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71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封闭四十余天,为何百姓连理发都不宜?

  发表日期:2020年3月5日          【编辑录入:shiye

2020年3月4日   二月十一   阴转晴      6℃-15℃

今天阴天,还好没有像前两天那样下雨了。气温也升高了好几度,我心里不由得一乐,难不成一连好几天的“倒春寒”就要结束了?可不能高兴太早,一查天气预报,从明天开始,黄石地区连续四五天都有雨。这个时候谁也不希望下雨。初春之季,一遇雨水温度就会降低。这种气温自然不利于防疫。

昨天,中山大学研究称,8.72最适合新冠病毒传播,北方升温疫情或再抬头;专家回应称,病毒有强大的适应能力。
另据中国科研团队的最新研究显示,新冠病毒已于近期产生了149个突变点,并演化有2个亚型,传染力有差异。对不同亚型的深入了解,将有助于新冠肺炎的差异化治疗和防控。

不过,从今天的疫情通报情况来看,沿续前两天的好态势:截至昨日24时,湖北新增确诊115例,其中武汉114例,其他15个市州均为0;新增死亡37例,其中武汉31例。昨日,湖北除武汉外新增确诊1例,连续6天保持在个位数。武汉累计治愈出院24890例,现有确诊病例22368例。累计出院数首超现有确诊数。全国31省治愈出院2652例,连续21天治愈出院超千人,累计出院近五万人。至此,全国连续15天当日新增出院超过新增确诊病例。

黄石和大冶地区,连续好几天出现零新增。

被困在疫区,整日被关在狭窄的房子里,总想出门走走,哪怕就是绕着小区走走,也是一种享受。上午九点半,正在家里走来走去之际,我的一位高中同学打来电话,称已经到我们社区的卡口了,原本想过来看看我,但值勤的不让进。很有一些日子,蜗居在这儿,几乎与外界朋友断了所有联系。乍听到有人来看我,当然很高兴。我边接电话边开玩笑地问:是不是送什么好吃的来了?他在那头也不由得笑了,说:还是你这做记者的鼻子灵敏,不会老远就闻到腊肉的香味了吧?
还真是给我送腊肉来了。足有两斤多。这个时候还能吃到腊肉,对于困在家中的我,实在是一种难得的奢望。要知道,自从正月初四我从村子里返回大冶城关后,至今都没有闻过丁点儿荤腥,更别说吃腊肉了。当然,也不是说城关购买不到肉类,而是我一瞧就知道,那些肉全是年前库存冰冻,我实在没有任何食欲。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从年前到年后的一个月时间里,我们这儿所有店铺一律关门,出城的大路小路依然封着,连理发都找不到地方,更别提能买到新鲜猪肉了。幸而我这附近有好几个亲朋好友,会时常送我一些自己家种的,还有朋友会每周过来送一两次水果。我的生活,可谓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

同学在本市某财政部门工作,亦是我的忠实粉丝,他每天等候我发在公众号上的日记。他得知我好久没有闻荤腥了,特意与家人一起过来看望我,无奈,此时各小区社区画地为牢,设立了铜墙铁壁,常人很难逾越。他不仅给我带来了一大块腊肉,还有三条腊鱼、自己做的鱼丸。这可都是我爱吃的。更是我在这些被困在家里的日子里想吃而又根本吃不到的。闻着腊肉腊鱼的诱人香味,我不由深深吸了口气,又吸了口气。我看到朋友的妻子亦站在外面,朝我招手,我也笑笑招手示意。想要自由点,至少得有张最高级别的通行证啊。

我们无法多交流,只是彼此点下头,匆匆说了几句话,就挥手告别。直到我拎着东西进来了,才无意中发现里头还有一只包裹得严严的袋子。我打开一看,竟是两大包口罩!这真是雪中送炭!

我拎着东西,又不由得返回到卡口处,高声道了声谢。朋友妻笑着交待我:你的头发长得真够长的了,得理发了呀……

还真是,得理发了。因为天天过着封闭的日子,我已经有个把月没有照过镜子了。平时刮胡子,也是抓起剃须刀,凭感觉修理,极少照镜子,嫌麻烦。
其实,早从二月初二龙抬头那天,我就想理发了。对于我这留平头的,已经四十多天没有理过发了,浑身难受!我是多么渴望能理发呀!可是,困在这偏远的社区里,根本不可能。就是去街上,也根本不可能找到一家开门的理发店。因为根据防疫规定,城关里的大小理发店一律不让开门。我曾向驻扎在社区前门后门的十几名值勤工作人员提出过:可否组织一些志愿者过来帮助居民理理发?我们都愿意付双倍的钱。但无人理。

刚才经同学夫人提醒,我知道我的头发肯定老长老长了。因为平时,在熟人朋友眼里,我这名老兵一向是爱留小平头的,每次总将头发剪得很短。像我这种发型,短则半月,长则二十来天就得理一回,否则两边的鬓角会像牛角般撑出来,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再说,如果平时有二十天不理发,我就浑身不自在,何况现在都拖了四十多天了呀!

此时的值勤点里,除了平时我所熟悉的那两名女工作人员,以及两个中老年村干部外,还有三四个陌生面孔。我想人多更好提意见。我就询问:请问咱们这里谁是负责人?能否组织下志愿者过来为社区的居民理理发呢?

坐在靠路边办公桌前的女工作人员朝里头一位中年人瞅了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就知道那人很可能是负责人。

此人五十出头,衣冠楚楚,身高体胖,戴着副近视眼镜,如果不是半张脸被那只大口罩给遮挡住,我相信他的面孔肯定是满面红光了。我又提了一句,还特意指了指自己的头顶,说:我都四十多天没理发了。其他的社区常有人组织志愿者理发,咱们社区是否也为居民服务服务呢?

 


那胖子背双手,先作了思索状,然后才慢条斯理地回答:此时不宜理发。

我问为何不宜理发呢?荟萃社区、馨园社区,还有大冶法院等地方都组织志愿者为自己辖区的居民和员工理发,《今日大冶》都报道过好几次了,为何偏偏这儿的社区不宜理发呢?胖子没吭声。见领导态度如此那女的赶紧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说:现在是非常时期,没办法叫人来理发。几天前,也是这女的,早就答应过组织志愿者过来理发的,此时却变脸了。她还提醒我说:你不如找把剪刀自己对着镜子剪……

我真是哭笑不得。我只好转身离去。

我当然理解那位领导所指的“不宜理发”之意。他当然是担心理发会发生“人传人”的危险。

我知道,这些人根本就不会看报纸,因为封城的这些日子,平时一周出三四期的《今日大冶》,为了更好地宣传疫情,已经报道了好几次疫情期间理发的新闻。就在今天,也就是34日第3版的“战疫有我,志愿同行”栏目中,又发了一篇题为《辅警抗疫之余义务理发》的消息。如果我这记者的记忆没有错的话,这是该报发表的第四篇有关理发的新闻了。这也充分说明,大冶市委、市政府是提倡做好防护的同时,理发完全可以

据我所知,这家永胜社区前后两个大门的设卡点,有二三十人在轮流值勤,非常时期的确是非常辛苦的。但是,他们除了偶尔上门为居民做下登记、询问下体温,就是扎堆守在卡点,要求进入的人员依规登记、量体温,当然还有义务发《今日大冶,好让老百姓知道我们的书记市长防疫工作是多么辛苦,但是,他们这些人,从来没有为社区的居民组织诸如团购生活物质,或是组织生活物质上服务。这里几千居民为大力配合政府的防疫工作,被困在家中四十多天了,他们不让理发店开门,现在有那么多志愿者愿意上门为大家服务,他们偏偏要耍官僚主义、做形式主义。
回到居处,我好不容易找出半片小镜子,看到我这颗平头早成了包菜头,手指长的头发像刺猬般四处张开,连我自己都快认不出自己了。

我翻找了半天,除了两把菜刀,只找到一把张小泉的小剪刀。用来剪指甲倒还行,剪头发实在是对付不了。我想去外面购买一把剪刀,无奈除了路边摆菜摊的,以及小超市开门,现在估计很难买到剪刀。想想还是明天再出门吧。明天我只好去购买一把剪刀,自己对着镜子剪头发了。

从《今日大冶》上查看了今天的疫情情况,330-24时,大冶无新增新冠肺炎病例。新增出院5例。新增死亡一例。男性,年84岁。

这一多月时间以来,国内经严加防控,疫情大有好转。但是,全国检出境外新冠肺炎输入病例75例。截至今日零时,中国海关共发现入境有症状旅客6728人,检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病例75例。
我不免心里暗地一沉,前段时间,官员们只知封城封村封路,却偏偏忽略了监狱,以致人们认为最安全的地方,偏偏出现大量人员感染。我们对内严加防控的同时,可千万不要忽视了外来输入型病例呀。

对内严格,也要灵活机动,不要为了做而做,要真正地为人民服务才是根本要义。这场战疫,人民都是时时刻刻在看着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