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52972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四川加加连锁集资诈骗案十一被告齐喊冤

  发表日期:2009年9月15日          【编辑录入:shiye

四川加加公司集资诈骗案迷雾重重

投案自首反被重判十被告连呼冤枉

采写:中国独立调查记者石野

中国记者维权网 金剑

石野焦点网     韩冷

 

对于成都的许多市民,特别是那些老年人而言,如果提及加加连锁,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这曾是一个令他们在晚年既能羸得健康又能稳当来钱的投资公司。可仅仅三四年时间,加加犹如泡沫一样消失:他们所投入的血汗钱也血本全无;他们曾崇拜的偶像陈栩(加加公司法人代表)、王健(加加公司总经理)和王强(加加公司副总经理兼客户资源部总监)等人被警方公开通缉并最终归案;而更令世人不解的是,曾作为打工一族在该公司就职的客户资源部的十多名经理和业务主管方燕侨、王军道、杨世辉、冯英及何林等人,也因此而锒铛入狱。而更令人奇怪的是,除了前三名主犯外,其他十多名从犯均不服一审判决,齐呼冤枉;他们的代理律师均认为他们无罪,并一致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那些曾上当受骗的众多受害人也大都为他们鸣不平,称他们为替罪羊

那么,人们不禁要问:曾得到四川省政府及成都市多家部门大力扶持的加加公司为何倒台?曾被数家新闻媒体吹捧上天的加加为何最后遭媒体反戈一击?那十多名被一审法院宣判有罪的加加客户资源经理们为何均大声呼冤?这里面到底有何隐情?为此记者曾两次飞往成都,对此案背后黑幕进行了深入调查——

空手套白狼加加成都四面开花

资不抵加加四年后终于倒塌

20041214,时年26岁的辽宁锦州人陈栩和四川南充人陈军(化名陈汉男)一起在四川成都的锦江区注册了名为四川加加连锁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为加加),注册号为:510000`8203661-1),注册资金为人民币200万元;经营范围为:项目投资服务、国内商品批发与零售业、进出口业务等,陈栩为法人代表兼董事长。之后,两人于2005年在西安成立了西安加加公司;20064月,陈军跑到重庆,以注册资金100万元成立了重庆加加公司,他为法人代表。与此同时,20064月,陈军、陈栩和一个叫陈袁(化名陈俊豪)的三人又合伙在北京以注册资金3000万元,注册了一家北京加加宏兴国际投资管理公司,由陈袁任执行总裁,之后三人以省公司的形式负责各自片区的经营活动。

随后,意气风发的陈栩任命河北沧州人王健(化名王旭)和天津人王强分别为该公司的总经理和副总经理,后者还兼任客户资源部总监。之后,他们把加加公司定位为保健品经营,从该公司成立后的200412月至20074月案发,在无真实资金投入的情况下,陈栩等人招募了大批业务员到成都的一些菜市、公园等公共场所,以中老年人为主要对象,他们一边在当地报纸和电视媒体密集做宣传,宣传加加保健品连锁超市利润大回报高,一边与投资客户签订《开办加加连锁保健品超市发起人协议书》或《加加连锁保健超市合作合同书》约定合作到期后除优先收购或转让投资客户股份外还可获取年息12%24%不等的高额回报,此举自然吸引了当地群众特别是众多老年人的眼球。随着加加的宣传力度加大,随着其多次在成都各大场所以各式各样的形式宣传,特别是加加在大力宣传过程中,也不知通过什么手段,频繁邀请来四川省及成都市多家政府的重要官员,他们要么为加加所主持的活动参加剪彩和主持,要么为加加的活动摇旗呐喊,要么对加加赞赏有加,这些官员们的宣传和参与,通过众多新闻媒体广而告之,令刚开始对加加尚抱着半信半疑态度的投资者们终于放下顾虑的思想包袱,加上陈栩、王健和王强等招聘的一大批得力干将的四处宣传,一时令加加在成都市妇孺皆知。

随后,加加很快就从四川省成都市扩充到了德阳市、绵阳市等地进行招蓦活动。

20055月,也就是在加加大力向社会公开招兵买马之时,时年26岁的王军道通过招聘进入了成都加加公司。这位曾在北京某部服过兵役、在全国多家报刊发表过散文和小说的文学爱好者,像大多数年轻人一样,怀揣一个发财梦,加入了这家最后不幸把自己送入牢狱的地方。

开始时,王军道对加加的一切活动都小心翼翼,尽管他看到公司有省工商局正规注册,手续合法,而且只是以连锁店的形式经营保健品,特别是,当他看到此时的加加公司己被四川省人民政府参事室授予参政重点联系单位、四川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法律咨询中授予“96188重点联系单位以及省人大法律工作委员会法律咨询中心还以大红聘书聘陈栩董事长为此中心的立法调研员等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头衔,但他还是半信半疑。直到该公司成立一周年时,公司花大手笔在成都的著名大酒店天府丽都喜来登召开了大型新闻发布会后,那热闹而气派的不凡场面,才彻底令王军道等人对自己的公司坚定了信心。

那是20051214,在此次大型发布会上,有原四川省副省长韩邦彦、省政府顾问佘国华、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副局长杨天福、省工商局直属分局局长张显中及中国保健协会副秘书长宋瑜等数十位官员莅临现场祝贺并讲话。同时,参会的嘉宾还有政府部门的某些领导。会议由四川省著名主持人海光主持,应邀前来采访的有中央及四川省的数十家报纸,这些新闻媒体都纷纷对加加连锁的业绩进行了报道。看到公司四面开花的赞赏报道,不光外面的百姓,方燕侨王军道等人自然就更加对该公司的合法性和从事的事业深信不疑了。

此时的王军道早于200583被公司提升为主管,2006

7月,因四川加加公司云南分公司、重庆分公司、甘肃分公司相继成立,大量员工外调,成都分公司人员紧缺,方燕侨王军道和冯英、杨世辉及何等人分别被公司提升为客户资源部各部门经理。

直到200611月中旬左右,王军道等人发现加加公司的头儿们大都在弄虚作假,内部管理混乱,勾心斗角情况严重,并发现公司财务入不敷出,公司拖欠客户分红,于是不由担忧公司的经营情况,他们还发现有人大搞不正之风,个别经理部门谎报餐费情况严重。于是,王军道联合张正伟、杨世辉、何林、冯英、方燕侨等部门经理向公司高层领导沟通,要求整改,但陈栩和王健等人不但置之不理,反而对他们心存成见。 20061220,加加公司通过公告形式,以营销第六部经理王军道、七部经理冯英及九部经理杨世辉三人,因三次无故不参加公司例会,带头不服从公司管理制度,情节严重,经公司研究决定,予以除名处理。

临离时,王军道叹息着说:我们离开这是非之地是好事,只是加加这样下去会害倒一大批人,我真担心那些把自己的血汗钱投到这里的老年人呀……”

王军道果然一语成齑。也就是在此时,许多客户发现,他们投放的血汗钱几个月以来再也不能像当初那样由加加公司及时返还利息,而且公司当初口若悬河声称的那些诸如投资矿山、拍电视连续剧等投资项目,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宗能实现。

由于自己投入的血汗钱三四年了也没有见效,终于有人警觉起来,并跑到当地公安报案。

 

 

四川加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成都警方通缉抓人追缴非法所得

 

20077月中旬起,随着前往公安机关报案的人数不断增多,终于引起成都公安局的高度重视。警方随后通过新闻媒体向社会公开了四川加加连锁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并将此定为重大经济案件,引起社会的强烈反响,大量受害群众纷纷前往成都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处进行报案,人数很快超过2000多人,金额高达6500万元。83,警方依法抓捕了主要犯罪嫌疑人陈栩,随后又抓获了另外几人。

2007829,成都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处通过四川多家媒体同时向社会发出《成都市公安局关于依法追缴四川加加连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非法所得的通告》,上称: 经依法立案查实,四川加加连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加加公司)未经政府金融主管部门批准,以高额回报为诱饵,以加盟经营保健品超市为幌子,以离退休干部、职工、老年下岗人员等不待定群体为侵害对象,大肆诱骗群众以加盟经营连锁超市的方式,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逾亿元。其中数千万元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该公司工作人员以提取佣金、收取加盟费为名非法占有,造成集资群众重大的经济损失,严重扰乱金融管理秩序,严重损害人民群众利益,严重危害社会和谐稳定。为了挽回受害群众的经济损失,保障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维护正常经济秩序,促进社会和谐稳定根据有关规定,现通告如下:一、四川加加公司及其分支机构的工作人员(指在四川加加公司领取过工资、佣金的公司管理人员、固定员工、临时员工)必须在2007915前将以提取佣金工资为名,非法获取的一切财物退缴成都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处,以便发还受害群众。二、四川加加公司及其分支机构的高管人员、客户经理、业务员在200795能够主动到公安局讲清问题,并退缴非法所得的,公安、司法机关将依照情节,从轻、减轻或免于处罚。对于逃避追缴、拒不上缴非法所得人员,公安关将依法从严从重处理……

与此同时,随着群众的举报,重庆加加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也被当地警方捣毁,其法人代表陈军被警方依法又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逮捕。

看到警方的公开通缉令后,当初被四川加加公司开除的方燕侨王军道等人,没想到他们竟也成为主要犯罪嫌疑人了,而且还和公司的总经理王健、副总经理王强等人排在一起!此时他们自然惊慌失措起来。不过,他们还是认为他们早就于一年前离开加加公司,自己只不过是一般的基层管理人员,并没有管理财务公章,除了按劳动领取工资和报酬外,从没有多拿一分钱。他们当时天真地认为:只要他们能及时投案自案,按警方的要求退出各自在公司劳动所得,应当没有什么大事。随后,几人一起找到警方投案自首,并按要求退出了在加加工作期间的所得。也就是,他们几人在加加期间工作时应得的劳动报报酬全部被迫交出来:王军道4万元、冯英6万元、杨世辉5万元外,还有其他的如仲铠2万元、赖翔鹏2万元、张正伟2万元、饶建军2万元、李瑞敏0.5万元、何林3万元、昌克强3万元冻结方燕侨存款1万元及股票等。

但令王军道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等候他们的并非宽大处理,而是出人意料之外的厄运……

 

非法存款罪缘何变为集资诈骗罪?

成都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疑点重重

 

20093月,成都市人民检察院以成检(二)刑诉字[2008]1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栩、王健、王强、仲铠、方燕侨、王军道、杨世辉、赖翔鹏、张正伟、冯英、铙建军、李瑞敏、何林、昌克强犯集资诈骗罪,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在此之前,除了三名主犯陈栩、王健和王强被刑拘外,其他的如王军道、方燕侨等人被取保在外。

2009520,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成都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徐小平、书记员刘汉,被告人王强及其辩护人李家权、被告人仲铠及其辩护人安显聪、刘耘希、被告人杨世辉及其辩护人彭华均、被告人方燕侨、王军道、赖翔鹏、张正伟、冯英、饶建军、李瑞敏、何林、昌克强等到庭参加诉讼。审理过程中,辩护人因调取补充证据申请延期审理。

公诉机关指控,200412月,被告人陈栩、陈军等人成立了加加公司,陈栩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王健任总经理,王强任副总经理兼客户资源部总监。从200412月至20074月,为了非法占有他人财产,陈栩伙同被告人王健、王强共同隐瞒保健品连锁超市一直亏损的真相,虚构加加公司投资拍摄电视剧、开发矿山、公司上市的事实,采取向群众虚假宣传保健品连锁超市利润大回报高、与投资客户签订《开办加加连锁保健品超市发起人协议书》或《加加连锁保健超市合作合同书》、约定合作到期后除优先收购或转让投资客户股份外还可获取年息12%24%不等的高额回报的手段,在四川省成都市、德阳市、绵阳市等地进行非法集资诈骗活动。

被告人仲铠、方燕侨、王军道、杨世辉、赖翔鹏、张正伟、冯英、饶建军、李瑞敏、何林、昌克强则在任加加公司各部经理或主管期间,明知该公司未实际投资矿山开采和电视剧拍摄及保健品连锁超市不可能有该公司许诺的高回报和高利润的情况下,仍然在上述三被告人的指使或授意下,积极实施虚假宣传、骗取投资客户资金的行为,并从诈骗款中获取高额提成。至20074月案发时,上述十四名被告人共非法集资97429258元,受害群众2739户,扣除已分分红18953540.31元,尚有68475717.69元集资款无法返还。

公诉机关认为,上诉十四名被告人共同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假宣传、虚构投资项目、虚拟高额回报的手段,骗取群众资金68475717.69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集资诈骗罪。在该共同犯罪中,被告人陈栩、王健、王强起主要作用,系本案主犯; 被告人仲铠、方燕侨、王军道、杨世辉起次要作用,系本案从犯,诉请依法判处。

成都市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这样认为:陈栩等十四名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集资诈骗罪,即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较大的行为。首先,各被告人在主观上均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各被告人均供认,除其在公司的职位因素外,其各自所吸收的投资客户资金数直接决定其所获收益大小,而且,本案证据充分证明,各被告人的提成系在吸收投资客户资金后庚即获得,而非所吸投资客户资金在经加加公司运用于经营并产生利润后从利润中提取,即各被告人所获提成来自投资客户投资本金而非加加公司经营所获利润,这充分说明本案被告人主观上具有直接占有投资客户投资本金的故意,而这种占有,并无合法根据。其次,各被告人在客观上实施了集资诈骗行为。即以加加公司开设保健品连锁超市为犯罪平台,给投资客户形成加加公司将会把投资款全部用于保健品连锁超市经营的假象,而其实象则是大部分投资款被用于返还先前投资客户本金、支付先前投资客户利润和各被告人提成,即大部分投资款用途被虚构,吸收资金的目的并非为了公司经营;同时,各被告人还直接虚构或者宣传被虚构的加加公司拍摄电视剧、开发矿山、上市等投资项目的事实。因此,部分被告人及辩护人关于投资款已用于保健品连锁超市开设、并未虚构投资款用途的辩解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部分被告人及辩护人关于并无虚假宣传行为的辩解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案各被告人在实施虚构用途、虚假宣传行为后,收取社会不特定群众的投资款的行为并未获得相关部门批准。因此,部分被告人及辩护人关于加加公司拥有工商行政管理机关颁发的营业执照和税务机关相关证明照及各类牌匾、故而认为在加加模式下的集资行为合法的辩解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单位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个人为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而设立的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实施犯罪的,或者公司、企业、事业单位设立后,以实施犯罪为主要活动的,不以单位犯罪论处。据此规定,加加公司成立后,主要活动是以开设保健品连锁超市为犯罪平台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故系自然人犯罪而非单位犯罪。虽然加加公司收取投资客户资金后,确实进行了申领执照、开店经营的行为,并具备了合法的形式要件,但本案证据充分表明,其开设保健品连锁超市的行为仅是其实施集资诈骗行为的手段。因此,部分被告人及辩护人关于本案系单位犯罪的辩解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各被告人的行为侵犯了集资诈骗犯罪的客体。

法院认为十四名被告人构成共同犯罪,因为本案各被告人在创设、维护、推广所谓加加模式的过程中,或前或后形成意思联络,或作为公司高管组织指挥、或作为重要成员积极推动、或作为一线骨干竭力实施。陈栩、王健、王强或授意、或虚构、或组织虚假宣传加加公司的负责人和高级管理人员,为了非法占有集资款,策划、组织并实施了集资诈骗的犯罪活动,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而被告人仲铠、方燕侨等其余十一名被告人,作为部门经理或主管,受陈栩等人的领导,直接实施了虚假宣传和骗取客户资金的行为,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本案从犯,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结合本案事实及情节,陈军在本案中的作用并不影响陈栩等三被告人主犯地位的成立,故对陈栩的辩护人提出的本案起重要作用的是陈军而非陈栩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

针对本案的吸存金额、分红金额、未返还金额特别是各被告人犯罪金额的认定问题,本院认为:在加加公司相关财务资料未在案的情况下,被委托鉴定机构四川鼎鑫司法鉴定所结合受害人的报案材料、受害人所持合作开办加加超市协议书、受害人所持收款收据、客户详细资料等多种证据,从有于被告人的角度,作出的《鉴定报告》、《补充鉴定报告》、《补充鉴定说明》、《对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鉴定陈栩等人被控集资诈骗案中相关数额的函的说明》应当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基本依据。但是,本院就以上几份鉴定报告及说明反映出的不同情形对各被告人的犯罪数额及量刑情节作相应认定:

由于本案未能收集到加加公司的人事管理档案,无法确定各被告人的任职期间,从有利于被告人的角度出发,本院认为可以以各被告人关于其任职期间的供述为主要依据予以认定。

法院认为,鉴定机构综上三点并以《补充鉴定报告》、《补充鉴定说明》为基础,向本院出具的《对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鉴定陈栩等人被控集资诈骗案中相关数额的函的说明》载明的相关被告人吸收金额、分红金额、未返还金额应当作为本案定案的依据。

由于本案被告人系多次进行诈骗,并以后来诈骗的财物归还先前诈骗的财物,故在计算诈骗数额时,应当将案发前已经归还的数额即分红金额扣除,按实际未归还的数额即未返还金额认定。即陈栩和王健均为67285717.69元,王强和昌克强均为2800万元,仲铠2633807.30元,方燕侨2424915.34元,王军道1005069.10元,杨世辉1129973.40元,赖翔鹏900631.40元,张正伟627608.08元,冯英78008547元,饶建军676345.12元,李瑞敏834488.40元,何林470416.40元。而各被告人的吸存金额本院将作为量刑情节予以考虑。

被告人王强与陈栩、王健相较而言,虽非公司核心成员,但其他被告人的供述、受害人的陈述及其他证据均表明,其在犯罪过程中行为积极,起主要作用,根据法律对共同犯罪的规定,应认定为主犯;被告人方燕侨关于德阳市场由三个分公司开发,故其他分公司及其经理的业绩不应计入客户资源一部名下的辩解理由成立;被告人王军道关于部分业绩非其所在部门所做,其被开除出公司后的业绩更不应计入其所负责的五部名下的辩解理由成立。其关于其系投案自首并退赃4万元的辩解意见经查属实,本院予以采纳;

被告人杨世辉及其辩护人关于积极退赃、有自首情节的辩解和辩护意见经查属实,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赖翔鹏、张正伟、冯英关于其认罪态度较好的辩解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综上所述,陈栩、王健、王强、仲铠、方燕侨、王军道、杨世辉、赖翔鹏、张正伟、冯英、铙建军、李瑞敏、何林、昌克强等十四名被告人的行为构成集资诈骗罪,且数额特别巨大,应予严惩。公诉机关对各被告人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成立。

2009520,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综合各被告人在本案中的地位、作用、投案情况、退赃情况、认罪态度等量刑情节,对上述十一名被告以犯集资诈骗罪判决如下:

对被告人陈栩,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被告人王健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王强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仲铠判处有期徒刑9年,并处罚金20万元;对被告人方燕侨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对被告人王军道判处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15万元;对被告人杨世辉犯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5万元;对被告人赖翔鹏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5万元;对被告人张正伟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5万元;对被告人冯英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15万元;对被告人饶建军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15元;对被告人李瑞敏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15元;对被告人何林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8万元;对被告人昌克强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5万元……同时,该判决书还要求,对被告人已扣押在案的赃款赃物予以追缴,退赔被害人。

 

十一名从犯不服一审判决联合上诉

众多受害人员直指黑幕重重应退钱

 

 此判决一出,除了前三名主犯外,其他的十一名从犯铠、方燕侨等人均对此表示不服,并很快又委托律师向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一审庭审结束后,当各被告立即被法警押入看守所关押时,王军道和杨世辉等人才回过神来,大呼冤枉,连呼司法太不公正!他们均强烈要求自己的家属及代理律师尽快为他们的冤情呼吁,并向各级政府部门反映情况,以讨还应有的公道。

11个被告均来自农村,他们的家庭面临着巨大的突如其来的灾难。他们的父母不明白为何自己的子女老老实实打工,莫名其妙、稀里糊涂地成为了阶下囚王军道出生陕西一个非常偏僻的农村,他刚刚有一个9月的女儿,出生于四川城郊的妻子由于生产后身体虚弱,至今还不能正常上班;杨世辉的父亲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和高血压,医生说过象他这种病情一旦有任何刺激随时都有可能一命呜呼,至今其妻一直不敢告诉父母实情,只能一个人偷偷的为丈夫申燕侨现已是一位60岁的老人,作为受骗的客户,自己一家人加上亲属总共投资20多万元,最后成为公司一名经理,但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不但血本全无,反而会成为阶下囚……这位现有高血压、心肌炎等多种病的老人,必须天天吃药,而且还得照顾88岁高龄的老妈;冯英的父亲20084月因肝癌不幸去世,母亲因癌症晚期至今在医院化疗,家里还有一个不满周岁的女儿,一家人全靠丈夫微薄的工资生活,因为各种压力,她整日只能躲在家里以泪洗面;张正伟的爸爸几年前得了肝炎,到现在还不能做活,长年都要吃药,又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其母又有肾炎何林家76岁的老母妻子因此而与他,女儿正上小学二年级,本来家徒四壁,现在更是雪上加霜……直到他们看到公安局的追缴通告后,这才得知加加公司倒闭,投资者血本无归。震惊之余,他们良心倍受煎熬,第一时间到公安机关配合调查本以为自己一直无罪,且在案发后积极投案自首,并积极退出在加加辛苦工作所得的所有收入,以期得到司法部门的宽大处理,但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不但会被罚得倾家荡产,反而会被重判,而那些加加公司里的如财务、高管及其他重要人员,却无人追究特别令他们想不的是,和他们有相同职务,从事所谓的共同犯罪的基层管理者有多达60多人,可成都市司法部门并没有将他们捉拿归案。

记者还了解到,一审法院的结果,也令众多报案者,也就是加加连锁的受害者不服。法院的宣判大出他们的意料之外。

成都市青白江区68名男女老少受害者于2007620《华西都市报》登载《四川加加连锁蒸发?》一文揭露加加公司非法集资一事之后,众受害者顿时大惊失色。获知自己上当受骗后,其中一位叫李桂华的婆婆气得将头在墙壁上碰得头破血流,后被送往医院缝了8针。更严重的事情随后发生:几天之内老年投资者卢亮、高桂芳等因气愤过度而离开人世20081月又有一名叫冯树荣的投资受害者因心脏病复发后无钱及时医治而死亡……

2007725—26日,《成都晚报》、《华西都市报》报道称,这些荣誉证书是假的,特别是省人大法律咨询中心、省参事室授予的两块铜牌是加加公司花钱从社会上买来的。

在第八届西博会召开前夕,即519中央二台播放了2月份重庆加加公司董事长陈军卷款潜逃到成都双流机场被重庆警察抓获的新闻片,其中不仅曝光了穿着黄马褂的陈军,同时还有陈栩、陈袁也在镜头前亮了像,将他们的丑恶嘴脸毫不留情地暴露于全国、全世界。尽管有媒体已经曝光了此事,却没有引起参加组织领导西博会的省、市领导通知及庞大的会务组工作人员的注意,也没有采取措施取消加加公司的参与,反而在会议过程中大肆宣扬加加公司,并新增其三项荣誉;陈栩又被重用,让其参加组委会工作,并在西博会议中抛头露面。

20063月初,四川《天府早报》整版揭露了加加公司非法集资的文章,此文一经登出,投资受害者们立即找到公司相关负责人要求要求退还集资款,而陈栩出面以市委李书记的话语作为庇护:加加无问题,要支持佳绩,要求有关人员妥善处理此事,请你们放心,加加不会关门的。

除此之外,成都市政协、市社科院、市社科联等领导、专家于2006912下午亲自前往加加公司进行再就业现场调研会。

在加加案的受害者中,大部分投资者是退休老人,对法律知识了解甚少,政治时事关心不够,加之对政党领导和机关部门的充分信任,从而忽视了当前存在的各种社会腐败行为。于是便从几十年牙缝里省出来的血汗钱去投资保健工程,试图取得高于银行利息的租赁费,没想到却上当受骗。

面对记者的记者采访,一位姓李的老退体职工气呼呼地说:我们实在是被加加那么多光环和表象骗苦了。他称,王强在20073—5月的集资宣传活动中说加加公司投资1200万元,在香港拍摄的这部电视剧,其拷贝片已被台湾影视公司出资3800万元人民币买断,这笔钱已进入公司帐户;大陆内地各省、市也争购这部电视剧,现已有4600万元入账等……

记者也从一审法院所出示的证据中了解到:20076月,成都经济犯罪侦查处依法对四川加加公司办公地、保健品连锁超市以及犯罪嫌疑人居住地进行了搜查,搜查过程中未发现任何与加加公司相关的财务资料。该处民警对加加公司高层管理人员、相关财务人员及犯罪嫌疑人进行了多次询问和讯问,均未能说出加加公司财务资料。以上内容证实在侦查过程中,加加公司不能说明和提供公司财务帐目的去向,财务帐目至今去向不明。

与此同时,专案组也冻结、扣押赃款、赃物清单,搜查笔录。证实扣押、冻结涉案赃款赃物情况。其中,扣押川AUG886长安小客车一辆和现金2万余元;扣押质量报社、消费报社等单位退款1.5万余元

另外,记者看到成都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察处于20071228向法院出具的《工作情况》载明:20074月,我处立案侦察四川加加连锁投资管理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依法对该公司下属21家超市进行了搜查,并扣押了大量保健品、药品,现该批扣押物寄存于四川省三益拍卖行。我处在扣押中发现,该批保健品、药品绝大多数系过期产品,剩下部分系临近过期产品(最长有效期不超过200712月)……本案审理期间,主犯之一的陈栩也曾于20081211向成都市中院交来退赃款5.13万元的收据;200929,成都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察处向本院出具的《关于陈栩等人被控集资诈骗案相关赃款线索查证情况的复函》。该函说明:在成都法院向成都市公安局出具《关于陈栩等人被控集资诈骗案相关赃款线索的函》后,该局根据本院提供的赃款去向线索进行了核查,结论为部分线索所涉财产已被西安市公安局查封或扣押、部分则不能被证明与涉案赃款有必然关系。

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是否有问题?其判决是否公正?目前方燕侨王军道等十一名被告己上诉到四川省高院,二审尚未开庭审理。上述十一名被告是否会改判,是否应当无罪,对于此宗为社会各界极为关注的刑事案结果到底如何,我们将拭目以待。

 

多位专家和众律师说法:

王军道、冯英等十一名被告不构成犯罪

 

国家法官学院有关著名刑法专家指出:本案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认定王军、冯英、方燕侨等十一名被告构成非法集资诈骗罪,应当依法宣告他们无罪。这是因为:1、上述被告并不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一审判决所认定的他们的收益多少均由所吸收客户投资金额数额决定、其提成在吸收投资客户资金后获得,而非所吸投资客户资金在经加加公司运用于经营并产生利润后从利润中提取的指定是错误的。  因为,法庭根本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证明十一名被告对客户的本金具有直接占有的故意。上述被告并非加加公司主要领导,而为其聘请的员工,他们在公司通过业绩提成的方式来获取报酬并不为我国法律所禁止。2、一审判决仅以上述被告在加加公司以提成的方式及获得提成的时间来推断他们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观故意,显然是没有事实依据。作为加加公司的应聘人员,不管在公司担任何职,他们都应有获得劳动报酬的权利;加加公司以其在工作期间吸收投资款的多少,也就工作实绩为依据,然后按一定比例给付他们工作报酬,这是合法的劳动报酬获取方式,根本不可能构成非法占有故意。3、上述被告作为应聘人员,无论担任何职,他们只是看到加加公司有合法的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证等所有经营的所法手续,而且当地省市政府经常公开参加公司的多种活动,媒体也大量报道,省市相关部门也以不同形式大力宣传达室推广加加的经营模式,种种表象,令上述十一名被告无法分清,并非其蓄意编造欺骗投资者;至于公司的盈亏情况,他们更不知晓,所以更不存在隐瞒公司亏损的事实。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刑法学王博士指出:根据《刑法》第192条的规定,集资诈骗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较大的行为。由此可以看出,集资诈骗在主观上必须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并且客观上实施了以诈骗的方法进行集资的行为,否则不能构成本罪。

方燕侨、王军道和冯英等十一名被告只是四川加加公司的应聘者,根本没有决策力,并没参与构建实施集资行为。他们的存在与否根本不影响加加公司的运转,这也可以从被告王军道、冯英及杨世辉等人因不满公司的管理而辞职后此公司依法火热工作看出。因此,一审法院认定上述十一名被告与加加公司负责人构成共同犯罪是极为荒唐的。
   
如果说加加公司的投资者是想利用加加公司的名义实施集资诈骗,即加加公司的投资者有集资诈骗的犯意的话,也没有证据证明我也有这种犯意,更没有证据证明我与其有共同的犯意。
   
更谈不上我与加加公司的投资者有共同的犯罪行为,身为加加公司的应聘员工,他们只是是按照公司分派的任务执行,并非是事前确定的犯罪分工,他们依公司程序而收取的投资款都直接进入加加公司财务,自然为加加公司占有,他们通过提成方式获得的只是劳动报酬,并且是以此种方式充当工作报报酬,而非和公司领导层共分的赃款。
    
一审法院将上述被告人在加加公司工作期间的劳动所得认定为诈骗所得是错误的;一审法院认定上述被告的诈骗数目是以其所在部门的业绩总共金额更是荒唐可笑的。
   
我认为一审法院的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上述十一名被告不具有非法占有投资人资金的主观故意,也未实施集资诈骗的具体客观行为,不构成集资诈骗罪,一审法院判决他们均构成集资诈骗罪并处有期徒刑错误的。我们希望二审法院依法撤销一审法院的错误判决,依法宣告上述十一名被告无罪。

北京市德勤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北京市律师协会宪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徐灿:本案案情较复杂,所涉人数也较多,而且从性质和手段来看,更应主次分明,应当区分对待,从现有资料显示,一审法院只应对加加公司的法人代表、股东、实际控制人、高管和主要财务人员等以集资诈骗罪或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追究刑事责任,而对于一般部门经理及普通员工,如本案中一审法院所认定的王军道、冯英、杨世辉及方燕侨等十一名被告(即所谓从犯)则不应追究刑事责任。

本案十一名被告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是区分集资诈骗罪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关键。加加公司的股东、实际投资人以及公司的高管,才是加加公司运作模式的策划人、具体方案的制订人。他们对于公司采取的这种以高额回报为条件吸收资金的方式所面临的风险也是明知的,对于公司如何获得利益是清楚的。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是公司最终利益的获得者。从一审查明的事实以及案卷所记载的材料可以看出,加加公司所吸收的大量资金,最后均是被公司的少数人所控制。公司这样做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只有这少数的人能知道,而司法部门至今也没有查清。而像上诉人王军道、冯英等普通部门经理和员工,公司的这些核心机密是无从知道的。一审法院更没有事实上和证据表明他们知道这些核心机密,或者参与了这些计划、方案的策划与制订。他们所做的,只是按照公司的安排去发展潜在的客户。对于所吸收进来的资金,他们完全不知道也夫权知道。因此,我认为,由于加加公司的法人、股东及高管是明确知道公司的运作方式,也是各种计划方案的策划、制订者,因而可以推定其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可以集资诈骗罪定罪处罚。而诸如公司中层打工者的上诉人王军道、冯英、杨世辉等人只是按照公司的运营和指示行事,他们并不清楚、不了解公司真正的内情,也无权掌控所吸资金的,他们也只不过是加加公司的受骗者和受害者,法院不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

四川兴精诚律师事务所李思良律师认为:我是上诉人冯英的代理律师,参加了本案的所有庭审,我认为冯英等十一名被告根本不构成犯罪。司法部门在某些方面存在明显错误,比如本案中关于数额的认定,《鉴定报告》具有明显的错误:

1、一审认定的冯英、王军道等上诉人在加加公司任经理的时间是20057月至200612月是错误的。首先上诉人任经理的时间是20059月,而非20057月。其次虽然在20061220加加公司才正式将上诉人除名,但是,实际上在200611月上诉人就没有参加加加公司的工作了,正是由于上诉人旷工,才被加加公司除名的,因此,任经理的时间是20059月到200610月底。这个时间的确定,关系到其金额的认定问题;2、在《鉴定报告》中所认定的金额明显的错误是,在上诉人已经没有到加加公司上班后所发生的金额仍然计入了上诉人的金额。即存在将200611月后的吸收的资金数额计入上诉人的情形;3、资金金额重复计算。《鉴定报告》所统计的金额存在许多重复计算的地方,多处存在将一个投资者的投资分别计到多个上诉人的金额上。

四川经川律师事务所杨再明律师:我通过会见被告人、调查取证、阅卷、分析案情,现根据本案事实和有关法律以及司法解释的规定,认定上诉人方燕侨、王军道和冯英等人与一审判决书认定的集资诈骗罪的三名主犯陈栩、王健、王强之间主观上没有集资诈骗的共同故意,客观上没有集资诈骗的共同行为,不构成共同犯罪和成集资诈骗罪的从犯。同时,我认为本案存在很多错误,下面请让我以方燕侨案为例说明。

其一,上诉人方燕侨主观上不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故意和目的。方燕侨从20054月开始到加加公司工作,任客户资源部顾问部的经理,每月只领1000元工资,没有提成。20064月开始改任客户资源一部的经理,她只是作公司员工的管理工作和反映客户的要求。该部吸收的客户资金都是直接打到成都总公司财务部门的帐户上,由公司统一开出收款凭证,方燕侨没有截留任何资金。每个月底公司结算以后到下月初才按规定的提成比例(2%-4%)给方燕侨计提工资,这是她应得的劳动报酬。一审判决书中说各被告人是在获得客户投资款后庚即提成,根本不是事实。方燕侨在加加公司工作了两年多时间,取得的收入共计只有六万多元,平均每个月只有两千多元。这只是一般标准的劳动报酬,并不是高收入(已经全部退出)。另外,方燕侨自己和家里人也买了加加公司的93份股份,如果说这种行为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故意和目的,难道说方燕侨是在非法占有自己的和家中人的财产吗?

其二,上诉人方燕侨不是被德阳公安机关抓获归案,而是自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属于自首。一审判决书中却称方燕侨是在200786被德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抓获归案的(见判决书第12页)。而事实是:20076月初,加加公司刚停业时,成都市公安局经侦处第一个联系上了方燕侨,她是第一个积极协助他们调查案情的,在之后两个多月时间中,方燕侨与成都市公安局经侦处随传随到,接受调查。他们询问的任何情况方燕侨都如实相告,毫无隐瞒(见2009611成都市公安局经侦处出据的“到案情况说明”)。从案发至今,方燕侨并未被拘留过一天。因此,对方燕侨的行为应当认定为自首。

其三、一审判决书中所述,冻结上诉人方燕侨的现金一万元和股票等(第12页)。这种说法不符合事实,实际上,冻结的现金金额应当是79237.04元。200686冻结时虽然有基金和股票,但是8月中旬方燕侨就将基金和股票全部卖成现金共计79237.04元,打入德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冻结并掌握的银行存折中,这说明,一审判决之前基金和股票早已变成现金了。

其四、一审法院对上诉人方燕侨的定罪判刑不公正。在四川加加公司中还有不少人职务和地位比方燕侨高、权力比方燕侨大、集资金额比方燕侨多。大量证据表明,四川加加公司有60多个客户经理,300多个业务主管,1000多个员工,方燕侨这种客户经理在加加公司的机构设置中是居于第六层次的员工,上面五层依次是:董事会、监理会、总经理、招商中心、招商部,但他们却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

其五,一审判决对本案定性错误。本案如果定罪,应当定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不应当定为集资诈骗罪。因为四川加加公司是证照齐全的企业法人单位,开设了二十多家销售保健品的连锁店,进行了长达三年多的营销活动,并不是在凭空骗取他人钱财。它只是未经政府批准而向社会吸收资金而已。中国银监会四川监管局和成都市公安局都将本案定性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对重庆加加公司的总经理陈军等人也是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的,我们认为他们的定性才是正确的。陈军身为原四川加加公司的总经理后为全国加加总公司的董事长,旗下有八个省的分公司,并且是加加集团公司制定游戏规则的领路人,只判处五年有期徒刑,而方燕侨作为普通业务经理却被判七年半有期徒刑。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王教授指出:对于本案定性的争议,遵循“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本案除了三名主要被告人外,其他被一审法院定性十一名所谓从犯的被告,都不服一审判决,其所有代理律及相关法学专家都认为存在错误,那么此案自然有问题,我想二审高院会认真对待,这正是十一名被告共同上诉的主要原因。

我并非刑法专家,但我能看出一审法院适用律有明显的问题。首先是对本案的定性问题。在本案前,性质和手段如四川加加一致的重庆加加公司,在案发后,重庆司法部门对之定性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而且与四川加加有关紧密关系的法人代表陈军也因此而以该罪名判刑,但是,对同一性质同一行为的四川加加案,四川司法部门却是变化多端:警方在媒介上公开的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而检方和法院却是以“犯集资诈骗罪”定性,面对十几名被告及其代理人的质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却解释为:我国为成文法国家,除法律法规外,其他法院的判例和其他相关行政机关的认定对法院判案仅具有参考意义而无当然的拘束力,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因对陈军判决而形成的判例、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四川监管局针对本案的复函、成都市公安局对本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定性的文书均已在案并得到了本院的充分关注……但法院却还是对本案各被告人行为定性为集资诈骗行为,这就有些令人匪夷所思。其次,本案一审法院在依法没收了上述十一名被告用劳动换来的所得报酬后,在他们积极投案自首后,不但没有得到任何宽大,反而得到重刑,这与我国法律实质背道而驰。这不但令这些被告对司法大失所望,对他们的心灵和家人造成极大的伤害,更会在社会上造成极不好的影响。其三,本案是一宗在当地受众者广、社会影响极大的案件,当地司法部门不但应依法从严执法,通过法律手段严惩作恶者的同时,应以法挽救失足者,起到警醒和教育作用,同时也应依法将所有涉案人员全部归案,并依法追回老百姓的损失。特别是,对所有与加加有关联的地方官员,地方监察机关和纪委都应当认真查实和查处,对背后的官商勾结者,应依法严惩,只有这样才能安抚民心,让老百姓信用,最后起到稳定社会的作用。

北京大学有关社会学专家也指出:本案从侦查机关立案查处到一审法院审判,已经历时两年多的时间。但令人不解的是,成都市公安局最初在媒体上发布的公告涉案人员的名单人数远远不止目前被处理的人数,而这些人至今未到案,相关部门对此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这不禁会让已到案的人员对法律的公平与正义产生质疑。客观的讲,上诉人王军道、冯英、杨世辉等人当时主动投案自首,配合调查处理,全完是对公安机关在公告上所讲到的“主动到案的可以得到宽大处理”的承诺的信任。而事实是,尽管上诉人主动到案并及时退还款项,但却仍然得到长达五、六年、七年不等的刑期,而那些至今未捉拿归案的,却依然逍遥法外,这就无法体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更无法体现公平正义的法律宗旨。

同时令我奇怪的是,在也有和上诉人王军道一样任部门经理的人,在案发后并没有归案,只是在退还所得款项后便安然无事了,这让人无法领会到我国法律的“公平公正”原则,因此,我希望二审法院在对本案处理时,要充分考虑这一客观情况,要本着宽大的原则,对其作出适当的处理。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3035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