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关闭 打印本页
 
  共有 64 位读者读过此文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今天惊蛰,我只想给梦想一个春天

  发表日期:2020年3月8日          【编辑录入:shiye

2020年35日  二月十二  惊蛰  阴转晴

“二月节,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 惊蛰,古称“启蛰”,是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三个节气,在公历每年35日至37日之间,标志着仲春时节的开始,亦预示着生命在这一刻重生。

今天惊蛰,春日惊醒,万物惊喜。我以为今天会响雷,但没有雷声,雷声早在一周前就在疫区天空轰隆过。今天也没有雨点,而是阴转晴。气温虽不高,但迎面轻拂的风,有温暖的感觉了。

今天的疫情通报如这个节气一样,是那么暖人心。今天大冶的疫情情况:340-24时,大冶无新增新冠肺炎病例。新增出院5例。(含黄石医院1例,转指定场所继续实施康复隔离医学观察

昨日湖北除武汉以外新增确诊3例,已连续第7日保持在个位数;武汉依然不容乐观,湖北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34例,湖北以外地区新增5例。已连续16天新增出院病例人数超过新增确诊病例人数。

昨天,黄石市长来冶检查疫情防控工作,不外乎又是“要求各村、社区要继续严防死守,加强人员进出管控和日常排查测温”,但我关注到,他提到了“要关心关怀孤寡老人、生活不便等困难群体的生活保障,要求党员干部主动上门服务,进一步加强生活保障。”

无独有偶,在昨天晚上的专题会议中,大冶市委书记王刚就“加强完善孤寡老人等六类特殊人群生产保障工作进行安排部署”,指出我市还存在不少独居在家的孤寡老人,他们身体健康状况相对较差,身边缺乏亲人陪伴,日常生活极为不便,极有可能发生信息遗漏、无人报送的情况,各乡镇部门要高度重视,主动服务,尽全力保障独居老人身体健康。特别是后面的对独居老人的“三问”,令我甚是关注“要问身体状况、问生活困难、问有没有烦心事揪心事,要主动解决老人生活保障问题,确保独居老人包保到位,并要及时为他们提供有效的医疗服务,确保他们平安度过特殊时期。”

这也许是我在长达一个多月时间里,所看到的最令人温馨的新闻了。我很讨厌那种除了开会就是开会、除了检查就是检查的形式主义,我出身底层,我极希望地方官员能多关注弱势群体,特别是老人和孩子。

也就是近日,这位王刚书记在疫情防控会上强调:“要发动理发志愿者服务队,有组织、有防护地进小区为居民理发,解决居民相应诉求。”我直奇怪,怎么昨天没有及时看到这段话呢?如果我看到了,至少我可以以此来反驳那个跑到社区卡点来耍官僚作风的戴眼镜的胖子官员了。谁说不宜理发?连百忙之中的大冶市委书记都想到居民理发不易,呼吁志愿者上门服务,但就是那个别的基层小官员,大摆形式主义,不顾居民的基本生活需求。近四十多天不能理发,能叫关心群众吗?

说理发,从昨晚开始,就有十好几个关心我的读者询问,你那到底能不能理发呢?有的问:你那儿店铺没开,要不要我从山东老家快递理发工具给你?有的劝我还是咬紧牙关,再忍耐一些日子。

可是我的平头真的变成了包菜头了,不理不行了。即使我每天都要洗一回,依然难受。

昨天无奈地回到居处后,我翻箱倒柜地找了半天,先是在一只陈旧的床头柜下面找到半边镜子。有巴掌大,可以凑合着用。我对着镜子,看到里头映照出来的,似乎是一张陌生的面孔:脸色苍白,那也许是缺少户外活动的缘故;胡子拉碴倒是其次,令我吃惊的是,我那平时一直引以为豪的军人平头,此时头顶乱蓬蓬的早成了鸡窝,放只鸡蛋进去都可以孵出小鸡来;两鬓的毛发像伸开的鸡翅膀,伸得老长。我忍不住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地捻了捻,顺耳边张开的鬓角比我中指还长。此时,我意外地发现,我渐趋稀疏的头顶没有长白发,倒是两边的鬓角像春天的野草,冒出了不少灰白的发尖。如果不是正月半那天,我用小剪刀修理过两鬓的话,估计发尖长得还要长些。

没有大剪刀,我只能用手头那只张小泉牌的小剪刀对付一回了。当然,如果有把梳子,哪怕是宾馆酒店里的那种一次性的小梳子,此时都可以用得着。可惜,我找遍了居处的角角落落,根本没有找到。算了,非常时期,就用两根手指头当作梳子吧。

我记得我的理发手艺算是不错的。因为当年跨进新兵连时,我们就开始了相互理发。当时排长要求每个士兵必须学会理发。那样人人都可以拉出来理发了,公平公正。我们以班为单位,每个班都发一套理发工具。利用空闲时间,班长就让我们轮流为战友理发。刚开始,几乎个个剪成菠萝头。反正没事,如果嫌难看,就干脆理发秃顶,小心贴着头皮剃光所有发茬就行。这也许正是新兵连士兵光头多的原因吧。后来,我们经过三五次的练习后,人人都成为了理发师。

其实,理发对于我而言,并不太难,难的是没有现成的工具。比如,有一把手推剪,或是一把剪刀。如果是平时,这些随时可以上街买得到,但在此非常时期,别说理发工具,就是连一面小镜子都难买到。看到我这颗平头早成了包菜头,手指长的头发像刺猬般四处张开,连我自己都认不出那里头就是我了。

无人帮忙,自己帮自己。正如国际歌里唱的那样:“世上没有救世主,只有自己救自己。”

说干就干。我左手托起小镜子,右手挥动着剪刀,先从两边的鬓角开始。只听嚓嚓声,我用剪刀紧贴着皮肤,很快就将两鬓剪短,慢慢修理了会,剪得算是整齐了。随后,我将小镜高高举起,对着头顶修起来。咔嚓咔嚓,听起来像春蚕食桑叶,又像雨滴敲窗门,也就几分钟功夫,我修理好了头顶。虽然瞧上去不那么整齐,但也算不错了。最难的是后颈窝。如果我有两只镜子,就可以通过折射将后面反映到前面的镜子里,可我只有半面小镜,根本无法看到后面。怎么办?我就躬下身子,凭感觉剪吧,虽然不规则,但总比老让手指长的厚发压在后面,也是怪不舒服的。再说,此时无法讲究理得好不好,能剪短就行。反正我们都关在家里一个多月了,春天已经过半了,疫情态势已经渐趋好转,相信我们很快就可以完全彻底地战胜疫情了。

是呀,度过一两个月的黑暗寂寞,忍受着足以压碎我们的漫长严寒,在无边无尽地等待和坚持中,我们这些困在疫区的百姓,每一天都在希望着和期待着。

到那时,已经是春暖花开之际了。到那时,我就可以畅通无阻、昂首阔步地进入任何一家心仪的理发店了。到那时,想哭时,每个人就可以畅快淋漓地哭;想笑时,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开怀大笑;想玩时,就可以敞开胸怀地尽情玩;到那时,想爱时就可以淋漓尽致地去爱。人生无须扭扭捏捏,人生更可以活得潇洒自如些。

就在今天上午,就在我正思忖这惊蛰节气为何没有响雷时,忽然接到社区防疫工作人员的电话:“石先生,您不是要理发吗?今天我们社区特意从外面请了一名理发师傅,进来为居民们服务。”

我不由自主地摸了下像被老鼠啃过的短发茬,半天没反应过来。直等到人家问第二次了,我才明白,我们社区终于打破禁区,请人来帮我们理发了。

她说:如果您想理发,可以到后门卡点远距离排队等候。谢谢您对我们工作的批评和监督……

她说:这么久没人上门理发了,今天排队理发的人很多。我们只能隔一两米排队,加强防护。请放心,我们要求师傅每理一回发,一定及时清毒。请提前做准备。

那一瞬间,我很感动。窗外陡然变亮起来,原来是被厚厚云层遮蔽的太阳,钻出云外,重新露出了笑脸。阴沉了一上午的天气,转晴了。

我尽情地让那一缕阳光斜射到我的脑袋上。我独自思忖,在此非常时期,在昨天那个背着手的大背头领导再三称“不宜理发”时,我们社区的工作人员还是能勇于打破常规,能想为百姓所想、急为百姓之所急,这真是不易啊。

我一把推开半掩的窗户,突然想起,数九将尽,惊蛰已到,又到一年春暖花开之时 。雷声将会隐隐轰鸣,到时,该有多少个瞬间,让人意识到春天的惊喜。

是呀,今天都是惊蛰了。“蛰”者,藏也。冬眠的动物藏起来,不饮不食,就被称为“蛰”。以春雷为号角,唤醒酣睡已久的芸芸众生。在长达三十多天的闭家自封中,其实,我们疫区里的这些百姓,跟蛰伏中的虫儿无异呀。

暖风吹来,春光明媚,万物蠢蠢欲动。风吟鸟语之中,春天的梦已然被唤醒,“红杏深花,菖蒲浅芽,春畴渐暖年华。”

昆虫是听不到雷声的,也不会被雷声所“惊”到。

此时虽然不能出门,不能远行,但我早已从温柔的春风中,听到了诸如:“到了惊蛰节,耕地不能歇”,“惊蛰春翻田,胜上一道粪”、“惊蛰春雷响,农夫闲转忙”。这些有关农活的民间俗语,不正昭示着此时的中国大地,到处都是返青栽秧,耕田犁地的景象吗?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惊蛰乃闹春之始,红入桃花嫩,青归柳叶新,流水桃花,便勾引出千媚百态。

惊蛰,是最值得赞美的涅槃重生,亦象征着疫区人民对新生活的期待。

谁说不是呢,为了迎接春天的到来,万物生灵蛰伏已久,正如我们忍受无边的关门,但却依然为希望而坚守着、忍受着,只是为了能迎接春天的第一缕阳光。

这份坚守,让蛰伏一冬的芸芸众生,在此刻凤凰涅槃,重新孕育新的生命,迎接自己的重生。

度过三个月的黑暗寂寞,忍受着足以压碎我们的严寒,在无边地等待着此场特殊战“疫”的胜利。

我总觉得,关于二十四节气的命名,惊蛰一词是最具气势的,它凝聚着“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力量。

是的,惊蛰节气,以一个惊天动地的壮举,把冬天残余的气息涤荡的干干净净。韶光易逝,但希望萌生。在这个春天里,有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持和援助下,我们要播撒下梦想的种子。

我在阳光中打开了春天的栅栏,我要让所有的生命都意气风发。

 


今天惊蛰,我不再去想理发的琐碎,我只想给梦想一个春天。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首 页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主办: [石野焦点网]
新闻交流群:41758142 读者投诉群:91837665
Copyright © 2005-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石野焦点网