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54095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一张临时“借条”引发出的蹊跷民事案

  发表日期:2015年6月8日          【编辑录入:shiye


 

投资款缘何变成借资款  帮人投资反成为被告人

一张临时“借条”引发出的蹊跷民事案

 

/图:中国报告文学作家石野

石野焦点网王定立、实习记者 甘萍

中国记者维权网 金剑、刘露

 

今年68岁的山东菏泽老退休干部刘云常做梦也没想到,因为帮助朋友做好事,帮其办理一宗15万元投资款后,对方非但不感谢,反而最后咬定这笔钱是笔借款,竟会惹来一场蹊跷官司;更令老刘无法接受的是,对于这样一宗有大量证据证实其只是代为原告杨香荣投资,并帮其办理相关投资手续,而非真实借贷关系的官司,最后地方一二审法院先后仅凭一张漏洞百出的欠条判决其应偿还原告借款15万元及利息。在山东省高院裁定发回重审并特意对此案发出指导性意见后,菏泽中院仍然无视多宗铁证,还是判决被告败诉。此宗并不复杂的案情,其间诉讼过程却是一波三折。认为法院明显枉法的刘云常,扬着满头白发,坚持往返于北京济南等相关部门,从地方一位退休的副局长成为了一名访民。人们不禁要问:刘云常能依法洗净自己的清白吗?他能依法讨回公道吗?

 

  不服一二审法院判决的刘云常,扬着满头白发,时常前往法院讨公正

退休副局长好心帮朋友办手续埋祸患

投资转股权杨香荣反咬投资款为借款

刘云常曾经是一名空军转业干部,后来一直在山东郓城县劳动局工作,官至到副局长后才以正直勤劳退休。如果不是帮助朋友办理了一笔投资款,如果不是随意应对方要求写下了一张简单的所谓“欠条”,也许他将拥有一个快乐而充实的晚 年。

那是200810月份刘云常与杨香荣在街上相遇,杨问刘听说你参与了一个什么项目听说很好,刘说:“也没干啥,一个投资项目。”杨香荣接着就问,是什么项目?刘就给她说是安徽毫州科技兴邦有限公司的投资项目。杨香荣听了刘说的情况,就说:“我也听说过这个项目。”并表示也想投资。过了几天,2008

1013号,刘云常接到杨香荣的电话,让其帮她代办一个投资手续。

到了杨家后,杨香荣说道:“你前天所说的那个项目我和全家人商量好了,决定投资。但我工作太忙,就请你帮我办理下投资手续吧。”刘云常考虑自己和其爱人是同姓同村,都在县城里工作,与他全家关系也不错,帮她办个手续最多一个小时,因此也没有多想什么,就答应了。杨见刘同意后,马上从房间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15万元现金,递给他。刘数也没数就收好。杨又笑嘻嘻地让刘给她写一个临时的欠条,只是证明拿了这笔钱,到时再拿办好的投资手续来换取。老实憨厚的刘云常也认为对方说的有道理,就按杨的要求写道:今借人民币15万元(杨香荣)(见下图)。杨看了看这张不规则的借条,似乎还有些不放心,又要求刘在后面把收入也加上。刘即答道:这只不过是一个临时的凭证,没这个必要吧。再说,公司里有合同有正式手续。我现在就过去,帮你办好后就把正式手续一并带回来。投资返还多少钱都是你的,我不要你一分。但杨还是要刘先写上1.5吧,利润多当然更好,我也不会赖着你。老实的刘云常碍于本家的面子,也不好多说什么,更没有想的太复杂,于是又按杨的要求第二次加写了1.5。然后就揣着那15万元现金,先直接到附近的一家工商银行,以投资人杨香荣的名义把那笔钱转到了毫州公司郓城店的账户上。接着,刘又赶到该公司设于郓城县御仙堂旗舰店的办公室,找到当时的负责人朱敏说明了来意,并帮助杨香荣办理了投资手续。手续办好后,刘又当着朱敏等多人的面,拨通了杨香荣的电话,告诉她称:投资手续已办完,我马上把票据等手续帮你送去,你把我写的那个临时借条给我换过来就行了。但杨却称,此时她正忙着给超市送货,没有时间,得忙到晚上九点后才能下班,家里此时也没有其他人在。手续你先给我保管着,条子以后再换吧。两人的对话,当时在办公室里的朱敏、李建英及房雪英等多名负责人和员工都听到。后来双方发生诉讼后,朱敏等人还特意出庭作证。

 

此为刘云常应杨香荣要求匆匆出具的所谓“借条”,没有借款用途和还款时间期限

201518下午,记者特意为此案前往山东菏泽采访时,满脸憔悴的刘云常在陈述此过程时,虽然时间已经过去6年多,但还是对一切记忆犹新:“……我从杨香荣家揣着那笔钱出来,到办完手续,也就是一个多小时。我既没有挪用,也没有借给别人,而是在极短的时间内以她的名义帮助她办理了相关投资手续,这原来是一宗委托代理关系,怎么可能变成借贷关系呢?更令我不匪夷所思的是,两级法院无视多宗铁的证据,竟然能维持对方的非法诉求!”

面对记者采访,刘云常又告诉了后面所发生的情况:担心夜长梦多,第二天上午,刘云常又致电杨香荣,再三表示自己要把相关手续送给她,并将那张“借条”换过来。但杨总是称这两天没空,以后再换,要求刘先替其保存好手续,她会替他保存临时欠条,绝对不会出什么问题。此后,刘尽管又多次电话找杨,但对方还是以各种借口推脱,他也没能及时用杨的投资手续换回那张被动的“欠条”。

当时刘云常帮助杨香荣投资的15万元款项,合同期是从20081013日至2009430日,但刘云常和众多投资者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两个月后,安徽亳州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因非法集资被查封,致使投资款不能按时返还(案件后经最高院发回重审,现已改判。)。2010年春天,公司实行债转股,经杨香荣同意并提供了身份证号码后,和刘云常及众多投资者一起,将股权转入上海尚元实业有限公司(系安徽亳州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子公司)。在此后两年多时间内,杨香荣从来没有表示不愿投资,更没说这钱是她借给刘的。

直到2010年底,杨香荣才打电话给刘,称她想用钱,看能否将投资入股的那笔15万元款项退回来。201127日,刘云常陪同投资方公司负责人王利洪一起,特意来到杨香荣家介绍公司的情况,但杨香荣再三称,她现在因孩子要结婚,想退股买房子,不想投资入股了,看能否想办法把钱要回来?王利洪也再三称:你既然投资入股了,现在还不是时候,你入股不入股都可以,你的钱投到公司里,公司承认你投资,这与刘云常没关系。忧心忡忡的刘云常在临离开时,特意问杨:“你投资的15万元的钱,反正不是我个人借的你的钱,而是当初我帮助你办理的手续,我们现在可以当着公司领导的面把话说清楚”。但杨只是称:我不想投资了不想入股了。王利洪明确回答道:不管如何,公司都承认你的合法投资。

由此可见,从20081013201127杨香荣始终都承认参与投资入股,从没有说过是刘云常借钱的事,更没有为是否借款发生争吵。 

杨香荣持“欠条”索款不成诉法院

刘云常拒还款成被告一二审均败诉

不久,杨香荣担心自己的投资款短时间内要不回来,就改变了说法,以刘最初代办手续时错打的“欠条”为理由,2011214日向山东郓城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刘云常为借款。原告杨香荣在起诉状中诉称:20081013日,被告刘云常向我借现金15万元:约定月利率1.5%,并向我出具了欠条一份。后我急需用钱,曾多次向被告主张权利,被告总以无钱偿还为由拒不还款。为维护我的合法权益,要求被告偿还我借款本金15万元及利息,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2011324,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杨香荣及委托代理人,被告刘云常及委托代理人陈泽华、陈尊明到庭参加诉讼。面对这位昔日老朋友的颠倒是非,刘云常难抑心中的不满和无奈,只是依法当庭陈明自己的事实和理由,他答辩道:一、我和原告杨香荣之间不存在任何借贷关系。原告所述我向其借款15万元不是事实,真实的情况是我受其委托代为投资,投资单位是安徽亳州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二、原告杨香荣的投资款15万元,应由安徽亳州兴邦科技有限公司负责返还,不应由我代办人偿还,我和原告都是受害人。请法院驳回原告的无理诉讼请求。

根据原告的陈述与被告的答辩,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原、被告之间是否存在借贷关系,被告应否返还原告15万元及利息。

在法庭上,原告杨香荣只是提供欠条一份,以此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借贷关系。被告刘云常经质证后,对自己当时写的欠条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他当庭阐明了事情经过,称,那只不过是从原告处拿钱时应原告的要求书写的临时欠条,开始也没写收入,因我曾说过投资后利润很可观的话,原告说既然返还利润高,就写上利息1.5%吧。但该笔款实际是受原告委托向安徽亳州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投资,因我们是同一村的,关系较好,虽然这期间我多次电话找杨香荣,再三要求将相关票据交还给她,但原告却总是找借口一会说有事,一会说在外,让我先拿着投资单据,所以没有将投资款单据与欠条换回。刘云常认为,从大量实事上看,原、被告之间实际上是一种委托代理关系,根本不存在任借款关系。

接着,在两位代理律师的帮助下,被告刘云常当庭提供了如下证据: 120081013日郓城县工商银行个人业务凭证一份,证明被告收到原告的15万款后,于当日将该款汇至朱敏(朱敏是郓城县御仙堂旗舰店负责人,郓城县御仙堂旗舰店是安徽亳州兴邦科技有有限公司的一分店)的银行卡中。220081013日郓城御仙堂旗舰店的代收款收据一张,收款收据中载明的交款人就是杨香荣,收款事由是大伟亳州房地产50%装修费,到期O9430日,证明郓城县御仙堂旗舰店收到该款15万元,被告代原告投资交款事实的存在。3、上海尚元实业有限公司的上海尚元股份字第053072210号股权证书一份,该证书中载明股东姓名为杨香荣,身份证号37292819581290026,投资总额15万元,证明入股之事经原告同意并由原告告知其本人的身份证号,被告才实施的代理行为,且该投资款己转入上海尚元实业有限公司,原告已是上海尚元实业有限公司的股东。4、亳州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组织机构代及税务登记证(复印件),证明郓城县御仙堂旗舰店的经营范围在亳州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许可经营范围之内。5.申请证人朱敏、王利洪出庭作证。证人朱敏证明其在核实收到15万元的当日,听刘云常说该款是杨香荣的钱,就以交款人杨香荣的名字开了收据,该投资款的权利人就是杨香荣,并告知刘云常取钱时只能杨香荣领取,其他人不能代领之事,除非有交款人的委托书及身份证才可以由他人代领,且朱敏称其在收款的当日将该款又汇到安徽亳州兴邦科技有限公司,并出示了汇款单。证人王利洪系菏泽布公安局退休干部,现在是上海尚元实业有限公司股东委员会委员,他出庭证明,原告投入到安徽亳州兴邦科技有限公司的15万元,已转入到上海尚元实业有限公司,同时列入了债权股清册,郓城入股登记的三、四百人都是他办理的。


此为一二审庭审中,多位知情证人出庭的同时又出具的书面证明刘云常帮助杨香荣代理投资手续的过程,但法院毫不理睬


但原告杨香荣对上述证据均提出异议,认为证据123不能证明是原告委托被告投资入股15万元之事,称其根本不知道该款作何用途,交付何处与原告没有任何关系,且投资单据及股权证书一直由被告持有,从未交付给原告,股权证书中原告的身份证号也不是原告告知被告的;对于证据4被告认为该证据是亳州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的证件,且系复印件,与本案无关联;对于证据5证人朱敏、王利洪的证言,被告认为该二位证人是被告投资公司的人员,与被告有利害关系,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且证人朱敏只能证实被告以原告的名义投资,这是被告单方的意思表示,不能证明原、被告达成委托代理的合议,不能证明原、被告之间存在委托代理投资的关系。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刘云常对从原告杨香荣手中借钱之事予以认可,且被告为原告书写了欠条,欠条中本息约定明确,被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欠条中的内容应该清楚明白,应视为对自已行为的许诺,认可自已与原告之间的借贷关系,且欠条中约定的利率未超过法律规定的标准,本院应予支持。对约定的利率1.5%,虽然未写明是月利率还是年利率,但根据民间借贷市场行情,为体现公平原则,可按月利率I.5%计算。对于被告辩称该款是受原告委托,代原告投资到亳州兴邦科技有限公司,后转为上海尚元实业有限公司股份的理由,根据被告提供的证据,证据123上虽显示是原告的名字,但这些均是被告自已与郓城县御仙堂旗舰店的交涉行为,且收款收据及股权证书被告未交与原告,对于被告辩称的是原告让其持有的理由,因原告不予认可,被告又未提供此类证据,故不能证明原告同意让被告代为投资之事,不能证明被告的主张;证据4只能证明亳州兴邦科技有限公司与郓城县御仙堂旗舰店的经营是否合法,不能证明原、被告之间是借贷关系还是委托代理关系;对于证人朱敏的证言,只能证明其公司有原告15万元的投资,不能证明原告认可在其公司投资之事;证人王利洪的证言虽证明原告说过我不转股了,但也证明原、被告二人因意见不同发生争执的事实,不能对抗被告未原告书写欠条的效力,故对被告辩称的理由不能成立。原告的主张应予支持,被告应偿还原告15万元本金及利息。

20111230,也就是在开庭9个月后,一审法院在一份(2011)郓民初字第156号判决书中,判决被告刘云常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偿还原告杨香荣借款本金15万元及利息(利息自20081013起按月1.5% 利率计算至判决生效之日止);案件受理费3300元,由被告刘云常负担。

刘当然不服一审的荒唐判决。与此同时,细心的刘云常还发现,此份判决书上居然将实示时间的324错写成47日。

2012316,他又在律师的帮助下,向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刘在上诉书中认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不存在民间借贷关系,15万元是被上诉人委托的投资款,诉争的15万元是因双方之间委托代理关系而产生,上诉人向法庭提供的证据形成了证据链条,足以证实这一点。诉争的15万元已经被上海尚元实业有限公司接纳,并转为对公司的出资股金,该笔款项已去向明确。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驳回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2012329,二审法院公开开庭对此案进行了审理。被上诉人杨香荣委托其丈夫刘广儒作为代理人参加了诉讼。也就是此次庭审,刘云常和律师又吃惊地发现,一审庭审内容竟被人多处篡改,一些内容被改原告杨的阐述;一些内容,比劭包括证人的证言,都变成了相反的内容。他当庭质疑一审的合法性。

但令刘云常遗憾的是,2012425,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一份(2012)菏民一终字第175号判决书中,驳回了刘云常的上诉,维持原一审判决。

 

此为刘云常在时发当时为杨香荣代办的投资手续凭证,可惜法院认为与借款无关

山东省高院指令二审法院慎重重审

菏泽市中院再审依然维持一审判决

刘云常不服二审判决,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并提出自己的诉讼理由称:(一)其与被申请人杨香荣之间不存在民间借贷关系,而是委托投资关系,不应由其承担还款责任;(二)再审申请人刘云常为杨香荣出具的欠条是临时性的,并非真实的借据。

2013522,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接到刘云常申请再审请求后,经过合议庭认真审查,认为其再审申请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并以(2013)鲁民申字第337号民事裁定书指令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本案;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与此同时,省高院还特意以书面方式要求菏泽中院再审时应注意以下问题:从刘云常在原审过程中提交的相关证据可以看出,刘云常收到杨香荣15万元后,当日以杨香荣的名义汇给朱敏(郓城县御仙堂旗舰店负责人),朱敏在收款当日即以杨香荣名义将款项汇到安徽亳州兴邦科技有限公司,后转入上海尚元实业有限公司,后该公司将杨香荣投入的该15万元以杨香荣的名义列入了债权股清册。因此,刘云常并未实际占有该15万元,而是代杨香荣投资入股。你院在再审过程中应当进一步审查,确定双方之间真实的法律关系。

20139月,山东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开庭再审了此案。再审认为,刘云常与杨香荣发生债务关系,并为其出具了欠条,表明其向杨借款15万元,按1.5%计息。刘作为债务人应向杨香荣偿还借款本金及利息。刘申请再审称其与杨之间不存在真实的借贷关系,双方是委托投资关系,刘对于双方之间存在的委托授权关系未能提供相关证据予给证明。法院还指出,虽然刘云常提供的证据证明杨香荣该笔15万元已经成为于刘云常拿款当天投资到安徽亳州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但对于刘是受杨所委托进行的投资以及对兴邦公司的债权转为股权是经杨许可的事,不能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并且杨对于委托投资及转股不予认可。再审法院无视刘云常当庭提供的相关证人及证据,还是认为“刘云常对于自己的主张提供的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以杨香荣名义投资到安徽亳州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的债权,后转为上海尚元实业有限公司的股权应由申请再审人刘云常享有。”最后,菏泽市人民法院无视省高级的指令,依然维持(2012)菏民一终字第175号民事判决。

刘云常指出:20081013日,他在收到杨香荣的15万元现金后,当日即以杨的名义汇给郓城县御仙堂旗舰店负责人朱敏,朱收款后即以杨香荣而非刘云常的名义将款项汇到了安徽亳州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后来又转入上海尚元实业有限公司,后该公司将杨香荣投入的15万元以杨香荣的名久列入了债权股清册。对于债转股的情况,刘云常当时就打电话给杨香荣,征求其意见,后经她同意后才办理的债转股手续。尽管之后杨否认这一事实,且一口咬定该笔款项的投资及后来的债转股手续均为刘所办理,银行汇款单及朱敏为杨出具的收据均为刘保管,股权证一直在清财小组放着,直到诉讼期间,刘从才清财小组借出交到法院,以作证据。刘云常认为,不管杨香荣对相关事实承认与否,他向法庭所提供的大量证据都能充分地证实此案是代办而不是借款。

但令刘云常匪夷所思的是,201394日,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无视自己所提供的多达十几宗证据,依然无视省高院特意出具的指令性指导审理意见,仍然维持了该院(2012)菏民一终字第175号民事判决。似乎是为了安慰刘云常,该份(2013)菏民再终字第28号判决书在最后又增加了“以杨香荣的名义投资到安徽亳州兴邦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债权,后转为上海尚元实业有限公司的股权应由申请再审人刘云常享有,如需其他法律程序变更股权证的权利人,杨香荣应依法协助办理。”也就是说,此份再审判决书中,增加了把杨香荣的15万元投资款归到刘云常头上。


图为山东省高院指令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的相关法律文书,但中院置若罔闻

菏泽中院判决书漏洞百出

菏泽市检察院立案又撤销

北京长安律师事务所著名维权律师陈中华在认真地查阅了相关证据后,特别指出,根据《合同法》有关规定,刘云常于20081013应杨香荣的要求所出具的借条,根本不具备合法性,其一,此欠条只是刘帮助杨香荣办投资手续时起临时作用,办完手续就失去了她的意义。其二,这张所谓“欠条”存在很多问题,除了形式要件不完备,不能证明是实际意义上的借条外,同时,如果是真正的借款手续,当事人杨香荣是不可能同意这样写的,而应写明借款去向,也就是作何用,利息多少,何时归还,等等。


此为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漏洞百出的再审判决书

北京都城律师事务所刘迎新律师也指出,一二审法院仅仅凭借原告杨香荣的一张漏洞百出的所谓借条,而无视被当庭提供的多份证据及多位证人的出庭作证,竟作出如此明显错误裁决,是不可思议的。仅凭一张简单的欠条,而没有其他任何辅助证据,比如第三者、录音录像等,根本上是一张无效的证据。同时这也说明当时刘云常出具的是一张代办投资手续时的一个临时条,而非真正的借条,不具法律证据。另外,从有关裁定书可以看出,在两次开庭和质证过程中,杨香荣都没有说出借款的具体经过,没有说明借款的期限,具体的利率和归还方式,及到期不还如何承担责任等具体问题,这也能证明不是借款。

201532,特意赶到北京上访的刘云常气呼呼地对记者称,其实我的这宗案子案情简单,我提供的证据多达十几宗,证据也确凿,但是,因为地方政法系统的个别人员在上下活动,最终令我这的案情成为了人情案。

 


此为菏泽市人民检察院有关刘云常案的决定

刘云常说,自开庭以后,有一只看不见的黑手在搅浑水。一二审法院不仅胡乱判决,而且公然违法。我们一审庭审的笔录,被人公然改动,且把证人的证言改得意思相反。对于那张欠条上所提及的“借款利息”,菏泽中院在那份2012)菏民一终字第175号判决书中第6页早就如此认定因对利率1.5%未约定是月利率还是年利率,均高于同期银行贷款利率,为体现公平原则,可按年利率1.5%计算。”,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二审判决出来后,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庭又做出一个令人莫明其妙的裁决,竟公然凭空将原告那“借条”上的“利息1.5%”故意夸大。

记者看到此份201252日由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盖有大红印章的(2012)菏民一终字第175—1号民事裁定书,特意作出:本院作出的(2012)菏民一终字第175号民事判决书中,文字有笔误,第5页第12行“按年率15% 计算”中的“年”字应当为“月”,第6页第9行“按年1.5%利率”中的“年”应当为“月”。并裁定如下:“按年利率1.5%计算”补正为“按月率1.5%计算”;“按年1.5%利率”补正为“按月率1.5%利率”。刘云常气呼呼地说,就是这份裁定书,中院一直没有送达其本人,还是后来他从其他途径拿到的。可见有关法官的违法不是一般的明目张胆了。

满身冤屈的刘云常自然不服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菏民再终字第28号民事判决书,多次依法向市人民检察院申请监督。2014326日,菏泽市人民检察院接到刘云常的抗诉申请后,经过审理后依法受理了此案,并向当事人出具了菏检控民受(201414号民事监督案件受理通知书。市检察院从立案同意抗诉起,先提出双方到场听证一次,在长达4个月内通知杨香荣多次后,杨拒不理睬。刚开始,检察院的抗诉材料也明确指出刘云常是“代办而不是借款”,但最终结果还是令刘大失所望。+


不服一二审法院判决的刘云常,无奈之余只好又频频进京上访

2014721日,菏泽市人民检察院又以“杨香荣称其与刘云常之间存在借贷关系,并举出欠条为证,而刘云常称其与杨香荣之间不存在真实的借贷关系,双方是委托投资关系,刘对于双方之间存在委托授权关系未能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为由,认为刘申请监督的理由不能成立,在一份菏检民监(201437170000019号文书中,驳回了他的监督请求。

人们不禁要问:在党中央大力提倡的“依法治国”的时日,刘云常能依法洗净自己的清白吗?他能依法讨回公道并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吗?此案到底结果如何,石野焦点网将会对此跟踪报道。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验 证 码: 2793
*用 户 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