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91735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当阳私企老板讨千万债务不成反被债主外甥派出所内殴伤

  发表日期:2013年7月25日   出处:石野    作者:石野     【编辑录入:shiye

          欠千万元巨债不还反雇凶伤人 当阳公检法理由多多包庇主凶

 

       湖北当阳私营老板讨债不成竟陷法律怪圈

 

/图 中国独立新闻调查记者  石野

石野焦点网 王小倩、林荫

 

身心憔悴的张江频频跑到当阳公安局讨说法

在湖北当阳颇有名气的私营老板张江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出于好心, 5年中先后将亲朋好友1800万元血汗钱借给了生意人谈明主。之后却是他的恶梦开始:对方屡屡采取欺骗、推脱不见面的手段并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

2013416,正在医院治病的张江,获知谈出现在市区。他不顾虚弱的身子急忙驾车找到谈某并令其停车商谈偿还债务事宜,但谈某却急速驾车企图躲避。在追赶过程中遭到谈某驾车冲撞,致张价值200多万元的奔驰车严重受损;随后,谈某火速用电话招来其外甥闫韬,在玉阳派出所用伸缩警棍当着几位警察的面殴打张江,致其头破血流、多处受伤,后经法医鉴定为轻伤。


 讨要1800万巨额债务不成,张江做梦也没想到反而会在派出所里头被人打得头破血流,图为案发当天他被人刚送往医院抢救的情形
 

  张江原以为警方会依法处理此事。谁知后来发生的一连串怪事令他目瞪口呆:雇凶在派出所内行凶打人的主凶谈明主在他进医院不久,就大摇大摆地驾车离去,没有受到任何处罚;警方既不对谈某故意撞坏奔驰车进行立案,也不按交通事故处理,只称他们是相互追逐,责任在双方,无须认定;而更令张无法容忍的是,凶手闫韬只关了一天竟也被释放,检方先是以其轻伤偏轻不予批准逮捕,后在张的频频上访之下,检察院最后才勉强以“故意伤害罪”提出公诉;20136月底,此案被移交到当阳市人民法院当晚,有法官致电张江,竟声称闫韬最多只能判缓刑或免除刑事责任,还以“对方太穷,根本掏不起钱”再三劝张放弃民事赔偿。

 

 

 

慈善富豪5年被借1800

讨债不成竟被债主雇凶所伤

2013623,位于湖北西部的工业小城当阳,气温高达39度,酷暑当头。坐在记者面前的张江满脸憔悴、神情颓废。他一提起自己接连遭受的怪事,气就不打一处出。时年48岁的张江,当阳市本土人。从15岁起开始做生意,他早年做过搬运工、建筑工,后来又专门从事乡村粮油加工和物流生意。在他苦心经营下,经过几十年的打拼和积累,穷其所有终于创建了湖北达江物流有限公司,由于精明能干、经营得当,他最终成为当阳首屈一指、拥有亿身家的私营企业家。

出身贫寒,同时也深谙经商艰辛的张江经常利用自己各种资源,帮助和扶持了许多出自底层的生意人,谈明主又是其中受惠最多的一个。

谈明主,男,当阳市半月镇人。19692月出生,个子不高,长得又黑又瘦,但有三寸不烂之舌,见人总是夸夸其谈。他做过各种小生意,后又借助别人的资质搞起了工程。张江与谈某早在多年前做粮油生意时相识,但平时交往不深。后来,他见张的生意愈做愈大,就经常上门套近乎。

2008年下半年,谈明主因经营不善四处举债,经人介绍也向张江借款之事。刚开始,张江因与其交往不深没答应。后来,在谈某多次央求下,抹不开面子的张江在大致了解了谈某的情况后,借给谈明主现金600余万元。自此,谈明主一旦资金周转不开,或是生意出现困难,就来找张江借款。心地善良的张江尽管也曾有过犹豫,但最终还是经不住谈的花言巧语和死缠烂打,每次都满足了他的要求。就这样,直至2012112,张先后借给谈明主的现金1100余万元之多。

谈明主不但丝毫无还钱之意,并多次在公众场所对张吹嘘说:张总,请您放心!不出一年,我会给你连本带息全部还清。不信您可以打听一下,刚刚从远安调到当阳的郑书记是我的远房亲戚,也是我铁哥们。他肯定会帮助我,以后工程上的事少不了……善良的张一次又一次听信了他的谎言。2012年春节前,谈又一次提出借钱。他自称有一水库加固工程还有近2000万元未结,并再三保证会在当年6月底全部还清欠款。探听到确有其事又骑虎难下的张江又一次借给谈某700多万元。

谁知,到了20126月底,也就是谈承诺还钱期限,他不但不见人影,而且连电话都不接。直拖到926,张江在朋友帮助下,终于在枝江市找到了谈明主。谈明主承诺在720以前用水库工程拨款先偿还600万元。但他从此杳无音信,怎么也联系不上,其还款承诺又成了空话。

主动还债背后设圈套

为赖账报假案陷害债主

     直到 201328,即春节前一天下午,一直隐匿的谈明主突然主动致电张的儿子张野,询问其父是否在家。一直不见踪影的谈某春节前居然主动登门商谈还债事宜,张江虽感意外但并没多想。就是此次谈某的事先精心设计好的拜访,差点令张江父子陷入牢狱之灾。最后才明白对方其实事先精心设计了一个圈套,等着张江往里面钻。

张江回忆说,当时谈某一进屋就向他大倒苦水,称因几处工程款未结,别人拖欠他的钱都无法到位,只能等到春节后才能还钱了。张江斥责他说:“你借我1800多万,大过年的你无论如何也得想法还我一点钱吧,哪怕是十万!”谈只是赔着笑脸称年底结账实在是太困难。接着又东拉西扯地吹嘘他与当阳市委郑书记及其他官员的生死关系,将会有大生意可以挣钱。

此时,恰巧张江一位枝江的生意伙伴许进华过来拜年,谈某的借款中有几百万是张江与其合作的生意资金。许进门见到谈某后怒斥其言而无信,谈明主态度恶劣回击。双方一语不和,许进华怒火中烧冲过去抽了谈某两巴掌,但立即被张氏父子拉开。经张江调解后,两人相互取得谅解。

 

许进华向记者展示谈明主向他出具的借据,春节前警方对他的拘留令他一直不服

张江没有想到,就是这场小冲突,不但令其父子俩差点以“绑架罪”押入牢房,也让其朋友许进华大年三十被关入看守所,行政拘留了10天。

2013624日晚,张野对记者和来自北京的陈忠华律师讲述了当晚发生蹊跷“绑架案”的详细经过:

当晚9时许,谈明主忽然对我父亲说:枝江的一家工程单位还欠他一千多万元,要求我父亲和许进华一起过去,与对方共同签订一个还款协议。

因我父亲身体欠佳,就由我驾车,我父亲和谈某坐在我车上,许进华自己驾车随同行。通过反光镜发现谈某的外甥闫韬及另外三个男子也驾着白色小轿车尾随。上路不久,我突然接到闫韬的电话,称其舅手机打不通,让我把手机递交给谈通话。谈接过手机说:我没有事,你们不要管……我们现在正赶往枝江。

到达枝江已是晚上10点多。我们一行进餐馆吃饭,看到闫的车子也停在后面,而且他还打电话问我:你们现在什么情况?我有些奇怪地回答:你舅欠我们的钱,双方来枝江签一个还款协议,我们绝对不为难他,能有什么情况?我们现在一起吃饭,请放心吧。

但我们做梦也没想到,早在此闫就偷偷地报了警,称我们绑架了谈明主。

就在我们快结束晚餐时,突然包厢的门被人推开,冲进来两名警察,喝问:谁是谈明主?请出来下,有事找。

某谈赶紧跑到外面去。这时我们看到门外还有好几位全副武装的警察,荷枪实弹。大家都很惊奇,于是我向警官打听到底出什么事了。一警官声称有人报警,称你们绑架了谈明主。我急说:绝对没这回事!我们只是边吃饭边协商还款的事情……

一位民警说,这个我们不管,反正有人报警。你们如果要协商就跟着我们一起去派出所。

那两民警没再言语,把谈某带上警车准备离开。

许进华见状很激动,上前质问谈某到底怎么回事!谈某低头不语。许生气地指着谈说:你欠我们那么多钱一直不还,现在竟敢说我们绑架你!那我就和你们一起去派出所说清楚吧。随后许就驾车随警车前往枝江马店镇派出所,我们不放心许,也一起驾车来到派出所。

我们跟到马店镇派出所值班室时,看到许进华正和两位警官解释什么,但对方根本不听。看到我们父子进去,那两位民警厉声质问我们进来做什么?我父亲解释道:我们和许一起同谈某协商还债之事,但绝对没必要绑架他。

两民警就让我先进去坐着,也没有做任何笔录。大约过了半小时,所长及其他几名警察都匆忙赶来,二话不说就将我们俩父子押进两个房间,并对我们上了手铐脚镣。我父亲气愤地质问他们:我们没有任何违法行为,你们凭什么这样粗暴对待我们?

对方毫不理睬,只是说:你们先等着当阳警方来赶过来再说吧。

凌晨4时许,当阳来了七八名便衣警察,态度极为恶劣地把许进华铐上,再将我们父子铐在一起,押上我们自己的车开回了当阳市玉阳派出所。随后,我们3人被分开做讯问笔录,直到第二天上午11时许,也就是大年三十中午,对方才把我们父子放出来,但继续关着许进华。临走前我被主持负责侦破此案的当阳公安局主管刑侦的郑副局长告之,涉嫌绑架谈明主,我说根本不可能。我问他为什么要关许进华?郑称,许进华打人,并造成轻微伤,我们要依法对他进行拘留。然后,他挥手让我们父子赶紧离开。

 


案发当天,张江就是在此处被谈明主驾车撞坏其奔驰车

为躲债主驾车撞人

雇人派出所内行凶

面对记者的采访,张江难抑心中的愤怒:我没想到谈明主这个无赖,竟敢一而再再而三地言而无信,不但赖账,而且多次欺骗我们!

20134日,谈明主又主动给张江打电话说先还200万,并要求用短信发银行卡号过去。但之后一分钱都没有等到。416,因糖尿病正在当阳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的张江,获知谈明主出现在当阳街头,他不顾病痛急忙驾车追寻,在玉阳路和阳城十字路口发现了谈明主的踪迹,便喊谈明主停车谈下还钱的事……但谈不仅没停车反而加大油门逃避,张江只好驾车紧追。追至玉阳派出所附近,张驾驶奔驰车正准备超谈明主的车时,谈明主竟不顾张的生死,竟向左急打方向盘向张江猛撞过来,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张江200多万元的“奔驰” 右车头被撞坏。张只好紧急刹车,谈某则趁机驾车冲入玉阳派出所大院,并打电话找叫人过来助阵。在派出所值班室外守候谈某的张江,突然,脑袋上一阵剧痛,他回头一看,才发现谈明主的外甥闫韬,边恶狠狠地叫骂边挥舞着伸缩警棍朝自己头部猛砸数下,张江当即血流如注。恶毒的凶手不顾民警的大声劝阻,继续凶残地挥着警棍朝行凶,张拼命地用手护住脑袋,一边躲闪一边用双手遮挡,致使左手臂、手腕多处受伤。

 

后经医院诊断,张江被打成脑震荡,头皮血肿,头皮挫裂伤,构成一级脑外伤;左肱骨内撕裂性骨折,左侧肘关节及右食指皮肤挫裂伤。201356,经当阳市公安局法医鉴定为轻伤。

 

 

张江价值200多万元的奔驰豪车被谈明主撞坏后,一直停放在玉阳派出所大院里,但警方既不“追究谈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亦不对此作出交通责任划分,只是要求双方协商赔偿

 

检察院:依材料只起诉一凶手

公安局:无法证明是雇凶伤人

 张江本以为,谈明主雇凶公然在派出所持械行凶,其作案手段残忍,性质恶劣,社会影响极坏。特别是,案发时几位值班民警还当场从谈某身上搜出一支25厘米长的匕首,说明他早就蓄谋行凶,警方肯定会依法从严惩处。但令他做梦也没想到,事发当晚主凶谈明主就驾车逍遥而去。警方回答张江的理由是:闫韬虽然是谈明主叫来的,但并没有指使他打人。尽管张江的伤情鉴定为轻伤,但5天后,当阳警方又以检察机关认为闫韬致人轻伤的程度偏轻、不宜批捕为由,又将凶手闫韬放了。

张江多次强烈要求警方追究谈明主故意撞坏其价值250多万元奔驰的刑事责任,但警方依然不理不睬,还说那是他们双方造成的,根本算不上刑事案;而且令人费解的是,警方竟称连一般的交通事故也不是,要么双方协商解决,要么把车开走。

201361810时许,记者和陈律师在张江的陪同下,特意来到案发地玉阳派出所,看到张江的“奔驰”依然停放在派出所后院。张江心有余悸地告诉记者:幸好当时躲避得快,不然我连命都没有了。如果被撞坏的地方要修理的话,至少得花五六万元。但因为警方一直不处理此事,他只好将车停放在派出所大院里,至今已有两个多月了。

记者来到派出所值班室,要求就张江被撞被欧打一事采访派出所领导,一民警闻讯借故离开。记者拨打所长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

无赖的谈明主先是恶意拖欠自己1800多万元巨额债务拒不归还,接着诬陷自己参加绑架,最后竟然雇凶在派出所里打伤自己,到头来凶手却逍遥法外!张江哪里咽得下这口气呢?愤怒之余,他频频跑到到宜昌市及湖北省公安厅等多家主管部门上访,控告当阳警方的不作为。在上一级相关部门督办下,当阳市公安局不得已再次以“故意伤害罪”把闫韬一人移交到当阳市人民检察院,而涉嫌雇凶的谈明主则依然逍遥法外。

    2013年6月19上午11时许,记者在张江和陈律师的陪同下,特意找到当阳市人民检察院负责闫韬涉嫌故意伤害案的检察官张平办公室。张检察官称:此案他们马上移交给当阳市人民法院。记者此时才获知凶手闫韬出生于1984年,无业。从张检出示的一份2013619出具的当检起诉2013141)号公诉书中,当阳警方和检方认定此案的过程是:张江与谈明主因存在债务纠纷,于20134161530分许,张江开车去找谈要债,行至玉阳城区当阳一中十字路口处时,张发现谈开着车,鸣笛示意其停车无果,便随后紧追,谈即开车向当阳市玉阳派出所奔去,途中一边打电话报警求助,同时也打电话要其外甥闫赶到派出所。闫赶到后,在派出所大门处见张正在打电话,遂拿出钢制伸缩棍打击张头部。张被打便跑向街道,闫在后面追,一边打一边追。后民警追上来将闫制止后带到派出所审查。

张江的代理律师陈忠华当面向检察院提交一份“强烈要求关于追加谈明主为本案共同被告人的诉讼请求 ”,并再三阐述了法律依据和事实理由。但张检察官只是笑着指出:你们这是推理。我们在刑法面前,要实在的证据。因为我依据的是警方提供的证据。目前警方的证据表明,没有谈明主雇凶伤人的直接证据。

记者当即指着手头这份尚未移交到法院的起诉书问:这上面写得很清楚,20134161530许,……谈明主途中一边打电话报警求助,同时也打电话要其外甥闫赶到派出所。这也充分说明,凶手闫韬是谈明主电话招来。闫与张江从无过结,也无恩怨,如果不是谈指使,他怎么会在派出所公然对张江行凶呢?作为司法监督机关,人民检察院理应对警方的不作为依法进行监督,对当事人提出的疑点应当重视,或退回警方要求补充侦查,或直接启动监督程序,不知检方对当事人的诉求有何意见?

张检只是称,他们目前只能根据当阳公安局提供的侦查结果定性。从目前案情材料看,无法追究谈的刑责;至于谈是否涉嫌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那也只能先由公安定性。最后,张检接过陈律师递交的文字,翻了翻说:“那我就先收下,向领导汇报后再告诉你们结果吧。”

620上午。记者与陈律师随同张江来到当阳公安局刑警队,但负责此案的郑副局长不在,电话里要求张下午再联系。当天下午3时许,按照约定,记者与陈忠华律师跟随张江一起来到当阳公安局位于大门左侧的信访办,与负责此案的市公安局主管刑侦的郑副局长谈论案情侦结情况。留着小平头,显得很精干的郑与刑警队的赵教导员一起先进入信访办(两人都身着便衣)。我们刚进门,信访办两位身着便衣的老头赶紧各拿出一数码相机,也不招呼,对着我们不停地拍照。事后才获知,这是领导吩咐的。

郑副局长就当事人张江向宜昌市和省公安厅等有关部门反映的问题一一作了回答:关于谈明主是否为雇凶打人者,根据警方多次调查,谈只是电话叫其外甥闫韬来到玉阳派出所,但没有第三者,也没有直接证据证实谈叫闫打人,所以无法对谈定罪;关于奔驰车被撞的事,郑局长只是称,根据他们认真调查,此事根本不构成故意损坏公私财物罪,就是连一般的交通事故也构不成,只是一般的纠纷,不属于警方所辖范畴。

郑局长见张江对自己所提出的解释意见不满意,又让陈指导员出示了一份盖有公章的书面回复。记者和张江接过一看,原来是一编号为420000130538071的《公安机关处理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上面称针对张江的的信访事项,警方经调查,现回复如下:1、闫韬未处罚的情况,经我局侦查,闫韬已于2013416被我局刑事拘留,同年419提请当阳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426日当阳市人民检察院出具不批准逮捕决定书,521我局依法将闫韬涉嫌故意伤害一案移送起诉;2、交通事故未处理情况,经我局侦查,咨询交通管理部门认为张江和谈明主两车相撞不应以交通事故处理,双方损失应通过协商或其他司法途径解决。

如对处理意见不服,请持本答复意见书于30日内按《信访条例》及《公安机关信访工作规定》提出复查请求。

记者看到,上面只字不谈本案最重要的另一位当事人谈明主,同时,大红公章后面的日期却是620,看来,警方此时是提前向当事人公示了他们的处理结果。

张江看到他们又在踢皮球,表示了强烈的不满,并在赵教导员当面送达文件上签上了对信访答复“不满意”。

621日,张江在陈律师陪同下,特意向当阳警方递交了书面控告材料,强烈要求警方依法追究谈明主“故意毁坏财物”罪行。710日,当阳警方向张江收面回复了“谈的行为不属于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的犯罪行为”。724日,也就是在记者即将发稿前,警方又通知张江,称他和谈撞车之事,应属交通事故。

 

当阳警方在此份公文中回复当事人张江,案发当日谈明主撞坏其奔驰车的行为连一般的交通事故也称不上


 

派出所:只听从市局安排

法制科:拘留许进华合法

闻知记者和律师正在调查此案,本案另一受害者许进华特别从枝江赶到当阳,当面向记者投诉他的遭遇。时年38岁的许跟随张江做生意多年,关系融洽。当初谈向张借款时,他曾劝阻过,而且在张借给谈的钱中,亦有他与张合作工程的几百万元。许气呼呼地告诉记者:“28,我只是气不过才随手抽了谈两下,因为谈不但不还钱反而骂人。后来经张家父子调解后,我们很快就和好。随后我们都听信了谈明主所说的话,才驾车去枝江协商转还谈的工程款抵债之事,当晚还是我出钱请大家的客,我们最后怎么可能变成绑架了呢?!当阳公安局完全是违法办案!”

许称,当晚,当阳警方最后查清此案根本不是绑架案后,又借口自己曾打了谈两巴掌,并构成了轻微伤,在大年三十,竟将我押到宜昌拘留所。当时宜昌所称再有错,大过年了,按公安部人性化管理的相关规定,可以先让我回去陪家人过年后再执行拘留,但当阳公安局却坚持要“依法办事”,最终将我拘留了10天。

许认为自己的行为根本不可能构成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出来后至今一直在讨说法。事后不久,他通过朋友打印出一份有关自己的行政案件详细信息表,奇怪地看到,那上面的报案人根本没有记录,但上面的报案方式又显示是“电话报案”,案由则是“许进华殴打他人”,受理单位又是玉阳派出所。在后面的案件说明中,有这样的记录:谈明主在张江家谈事时,许进华与谈发生冲突,许对谈进行殴打,谈被打后同意张江等人一起到枝江朋友处拿钱还债,到枝江后张等人再次对谈进行殴打。经当阳公安局法医初步鉴定,谈的伤势为轻微伤。

张江愤怒地指出,那天自始至终,我没有动过谈一指头,但这上面竟指我也打了谈,明显与我在派出所做的笔录不符,这明显有人在办假案。

很显然,许进华的被拘留与张江的被殴打,都有紧密相联的关系,两案都显示,身为小商人的且欠款千多万的谈明主绝非等闲之辈。

为了彻底了解清楚许进华被拘留的真正原因,2013620日下午3许,记者在许进华的陪同下,又一次来到这家“说话要和气,办事要公道”,并曾获省级“党和人民满意的派出所”荣誉称号的玉阳派出所。我们先寻找负责此案的张警官,但有人称他正在值班室忙碌。半小时后,两位民警走出去,并上了一辆警车。当记者赶紧打其手机时,对方一听是有关许进华和谈明主的案情,马上回复道:对不起,我当时只是负责受理,要了解情况请直接找我们教导员。当记者拔打教导员手机时,一连几次对方都不接。无奈之余,记者只好拨打曹定所长电话,对方称正在开会,半小时后可见。

半小时后,记者与许进华及陈律师上了二楼,在会议里见到了曹所长。获知记者及许的来意后,曹称:此案刚开始涉及刑事案,因为有人报案称是绑架,所以首先是由刑警队负责的,后来才移交到我们派出所处理。我们警方当初拘留许是有充分证据的。曹所长称,许的案情档案都在派出所,但要求记者一行前往市公安局法制科询问有关详情,只能经法制科同意后才能出示。

下午430分,记者与许等人来到当阳市公安局,找到法制科科长袁小红。袁科长指出,拘留许进华,警方证据很充分,是按法律办事。当记者要求查看档案并调出有关轻微伤的鉴定时,袁科长打开电脑,调出一份谈明主的轻微伤鉴定,在此份当阳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临时出具的(2013)第(08号)伤情证明中,显示受害人谈明主于201328在当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后诊断为眼皮裂伤,而此份伤情鉴定书的出具日期为201329,也就是说,案发当天即201328日下午,谈明主与许进华都在张江家中,直到当晚共同驾车赶到枝江,警方出现时近11点,其间谈明主怎么还有分身法前往当阳第一人民医院接受治疗呢?当事人许进华及现场多位证人都证实,当时许只是随手抽了谈脸上两巴掌,为何又能出现眼角挫伤呢?

陈科长对这些问题避而不谈,只是称,现在警方做伤情鉴定,可以不通过医院的诊断证明,直接通过察看外观后就可以做,所以当初我们对许进华的拘留是合法的。

记者在当阳公安局法制科电脑上看到,2013年春节前一天,谈明主被许进华打了两巴掌后,伤情鉴定却伤在了眼角处……


 

 

庭长:电话令受害人放弃诉求

专家:疑涉三宗罪嫌凶竟逍遥

面对记者的采访,张江气愤地指出:当阳市公安局将闫韬的伤害案诉至当阳市检察院公诉科,目的并非惩恶扬善,而是让谈明主堂而皇之的不受法律的追究,是为了更好地保护谈明主。闫韬是谈明主电话直接招来的,而且他几分钟内就持凶器赶到了玉阳派出所院内。这首先说明谈明主是有预谋;其次表明谈明主胆大妄为,把肇事地点选在玉阳派出所内,如果没有幕后保护伞,是不可能如此有恃无恐;3、有歹徒公然持凶器在派出所里行凶,但玉阳派出所竟对此装聋作哑、漠然置之,如果不是有强硬的后台,如果不是派出所公然包庇,这种行为是不会被容忍的。

经过多日的调查取证后,来自北京长安律师事务所的陈忠华律也指出:大量人证和事实证明,谈明主是本案真正的元凶,是幕后指使人,是本案主犯。同时,警方应对其在大庭广众之下故意撞坏张江价值200多万元豪车的行为,马上立案调查,将其涉嫌雇凶伤人两案并案侦查,绝不应让谈逍遥法外。

中国政法大学有关法学家指出,当阳市公安局个别办案民警草率办案,背后明显有人充当保护伞,致使案件的真相不能大白于天下,此事谈明主明显涉嫌犯罪,不能让幕后元凶逃脱法律的制裁,希望地方检察院和纪检部门能启动法律监督程序,早日揪出真正的主犯,以维护法律的尊严。

谈明主:我努力还款张雇黑逼我

张江:谈依仗有后台故意不还钱

那么,本案的主要嫌疑人,也就是借了张江1800万不还反而呼来其外甥在派出里头伤人的谈明主,对本案的有关问题又是持怎样的态度呢?2013718日下午3时许,记者特意电话采访了他。下面是部分对话记录:

谈明主在电话里头称:我的确欠张江的钱,欠账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我借了钱后,他老是催我我提前还债,老是采用黑道手段逼我。其实我一直是有诚意的,去年腊月二十八,我特意买了五千多元的酒烟去他家里,一是拜年,同时更是为了协商还款的事。但他们不该打我,许在张家里和外面都打过我。他们又将我绑架到枝江。那天,张也动用了黑社会,后来是公安动用了枪,才放我们走的。我真正要追究他的话,他肯定要坐牢,但我没有这个必要……

张江说我欠他1800万的事纯属虚构。他说我一分钱没有还,那绝对是假话。去年我就还了他几百万,这可以在银行里可以查到的。我们之间借钱还钱,都是通过银行转账的……去年我一直在积极还钱,当时如果不是张派几个黑社会的跟踪和威胁我,我早就还完了。这个你可以调查的。

他借我的1800万,本金还没超过1000万。我早就还了他700多万。也就是我只借了他700万,现在也只是欠他300多万。我是一个规规矩矩做生意的人,因做的政府工程拖欠我的工程款,所以我一直还不起张的钱,就要求他帮我免一些高利息,但他老是雇人搞我……

案发那天(即2013416日),张江得知我在当阳出现后,就赶紧开车追我,当时是两辆车,还有一辆是宜昌的,是张请来的黑社会的,以前也曾追踪过我。我看到他又雇黑社会的人追杀我,很害怕,就逃到附近的玉阳派出所。

谈还气呼呼地称,案发那天,是张江撞我的车,怎么变成我撞他的车了呢?张江说当阳公安是我的保护伞,还指某某书记是我的亲戚,是我的最大保护伞,他是在瞎说……

张江说,谈从我手中借去的1800多万元钱,都是有见证人的,而且他都留下了借据,这是无论如何也抵赖不了的。他说还钱,一直在骗我。所谓的绑架,更是无稽之谈!在我依法讨债的过程中,如果我真的有一点违法行为,当阳警方绝对不可能放过我。

张表示,案后发,当阳司法部门的表现令他心寒,明显有人在干扰办案。但无论对方后面多大,我也一定会依法维权。

就在张江和律师也强烈要求当阳市人民检察院将本案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或者监督侦查时,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当阳市人民法院却在6227许,指派刑庭宋庭长亲自致电张江,公开地称:闫的行为很轻,最多只能判缓刑,劝其不要太过追究;另外,这位庭长还称,凶手闫的家庭很困难,也建议张不必要求其赔偿医药费,公开让其放弃民事赔偿,就是提了也无能力。723日,当阳人民法院又要求张江前往法院调解民事赔偿部分,但遭到张的拒绝。

本案到底幕后保护伞为谁?凶手判决结果如何,特别是,涉嫌为主凶的谈明主是否会被追究刑事责任?我们试目以待。石野焦点网及中国记者维权网将会作跟踪报道。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7404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