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107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人勤春来早,请尽快让那些没有疫情的村路恢复正常吧

  发表日期:2020年3月5日          【编辑录入:shiye

2020年33日 (二月初十) 小雨  5-9

今天依然阴冷,伸手都冻得疼。真没想到,这两天倒春寒,变得这么冷。不得已,又将前几天甩掉的羽绒服披在了身上。天气预报称,今天阴天,实际上临近中午又飘起了小雨,只是雨没有昨天那么大。昨天的雨可谓是中到大雨,下了大半天,直到晚上才渐渐小一些。

其实,每天的疫情情况亦如天气一样,没有一个准。真可谓人算不如天算。我们希望这三月的天气,每天是好晴天,能天天看到太阳,虽然不能出门,但至少能爬到阳台上,或是端坐于窗户前,感受下春日阳光的温暖。大多时候,真可谓是,人算不如天算。我们只能跟着天气走。晴天雨天,都是一天。

但是,我们奢望疫情早结束呀。虽然早有伟人说“人定胜天”,但显然人类战胜不了老天,但人类可以战胜自己,更可以战胜疫情。只有我们全国一盘棋,只要上上下下官民一条心,就没有战胜不了的疫情。
刚端起早餐的饭碗,就查看起早上的最新疫情情况:320——24时,湖北省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14例,其中武汉占了111例、黄冈2例、荆门1例,其他市州为0。全省市新增病例31例,其他有12个市州为0。而全省新增出院人数为2410例。

相信朋友们与我等身置湖北疫区的百姓一样,一定会与以往相比,新增确诊和死亡人数大减少,而出院人数大大上升。这真是一个好消息。虽然以前这三项数据如这阴晴无定的天气一样,变幻无常,但近两天的数据令人轻松。再看我们大冶市,与前两天一样,无新增新冠肺炎病例。新增出院4例(含黄石医院1例)已在指定场所继续实施康复隔离和医学观察。

至今天,我们黄石和大冶,已经连续好几天在0增长的同时,每天都有新增出院的,这真是好事。我相信,过不了一周,大冶的疫情肯定能从中级风险变成低级风险地区。我奢望这一天能够早点到来。

今天早上我五点就起来了,写了好几个小时。写得累了,就伫立于窗前,观察外面飘零的雨水,听对面屋檐滴答雨水声。就在此时,听到前面丁字路口前,有人在争吵着什么。在每天路上小巷寂寞无人之际,能听到脚步声都能让人警觉,别说听到有人在争吵了。我连雨伞也来不及带,就闻声寻找过去。

原来,是居住在社区里头的一中年妇女,正挑着一担青菜、萝卜、卷心包菜等,想去街上卖。正好迎面遇到两个戴红袖章的社区防疫工作人员出来巡逻,其中一人出于安全考虑,想阻拦她出去,但那女哪里肯听,当即与他们吵了起来:“我看你们是坐着说话不疼呀,我家是以种菜为生的,不卖菜叫我们吃什么?

防控人员甲说:“是吃饭重要,还是生命重要呀?你不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么?”
女人说:“我咋不怕死呀?我上有老下有小,一家六口人全靠我们俩口子挣钱养家哩!一家人都被关了一个多月,地里的菜都烂了。我和老公开的早餐店都被关一个月了,到今天还不能开门,房租是一年一次交的,又不可能有人退还。我再不出门卖菜,全家都得饿死了。”女人中等个子,全身用一件塑料雨衣包裹着,但我还是能看出她皮肤黝黑,长得精瘦,显得精明能干,说话的嗓门很大。

防控人员乙赶紧打圆场说:“不是不让你去卖菜,我们是好心提醒你要注意安全,小心感染病毒哪。”

女人气呼呼地说:“谁都晓得病毒厉害,但我不是按规定戴上口罩了么?我只是挑着担子绕着街走,又不可能进菜场——菜场一直也没有开张。我这么多菜一家人吃不完,总不能瞅着烂在地里吧?”

防控人员甲显然为女人的不听劝阻而有些恼火:“我们这是按上级的要求办事。省市早发了通告,防疫特殊时期,所有人都不能出门,所有社区和乡村一律实施二十四小时关闭。你还怎么出门卖菜呀?万一感染了病毒咋办?”
女人握着扁担不放手,说:“谢谢你们的好意。我这还是第一次出门卖菜呀。我得将地里的菜清除了,才能种下今年的第一批新菜。我还得去买种子。我有通行证,一周出门一次还不行吗?前天我从电视里看到了咱们市委书记的讲话,不是说防疫的同时,要大力抓好春耕生产促发展吗?都三月了,我不及时播种,上半年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冷雨淅沥中,戴着口罩的女人都哽咽起来了。

还好,那位年纪看上去更成熟一些的防控员赶紧说:好了好了,我们当然知道大家都不容易,你这担子够沉的。如果大家都像你这样,早就乱了。这次你就早去早回吧,下不为例。”

女人似乎有些不服气,往没有戴手套的双手哈了口热气,说:“不是说每家每三天可以出门一回吗?我一周才出门一次。”

防控员甲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人家凭通行证每周出门一两次,是为了购买生活物质呀。谁说能出门卖菜了?”
“人家出门买菜,我出门卖菜。反正都是凭通行证出门呀。早餐店不让开,还可以理解,政府叫我配合到啥时都没办法,反正大家都一样。但我们都被关一个多月了,一家老小总得吃饭吧?再说,这么冷的雨谁愿意出门呀?现在不是好多人买不到鲜菜吗?就是因为四处封路封村给封死了呀。”

“是防疫重要,还是你家卖菜重要?”

“当然是防疫重要呀。可我这也是为了生活呀。政府总不能让老百姓不吃饭吧?再说,我这也是为人民服务呀。”

那个火气较大的还想拦截,但被同伴拉着往前走了。他们虽然撑着雨伞,但我瞅见他们身上都被雨水淋湿了不少。他们这一个时间,在社区的进出卡口日夜轮流值班,实在是够辛苦的。

那年长的工作人员看到女人挑起了担子,又不放心地交待了声:以后最好不要出门了。记住,少去人多的地方呀。

女人见对方放行,虽然心里不满,但还是赶紧挑起沉重的担子往前走。做新闻的职业习惯,驱动我很想知道她住在什么地方,家里的情况到底如何。为了避免误会,我故意喊住她:“大姐,瞧你的菜好鲜嫩,我想称几斤行吗?”

她瞅见那两名工作人员已经往前头的小巷子拐进去了,又警惕地朝前面不远处的出口处望了望,前头就是社区后门的设卡点,几名戴红袖章的工作人员正把守在那里。她压低着嗓门说:行,大兄弟。在社区里我就便宜一块钱。大白菜四块一斤、包菜三块、白萝卜三块吧……

她一边帮我称菜,一边咕嘟道:听说他们这些人都是有工资的。他们和那些公务员一样,个个都有工资,每个月旱涝保收,咱们这些农村人可就不同了,关着人一两个月不让出门,难道坐在家里饿死?我们不需要政府救济,为啥还不让出门做些可以做的事呢?

这价钱比起超市和马路边的菜摊,真是便宜多了。我赶紧一样各要了两斤。尽管我家里有朋友送的鲜菜。在付账时,她用皮肤皲裂的右手掏出了手机,让我用微信。看来,她还是懂得自我防护的。我特意多付了十元钱。没想到,精明的她马上发现了,叫嚷着一定要退还给我。她用手背抹了一把从塑料帽檐上滴到脸颊上的雨水,就要找钱给我。看我坚决不要,她手脚麻利地从筐子里抓起一棵大白菜,硬是塞给我。我没办法,只能拿着,“你也要理解这些防疫人员,他们也没有恶意,非常时期嘛,相互多理解吧。”她点点头,然后佝偻着背,吃力地挑着湿淋淋的担子,渐行渐远,消失在雨雾之中。


回到,我电话给村里的几个伙伴,他们都纷纷诉苦:村里的所有路口依然被封死。而且,现在比以前防控得更死。上头还派来了驻村工作队。一些村民无所事事,只能在村子里瞎晃悠。有的与村干部打游击,戴着口罩悄悄下地。

我电话同村的燕刚,他是一名企业家,在濒临我村子的小箕铺开了一家服装厂,主要做国外的贸易,一百多名员工至今无法复工。虽然工人全是附近乡镇的,但根本出不了门。

他还告诉我,我们村那个叫老五的,至今被困在村里一个多月了。老五早年去宁波一日本企业打工,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好不容易做到了中层,每年的收入也不错。此人很有孝心,每逢春节,一定会回村里陪老母亲过年。听说今年,他老婆对此有意见,要求他去江西岳母娘家过年,要么就在宁波过年,老五为此与老婆发生了争执,最后他独自一人还是回到了村里。他原本订好了初五返回宁波的票,谁知武汉和黄石、大冶都封城了,所有高铁停开。最后,他被困家乡,连村子里都出不来,别说想回宁波了。这些天,老五像关在笼子里的一样,坐卧不安。他对我诉苦说:武汉那样的重灾区实施二十四小时全封闭,采取不正当手段管理谁都可以理解,但像我们大冶这样的地方,根本不应该一刀切,不但一个多月进不了县城,居然连村庄都出不来。电视里说得那么好听,实施封闭的村湾及社区,对老百姓所需的生活物质,可以组织人团购送上门。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在城关社区和小区也许能做得到,但像我们这些偏远的农村,谁来团购?谁送货上门?村干部吗?才四五个人,人家从大年三十忙碌到现在都没有休息一天,咱们村子里有三千人,哪照顾得过来?靠那些蹲点的乡镇干部?更是天方夜谭。他们只能指挥下村干部做这做那,哪里顾得上咱村里每家每户的生活?

不少村民向我这个同样被困在老家的新闻人反映,蔬菜之类的,自己地里有,但如果想吃点荤腥,比如说肉呀鱼呀豆腐呀的,又怎么办?现在不仅是所有的路都被封死,而且根本没有公交车。自己骑摩托车或电动车进城,连村里都出了。只能干着急。如果是对那些发现了感染病毒的村庄,严防死控,倒也说得过去,但咱们这个村,至今没有发现一例,为啥还要“一刀切”,还要封这么久?
就在昨天,我从大冶电视新闻上获知,我们市领导出席市委常委会议暨新冠肺炎防控工作指挥部例会时大力强调:要严抓通道管控,对与外界连通的高速通道、省道、县道、乡道和村道等堵死看牢,严防货运车私自带人。

对于企业复工“企业复工复产要做到万事俱备后暂缓时日,有计划组织农业物资运输储备,有序投放苎麻、稻鱼苗等,暂不全面铺开全市农业生产。”市长还要求“要继续保持城乡封控不能少,精准理解和掌握省、黄石市防控指挥部关于交通通行的要求,减少人员流动……要关注城市困难群体、滞留在冶群体、就医购物有特殊困难和需求的群体等,保障好他们的基本生活……要统筹抓好疫情防控与春耕备耕、植树造林等工作……”

也就是说,大冶的各乡镇乡村,所有的大路小路依然是“堵死看牢”。这难怪让那些被关了一个多月的村民们叫苦连天了。

我们家乡有名俗话:过了正月半,各人找事干。一般回家过年的人,能拖到正月半还不出门做事的,那肯定是少见了。

人勤春来早,春耕备耕忙。人勤春来早,地生金元宝。早在古时候,人们常用冬天的过去和春天的到来,预示一件事情,或者一个人坏时期的逝去和好时机的到来,警示人们只有勤勤恳恳,奋发向上,好事情才会早早来到身上。可是,今年我们的百姓遭遇大难,好好的日子硬让一场疫情冲击得七零八落。好在党中央英明决策,全国一盘棋抗疫。现在一个多月时间过去了,连武汉这个重灾区也出现了明显的好转态势。全国其他地方,不少早开始了复工复产,乡村的农民在加强防疫的同时,早开始了春耕生产,早解封了道路。在此非常时期,如果对武汉以及武汉以外的几个重点灾区,继续采取强有力的防控措施,是明智和科学的,但是,对武汉以外的,比如像我们大冶及阳新这样的轻灾区,或是根本无感染病例的村庄,相关主管部门是否不要沿袭武汉式的管控模式,对所有地方依然采取“一刀切”的机械管控,是否有懒政之嫌?是否形式主义?只有当地的老百姓心里最清楚不过了。

天道酬勤。大至一个国家,小到我们每一个人,没有勤奋的实干精神,是很难梦想成真的。


写至此,我又接到远在阳新的一远房亲戚的电话,询问何时解封,到底何时能出门做事?我还听到他的妻子,也是我的表嫂在一旁焦躁地说:能不能找找关系,让我们先回到县城。我们都在村子里关了近四十天了,关得人都要发疯了!

我这位远房老表都五十多岁了。他夫妻两人育有一儿一女,儿女读书极争气,都考上了重点大学。目前一个在武汉读医学,一个在上海读财经。是村里人人羡慕的家庭。如果在家里种地,别说根本不可能养活一家人,就是供儿女的学费都供不起。十几年来,夫妻俩吃苦耐劳,在阳新县城租了一个小房子,男的以前开三轮车为生,后来在亲友的帮助下,好不容易贷款购买了一辆面包车,给人拉货,比起开三轮车好多了。新车每月要还三千多元的贷款,原计划两三年可以还完,没想到,这次却被耽搁了一个多月,别说还贷款,就连每月五百多元钱的房租都有些困难了。那位表嫂呢,身体一直不好,在街道摆缝纫机,靠给人缝缝补补挣一点辛苦钱。现在,因为疫情,一家人,连同两个回老家过年的两名大学生,全被困在家里,而且长达一个多月了。原本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他们,一家人坐吃山空一个多月,连生活都过不下去了。此时,他们最大的渴望,就是能早日走出贫困的乡村,能早日去阳新县城挣钱。

可是,此时别说是出村,即使进了县城,几乎所有店铺、街道都是封着的,进又能做什么呢?

像他们这些无人关注,而又生活无着的乡村百姓,该又有多少呢?那些整日大会小会强调,那些马不停蹄、风风雨雨中四处检查防控工作的地方父母官们,作为地方的防控指挥员,你们其实比任何一位百姓都要辛苦,恳请你们在大力防控的同时,可否灵活机动一些呢?除了继续全面封闭个别疫情重点村、社区,能否对根本无疫情病例的大多村庄高抬贵手,让村里的路渐渐开通,让他们戴着口罩早些下地春耕生产呢?

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偏远山村,没有疫情发生的乡村,除了生活不便,春耕生产不便,更有大量窝在家里的农民们想出门无处可走,有力而无处可用,一家老小在近四十天的漫长时间里,颗粒无收,分文不挣,他们可是一天不劳动,就要饿肚子的呀?写到这里,有朋友打来电话,说他们大冶的某些地方已经开始春耕生产了,这是好现象。
(作者石野,出生于鄂东农村。曾在中国海军陆战队服兵役。任过南方都市报、京华时报、首都公安周报及法制日报等报刊的记者编辑。曾接受过央视、凤凰卫视等国内30余家卫视专访,应邀进入中国传媒大学、北师大等60多所大学作过新闻讲座。出版有《卧底记者》《我在北京当记者》《生死暗访》及《我为人民说真话:人大代表王维忠传奇》等畅销书。现居北京。中国报告文学作家。)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