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145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病毒不可怕,“人毒”才可怕

  发表日期:2020年2月24日          【编辑录入:shiye

2020 年2 月22日     正月二十九  星期六  3-18


今天是周末,也是正月未。明天,就正式进入二月了。以前常听说,人只有在忙碌的时候,才会感觉时间过得飞快,现在觉得被关在家里的日子照样过得快。


早上的最低气温是4度,到中午时一下飚升到了18度,这种气温,谁说不是春天的气温呢?如果不是可恶的疫情,此时正是青龙山公园绿草如茵的时候。现在虽然尚未到“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柳条夜半丝丝语,笑指春潮一路风”之时,但是如果去到乡村,肯定会感受到“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之美。坐在闷闷的家里,我想此时如果能身至乡下,我最憧憬的是,能像儿时一样,挎只小篮子,捏把剪刀,去田头畈尾挖黄花菜、地米菜和苦菜。可惜,这个老鼠年的春天,尚未开始,就被疫情给耽搁了。现在,我们只能透过窗口感受春风,只能站在方尺阳台上以眺望的方式窥探早到的春色了。


跟随气温一起飚升的还有菜价。就像我只能关注我的窗外一样,我目前只能关心我们大冶这个小县城的菜价。昨天我在《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那篇疫区日记中,提到大冶菜价居不下后,大冶地区许多朋友纷纷冒出来吐槽,直诉苦吃不起菜。有的称,我们都被关一个月了,不知还要被关到何时?如果再关一个月,估计有一大半人家吃不起菜。


往年这种季节,青菜是最便宜的,最多也就一两块一斤,现在倒好,普通的青菜都要四五块,就这你还买不到。我的一位高中同学发来一条截屏,是她昨天让附近一家名为麦麦多的小超市送的,且先几种菜价晒晒:生姜10元/斤、大蒜头10/斤、大蒜叶10/斤、蒜柳子12/斤、筒子骨42元/斤、脊骨45/斤、猪脚45元/斤、排骨48元/斤;水果类呢,选几种:苹果8元/斤、砂糖橘6/斤、香梨7/斤。


远在大别山红安县的一位朋友也发来他们那儿的菜价,蔬菜类与大冶差不离,其中莲藕12元/斤,土豆6元/斤。其他的生活用品,有的比大冶还高。她直感慨,在他们那儿的镇廉租楼里,有不少人根本吃不起菜,又无法回乡下取菜,无奈之余,只能用腌菜和豆腐乳用筷子头醮下就饭吃。这些不是夸大其词,绝非危言耸听,而是基层百姓的现实生活啊。上周的一天下午,我出门到大冶伍家陇菜场马路(为防止群聚集,菜市场都变为马路摊)边买菜时,就看到一个戴口罩的老人驼着背在捡大白菜叶子,还有一个中年女人,用一双满是皲裂的大手,正拎着半塑料袋菜叶,躲躲闪闪的。对她而言,也许是不得不戴的口罩帮了她的忙,否则,她肯定不大好意思跑到街头捡菜吃。


因为封城封路封小区,每周一家才能出去一人购物,致送菜上门的生意应运而生,但那些小贩子的菜价一点也不比超市的低,有的还要高,还打着什么无机产品的幌子忽悠人。送菜上门时,还得每户加2、30元的车费。关在家里的群众,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哪怕送上门的菜坏了,或是成色不好,也只能忍了。


非常时期,正因为绝大多百姓束手无策,为高额的生活成本叫苦不迭时,与大冶相邻不远的鄂州却发生了一件与粮油有关的新闻:鄂城区凤凰街道派出所的老婆,与朋友聊天时,得意地晒出自己家的粮油不仅充足,有四五桶油、有各色蔬菜,更有好几种名贵水果;光紧俏的口罩就有几大包,令人侧目。且不说当地百姓天天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即使是那些奋战在防疫一线的医护人员都吃得很差。更令人愤怒的是,这些物质全是兄弟省市为了救灾从牙缝里省下援助我们湖北人民抗疫的!偏偏那炫耀的女人还要四处吹嘘:“谁叫你家没有当官的?谁叫你老公不是派出所所长?”


当官的搞特殊化本来就令人反感,何况是在非常时期挪用防疫用的捐赠物品!还好,此次鄂州官方反应还算迅速,一边公开回应网民,一边成立专案组对此事进行调查。


2月21日晚,鄂州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对外发布了调查结果:22日凌晨,关于鄂城区凤凰街道、凤凰派出所违规分配和领取疫情防控捐赠生活物资问题调查进展情况的通报发布:经查,鄂州市鄂城区凤凰街道党工委书记、凤凰街道疫情防控指挥部指挥长余建兵,不正确履行职责,违反疫情防控捐赠生活物资分配管理规定,擅自扩大发放范围和发放标准,违规分配和领取捐赠生活物资;鄂城区发展改革和经济信息化局党组书记、局长杜焕保,在负责鄂城区捐赠物资分配、发放工作中,不正确履行职责,违反疫情防控捐赠生活物资分配管理规定,擅自决定将有关物资分配给凤凰派出所;鄂州市公安局鄂城区分局凤凰派出所所长成学军,不正确履行职责,违反疫情防控捐赠生活物资分配管理规定,对凤凰街道下拨的捐赠生活物资,擅自决定扩大发放范围和发放标准,利用职权协调不应获得的捐赠生活物资,违规予以发放和领取。


上述三人的行为涉嫌违纪违法,并造成恶劣影响。经鄂州市纪委监委研究并报鄂州市委批准,对余建兵、杜焕保、成学军党纪立案、监察立案,并予以免职,有关问题继续深入调查。对其他责任人员,由纪检监察机关依程序进行调查,依规依纪依法作出处理。


网络反映的凤凰派出所“民警”为凤凰派出所从凤凰街道菜园头村借用的工作人员,系普通群众。疫情防控期间,其参与留观隔离点值守工作,所领水果、蔬菜系成学军违规安排分配。


虽然公布的结果中又不出所料地出现了“群众”“工作人员”参加其中,但毕竟免了那个派出所所长的职务。说真的,我们还真得感谢那位官太太,如果不是她嗔怪朋友的老公没当官,如果不是她借此炫耀所长老公的权力,我们平民百姓还真不知道那些人如此胆大妄为,连救灾捐赠物资都敢私分。这不由让人忧心忡忡,有关部门,对救灾物质和捐资物的管理也太不当回事了吧?管理体制也太混乱了吧?难怪在前些日子,出现全世界的口罩和防护物雪片般飞往武汉时,但武汉的几乎所有医院不时还发出“急需口罩、手套、消毒和防护服”等信号。不是没有,而是被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给耽搁了。对此不良现象,难怪百姓要发出“防病毒的同时,更要防人毒。”这所谓的“人毒”,我认为除了一些造谣生非的脑残,更有一些拿着丰厚薪水不办正事的官老爷们。


早在1月底,中纪委国家监委就发出通知要求,对那些不担当、不作为、乱作为、消极应付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要严肃查处;对在疫情防控工作中失职渎职、挪用救援款物等违纪违法问题,要坚决依纪依法调查处理。


要清除这些“人毒”,除了监委纪委要加大监督和惩处力度,难道不需要咱老百姓的民间监督吗?


正因为当初湖北省和武汉市的主要官员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太严重,导致武汉失去了对疫情的最佳防控良机,造成至今两千多人无辜死亡、无数家庭破碎,让亿万百姓隐入焦虑和困难之中,这些狗官堪称“杀人不见血”,难怪有不少百姓发出如此呼吁:“不枪毙几个官员,不足以平民愤!”


其实,疫情期间,最可怕的不是病毒,而是人心。在病毒面前,各地有无数医护人员舍命救治患者,有无数爱心人民人士捐赠物资,支援救灾,而我们的生活中却频频出现哄抬物价、囤积居奇、发国难财的不法之徒,更有明知自己或家人发热、咳嗽或身体明显不正常时,不是及时报告及时就医,而是刻意隐瞒,这种人比病毒更可怕。正当每日疫情通告出现好几天确诊和死亡人数连降时,正当有人戏称,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四处肆虐时期,唯有监狱还是一片净土。谁知,在国人以为拐点即将出现时,偏偏是那些平时防卫极为严密的监狱里传出惊人消息:湖北、浙江和山东三地五个监狱发生干警和罪犯感染的疫情。其中山东任城监狱的感染和疑似人数多达200多例。


看到相关新闻后,震惊之余,我赶紧打电话询问情况。最终打听到,这个监狱之所以受到感染,是因为监狱长的孩子从武汉回来,传染给了家人,再由其在监狱工作的父亲传染进了监狱,传染了监狱的工作人员及犯人。


如果真是这样,这种性质真是太恶劣了!也正因为此,中央对山东政法系统处理得更重:因任城监狱疫情防控不力,经山东省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决定,免去省司法厅党委书记、厅长,省监狱管理局党委书记、第一政委解维俊,省监狱管理局党委副书记、政委姜运华,省监狱管理局党委委员、副局长王文杰,任城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刘葆善,任城监狱党委副书记、政委刘勇刚,任城监狱党委委员、副监狱长陈为宁,任城监狱党委委员、副监狱长(试用期)邓体贺,任城监狱党委委员、副监狱长(试用期)房德峰的职务,有关问题继续深入调查。对上述相关人员及其他责任人员,由纪检监察机关依程序进行调查,依规依纪依法作出处理。


从上到下,都免职了!这个熊孩子,不仅坑爹,还坑叔叔大爷,还把整个山东都坑了!


毋庸置疑,那个不知名的孩子,与湖北那个“大意失荆州”的“坑父”儿子一样,不但坑了一家人,还坑了许多无辜的人。


当然,与他们相比,鄂州那个“坑夫”的派出所夫人,我们应为她请功,如果不是她的炫耀,我们这些平民百姓,根本不会知道所长敢如此以身试法,敢如此顶风作案。


经过这一个多月的艰苦卓绝的抗战,当下疫情明显出现了好转,也许真正的拐点很快就会出现。但是,我们不应忘记,防疫之战,真正可怕的不是病毒,而是诸如派出所所长置一线医护人员于不顾、挪用救灾物资的恶劣行为,以及像任城监狱长那样,明知自己的孩子从武汉回来却不当回事,可怕的是这些“人毒”。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