好有个同事去天河那边看他媳妇去了。

      雷振忙不迭地帮我放东西,为我倒来一杯白开水:你先歇口气,等下我们一起去前面冲个凉吧,晚上饿了,我们这儿还能煮面条的。

      我简直是受宠若惊,高兴得连连致谢。

      在两位热心朋友的帮助下,我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洗好衣服后,我心怀感激地陪两位新朋友上班。正坐着说话,一位面目慈善的老师走了过来。他姓洪,是保卫科的负责人。他仔细地瞧了瞧我,突然说道:“呀,你不就是下午在新港路被人围攻的那个小伙子吗?怎么样,后来那三个家伙没找你的麻烦吧?”我一听,暗叫不好,怎么在这儿还有人认识我,而且还知道我与人打架呢?这下完了,说不定人家要赶我走呢。谁知,当这位姓洪的老师获知我打架的经过后,不但没有责怪我,反而对我赞不绝口,连夸我的身手不错。王保卫和雷振见状,更是高兴,一连说了好多称赞我的话,还说他们想留我在这儿住一个晚上。洪老师满口就答应了。大家一边抽烟,一边很开心地说了一会。老洪又说,那个陕西保安在上班时不是老睡觉吗,我看干脆把他炒掉,就让这个小伙子来干吧。他不是要找工作吗?明天我找学校说说。

      我与王保卫和雷振已混熟了,他们刚才还在谈及帮我找工作的事呢,没想到老洪竟主动说出来了。这真令我高兴至极。王保卫乐呵呵地说: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成同事了。雷振笑嘻嘻地说:“石野呀,你好、好运气,这真是打瞌睡睡时有人给你送、送来了枕头。”雷振一激动,说话就有些结巴。

      第二天,老洪还真“炒”掉了那位上班时总是吊儿郎当的陕西保安,让我顶了他的位子。只是,当我看到那小青年耷拉着脑袋,卷着被子悻悻地离开学校时,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如果不是我,也许他不会这么快被“炒鱿鱼”。

      学校一共有6名保安,其中像王保卫等三人是由附近的派出所直接分过来的;另外像我和雷振就是学校内招的,也叫内保。6个人轮流分守前后校门口和学生宿舍大楼。工作是三班倒,每天8个小时。我们除了值夜班时睡在各自的岗位上外,平时都统一住在学校后面自行车棚里面,不是楼房,也不是平房,而是铁皮房。30多平方米的小地方,放着三张上下两层的铁架床,挤着五六个大老爷们,真够难受的。每到周末,王保卫的老婆和一个四川保安的老婆就会准时过来,这儿又无处可去,只能在这小房里将就过一两夜。我和雷振等三个没成家的,尽管总被弄得很难堪,但时间一长大家也就习以为常了。而最难受的是这里面太热。在这个火炉一样的夏天,由于铁棚子里除了一扇铁门,四周都密不透风,一到白天,头顶上的太阳烤得里面热得像个正在燃烧的铁炉子。有时白天我们热得受不了,就拉一根长水管,将自来水哗啦啦的直往铁棚顶上浇,但那铁皮凉得快也热得快,水一干,那火气就又在头顶上烧腾起来了,根本不管用。学校领导一直说要为保安们改造住房,但口头“解决”了好久,一直到我后来走时也没见“解决”。

      这是一家省级技工学校,有3000多名学生和100多位老师。学校有前后两个大门,白天则只需一名保安看守,夜里就得要两个人。另外我们还要轮流看守学生宿舍的大门口,防止有人混进去偷东西。平时工作倒也不算累,只是得把每天的8个小时守到点。

      一个月后,老洪调离了保卫科,去了其他的单位,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姓李的胖子。他个子不高,满脸横肉,大腹便便,上下一般粗,整个人像极了一只煤气罐。我们后来都偷偷地叫他“煤气罐”,那些学生也是这么称呼他。“煤气罐”是广州人,初中文化,据说他父亲曾是这家学校的老领导,早在几年前死了,他就接了他老爸的班,成为了一名老师。他先是到体校去进修了两年,出来后做了一段时间的体育老师,但由于上课老是出差错,学生们总爱起哄,没办法,就让他到了保卫科负责学校的保卫工作。这位老李外表看上去笑眯眯的,对人也很热情,但心眼却很小,爱记仇。以前在这儿的好多保安都是因为与他搞不来而离开的。后来他被调到后勤部,老洪接管保卫科,可没想到只半年时间,他又来到了保卫科。

      因为“煤气罐”和老洪一直搞不到一块儿去,尽管老洪已调离,但他还是对老洪招的人都有成见。除了一个校内保安是“煤气罐”安排进来的外,王保卫和两个贵州保安是辖地派出所分过来的,而雷振和我则是老洪招聘来的,所以他一直对我们心怀成见。我和雷振当然斗不过这个保卫科的领导,最后终于还是我俩先后离开了这里。

 


上一篇:第8节:这名字估计也是假的了
下一篇:第6节:不会是偷的吧?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